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5)      第1943章(09-25)      第1944章(09-25)     

流氓老師1889 反璞歸真中期

“什,什么?我們派去的人全軍覆滅?”宋廣洪從床上滾了下來。他一直睡不著。因此,他叫來自己的情人在床上xxoo,最后弄累了才睡著。可沒有想到他剛睡下不久,他的電話就響了。當聽到連業匯報說那些人全部被殺,連那個眼線保鏢也完蛋了,這讓他一下子驚醒。
  “是的,我們也不知道鄭鋒的保鏢會這么厲害,”連業也生氣地說道。他可是死掉了四十個高手,那些都是他的心頭肉。
  宋廣洪罵道:“連業,你媽的怎么搞的?你馬上給我滾過來,我們一定要合計合計才行,要不然我們全得完蛋。”宋廣洪也不睡了,他從地上爬起來,把光著身子的情人趕走。
  沒有過多久,連業就趕到總統府。這次暗殺,鄭鋒一定也知道他的人參與在其中,如果讓鄭鋒當上總統,聯和幫就會被軍隊鏟平。連業進了宋廣洪的房間,看到宋廣洪坐在沙
  上猛吸著煙。“總統,”連業輕聲地叫道。
  “連業,你來了,坐!”宋廣洪的臉色不好看,他在想著如何應對。Z國的虎堂這么厲害,居然可以把小他們全滅掉,那可是5o多個高手啊!
  “總統,這次怎么辦啊?我們無論如何也要殺了鄭鋒,不能讓他當總統。”連業堅決地說道。現在不是鄭鋒死,就是他們死的了。
  宋廣洪點點頭,“是,我也正在想辦法,不殺鄭鋒是不行的。不過鄭鋒身邊有虎堂的高手保護,我們拿他沒有辦法。”宋廣洪也不知道如何向先生說起小的事情,還是過兩天再說了。估計先生也不會再派人過來,一切事情只有靠他們了。
  “要不我們派軍隊去把鄭鋒的別墅給踩平,有軍隊出馬,鄭鋒就算有再多的高手也是沒有用。”連業咬牙切齒地說道。
  “媽的,你可以用腦子想想好不好?”宋廣洪氣憤地罵著連業,“我可以動用軍隊的話還用你來教嗎?我憑什
  么派軍隊去打鄭鋒的別墅?是叛國罪還是搶劫罪?就算總司令是我的人,可那些軍人也會有異議。現在誰不知道我跟鄭鋒競選總統,我派軍隊殺鄭鋒,估計我明天就會被議會的人踢出去了。”
  “我,我也是著急才這樣說的嘛。”連業苦著臉說道。
  宋廣洪咬咬牙,“連業,現在是沒有辦法了,你用聯和幫的人去殺鄭鋒。”
  “聯和幫?”連業搖搖頭,“總統,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都派了四十個高手,現在都沒有多少高手了,再派過去也不是他們的對手。”
  “你們聯和幫有幾千人,隨便沖進去就可以殺死他們了,”宋廣洪說道。
  “不行,這不行,”連業明白宋廣洪的意思。“我不能全派聯和幫的人去殺鄭鋒,這樣會讓聯和幫成為過街老鼠。”如果偷偷派人去殺鄭鋒還行,像宋廣洪所說,大規模地帶人去殺鄭鋒,就算宋廣洪不下令軍隊去滅聯和幫,議會那些人也會聯名讓軍隊出馬。
  媽的,宋廣洪這招毒,想讓自己做替死鬼,他才不會這么傻呢!
  宋廣洪好象看出連業的心思,“連業,我明白你害怕什么,但現在我們沒有辦法了,我們沒有多少高手可以調用去殺鄭鋒,只有你的聯和幫,我就不信虎堂的人有多厲害,可以對付得了幾千人。”
  “可我們的聯和幫殺了鄭鋒后,聯和幫也會滅亡的,這對我有什么好處呢?”沒有利益的事,連業絕對不會做,聯和幫可是他花費了這么多年才搞起來的幫派,現在說沒有就沒有,他哪舍得呢?
  宋廣洪頓了頓,“連業,我理解你的心情,可如果我們不殺鄭鋒,等鄭鋒當了總統你的聯和幫一定也會滅亡。與其這樣,不如先把鄭鋒給殺了,你再逃走。到時我繼續當總統了,我會再還你一個更大的幫派,或者你改頭換面來當警察局局長也可以。”
  聽宋廣洪這樣說,連業不得不認真考慮。過了一會,連業咬咬牙說道:“總統,我答應你,可你千萬不要食言,否則我也不會讓你好過。”
  “不會的,我們都是同在一條船上的人,我好過你也好過,我不好過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宋廣洪見連業答應了,心里也是高興。“連業,你回去準備好人,另外把你的一些什么不動資產和資金什么的全轉移,五天后,你們就進攻。對了,你那里有多少條槍?”
  “大約有三百條。”連業想了想說道。
  宋廣洪搖搖頭,“不行,太少了,這樣,我讓人給你再送五百條槍,你先派一些人進去殺鄭鋒,如果不行,全部沖進去,把他們打成蜂窩。”
  “好,總統,你放心,我有八百條槍一定可以殺死鄭鋒。”連業也豁出去了,有五天的時間足以讓他把資金轉移到國外,到時等宋廣洪繼續當總統,自己再回到曲省享受生活。
  “就這樣,你回去準備!我也讓軍隊那邊準備一下,讓他們給你送槍。”宋廣洪揮揮手讓連業回去。
  __
  第二天,陳天明開始安排晚上的行動。為了保護好鄭鋒,方翠玉也調來了自己十幾個手下住進鄭鋒的別墅里,而陳天明的一些在曲省的手下也過來匯合。鄭鋒看到自己的別墅里一下子有幾十個高手,心情馬上不一樣。可當他聽到陳天明說聯和幫會全體出手,他又有點害怕,那可是幾千人。
  帶人到曲省找陳天明的是吳祖杰,他見到陳天明非常高興,本來想給林國他們打電話報喜,陳天明讓他只是跟林國說在自己的身邊,其它的讓馮一行去跟林國說就行了。
  鄭鋒的人也弄來了總統府的平面圖,雖然不知道里面的兵力如何,可那平面圖把里面的建筑物標得一清二楚。方翠玉看了平面圖后,高興地說道:“能有這個圖就行了,天明,估計那帳本在宋廣洪的睡房、書房和辦公室里面,我們先在那里找就行。”
  “行,我聽你的,你讓我怎么做我就怎么配合你。”陳天明說道。
  “老師,要不要多派幾個人跟著你去
  ,你們只是兩個人是不是太冒險一點了?”馮一行走過來,他擔心陳天明會出事。
  “呵呵,人去多了反而不好,如果事情不對,我們會馬上逃出來,你們跟著反而會誤事。”如果被人現,陳天明還可以帶著方翠玉飛出來,可人太多,他是帶不了的。“你們留在這里保護好鄭主席,我們不會有事的。”
  凌晨一點,陳天明與方翠玉出了。他們來到總統府外面,便停下了腳步。總統府圍墻有三米高,墻上還拉著鐵線,而門口鐵門緊閉,不知道里面的情況。
  “天明,這里面很森嚴,我們要小心一點才行。”方翠玉以前經常出入人家的地方偷東西,一般可以從外面看到里面的戒備。
  “我先飛進去看看,你隨后再進去。”陳天明說道。
  “我跟你一起進去,你對一些監控裝備不大清楚。”方翠玉的武功提高了一倍,她也蠻有信心。“上面的鐵線估計有電,你千萬不能碰到。”
  “那我們一起進去!”陳天明點點頭。他用內力聽了一下,聽到剛好有一隊巡邏隊過去。他拉著方翠玉輕飄飄地飛了進去,一進到里面,他們就看到里面有不少大樹假山,他們看了暗暗高興,這可以方便他們隱蔽。
  他們進了里面后,并不急著進宋廣洪的別墅樓,他們一直呆在假山的后面,觀看里面的暗哨。一個小時后,陳天明清楚里面的保衛。其中有一隊流動巡邏隊,十人一隊。圍墻四個角落各站著兩個持槍軍人,而在別墅旁邊,還有六處暗哨。如果不是方翠玉讓陳天明在這里等著,估計陳天明會被他們現了。
  那些暗哨非常隱蔽,而且又多,如果你現有兩三處的話,可能會以為沒有暗哨而開始行動,那就會被其它暗哨現。陳天明現在有點佩服方翠玉在這方面的厲害,人家當慣小偷就是不一樣,可以這樣忍著在那里呆一個小時觀看里面的情況。在這一個小時里,陳天明才現那六處暗哨。因為有時那些暗哨因為沒有人進來,而動一下手腳什么的,或者偷偷抽一支煙,這樣就被陳天明他們現了。
  “姐姐,我們現在過去把那些暗哨干掉,要不然他們會現我們的。”陳天明小聲地對方翠玉說道。現在最大的威脅就是那六處暗哨,要不然他們是不能靠近別墅樓。這六處暗哨就是預防別人進到別墅樓。
  聽鄭鋒的人說,別墅樓對面那棟樓是宋廣洪的保鏢所住,里面有不少高手,全是政府為總統所提供。只要警報鈴一響,那些保鏢就會全沖出來。因此,如果不解決那些暗哨讓他們出警報的話,陳天明他們也甭想再進去偷帳本了。
  方翠玉仔細地看了一下搖搖頭說道:“不行,我怕我們不能同時殺死這六處的暗哨,稍微出現差錯就會前功盡棄。”
  “那我們現在怎么辦?”陳天明問道。“不殺掉暗哨我們怎么進去?”
  “我們是來偷東西的,而不是來殺人。”方翠玉有點得意地說道。“我們當小偷的,最大的本事就是來偷東西,而不驚動別人,要不然我們就不是來偷東西而是來搶東西了。”
  “姐姐,你不要逗我了,你說我們怎么做,我聽你的。”陳天明聞著方翠玉的體香,心里不由一蕩。
  今天還有兩章,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