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2)      第1943章(01-22)      第1944章(01-22)     

流氓老師222 初到玄門

“怪不得呢!”陳天明恍然大悟。原來鐘瑩真的學過輕功怪不得自己怎么都抓不到她看來自己除了會香波功外別的什么都還沒有學自己這一個月一定要在玄門學點東西回去。想到這里陳天明又有點期待了。
  吃完飯他們就開始上山了。剛開始林國、張彥青他們三個還挺高興跑得特別快跑在了鐘向亮和陳天明他們的前面還一個勁地催鐘向亮他們快點走。但是隨著路越來越難走還有經過一段時間的走路林國他們就開始喘氣了。
  “師傅還有多長的路啊?”張彥青問鐘向亮。
  。“現在走了兩個小時應該還有三個小時的路。”鐘向亮說道。
  “這路也太難走了”小蘇辛苦地說道。因為這山路不像一般的路路比較陡峭還有一些草叢刺柴走著走著就好像沒有路了。
  “這正是鍛煉你們的時候你們可以邊運氣邊走這樣就不會覺得那么累。”鐘向亮向他們笑著說道。
  就這樣又走了兩個小時除了鐘向亮和陳天明之外其它人都累得出汗了。因為陳天明聽鐘向亮說了運氣走會不累所以他也試試果然如此不但不累還走得很快。
  鐘瑩雖然會輕功但畢竟是功力沒現在的她額頭上也是泌出了汗氣喘吁吁。不過她還是咬著牙堅持著。
  而林國他們就慘了個個滿臉通紅氣喘如牛汗如雨下。張彥青叫著“我們是不是應該休息一下?太累了!”
  “再走一個小時就行了大家堅持一下。小瑩你可以堅持嗎?要不要爸爸背你?”鐘向亮關心地問鐘瑩。
  “沒沒事我可以堅持。”平時看著嬌滴可愛的鐘瑩也有堅強的一面她搖搖頭堅定地說道。
  “老大你可不可以背我一下?再這樣走下去我怕到了玄門我的腿就不是我的了。”小蘇對陳天明苦笑著。
  “你看你人家小瑩不是說堅持走下去嗎?你怎么這樣啊?”陳天明白了小蘇一眼生氣地說道。
  “我累嘛再說小瑩不是學過輕功嗎?當然和我不一樣她可以堅持。還有你老大武功高強走了幾個小時你就還是沒事似的我可不行。你就行行好背背我行嗎?”小蘇繼續哀求著陳天明。
  “小蘇你是不是女人?”陳天明問小蘇。
  “不是”小蘇搖搖頭老大問得這個問題也太什么了自己是不是女人難道他不知道嗎?
  “那就行了。”陳天明說道。
  “老大你還沒有回答我呢?”小蘇說道。
  “我已經回答了我只對女人有興趣只背女人你這個男人就另請高明!”陳天明笑著說道。
  “切不背就不背堅持就堅持。”小蘇無奈地說道。
  終于走到玄門的總壇幾座像是廟宇的房子呈現在他們的眼前。那些廟宇好像有點古色古香挺有古居的味道。
  “到了這就是玄門。”鐘向亮指著前面的廟宇高興地說道。
  “唉終于到了。”林國他們長嘆一聲然后全倒在地上喘著氣小蘇還用手拍打著自己的大腿。
  “師兄這路也真的難走啊并且有一些還不是路來的。”陳天明想想剛才的路如果讓他自己走回去的話一定記不得路迷路的。
  “是啊我們玄門隱藏在大山里面山中有山林中有林就是想不讓世人找到我們所以我們上山的路都是靠著我們自己做的暗號上來的。一般的人就算是來過下次來也是找不到這里。”鐘向亮說道。
  “噢。”陳天明苦笑著。本來自己還想每隔一兩天就到山下的那個鎮吃點好的現在看來是不行的了。
  “走我們進去。”鐘向亮招呼著大家然后他自己在前面走著。陳天明也忙叫林國他們起來馬上跟著鐘向亮。
  進了玄門就有一些像是和尚打扮的弟子和鐘向亮打了一個招呼后便走進去稟報了。
  走到像是大廳一樣的房間鐘向亮回過頭對大家說道“你們先在這里坐一會等我一下我進去找他們。”鐘向亮說完便往里面的房間走去。
  這些房間一間連一間套套相通就好像是古代的大庭院似的。大家現在就像劉姥姥進大觀園里一樣這里看看那里看看處處都透著奇怪。
  “老大這里的瓶啊什么的會不會是幾百年前的古董?”林國問陳天明。
  “我不懂古董要不這樣你偷兩件去外面賣一下就知道是不是了?”陳天明故意逗林國。
  “那也是老大如果是古董我們就發了。”林國高興地說道。
  “我靠跟你說說你就當真如果是古董被我們偷了的話玄門的人個個武功高強他們會放過我們嗎?我怕到時你拿到錢沒命花。”陳天明恐嚇著林國。“那是那是。”林國說道。
  “你除了這句話外還懂別的話嗎?”陳天明聽林國老是喊著“那是那是”生氣地說道。
  “那是那是。”林國說道。
  陳天明狠狠地瞪了林國一眼沒有說話了。m的才學了一個多月的混元功竟然越學越傻干脆叫傻瓜功算了還好自己沒有學。陳天明幸災樂禍地在心里暗笑。
  “小妮姐”只聽到鐘瑩驚喜的聲音然后她飛奔地向一個剛剛從外面走回來的女孩身上撲去。
  “小瑩你來了”一個如黃鸝般清脆的聲音傳到了陳天明的耳朵。
  他抬頭一看竟然呆了。原來鐘瑩撲到的那個女孩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女孩她穿著如古裝的長袍衣服盤著頭發身材苗條面如桃花明眸皓齒唇如胭脂。只是有點美中不足就是她穿著這么寬松的長袍看不到她胸前那里到底堅挺不堅挺豐滿不豐滿。可惜簡直是太可惜了。
  唉陳天明覺得更可惜的是這樣的美女竟然是玄門的人你說進什么門不好為什么要偏偏進這出家人的門真是暴殄天物了這樣的美女如果放到外面一百個男人見了會有一百一個喜歡的。
  “是啊小妮姐你有想我嗎?我好想放暑假來看你跟你學武功啊!”鐘瑩高興地說道。
  “當然有想你這個小可愛了你不知道我在這里都悶死了我聽師傅說你這個暑假會再來我就在天天地盼著呢!”那個叫小妮姐的美女說道。
  “小妮姐我這次不但來了還帶上幾個哥哥來這次我們就好玩了。”鐘瑩拍著手笑著。
  “是嗎?”小妮姐說道。她邊說邊看了看陳天明他們四個人。
  陳天明見美女看了過來忙展開自己認為魅力十足的男性笑容對小妮笑著。自己本以為這次來這里沒有什么美女看想不到這玄門里還有一個這么漂亮的美女不過可惜的是出家的美女。
  “你們好!”小妮禮貌地對陳天明他們笑了笑。
  “你好美女。”陳天明笑著臉現在自己就要和美女打好關系那在一個月的時間里就有美女陪玩了不知道她會不會打撲克呢?不過不怕她不會自己可以教她嘛手把手地教她。最好她這一個月都不會自己可以教她一個月這樣自己就不會無聊了
  “天明哥哥你在干什么啊?你臉抽筋了怎么還在那笑啊?”鐘瑩人小鬼大好像也發現了陳天明的色樣。
  “沒有我是高興嘛以后我又可以多一個人一起學武功了。”陳天明忙正了正臉認真地說道。不知道這叫小妮的美女會不會香波功呢?會的話不知道可不可以和自己雙修一下呢?反正自己是沒有什么的不會介意和她一起練香波功的。想到這里陳天明在心里興奮地笑著。
  “我代表玄門歡迎大家的到來。”一個洪亮的聲音從遠到近。
  陳天明他們抬起頭只見一個五六十歲的和尚走到他們的面前高興地說道。
  “天明我來幫你們介紹一下”在那和尚旁邊的鐘向亮指著那和尚對陳天明說道“這是我們的大師兄智海師兄。”
  然后他指著旁邊一個五十歲的男人和一個四十歲左右的女人說道“這是二師兄智深師兄三師姐智靜師姐。”
  陳天明看了看這兩個大師兄和二師兄后便仔細地端祥著三師姐智靜。雖然智靜穿著和小妮一樣的長袍但是掩蓋不了她那成熟女人的韻味那漂亮的臉蛋雖然有著歲月的痕跡但可以想到這智靜在年輕的時候一定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女人。可惜又是一個出家人。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說道。
  鐘向亮又指著前面的那兩個青年人對陳天明說道“這是智海大師兄的徒弟李鈞那是智深二師兄的徒弟龐志勇”鐘向亮頓了頓指著那個小妮繼續說道“這是智靜三師姐的徒弟艾小妮他們現在都是俗家弟子你們以后可以和他們親近親近。”
  “什么?那艾小妮美女是俗家弟子?”陳天明在心里高興地叫著。這下太好了艾小妮不是出家人可以被人追可以結婚生孩子或者練一下什么特殊的功夫。陳天明越想越高興看來這次來玄門是很有意思的了。因為能和一個這么漂亮的美女練功那是一件多么爽的事情啊!而且剛才師兄說了自己叫艾小妮的師傅作三師姐那么這艾小妮就是自己的師侄女不知道玄門有沒有什么規定晚輩一定要聽前輩的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