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5)      第1943章(08-15)      第1944章(08-15)     

流氓老師1891

宋廣洪正摟著情人做著美夢,被外面猛烈的敲門聲給敲醒了。“吵什么吵?你娘被人輪了嗎?”宋廣洪生氣地罵著,他正夢到鄭鋒被殺,他終于又坐上總統的位置,那些不聽自己話的議員一個個被自己趕出議會,真是爽到極點,可沒有想到正爽的時候被別人給吵醒。
  “總統,不好了,你的辦公室和書房都有小偷進來了。”外面的手下著急地叫著。
  “什么?我的書房里有小偷進來?”宋廣洪嚇得急忙從床上跳起來,辦公室和書房里都有他的秘密,如果出現問題就慘了。“有沒有被偷什么東西去了?”宋廣洪想沖出門外,但看到自己??,他又跑回來穿衣服。
  “我不知道,從表面上看并沒有什么損失,”手下搖搖頭,他哪里知道宋廣洪在里面的機關暗格,其它的沒有什么變化,只是書房的氣窗被人折掉而已。
  宋廣洪跑出門,“媽的,你們這些飯桶,我出這么多錢養著你們有什么用?”宋廣洪想到總統府有這么多警衛,還有暗哨和紅外線警報,只要小偷一觸到就會被現了。
  手下害怕地低著頭不敢出聲,昨天晚上是他當值,如果真要追究責任的話,他會被拉出去槍斃。不過他也奇怪,就是昨晚值班的警衛都有三、四十人,怎么就現不了小偷呢?因為沒有人員傷亡,只是總統的辦公室和書房被小偷光顧過,因此他斷定是小偷前來偷東西而不是有人想暗殺總統。說真的,如果昨晚小偷要暗殺總統的話,總統也不能幸免。
  不過陳天明不會這么傻,如果他殺曲省總統,只會讓事情惡化。現在只是曲省的內部總統之爭,宋廣洪一死,就是國際的糾爭。這也是龍定讓虎堂過來曲省的主要目的,只能在暗中幫鄭鋒,不能引出Z國政府。
  宋廣洪走進自己的書房,接著叫手下先出去,他把門給鎖上。剛才聽手下說這里的氣窗被摘掉,他有點奇怪。氣窗被弄壞又如何,那里這么小,就算是一個小孩子也不能鉆得進來,何
  況是大人呢!
  還有書房里的紅外線,是經過專家安裝,當時專家說過,那些紅外線所輻射的角度,就算是會飛的人也不可能飛得過去,只有用遙控器先把里面的警報器給關掉才可以進去,要不然警報就會拉響。
  宋廣洪用自己的遙控器按了一下,奇怪的是并沒有出現以前那樣“嘟”的一聲,表現警報器接到信號。他著急了,急忙跑到前面打開里面的機關,這一看他呆了,那個暗格里面什么也沒有了。“天啊,我的帳本!”宋廣洪尖叫著。“來人啊!快來人啊!小偷把我的東西給偷走了。”
  聽到宋廣洪的慘叫,在外面的那個手下匆忙跑進來,“總統,怎么了?”
  “快,快報警,我的寶貝被人偷走了,”宋廣洪哭喪著臉。那可是帳本啊,里面記錄著他這幾年虧空的錢,他還準備一有錢就把虧空的錢補上,可沒有想到這段時間金融風暴,他在外國的投資全給套牢了。
  那手下也呆了,
  他沒有想到宋廣洪的書房里還有暗格,“是,我馬上就去報警。”手下又跑出去了。
  宋廣洪回到辦公室看了一下,現那里的暗格也被人弄開,里面的銀行卡什么的全不見了。媽的,這可惡的小偷,我如果抓到他一定把他碎尸萬段。宋廣洪惡狠狠地想著,他還以為只是一般小偷偷他的東西,并沒有想到是鄭鋒這邊的人。
  “不好了,總統,不好了。”宋廣洪的女秘書拿著兩份報紙沖進來,現在的她完全沒有以前的風情萬種,??前的圓球好象要從里面跳出來似的。
  “什么不好了?是不是連業把你干出孩子來了?”宋廣洪惡毒地罵著。他現在的心情非常不好,又聽到秘書叫不好可是讓他火上加油。
  “不是,你看這兩份報紙,全是寫你的貪臟枉法。”女秘書揚著手中的報紙。
  宋廣洪搶過報紙看了起來,他越看臉色越是難看。報紙里面登著他這些年干的壞事,特別是在什么時間貪了
  多少錢,這一切都是在帳本里面有記錄。要命的是,報紙下面還登出帳本的復印件,那就是他丟失的帳本。
  “完了,一切都完了。”宋廣洪癱坐在地上,現在公布出自己的帳本,議會的那些議員也會看到,估計他們今天早上要開會商量這件事情了。
  “總,總統,我們現在怎么辦?”女秘。
  宋廣洪從地上爬起來,“這一切一定是鄭鋒叫人干的,媽的,這是你們*我的,可不要怪我,我就算是成為千古罪人也不會讓你們得逞高興。”說到這里,宋廣洪拿出手機給連業打電話,“連業,你現在哪里?你看了報紙沒有?”
  “我在家睡覺,總統,怎么了?”連業奇怪地問道。
  “你看一看報紙,我可能要完了,不過我不會就這樣認輸的。你馬上召集你的人,今天晚上就殺鄭鋒,一定要在今天晚上干掉他。”宋廣洪說完便掛了電話。“秘書,你給議會的那些議員打電話,就說
  那一切都是假的,是奸人要污蔑我,我沒有什么帳本,你讓他們叫人好好查一下,那是人家假冒我的筆跡。”
  “好,我現在就去打電話。”女秘書跑出去了,她把自己的青春全賭給宋廣洪,如果他完蛋,自己也是要完蛋了。
  宋廣洪想了想,便給警察局局長打電話,“今天晚上連業會帶人殺鄭鋒,你什么也不要理,另外管好你的人,不要多事。”
  “是,我知道了。”警察局長說道。
  宋廣洪又給總司令打電話,“你看到今天的報紙沒有?”
  “看到了,”總司令說道:“一切對你很不利,估計議會那些議員要彈劾你。”
  “現在沒有辦法了,你準備好,如果需要的話你就兵變。不過,可能也不需要,今天晚上鄭鋒就得死,你們所有的軍隊都不能出去增援鄭鋒,沒有總統競選人,我看誰還說我不能繼續當總統。我現
  在申請核查那些帳本,到時我會讓人買通他們,如果那議員不吃敬酒,你們就把他們全抓起來。”宋廣洪惡狠狠地說道。到這個時候了,如果能買議員說那些帳本是假的就好,如果不行,那他就要用軍隊來解決一切事情。他兵權在握,把那些不懂事的議員全干掉,到時看還有誰敢擋自己的道。
  現在的宋廣洪已經瘋了,就算最后他不能當上總統,他也要先殺鄭鋒,把曲省全搞亂再說。媽的,鄭鋒,我看你這次還死不死?
  __
  李欣怡帶著秘書伍豐和幾個保鏢到省城開一個經濟會議,開完會后,她便在省政府的迎賓館住下了,這次的會議是要求與會人員在賓館吃住,李欣怡見政府里的安全系數挺高,所以她也不回輝煌酒店住了。
  “小伍,你今天忙上忙下地為我準備資料,也很累,你去休息!”李欣怡對在整理著資料的伍豐說道。
  “李區長,我不累,我再整理一些資料就可以了。
  ”伍豐抬起頭說道。他繼續把手頭上的資料整理完,然后才站起來。當他看到李欣怡還在看著明天開會的內容,不由暗暗贊嘆李欣怡工作的認真負責。在區里這么多領導,沒有一個有她這么負責認真,所以她負責的經濟工作做得最好,可以說是市里做得最好的。
  但是,九哥讓他害李欣怡,他心里又有點矛盾了。可不害李欣怡,自己不但前途不保,小命也是不保。九哥的父親是部長級別,又是太子黨的人,正如九哥所說,李欣怡是斗不過九哥,自己還是聽九哥的話。就算這次的事情被別人捅出來,主犯也是九哥,自己大不了帶著兩百萬不干了。
  而且像九哥這種厲害的人,一定是可以把事情辦得很好,自己只不過是在李欣怡的茶杯里下點迷藥,讓她好好休息一下而已。想到這里,伍豐走到那邊拿起茶杯倒了一杯茶,暗暗把手中的迷藥放了進去。
  “李區長,今天太晚了,你還是休息!”伍豐把茶杯遞給李欣怡。
  李欣怡接過茶杯點點頭,“是的,反
  正我們已經弄好明天的資料了,我也要休息一下,今天開了一天的會,好累。”李欣怡也覺得口渴,便把杯里的茶喝完。“小伍,你也去休息!”
  伍豐見李欣怡喝了那茶,便點點頭走了出去,然后把門給鎖上。
  李欣怡把資料收拾好,本想把門給閂上,可她才轉過身就覺得頭好暈,接著慢慢地倒了下去。
  伍豐走回到自己的房間,便給九哥打了電話。九哥一接到伍豐的電話聽到李欣怡已經吃了迷藥,心里興奮得快要叫出來。他看了看時間,估計這個時候李欣怡也暈了,他就叫來自己的手下,盯著李欣怡的保鏢不讓他們撓自己的好事。然后他就拿著李欣怡房間的鑰匙去開門,他還是有一定的關系,通過省政府辦的人把這里的事情擺平了。
  進了李欣怡的房間,九哥看到李欣怡倒在床邊,她緊閉著眼好象睡著的樣子。嘿嘿,吃了那迷藥,起碼要睡好幾個小時才能醒,就算武功高強也是一樣。九哥看著李欣怡那酥峰突起,下面的絲襪美腿撩得他心癢癢的
  。媽的,美女就是美女,連暈倒都是這么誘人。“李欣怡啊李欣怡,我今天終于可以上你,終于可以讓陳天明戴綠帽了。”九哥也聽到陳天明沒有死變白癡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