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1881

(陳天明的心事)?
  “姐姐,你又練功了嗎?”陳天明看到方翠玉睜開眼睛,不由擔心地問道。?
  “嗯,天明,”方翠玉心里一陣歡喜。看來跟陳天明做那種事情是有作用的,她跟陳天明做了這么多次,只有三次是有作用,第一次恢復了一成內力,上次恢復到三成功力,現在是五成,如果再繼續做的話,會不會恢復呢?怎么跟陳天明做那種事情會恢復呢?方翠玉哪想到陳天明厲害的雙修??
  “姐姐,你累了,你快睡覺!”陳天明心疼地說道。方翠玉并沒有看到陳天明眼里的微光,她剛剛恢復五成功力,又練了這么久的武功,感覺也是很累。?
  方翠玉點點頭,“小明,剛才你一直在看著姐姐練功嗎?如果你累的話,也可以睡啊,你不要等姐姐的。”方翠玉以前告訴陳天明,她在練功的時候不要管她。?
  陳天明不好?
  意思地低下頭,“我如果不抱著你睡不著。”說完,他抱著方翠玉,一手還放在她豐滿的酥峰上。?
  被陳天明這樣摟著,又嗅著他那身上男人的氣味,方翠玉不一會兒就睡著了。大約過了許久,好象已經睡著的陳天明突然睜開眼睛,他的手輕輕地在方翠玉的身上動了一下,她睡得更香了。?
  陳天明坐了起來,他把方翠玉扶好,讓她的頭舒服地枕在枕頭上,然后他下了床。“唉!”陳天明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又望了方翠玉一眼。他現在對方翠玉的感情是不知道如何說起,方翠玉為了他受了不少苦。?
  不一會兒,陳天明走到門邊貼著門聽了一下,見外面沒有人,他便打開門悄悄地走了出去。只見他的身形一閃,快如輕煙一般消失在夜幕中。陳天明來到了學校的*場,在那邊的大樹下已經站著一個人。那個人看到陳天明飛過來,他馬上站出來說道:“老師,你來了。?
  “一行,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她還沒有睡,我不能出來。”陳天明一改以前的白癡樣?
  ,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
  “沒事,老師呆在這里繼續扮白癡都不委屈,我在這里等一會算得了什么。”馮一行搖搖頭。?
  在當時陳天明與方翠玉到了曲省后,開始陳天明是失去記憶的。方翠玉給一些武打片和翟志的a片,也讓他的腦海里浮現出一些以前的事情,可他還是不能記得起。有時想得太多會讓腦袋痛得要命。?
  陳天明真正恢復記憶的時候,是他與方翠玉第一次xxoo。如果不是翟志害他,也不會間接地幫了他。當時陳天明的眼中露出紅光,就是他體內血黃蟻在他雙修的時候自我控制和修復。?
  當陳天明吸收到方翠??內的陰柔之氣后,他體內的血黃蟻也真正地開始對他的身體進行恢復。而他也自動地練著香波功,當陳天明完全恢復自己的記憶后,陳天明驚呆了。他沒有想到自己居然跟一向討厭的方翠玉做那種事情了。?
  同時,陳天明也知道,如果不是方翠玉跟自己做那種?
  事情,他也是不會恢復的。當然,當時陳天明也只是恢復記憶和一些內力,他在方翠玉去上課的時候,偷偷地練著自己的香波功,想要恢復十成內力。?
  陳天明不敢告訴方翠玉恢復記憶,因為他不知道如何面對方翠玉,一個本來是自己的仇人,現在卻成了自己的姐姐,自己還跟她做了那種事情。她無微不至地照顧自己,為了賺更多的錢,她居然去夜總會當酒妹。因此,他暫時對方翠玉隱瞞了自己恢復記憶的事情。?
  陳天明在自己的武功恢復一些的時候,他馬上利用晚上方翠玉睡覺把她點暈,便到外面聯系上了虎堂駐曲省的聯絡員。(當時陳天明當虎堂總教練的時候,是要記住聯絡全國各地包括曲省虎堂的辦法。)那聯絡員聽到陳天明居然沒有死,也是興奮地聯系上了許柏。?
  陳天明把當時跟韓賓決斗的情況和他現在的情況向許柏作了匯報,而許柏也告訴陳天明m市的情況。陳天明聽到家里有事,心里非常著急。不過許柏告訴他,由于益西嘎瑪用陣法解決了韓賓以前留下的高手,而m市也被他們控制起來,陳天明也放心?
  不少。?
  陳天明一直在奇怪著韓賓死前的那一句話,“你以為你們已經勝利了嗎?你也太小看我們了!”難道韓賓沒有死?或者他還有其它厲害的同黨?他把這個疑點跟許柏說了一下,再把自己家出現的情況綜合一下,許柏不由暗暗震驚。許柏的心里跟陳天明一樣產生了一個念頭,韓賓沒有死?或者韓賓還有同伴?不過,許柏還是告訴陳天明,dna做出來,韓賓死了。?
  于是,為了引蛇出洞,許柏讓陳天明先留在曲省繼續假扮白癡,看能不能從Z國揪出什么來沒有?另外,虎堂也接了一個秘密的任務,要派人到曲省保護鄭鋒。現在陳天明的突然出現,讓許柏欣喜若狂。有陳天明的幫忙,馮一行他們可以說是十拿九穩。因為龍定也是下了死命令,要讓虎堂不惜一切代價保護好鄭鋒。?
  陳天明也同意許柏的想法,自己先不回去,也不給家里人打電話,他倒要看看幕后還有沒有黑手。而他也想利用這個時機把自己隱藏在暗處的敵人給揪出來,反正許柏跟他打包票,一定會保護他家里人的安全。?
  不過對于方翠玉,陳天明是心里過意不去。她現在為自己忙上忙下,明顯地比以前消瘦了很多。本來他想幫她全部恢復武功,但又怕她知道他現在已經完全恢復。另外方翠玉的經脈已經阻塞了一段時間,一下子幫她打通可能會對她的經脈有所影響。?
  于是,陳天明先幫方翠玉沖開一些經脈,讓她恢復一成功力。而方翠玉見自己恢復了一些內力后,肯定是不斷地練功,緊接著陳天明見時候到了,又繼續幫她恢復。照這樣的情況,方翠玉不用多少天就可以恢復到十成內力了。?
  “我家里現在怎么樣了?”陳天明問道。這是他最關心的,聽說被人炸死了二十個兄弟,他心里在痛。但許柏告訴他,一切都不能告訴林國他們,還要讓林國他們像以前那樣,不斷地在尋找他。現在為了保護鄭鋒,他是要出現了。因為聽許柏說,國內有一批殺手過來曲省幫宋廣洪,如果他不出現的話馮一行他們可能保護不了鄭鋒。另外陳天明還需要方翠玉這個用毒專家的幫忙,特別是今天不是方翠玉在場,鄭鋒可能就中毒身亡了。雖然陳天明出現,可他還是有一個白癡身份幫他掩護,所?
  以他更不能告訴方翠玉自己的記憶恢復了。?
  “一切安好,就是第一次被襲擊損失了一些人,不過你家里人沒有事。”馮一行知道陳天明在擔心他的家人。“現在堂主也派了一些人在m市,有偉強和小月在,另外國安和公安局那邊的領導也調換過了。”?
  陳天明點點頭,“這樣就好,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們。我不說自己的私事了,今天逃走的那幫人武功不錯,我感覺他們有點像以前先生組織的人。”今天下午的那個黑影就是陳天明,他怕馮一行他們在半路出事,所以趕了過去,沒有想到殺手果然還在半路伏擊。?
  “先生的人?當時不是被我們干掉了嗎?而且我看他們的裝束跟先生組織的人不一樣。”馮一行疑惑地說道。?
  “雖然裝束不一樣,可我感覺他們的武功有點一樣。”陳天明想了想說道。不知道為什么,他總有種感覺,韓賓臨死前說的話是真的,韓賓應該還有同伴,或者隱藏什么。?
  “那我們現在怎么辦?”馮一行問陳天明。這是他今晚過來找陳天明最主要的目的,曲省畢竟不是Z國,能調用的人不多,虎堂還有一些人在曲省,但他們主要是負責情報的收集工作。?
  陳天明說道:“從現在的情況來看,最可怕的不是那十幾個逃走的殺手,而是連業。你想一下,連業是聯和幫的幫主,手頭上有這么多人,他一個混黑道的人殺鄭鋒,并不會影響到宋廣洪。而且,根據我得到的消息,連業身邊有不少高手。上次他們想對付姐,方翠玉,被我全廢掉他們的武功了。”?
  馮一行問道:“老師,你還想瞞著方翠玉多久?”?
  “我也不知道,”陳天明搖搖頭,“今天那個殺手在打電話,我本來想拿他的手機,但沒有想到他很精明,急忙把號碼刪掉。我看他們也有點懷疑我,所以,我還是繼續瞞著方翠玉,你也把我在曲省的消息轉回m市,畢竟你在這里遇到我不告訴我的家人,會讓敵人更加懷疑的。”陳天明也想讓家里人知道自己還活著的消息,而他現在掌握的情況,足以向一些幕后黑手動刀。不過,他還想再?
  忍一下,看能不能多釣一些大魚。?
  “是,”馮一行點點頭。“我們是不是要召喚一些人馬過來?”?
  “暫時不用了,來得太多人只會把蛇給嚇走,我們現在的任務除了保護鄭鋒外,還有那些國內的殺手,能這么殺鄭鋒,我懷疑他們不簡單。你現在這樣……”陳天明在馮一行的耳邊小聲地說著事情,而馮一行不斷地點頭。最后,馮一行轉過身,身子一乍,他往后面的圍墻飛了過去,不一會兒,他就飛到外面不見消失了。?
  陳天明見馮一行走了,他運起內力聽了聽周圍的情況,然后也轉過身往宿舍悄悄飛去。?
  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