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1902

“好,高叔,我一定會努力的。許松握著拳頭信心十足地說道。
  “小松,我還要跟你說啊,你千萬不能跟你家里說我跟你走得太近,你也知道,你家老頭子特別對我有意見,他看到我們走得太近,一定會罵你的。”高明特別叮囑著許松,如果讓許勝利知道自己跟他兒子走得這么近,一定知道自己在耍什么花招。
  許松以前也是有些提防高明,因為高明一向跟老頭子不和。可是這次是高明幫了自己,他不得不放下戒心與高明親近,感激人家是要的。在跟高明接觸中,他聽到高明不但可以幫自己升中將,而且還有希望成上將,他哪能不激動啊?“高叔,你放心,我也知道你跟我家老頭子的關系不是那么融洽,我不會說的。我家老頭子脾氣有點不好,經常諷刺你,你也不要放在心上。”許勝利看不起高明,有時罵高明是在軍界中傳開的事情。不過別人也知道,許勝利就是這樣的人,他看不慣的事情就罵娘,嚴重的還要拔槍呢!
  “唉,我也想跟你爸和好,可他看不起我,看不起我也算了,還在人多的時候罵我。反正我也不跟他計較了,我也不是小氣的人。”高明嘆了一口氣。“小松,我們都是快要入土的人了,以后還是你們的世界。我家的玉毅沒有什么出息,以后還要你幫一下他,如果你到中將后,幫他就容易多了。”
  “是,我一定看好玉毅的,這個孩子不錯。”許松急忙點頭。
  “還有,雖然我不是叫你跟許柏鬧意見,但是該爭的地方還要爭的,如果你做什么事情都比他好一些,他也不可能爭得過你,到時你升到中將他還沒有升上呢!”高明陰陰地笑著。如果許松升上的話,許柏就難升上中將了,除非他立很大的功,要不然就是許勝利死了再說。只要許松和許柏一爭,那就有好戲看了,這正是高明所想看到的。
  許松鄭重地點點頭,他也知道,如果自己再不爭一下,中將就是許柏的。哼,許柏,想不到你也用陰人的手段來對付我,那你也不要怪我。
  “另外你好好干,看以后能不能掌管你家老頭子的軍區。”高明說道。
  許松心里大喜,他一直夢想以后自己像老頭子一樣成為某軍區的司令。如果正如高明所說,那自己以后真的是要跟著高明干,一定可以比許柏還強。
  “好了,小松,我們不說那些事情了,來,我們喝上兩杯,今天是你高叔我請客。”高明故作豪氣地說道。
  “不,不,”許松急忙擺手,“還是我請客。我現在也算是一軍之長,有開支權,這客讓我來請。”許柏的警衛員和參謀已經在外面負責埋單。
  高明也不再說什么,反正他今天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__
  在京城先生的秘密別墅里,先生坐在自己的太師椅上閉目養神,突然外面的門開了,大急匆匆地走進來。“先生,陳天明已經回到m市,我們的人派出眼線和
  關系打探陳天明的病情,總結出來的結果是陳天明腦袋受過嚴重的震蕩,傷到腦神經暫時失憶。現在陳天明是失憶狀況,他回到家后只跟方翠玉好,對其它的女人好象表現一般。至于他是不是裝白癡,我們打探不到。”
  “噢,曲省的事情居然就這樣黃了,我懷疑陳天明在其中搞亂,他是故意裝白癡扮豬吃老虎的。”先生睜開眼睛不緊不慢地說道。對于曲省的事情,他是非常清楚。單是憑馮一行那些人是對付不了自己的人,另外宋廣洪還有一些高手。可不但殺不了鄭鋒,連自己的親信小和一些高手全部被殺,這里面透著奇怪。
  鄭鋒是沒有這樣的本事,陳天明剛好又在曲省,這里面好像有著什么聯系?最后宋廣洪派人圍攻鄭鋒的別墅,可偏偏那個時候曲省總司令被殺,而且還說是聯和幫幫主連業所為。連業跟宋廣洪他們不是穿一條褲子的嗎?他怎么可能腦袋進水去殺總司令呢?特別又是在那個圍攻鄭鋒的時候。
  這里面一定有問題,而且問題不少。先生在心里琢磨著。雖然他不敢肯定是陳天明所為,可里面并不是連業
  殺總司令。曲省的兵權落在一個不是宋廣洪的人手上,現在宋廣洪已經淪為獄民,是死是活不知道,先生也是聯系不上宋廣洪了。可以說,現在曲省已經是鄭鋒的天下,以前宋廣洪的人基本被鄭鋒打倒,其它的人也是跑不掉了。所以,先生才懷疑陳天明是故意裝白癡。
  “大,不管怎么樣?你現在不用管陳天明的事,你抓緊時間把那些事情辦好,陳天明的事情我自有安排。”先生對大說道。
  “好,我把精力放在那些事情上。”大點點頭,“一切還算是順利,估計不要多久我們就能成功。”
  “好,你下去忙!到最后那一步你再告訴我,我會使出最后的殺招。”先生揮揮手讓大退下去。最后的殺招,才是他損失了這么多精英而沒有一點退縮的原因。龍定啊龍定,我看你是不是那么厲害了?
  __
  陳天明回到m市的消息已經傳開了,三天后,龍定便來到了陳天明的別墅探望他。陳天
  明一聽龍定要來看自己,他心里也是高興,這說明龍定是看得起自己。不過,他還是繼續在樓上等著沒有下來迎接龍定。
  昨天晚上龍定已經給他打電話告訴他,先讓他繼續裝白癡,不管如何先扮著,看能不能釣出什么人。于是,陳天明也就在家看著電視假裝自己的白癡。由于龍定的到來,別墅里馬上戒嚴,而在外面的保護車隊也把方圓一公里內監控起來。不過,龍定還是對m市的治安非常滿意。
  “龍主席,你怎么親自來這里看我呢?”陳天明見龍定上來了,他不好意思地站起來不敢看電視了。反正龍定后面只是跟著小李,都是自己人。
  “呵呵,天明,你難道還不知道嗎?我現在演戲啊!估計我這一演,后面會有不少人跟著來看你了,到時你要繼續裝。”龍定笑著說道。知道陳天明沒有事的,只有他、婁澤冬、許勝利和許柏以及一些虎堂的人。現在陳天明已經恢復記憶的事情,還是一個秘密。
  “唉,你不知道啊,裝傻是非常辛苦的。”陳天明無
  奈地聳聳肩膀。“哪也不能去,去了又怕穿幫。”
  龍定笑了笑,“你是可以出去的,你注意一下就行了。而且你不出去的話,怎么可以釣到大魚呢?”
  “龍主席,老實說,你們現在查得怎么樣了?韓賓死前的那句話是什么意思?”陳天明問龍定。當時他在曲省的時候也跟龍定商量過,當他把這句話告訴龍定時,龍定就分析里面一定還有什么問題,至于什么問題他們也不得知。
  “根據這么多事情,后面一定還有厲害的敵人。如果只是韓賓一般的黨羽,是不可能這么有組織有計劃地對付你的家人和曲省的事情。所以,我懷疑里面還有一個厲害的人物在后面支撐著,至于是什么人我不知道。天明,我今天來看你之后,就會對外說你的病情,說你還是失憶。”龍定說道。
  “龍主席,你這可是說假話,你不怕以后別人現我不是失憶說你嗎?”陳天明笑道。
  龍定頓了頓,“你的病情不
  是暫時失憶嘛,那個腦神經說好就能好的,當別人現你沒有失憶的時候,你就剛好沒事恢復記憶了。”
  陳天明暗暗佩服龍定的聰明,如果他對外說自己失憶,一定會有一些說服力,更會引出外面的敵人。“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會努力裝好我的白癡。”陳天明笑道。
  “天明,辛苦你了,你一天沒有好,那些在后面的敵人一天想著要除你,你也是可以把你的敵人除掉。而我們也可以在后面暗暗監視,看看還有誰是韓賓的余黨。唉,韓賓留在Z國的人不少,特別是在一些部門里面也有,不全揪出來對我們國家是有害處,對你也是不好。”龍定說道。
  陳天明點點頭,龍定說這樣的話也是他所想,如果自己繼續裝白癡,應該還可以揪出一些人。不把這些敵人殺掉,他是放心不下的。聽說現在貝文富非常牛*,還在纏著莊菲菲,昨天晚上他在床上也聽到莊菲菲向他抱怨。m的,貝文富掌管四個家族,不牛*也是假的。而且貝文富跟自己有仇,不把貝文富解決也是不行。
  不過聽許柏說,現在還沒有抓到貝文富的犯罪證據,他們也不好動手。畢竟四個家族的實力不容小瞧,隨便動他們只會引起恐慌,也會讓其它人不服。貝文富,你等著,我一定會讓你好看的。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說道。
  “龍主席,我也沒有什么辛苦,以前經常勞累,現在正好休息一下。”陳天明笑著說道。竟然龍定這樣說,自己明天就出去玩玩了,看能不能釣上大魚。m的,想不到自己在曲省裝白癡要執行任務,現在還要裝白癡接待任務,說是休息其實不休息。
  “好,有什么事你就直接跟我聯系。生意上的事情你不要擔心,月心幫你們的忙,不會讓你虧錢的。”龍定為自己有一個這么厲害的孫女而高興。“另外,可能這幾天還會有其它人來看你,你看看誰可疑,他會不會跟韓賓有關系,到時你跟我說一說。”
  “還有人來看我?”陳天明愣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