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4)      第1943章(08-14)      第1944章(08-14)     

流氓老師1880

旁邊的鄭鋒有點奇怪地問道:“方小姐,為什么那個女殺手前面倒的茶是沒有毒的?而她也給別人倒啊,其它人為什么沒有事?”
  方翠玉笑了笑,“其實是那茶壺有機關,里面裝著兩種茶水,一種是沒有毒的,一種是有毒的。..她開始給大家倒的時候是沒有毒的,這也是可以蒙蔽你們。至于為什么第一次給你倒的沒有毒,也是因為上午你們的謹慎。聽說你上午一早沒有喝茶,這個殺手就先用沒有毒的試探你。試想一下這么小的茶杯,你不斷地在說話,口一定渴,只是喝一小杯是不夠的。當你覺得第一杯沒有毒的時候,就不會再注意第二杯,這第二杯就下了毒。”
  聽了方翠玉所說,鄭鋒終于明白殺手的惡毒。這真是讓人防不勝防,如果不是方翠玉堅持要看第二杯茶,自己已經無所謂地喝了下去被毒死。“謝謝你們,這些殺手太可惡了。”鄭鋒也非常幸賀有馮一行他們的幫助。
  沒有過多久,警察過來了,他們開始詢問這里生的情況。由于剛才出現殺手暗殺,這慈善會也草草收場,鄭鋒他們要趕回去。
  馮一行讓方翠玉和陳天明先留在學校里,到時他會過來接他們,他急匆匆地帶著保鏢護送鄭鋒離開。現在學校里的老師不敢小看方翠玉了,特別是翟志看到方翠玉如老鼠看到貓似的。
  __
  當小帶著人逃出去向著半路的埋伏點奔走時,他就接到了宋廣洪的電話。“小先生,我接到線報,鄭鋒現在又多了一個女保鏢,那女保鏢武功不是很厲害,只有恢復三成武功,厲害的是她懂毒藥。”
  小聽到宋廣洪現在才弄來的情報不由恨得直咬牙,“宋總統,你現在才給我線報是不是遲一點。另外,你的線報是從哪里的,準確嗎?”小把剛才失敗的事情告訴宋廣洪。
  “準確,我也是剛剛接到線報就跟你說了。”宋廣洪不好意思地說道。那是他埋伏在鄭鋒身邊的眼線
  ,不可能跟小說。
  “好了,我們要趕去路上的伏擊點準備暗殺鄭鋒,沒事我掛電話了。”小說完立即帶著手下向著那邊飛去。
  馮一行他們帶著鄭鋒往北市趕去,阿中他們心里高興,這次廢掉三個殺手,也算是勝利了。而且根據他們的經驗,一般殺手在下午暗殺過后,今天是不會再暗殺了。馮一行看到阿中他們的表情,不由提醒著,“你們不要大意,小心路上有危險。”
  “剛才他們才襲擊過,今天應該不會再過來了。”阿中不以為然地說道。
  “話不是這樣說,小心能駛萬年船,阿中,通知你的人注意一點,如果鄭主席出事對誰也不好。”馮一行嚴肅地說道。
  “好!”阿中聽馮一行這樣說,只好點點頭。鄭鋒交待過了,有馮一行在的時候,大家是要聽馮一行的。
  當車子快要開到分岔路樹林的時候,馮一行不
  由緊張起來。前面是去北市的必經之路,來的時候都不是這么偏僻,現在怎么沒有車輛經過?“大家小心,準備戰斗。”馮一行的聲音剛落,前面的路就滾出幾根長樹頭把道路全擋住了。
  “有埋伏。”阿中大叫一聲,急忙叫司機停下車,他也帶人沖下去。不一會兒,馮一行他們把鄭鋒圍了起來。而就在他們停下車的時候,從樹林里跳出三十幾個蒙面人。
  馮一行看到來了這么多敵人,不由暗暗心驚,“鄭主席,你繼續通知警察!不知道警察還來不來救你?”宋廣洪能這么明目張膽地殺鄭鋒,估計警察那邊也是聽他的話。這個鄭鋒,只是在民眾有呼聲,其它的是沒有多大實力。如果不是他們過來幫他,他一早就被人殺掉了。
  “馮先生,辛苦你們了。”鄭鋒有點擔心地說道。剛才被暗殺現在又被暗殺,宋廣洪也太可惡了。
  打斗馬上進行了,除了馮一行呆在鄭鋒的身邊外,其它的人馬上加入了戰斗。開始馮一行還抱著僥幸,希望這三十幾個人不全是
  高手,但看到林廣熾他們和對方交手后,他就知道自己錯了。敵人全是高手,估計是雪狼殺手和剛才暗殺鄭鋒的高手。
  “肉面,華亭,你們全回來。”馮一行見不是事,對方太強,已經有兩個保鏢被殺,三個保鏢被打傷,再這樣下去,他們一定會全被殺。現在的情況只能是用合擊之術支持,能支持多久就多久了。
  林廣熾他們聽到馮一行的召喚,知道現在只能是用最后的保守計劃,他們回身一飛,飛到馮一行的身邊。“一行,敵人太強了,我們人少不是對手。”施運文抹著臉上的汗氣憤地說道。
  “沒有辦法,我們也想不到會有這么多殺手,等過了今天這關再向上級請示增援。”馮一行握緊了拳頭,已經有殺手沖過來了,他們馬上施展合擊之術跟殺手打了起來。但是敵我形勢太懸殊,馮一行他們越打越心急,再這樣下去他們也招架不住。如果鄭鋒被殺,宋廣洪繼續當總統,那以后的曲省會更加敵對Z國,國家領導的宏圖大計也是沒有辦法實施。
  “
  馮先生,你們走,不要管我了。”鄭鋒看著馮一行他們漸漸支持不住,不由痛心地說道。他不想馮一行他們為了自己而作無謂的犧牲。
  “不行,鄭主席,我們是接到命令而來,他們要殺你,只能是踏著我們的尸體過來,要不然他們絕對殺不了你。”馮一行壯烈地說道。身為一個軍人,只能是戰死在沙場,絕對不會有逃命的說法。
  “啪”,馮一行他們又與前面的七、八個殺手對了一招,他們三人被打得往后退,剛才的三合位置已經被打亂,而且他們只覺氣血上涌,敵人太多太強了。鄭鋒感覺自己的眼角有點濕潤,這些Z**人是好樣的,面對著死亡他們毫無懼色,國家只有這樣的軍人才能戰無不勝,是自己連累了他們。
  就在這時,一道黑影從樹林里飛出來,黑影飛進人群里,對著雪狼殺手就是猛打。這黑影武功端得厲害,只見一拳一掌,所到之處就把雪狼殺手打得飛了出去。隨著一聲聲慘叫,保鏢們心里暗叫爽,他們的壓力越來越少。
  小眼見
  就要成功殺掉鄭鋒心里暗喜的時候,沒有想到半路殺出一個黑影,他的武功太厲害了,只是撲進人群里,就殺了幾個雪狼殺手。再這樣下去,他們根本不是對手。小咬咬牙恨聲叫道:“撤,我們快撤。”這是他在今天叫出的兩次這樣的話,也宣布他們這次的行動失敗了。
  只是一瞬間,小就帶著自己的人往樹林飛去,如果他們再不走就走不了。黑影一見小他們跑了,他也是身形一晃消失不見了。
  剩下的那幾個雪狼殺手根本不是阿中他們的對手,沒有過多久,他們就把雪狼殺手給干掉了。鄭鋒見突然出現一個黑影幫了自己,他奇怪地問馮一行,“馮先生,那個黑影是你的人嗎?”
  “不是,我們不認識他。”馮一行搖搖頭。“鄭主席,我們現在不是談這個的時候,我們快回到北市!”
  “對,我們快走。”鄭鋒點點頭,他馬上跟著馮一行上了商務車。而阿中指揮著保鏢把前面的木頭給搬開。
  __
  當方翠玉送走鄭鋒他們后,她就回來找陳天明,可是找來找去卻不見陳天明了。不會他出事了?或者被殺手給抓走了?方翠玉越想越心急,她繼續在陳天明經常玩的幾個地方找,可還是找不到。
  方翠玉本來是想用馮一行送給她的衛星手機打電話,告訴馮一行陳天明不見了,但她想著現在馮一行他們正在護送鄭鋒回去,也是沒有時間和人力過來找陳天明。可能陳天明去哪里玩了?想到這里,方翠玉決定回宿舍再等一下,如果晚上還不見陳天明,她就打電話給馮一行。
  可沒有想到,就在她回宿舍不久,陳天明拿著一塊木板興高采烈地跑回來。“姐姐,你做飯了沒有,我肚子好餓啊!”
  “小明,你去哪里了?姐姐找你也找不到,可把姐姐擔心死了。”方翠玉一看到陳天明回來,不由又氣又喜。
  “剛才你們去開會,我就去找木板了。姐姐你也不是不知道,我沒有木板刻你的
  畫像了,我剛才去那個工具房里找到一塊木板,你看,是不是很好看啊?”陳天明高興地揚了揚手中的木板。
  “是很好看,你先洗洗澡,姐姐現在給你做飯,如果你今天晚上乖,姐,姐姐就跟你做那種事情。”說到這里,方翠玉的臉紅了起來。她怕那些殺手會找到這里對他們不利,所以想試一下跟陳天明做那種事情,還會不會幫自己恢復內力。
  陳天明快樂地跳了起來,“真的嗎?姐姐你不能騙人啊!”他急忙找自己的衣服跑進衛生間洗澡了。
  晚上,方翠玉害羞地與陳天明進行活塞運動了。就在陳天明最后的噴射時,方翠玉果然感受到陳天明的那個東東向自己體內傳送真氣。她心里暗喜,急忙運著內力練起周天。那強烈的真氣幫著她沖擊受阻的經脈,一次又一次,方翠玉也不知道自己沖了多少回。她只知道如果自己不趁著陳天明的真氣沖開經脈,她就會錯失良機。
  當陳天明的真氣在她的體內消失時,方翠玉的臉上也露出了喜色,她又沖開了一些
  經脈,已經恢復到五成功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