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1887

(我不是你姐姐)?
  方翠玉太生氣了,她從陳天明剛才那句“鄭主席,小心”聽出陳天明的智力是正常的。而且他的飛劍用得這么自如,她再回想以前的事情,終于感覺出陳天明是裝白癡的。?
  “姐姐,”陳天明還是想裝傻,可看到方翠玉那殺人的眼睛,不由低下頭不敢說話了。?
  “哼,你太可惡了。”方翠玉一邊說著一邊向自己的房間跑去,陳天明急忙跑了上去,可方翠玉已經把門給鎖上了。?
  尤成實走過來,“老師,方小姐知道你不是白癡,你以后不要在她的面前裝了。”?
  “成實,你不說話沒有人當你是啞巴。”陳天明瞪了尤成實一眼。“你還不快點去幫一行他們把現場清理一下。一行,你看看這些人是不是先生組織的人?還有他們嘴里有沒有毒牙?阿中,你看著鄭主席,我擔心你們這些保鏢還出現剛才的?
  事情。”竟然被別人現了,陳天明也不再裝什么白癡樣了。阿中還是信得過的,因為他一直都是貼身保護鄭鋒,如果他要殺鄭鋒一早就可以下手。?
  阿中愣了一下,以前那個白癡樣的人不見了,在他面前的卻是如上級一樣指揮著他們。那些虎堂的高手在陳天明的面前也像一個聽話的小孩子,跑來跑去聽著他的指揮。“是,是,”阿中緊緊地站在鄭鋒的旁邊。?
  “因為剛才生不愉快的事情,你們這些保鏢先在那邊幫忙,現在還不能靠近鄭主席。”陳天明不好意思地對那些保鏢說道。那些保鏢也理解陳天明,如果不是因為他出手快,鄭鋒已經死了。?
  警察終于來了,他們接到了局長的電話,說可以去鄭鋒那邊,便馬上開了過來。當他們到了鄭鋒的別墅,看到死了五十多個人,不由暗暗吃驚。“哼,你們這些警察的效率很高啊,每次都是等事情結束了,你們才出現,這樣要你們警察有什么用?”鄭鋒的秘。?
  “鄭主席,不是我們不想來,而?
  是路上全被堵住,我們花費很大的功夫才過來的。”一個警察領隊對鄭鋒說道。?
  鄭鋒擺擺手,“好了,三更半夜地讓你們過來也是不好意思,你們清理一下好回去休息!”鄭鋒也知道北市的警察局局長是宋廣洪的人,警察也是要聽上級的。這種情況,也是要等自己當上總統后才能改變的了。?
  等警察走后,陳天明帶著虎堂的隊員與鄭鋒到房間里密謀。“陳先生,你瞞得我們好苦,沒有想到你才是虎堂的領導,你的武功太厲害了。今天多虧你,要不然我就完蛋了。”鄭鋒對陳天明感激地說道。?
  “鄭主席,客氣的話就不要說了,我們也是接到上級的任務過來保護你,你要感謝就對我們上級!”陳天明坐在右邊的沙上,鄭鋒的書房有不少書,他一進來就感覺一種。“我們現在來商量一下如何對付宋廣洪,這次宋廣洪派來的殺手全軍覆滅,我有點擔心。”?
  “擔心?怎么會擔心呢?我們把他的殺手全殺掉不是應該高興嗎?”鄭鋒有點奇?
  怪,他不明白陳天明話里的意思。?
  陳天明頓了頓說道:“曲省可以說是宋廣洪的天下,如果這些殺手死掉了,宋廣洪可能會不顧一切地要殺你。下一次宋廣洪會調用聯和幫,鄭主席應該知道聯和幫的實力?”?
  鄭鋒愣了一下,聯和幫有幾千幫眾,就算不是個個會武功,可那些人像螞蟻般沖過來要殺他,就算是大象也會沒命的。“陳先生,你是不是危言聳聽了,宋廣洪敢讓聯和幫殺我?那我馬上給軍隊和警察局打電話,讓他們滅掉聯和幫。”?
  “呵呵,鄭主席好象忘了一件事,警察局局長和總司令是宋廣洪的人,他們一定會借口調查清楚再出去,而等他們還沒有調查清楚的時候,你已經被殺了。再說,人家來殺你,不一定要叫著口號說他們是聯和幫的,隨便蒙面什么的就沖過來,我們武功再強,也是無法對付一個幫派。狗急都會跳墻,何況人呢?”這是陳天明所擔心的。宋廣洪不敢動用警察局或者軍隊的力量來殺鄭鋒,但是可以讓黑幫的人出手。?
  “這,這如何是好啊?”鄭鋒慌了,他是民主黨的主席,管不了軍隊和警察局,只是管著一些民主黨的人,那些人是對付不了黑幫分子。而且人家要殺自己的時候,也是會挑時間和地方再來殺自己。?
  陳天明笑了笑,“鄭主席不要慌,我們居然能過來幫你,就一定要保護好你,不讓宋廣洪的陰謀詭計得逞。我們天天防著宋廣洪來暗殺,不如我們主動出擊。”?
  “主動出擊?”鄭鋒問道。?
  “是,最好的防守就是反攻。”陳天明點點頭,“宋廣洪處處想著要殺你,讓你當不了總統。既然如此,我們也要對宋廣洪進行攻擊,把他從總統的位置拉下來。”?
  “陳先生,你告訴我們應該怎么做?”鄭鋒對陳天明另眼相看了,這幾天他有點看不慣像白癡一樣的陳天明,可沒有想到陳天明才是最厲害的人物,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陳天明說道:“鄭主席有沒有在這段時間聽到宋廣洪的帳目有問?
  題,議會里準備對他的帳目進行查核,但由于種種原因給擱淺了。”?
  鄭鋒點點頭,“有這回事,當時我還讓我們民主黨的議員促成這件事情,但是由于我們在議會里的力量不大,其它議員用其它事情把這個審核給沖開了,要遲一點才會進行。唉,宋廣洪在這些年里當總統,都不知道虧空曲省政府多少錢。他所做的那些工程項目基本是豆腐渣,再這樣下去曲省就要完了。”?
  “因此,我們如果讓議會開始審核宋廣洪的帳目,宋廣洪是會被拉下來,這個總統就是你當了。你當上總統后,警察局和軍隊還不是歸你指揮了嗎?誰還敢來殺你?”陳天明靠在沙上笑著。?
  “老實說,我現在沒有這個能力*縱議會,我也想讓議會審核宋廣洪的帳目,但議會現在是少數服從多數先暫停不查。”鄭鋒苦著臉說道。?
  “如果我有辦法呢?”陳天明說道。?
  鄭鋒一聽馬上坐起來,他高興地說道:“陳先?
  生,你不會是騙我的?你真有辦法嗎?如果查出宋廣洪的帳目有問題,那他這個總統就當不成了,我一定是下一屆的總統。但是,哪有這么容易啊?”說到這里,鄭鋒又沮喪了。?
  陳天明擺擺手,“如果我們拿到宋廣洪的帳目公布出來,連民眾都看出有問題,你說議會會馬上審核嗎?”?
  “會,一定會。”鄭鋒來了精神。“但是,我們哪能拿得到宋廣洪的帳目,那是他的秘密。難道陳先生可以拿得到?”?
  “我也沒有本事偷得到,”陳天明見鄭鋒的臉色變了,他才笑著說道:“不過,我的姐姐有可能偷得到的。”這也是陳天明留下方翠玉的原因,說到偷東西,方翠玉的本事無人能及,要不然也不會被人叫成飛天魔女。?
  “對啊,方,方小姐偷東西很厲害的。”施運文本來想說方翠玉的,但想到她現在跟陳天明的關系,還是叫方小姐好一點。?
  鄭鋒問道:“那你們去哪里偷?”?
  “你覺得宋廣洪會把帳目放在哪里?”陳天明反問鄭鋒。?
  “一定是在總統府,那里戒備森嚴,但是總統府那么大,你們又是如何進得去?就算進得去?你們又在哪里找得到賬目呢?”鄭鋒覺得這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他現在只有這些人,要想進到總統府,可以說比登天還難。總統里面有不少高手,另外還有軍隊把守,就算是有個小鳥飛過去也會被打下來。?
  “這個我就要問一下我的姐姐,看她能不能偷得出來。另外,你要幫我們找到總統府的平面圖,最好是詳細的平面圖,把里面的房間都標出來。”陳天明想到一會要去找方翠玉談偷東西的事情,他的頭就有點大。剛才她那氣洶洶的樣子,她會聽他的嗎??
  方翠玉躺在床上生氣地捶打著枕頭,她沒有想到那個可惡的陳天明居然騙她,讓她一直照顧他,他卻在一直玩著自己。“死陳天明,臭陳天明,你最好是真的白癡。”方翠玉把那枕頭當成陳天明,用力地打著,好像要把枕頭打爛似的。特別是她剛才明明生氣?
  了,他為什么不進來哄一下自己,向自己解釋一下呢?她雖然是鎖上門,可他是可以開的。?
  哼,他是故意不想向自己解釋,不想理自己了,他是上了自己后就把自己扔掉了。方翠玉越想越氣,她有種沖動想殺了陳天明。陳天明可以不喜歡她,可以跟她做那種事情,但不能騙她。?
  “咔”,門鎖響了一下,好象被人扭開了。方翠玉聽到門被打開,她故意一邊大力捶打枕頭,一邊大聲罵道:“死陳天明,臭陳天明,你太可惡了,居然敢騙我。”?
  陳天明進來后看著方翠玉這么恨自己,他有點害怕了。不過,明天的事情是要方翠玉出馬,說打架他厲害,但論起偷東西,別人是比不上方翠玉。“姐,姐姐,你睡覺了嗎?”陳天明只能是睜著眼睛說瞎話了。?
  “陳天明,你不長眼睛啊?”方翠玉生氣地罵道。“還有,我不是你的姐姐,你的姐姐在Z國,你要叫就回Z國叫。”她想著這段時間提心吊膽地過日子,怕他身體不舒服,又怕他遇到仇家出事,可他卻騙?
  自己,她的心里委屈得要命。?
  花快要到了,大家砸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