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2)      第1943章(01-22)      第1944章(01-22)     

流氓老師1920

(劫持人質)?
  這兩把微沖槍是用膠布緊貼在茶幾的底下,只要她們把手伸進下面用力一拉就可以拉出來。這種微沖可以連續掃射,就算是陳天明武功高強,她們也是可以把他打成蜂窩。而且現在陳天明已經中毒,更是容易得手。?
  “嗒嗒嗒”,微沖槍噴出火舌,子彈向著陳天明掃射。江梅已經站了起來,她的小褲果然已經斷了,當她站起來的時候,小褲掉了下來露出她那黝黑的地方。如果是平時,陳天明一定好好地欣賞,但是現在卻不是欣賞的時候。?
  陳天明剛才只覺得肚子一陣疼痛,在他想著是怎么回事的時候,體內血黃蟻的血液就開始對他剛入肚子的毒酒進行清解。而他抬起頭的時候,正好是江梅和白媛兩人開槍向他射擊。說時遲,那時快,陳天明的身形一乍,如幽影一般向著右邊飛去。?
  他的肚子已經不再疼痛,如果不是白媛在灑里下毒,陳天明可能沒有這么快提起警戒?
  之心。當他感覺肚子疼痛的時候,馬上意識到不妙。因此全身的內力立即運了起來,而白媛她們的下毒顯得弄巧成拙,間接幫了陳天明。?
  江梅她們只覺眼前一花,陳天明居然躲過了她們的掃射,那可是微沖啊!子彈如漫天風雪一般掃射,他怎么可以躲得過去呢?其實按照先生的設計,陳天明的武功只是反璞歸真初期,是躲不過這些子彈。而且酒里還有毒的話,會間接拖陳天明的一些時間。?
  先生以為陳天明不怕毒藥,是因為他用內力把毒給*出來,哪會知道陳天明的體內有血黃蟻的血液護身,在他遇到劇毒的時候,會自動幫他解毒。先生還以為陳天明可以會盤腳坐在地上用內力*毒,這樣江梅她們就可以殺死陳天明。?
  “殺死他。”江梅咬著牙叫道。她和白媛馬上調轉槍口繼續向著陳天明掃射。現在她們的身份已經暴露,再不把陳天明殺死,到時死的就是她們了。?
  “你們以為這樣就可以殺得了我嗎?”,陳天明怒喝一聲,身形又是一變,同時白光?
  一閃,房間里的燈被他的飛劍給射壞。頓時,房間里暗了下來,而陳天明也躲過了江梅她們射過來的子彈。?
  江梅她們大驚,陳天明這是什么武功啊?怎么可以逃過子彈?因為先生在之前告訴她們,陳天明的武功只是反璞歸真初期,是逃不過近距離的兩支微沖槍掃射。可現在陳天明怎么可以逃得過呢?另外,陳天明居然用飛劍射壞照明燈,她們要打陳天明就困難一些了。?
  陳天明逃過子彈后,準備向前欺近把江梅兩人擒下,可沒有想到外面的房間門被人一腳踢開,沖進五個服務生。他們拿著跟江梅她們一樣的微沖槍沖進來,然后對陳天明掃射。陳天明見這五個服務生一進來就可以看到自己,心里不由一驚。?
  能在黑暗中視物的人,武功已經是不弱,而且他們在外面聽到槍聲再沖進來,可見是跟江梅她們是一伙的。m的,這些人一定是貝文富派過來的,貝文富,我一會再找你算帳。“想到這里,陳天明故意大聲地罵道:“貝文富,你不要以為這樣就可以殺了我,你不要想壞腦子了。”?
  “殺。”江梅聽到陳天明的聲音,馬上指揮其它人向陳天明射擊,那子彈好象不用錢地向著陳天明話的位置掃射。可陳天明在說話的同時,已經變換了自己的位置,向著江梅她們飛去。在黑暗中,武功高強的陳天明更是如虎添翼,他一閃一沒,那些子彈并沒有打中他,而且他已經靠近江梅。?
  其實陳天明的心里也是在毛,七支微沖這么近距離的掃射,他自信沒有這么大的能力躲得過去。于是,在現那五個服務生進來的時候,他已經想著躲避的方法。?
  江梅和白媛看到陳天明向她們飛過來,她們也是害怕。果然不出先生所料,陳天明的武功高得離譜,如果剛才她們直接偷襲的話,是早就被陳天明殺掉。“江梅,快,我們快打死陳天明。”白媛害怕地叫道。她們是小看陳天明了,以為用美色再加毒酒,最后用微沖槍掃射就可以干掉陳天明,但是一切都是錯誤的。?
  “砰砰砰”,江梅她們的子彈向著陳天明掃射,而五個服務生現陳天明已經靠近江梅兩人,他們不敢再開槍,怕打到江梅?
  和白媛。?
  這時,門外響起貝文富的聲音,“你們是不是腦袋進水了,快,快打陳天明,不要讓他活著,要不然我們大家都得死。”雖然貝文富可惜那兩個美女,可再可惜,也是沒有自己的命重要。貝文富知道,如果陳天明一會沖過來的話,他們都得死。那五個服務生沒有說話,他們的手指在扣板機上,兩眼盯著陳天明準備掃射。?
  陳天明已經靠近江梅和白媛,他把手一揮,打掉江梅她們倆人的微沖槍。可就在這個時候,貝文富下令那五個服務生開槍射擊。陳天明不敢再遲疑,他馬上閃到江梅和白媛的身后,一手拉著一個,準備用她們當擋箭牌。雖然陳天明不想辣手摧花,但還是自己的命比較重要。?
  “不要,你們不要開槍。”江梅和白媛異口同聲地叫道。她們現在都被陳天明制住,根本是沒有辦法躲得開子彈。?
  “殺。”貝文富大聲地叫道。他見五個服務生遲疑了一下,因此他咬牙下命令。?
  服務生的子彈??出去,江梅她們聽著子彈響后,然后感覺后自己的身體一疼,她們知道自己中彈了。“貝文富,我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江梅和白媛被服務生活活地打死。?
  陳天明也不再猶豫,他抓著江梅的尸體向著五個服務生飛去。“砰砰砰”,那些子彈打在江梅的身上出聲響。而陳天明趁著江梅相擋,運起內力擊了過去。那些掌刃向著服務生打去,有一個服務生躲不開被打倒在地上。?
  貝文富見不是事,他對著那些服務生大聲叫道:“快,你們快點打死陳天明,要不然我們都得死。”貝文富邊說邊向著后面逃去,按這個情況他們是殺不死陳天明,只有逃命再說。?
  剩下的四個服務生根本不是陳天明的對手,陳天明靠近他們的時候,也是收割他們性命的時候。陳天明兩手紛飛,那四個服務生紛紛倒地。現在貝文富已經暴露身份,這是陳天明所想要的,嘿嘿,現在是他動手的時候了。?
  陳天明奪門而出,他正要找貝文富的時候,現前面空?
  地上的人們都蹲在地上,并沒有跟剛才那樣的有說有笑。?
  “陳天明,你出來了嗎?”貝文富坐在一張靠椅上,他對著陳天明微笑著。他的神情要說有多自得就有多自得。?
  “貝文富,你沒有逃嗎?看來你是想死了。”陳天明見貝文富他們這樣的陣勢,心里暗暗吃驚。一些服務生和貝文富的手下全拿著微沖槍,那些剛才還喜氣洋洋的什么成功人士,全都害怕地顫栗,個別女人還在哭泣。?
  “逃?我為什么要逃啊?”貝文富笑道。“我現在手頭上有四十多的人質,如果你不聽我的話,我會把他們殺死。”?
  陳天明正氣凜然地說道:“貝文富,你知道你現在犯罪嗎?你快點把那些人質放走,要不然你們那些家族全要完蛋。”?
  “陳天明,我不管了,我今天一定要殺死你,要不然我天天睡不著覺。”貝文富不以為然地說道。先生已經跟他說過,如果貝文富把這些人全殺死,誰也不知道是他干?
  的。而且就算后來他被查出來,先生也是可以幫他做一個假身份。現在貝家的資金全轉移,貝家只是一個空殼,所以他不怕。?
  “笑話,貝文富,我知道你笨,但不知道你這么笨,你說你們現在可以殺得了我嗎?”陳天明輕蔑地看著貝文富的那些槍手,現在他跟貝文富他們還有一些距離,如果那些人向他開槍的話,他一早就躲開了。?
  “我為什么不能殺得了你呢?陳天明,你現在慢慢地走過來,不要耍花樣。”貝文富看著陳天明說道。?
  陳天明故意罵道:“我為什么要聽你的話?你不要癡心妄想,我走了,你們慢慢玩!”?
  貝文富兇著臉叫道:“好啊,你有本事就走啊!陳天明,你看清楚一點,這里面可是四十多條人命,你如果想他們死的話,是隨時可以逃走。”?
  “笑話,那些人質關我什么事?我又不是傻瓜,我怎么可能走近被你們殺死?”陳天明故意不以為然地說道。m的,貝?
  文富真是卑鄙,他想用人質要挾自己就范,這招陰毒。?
  “是嗎?陳天明,你還是帶來了幾個手下嗎?他們現在也在那里躺著。”貝文富指了指右邊,那邊躺著陳天明的幾個保鏢。剛才貝文富趁陳天明進去休息房間后,他馬上讓人把陳天明的幾個手下控制起來。?
  陳天明看著那邊躺在地上的幾個手下,他們的身上都有血,不知道死活。“貝文富,你居然把我的手下給殺了?我一定要殺死你。”?
  “呵呵,陳天明,你不要太著急,他們現在只是重傷還死不了,但是你如果要走的話,我就保證不了他們一會還活不活著啊?”貝文富看到陳天明的臉色變了,他更是高興地大笑。“哈哈哈,陳天明,你現在有本事走啊?”貝文富不得不佩服先生,先生一早就算計陳天明是不會拋下他的兄弟們一個人逃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