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1)      第1943章(08-11)      第1944章(08-11)     

流氓老師1892

(九哥死了)?
  九哥走到李欣怡的面前,伸手就向她??前的豐滿抓去。突然,就在他的手剛要抓到李欣怡的??前時,李欣怡的眼睛猛地睜開,她對著九哥就是一掌。“啪,”雖然李欣怡的武功不是很高,但她在偷襲,而九哥根本沒有想到李欣怡會在這個時候打他一掌。?
  “你,你沒有被迷倒?”九哥被李欣怡打中??膛,后退了幾步才站住腳。他覺得自己的??膛隱隱作痛,看來是受傷了。?
  “我是那么笨的人嗎?”李欣怡站起來笑著說道。“九哥,想不到啊,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居然是這樣的人。”?
  “哼,是又怎么樣?”九哥色迷迷地看著李欣怡,他就不信李欣怡的武功會高過自己,看來今天晚上自己要霸王硬上弓了。?
  這時,門外的門開了,伍豐和楊桂月走進來。“九哥,欣怡不是你的對手,不知道加?
  上我可不可以呢?”楊桂月生氣地說道。?
  “你,你們是怎么回事?伍豐,你居然敢騙我?”九哥明白了,伍豐根本沒有下藥,他在騙自己。?
  “嘻嘻,九哥,告訴你也無妨,伍豐其實也是我的保鏢,他是玄門弟子,是天明特意派過來保護我的。真是好笑,沒有想到你居然要他來害我,我只有是將計就計看你如何露出狐貍尾巴了。”李欣怡高興地笑著。?
  楊桂月也得意地說道:“九哥,你知道我們這些女人的厲害了,不要以為你們想害我們,我們不知道。我告訴你,這次你是跑不掉了。不管你是不是韓賓的余黨,就是你想騙奸這條罪已經夠你坐牢的了。”?
  九哥知道楊桂月的武功很高,看來今晚是上不了李欣怡。他馬上向著李欣怡沖去,這里的人應該是李欣怡的武功最低。?
  楊桂月看到九哥狗急跳墻向李欣怡沖去,她暗叫不好,立即對著九哥擊去一掌,而伍豐也向九哥攻擊。李欣怡?
  見九哥向自己這邊沖過來,也是出手相迎。?
  現在九哥的武功比以前大有長進,先生是用人之際,因此也傳了他無名神功。他對李欣怡對了一掌,又被楊桂月打中一掌在背后,他還是忍著痛往右邊的窗戶飛去。其實他最主要的目標不是李欣怡,而是那窗戶,他要從那里逃走。?
  “不好,”楊桂月也現九哥的意圖,可還是遲了,九哥打碎玻璃跳了出去,楊桂月沖到窗戶的時候,現他已經消失在夜幕中。“呼叫總部,呼叫總部,九哥已經逃走,九哥已經逃走。”楊桂月拿出手機叫道。?
  “明白,我們馬上對他的公司監控,現他立即逮捕。”對方回話了。?
  楊桂月走到李欣怡的旁邊,“欣怡,戲已經演完了,你還是回去輝煌酒店休息,不要讓敵人鉆了空子。”?
  “嗯,伍豐,你收拾一下東西,我們走。”李欣怡點點頭。當他們出去的時候,現九哥的保鏢已經被制住,虎堂的人把他?
  們帶回去審問。?
  九哥逃出省政府后就給大打去電話,“大,我中計了,李欣怡沒有中計,她的秘書也是玄門弟子,我被打傷逃了出來。”?
  “我正在c省,你過來我這里,不要讓人盯著你。”大著急地把他所在的位置告訴九哥。?
  “好,我馬上過去。”九哥立即打了一輛車去郊外,大所說的位置就在那里。九哥也知道自己暴露了,以后會很麻煩。媽的,李欣怡你這個臭婊子,下次我遇到你一定會弄死你。九哥在心里恨恨地說著。?
  到了郊外,九哥給大打了電話,不一會兒,一輛車開了過來,大鉆出腦袋讓九哥上車。接著車繼續往前面開,向著高路開去。在車里,九哥告訴大剛才生的事情。“媽的,他們一直算計我,幸好我跑出來,要不然就完蛋了。”?
  大鄙視地看了九哥一眼,雖然九哥現在比以前長進了,但還是比韓項文差了很多。如果不是韓項文因為苗茵的事情,也不會暴露?
  出來從而影響韓賓。想著剛才先生的話,大已經下了決心。?
  “九哥,你現在已經暴露了,我們只能送你出國,要不然我們大家都會被你連累。”大不好意思地說道。?
  “唉,這個我也知道,楊桂月插手也是相當于虎堂插手,”九哥點點頭,有先生的支持,他在國外一樣可以玩得風生水起。哼,陳天明,以后我再回來弄死你。突然,大趁九哥不注意,一掌就打在他的心臟上。“你,你這是干什么?”?
  “我們也沒有辦法,因為你已經暴露,最好的解決方法就是你死。”大面無表情地看著窗外的黑幕,他已經把九哥的心臟給震碎,九哥完蛋了。如果不是九哥太急功近利,他還是可以繼續吸引許柏那些人的目光。?
  這就是先生的計劃,故意讓貝文富、高玉毅和九哥追陳天明的女人,從而吸引別人的目光,這樣可以方便他們另外行事。沒有想到九哥卻是想著用迷藥來上李欣怡,媽的,他以為龍定那些人是吃素的嗎?現在陳天明的女人全被保護起來,要動他們?
  談何容易。像現在貝文富那樣,經常去騷擾一下莊菲菲,又不違反法律什么的,許柏他們當然不能拿他怎么樣??
  不過,高玉毅就有點窩囊,他被楊桂月罵了一頓后,便再也不敢去找楊桂月,天天纏著他父親高明去找許勝利,想通過許勝利那里悅服楊桂月。?
  “你們好毒……”九哥說到這里就死了。?
  大見九哥死掉,便對前面的司機說道:“把車開到海邊,讓人把九哥的尸體處理一下,估計現在虎堂正盯著九哥的家和公司,讓他們忙活一陣子!對了,還讓人告訴九哥的父親,說九哥可能被虎堂的人秘密殺害,讓他們互相咬一下再說。”大知道九哥的父親以前是公安部部長,雖然現在退居二線,可以前的關系還是有一些,讓他們亂一陣也是對先生現在的計劃有好處。?
  “是,”前面的司機點點頭。?
  “快走,時間太緊了,我們忙也忙不過來。”大擺擺手,現在只有他在支撐著先生的?
  事情,人手越來越不夠。而且,先生現在也有點沉不住氣了。?
  第三天,九哥的父親就聽到虎堂殺死他兒子的消息,而被殺的原因是九哥想對陳天明的女人用強便被殺,這也太過分了。于是,九哥的父親找到許柏想討一個說法。?
  虎堂的人正在監控著九哥的公司和家,想著一現九哥就逮捕,但沒有想到九哥的父親卻來虎堂鬧了。“我們沒有殺死九哥,他被我們現后自己逃走,我們現在還找他呢!”許柏回答。許柏有點懷疑這是不是九哥父親故意用這招來想做什么事情,九哥的事是楊桂月親自負責,而且當時還有其它人在場。難道是九哥想置之死地而后生,故意說他已經死了,讓虎堂不再追究他的事情??
  “許柏,你不要推卸責任,我已經收到消息我兒子已死,你說,為什么我現在沒有我兒子的消息?他只是小罪,沒有必要躲起來不見人。”九哥父親一直聯系不上兒子,開始他聽到兒子被虎堂而殺覺得不可信,可一直不見兒子的消息,而虎堂又一直在監視著他的家里和兒子的公司,這讓他不得不懷疑。現在聽到那天?
  晚上九哥果然跟虎堂的人生打斗,他更加堅信兒子出事了,是被虎堂所殺。兒子*未遂,這本來就不是一件很大的罪,到時他再通過關系疏通一下,可能會弄個緩刑什么的。?
  “部長,我們的人沒有殺九哥,而且我們也在找他,”許柏正色地說道。雖然沒有證據表明九哥是韓賓的余黨,不過從種種跡象來看他是跟韓賓有關。現在許柏他們正想找到一個突破口,看能不能揪出韓賓幕后的組織。現在許柏也有點糊涂,韓賓到底還有多少余黨,怎么有點像春風吹又生??
  “哼,許柏,現在你們的虎堂很厲害了,我會跟長反映的,我兒子跟你們打斗后就不見人影,現在是生不見人死不見尸,你們不給我一個說法,我是不會罷休的。”說完,九哥父親憤怒地走出去。?
  “娘的,我應該問你要人,你怎么問我要人了?”許柏自言自語地說著。九哥父親今天的表現有點奇怪,九哥的事情本來是保密的,他怎么會知道那天晚上的事情呢?可以說,九哥的父親不愧是公安部長,他分析得對,按照法律來說,九哥那個罪也不算是什么大?
  罪,他躲起來干什么呢?害得自己的人盯了三天都沒有盯到九哥。難道九哥真的已經死了?是誰殺死他呢?難道是他的同伙韓賓的余黨?想到這里,許柏直接給龍定打電話。畢竟九哥父親是正部級的領導,自己也是不好得罪。?
  “這個事情我知道了,你把那天的事情跟我說一下。”龍定在電話里說道。許柏把那天的事情告訴龍定。“按理來說,楊桂月他們只是把九哥打傷,并不足以致死,他是不會死掉的。就算是死掉,你們也是可以在c省找到他的尸體。我懷疑是另有其人跟九哥見面,至于九哥是不是死,里面一定有問題,要不然他的父親也不會過來虎堂找你。”?
  許柏急忙拍著龍定的馬屁,“對啊,龍主席分析得太對了,我怎么沒有想到呢?”?
  “行了,許柏,你不要拍馬屁,你派人加緊找九哥,他在c省出的事,重點就放在那里,還有讓陳天明也注意一點,現在的天氣不是很好,千萬要注意影響。”龍定掛了電話。?
  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