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4)      第1943章(08-14)      第1944章(08-14)     

流氓老師1877

“高,這招非常高。宋廣洪高興地說道。“小先生,不管是你們還是雪狼的人殺了鄭鋒,我們都說是虎堂的人干的,到時我就有理由號召大家了。嘿嘿,Z國政府一直想分化我們曲省,現在他們殺了鄭鋒的話,他們再怎么想也是沒有用。
  “那就這樣,你讓聯和幫派一些人手給我,再加上我們,看能不能在聯望中學把鄭鋒給干掉。不行,再讓雪狼殺手在路上出馬。估計我們襲擊在先,鄭鋒他們一定有點擔驚受怕,在路上更容易被雪狼殺手暗殺。”小分析著。
  宋廣洪點點頭,他馬上拿起電話給連業打電話,讓他派一些高手連夜趕過來這里。“小先生,你安排,反正我現在聽你的。m的,Z國政府太狡猾了,我們曲省的事情關他娘的屁事,偏偏派高手過來攪和。”
  小不以為然地說道:“總統,沒事的,我們一定可以殺掉鄭鋒。你只要記住這是先生幫你的忙,你
  以后記得先生的功勞就行。”這種一石二鳥的方法,小當然是愿意做。
  __
  早上,當方翠玉起床準備上課的時候,卻被通知今天老師不用上課,全部集合到學校*場上聽校長的安排,今天上午民主黨主席鄭鋒要來學校舉行手牽手慈善會,這是學校昨天就通知的,因為方翠玉這段時間一直有事,她也沒有多大注意。
  在*場上的方翠玉聽到今天的行事歷是上午全校師生會,聽鄭鋒演講什么的,下午是鄭鋒與學校一百個貧困學生見面會,與會的商家等人員會為這一百個學生捐款,以后一直負責他們的學費,一直到他們讀完大學為止。方翠玉聽著翟志在上面不斷地講著,她也沒有什么心思聽,她只是在看著后面,陳天明居然跑了出來溜達。
  自從陳天明可以用內力后,方翠玉也不再強制讓他呆在房間里面,讓他在學校里走走,不到教學區就可以。而且陳天明一有空就呆在房間里用他的飛器刻她的畫像,讓她都不好意思了。
  散會后,方翠玉急忙走到后面找上陳天明,“小明,你不要到處走,一會你就在*場那邊的樹蔭下坐著,要不就回房間里看電視,知道嗎?”方翠玉有了三成內力后,感覺自己也底氣一些。她還在想著,不知道自己再跟陳天明做那種事情后,會不會自己的經脈又通一些,武功又恢復一些呢?
  陳天明在弄完自己后,就會出一些內力,這讓她想也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以前不會出現這樣的事,難道是陳天明有了內力后,他就會這樣嗎?方翠玉有點期待今天晚上跟陳天明做那種事情。她決定今晚主動跟陳天明做那種事情,看能不能繼續提高武功。當然,方翠玉一有時間,也是拼命地練功,看能不能自己沖開那些經脈。
  “姐姐,我知道了。他們在干什么啊?你們不用上課嗎?”陳天明奇怪地看著*場上面的主席臺,那些老師人來人往地搬著東西,而翟志卻在大聲地指揮著。
  “一會有人來開會,你不要到處跑,要么在*場后面玩,要么在房間里面。”方翠玉也是閑著無事,她準備再找一些
  什么賺錢的活。雖然翟志現在不敢對她怎樣,但她畢竟是沒有身份證什么的,一旦被警察現就麻煩了。
  陳天明點點頭,他自己跑到那邊玩去了。沒有過多久,鄭鋒他們也過來,他們也是提前過來,馮一行留下十個保鏢在鄭鋒旁邊,他們十個在校園里到處走著,看看有沒有安全隱患。鄭鋒也買來了一些通訊耳麥,他們之間有什么事情可以馬上通報。
  “一行,你說我們現在的勝算有多少?”林廣熾一邊看著附近的情況,一邊問馮一行。自從陳天明出事后,馮一行就是虎堂的負責人,大家有什么事情就問他。
  “我也不知道,聽說有兩批殺手幫助宋廣洪,我們只知道其中一批是雪狼,另一批不知道,敵人在暗我們在明,兇惡至極。”馮一行看著*場的四周,這*場比較寬廣,如果敵人想直接過來殺鄭鋒,是會一早暴露出來。敵人最好的辦法就是暗殺,到時大家小心一些其它人員才行。
  “一行,老,老師,”尤成實拼命地抓著馮一行的手臂叫著,他看
  到在*場那邊樹下玩耍的陳天明。
  “切,尤成實同志,你可以有出息一點嗎?不就是一個漂亮的女老師嗎?你至于興奮得像流口水那樣嗎?”華亭在尤成實的腦袋上重重地敲了一下,他還以為尤成實看到漂亮女老師才這么蕩*。
  尤成實拼命地搖頭,“不是啊,是我們的老師,你們看,在那啊!”尤成實以為自己看錯人了,他拼命地揉著眼睛快要把眼睛給揉掉下來了。不錯,他看清楚了,那個男人真的是陳天明,只是他穿著一般的衣服,表情有點奇怪,不對,準確地來說是幼稚。
  “我們的老師不是在Z國嗎?你說哪個老師啊?你的老師怎么是我們的老師呢?”林廣熾轉過頭,他也看到那邊的陳天明,他也不由呆住了。這就是陳天明嗎?大家拼命地找也找不到的陳天明嗎?
  “是老師,我們過去看一看。”馮一行也看到陳天明了,他急忙拉著大家跑過去。
  “你們想干什么?想打架
  嗎?”陳天明看著這幾個長得濃眉大眼的男人向自己沖過來,他不由有點緊張。
  馮一行激動地說道:“老師,是我們啊,你認不出我們來了嗎?”呵呵,終于找到陳天明了,以后大家再也不怕也不擔心了。另外,現在有陳天明在這里保護鄭鋒,還怕什么雪狼組織呢?
  “老師?我不是老師,我姐姐才是老師,你們是誰?”陳天明搖搖頭,用手指了指后面,“那,我姐姐走過來了,你們有什么事就跟她!”
  馮一行回過頭看著那是方翠玉,他也是一呆,原來他們倆人都沒有事,但為什么他們不跟家里聯系呢?害得大家一直擔心還在外面找他們。
  在那邊的方翠玉也是時不時回過頭看陳天明,當她剛才一看現馮一行他們時,不由暗暗震驚。虎堂的人找到這里來了嗎?于是,她馬上走到這邊來。
  “方翠玉,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馮一行奇怪地問方翠玉。剛才陳天明說什么姐姐,他
  好象認不出大家來了。
  “我們借一步說話!”方翠玉看了看四周,有一些老師已經往他們這邊看過來。
  “好,”馮一行點點頭,他們向著右邊走去。右邊那里有個休息小涼亭,前面又有一樹木遮擋。
  方翠玉拉著陳天明走到那里后,便把陳天明失憶和她喪失武功告訴了大家。“陳天明有這么多仇人,而且這里又是曲省,我不敢給Z國打電話。”方翠玉不敢說出她已經是陳天明的女人。
  “原來是這樣。”馮一行抬起頭看著陳天明,現在陳天明就如小孩子一般在旁邊玩耍。不過,聽方翠玉說他的武功已經恢復,只是有時不大懂使用,這也讓他高興。“方小姐,我們現在執行國家一個秘密任務,你的武功竟然恢復到三成,也是可以幫我們的忙。特別是老師,他聽你的話,你帶著他幫我們對付敵人好不好?等我們完成任務后,再一起回Z國。”馮一行把他們要保護鄭鋒的事情告訴方翠玉。馮一行最想方翠玉幫忙的是她在用毒上的本領,他怕有人對鄭鋒
  下毒,如果方翠玉在身邊會減少一些麻煩。
  “這個沒有問題,我能幫就幫你們。但是我現在還是這里的老師,另外你們負責跟Z國匯報說陳天明沒有事!”方翠玉有點不舍地說道。陳天明的人來了后,自己就不能與陳天明在一起了,這是她一想起就心痛的地方。
  馮一行想了想說道:“這個我們會慎重處理,現在老師的記憶沒有恢復,如果他被仇家知道后,他是非常危險。因此,老師在這里千萬不能告訴別人,關于他失憶的事情也不能告訴別人,他現在還是叫方明。他現在暫時跟你在一起,不能引起別人的注意。老師的事,我們會向上級匯報。”
  “好,我明白。”方翠玉聽后心里暗喜,她還可以跟陳天明在一起,特別是今天晚上還能跟他一起睡,做那種事情。想到那種事情,方翠玉的心如小鹿般亂跳。
  “給,這是我們的衛星手機,經過特殊處理通話是保密的,這個是我的電話號碼。”馮一行拿過施運文的手機,然后按下自己的號碼再遞給方翠
  玉。
  方翠玉看著這手機不由暗暗悲嘆,如果當時自己一早有這個手機,也是可以聯系到自己的手下,也不會這么麻煩了。想到自己的手機,方翠玉準備中午的時候就聯系自己的手下,讓他們下午從m國那邊轉到曲省。
  “姐姐,這是什么東西,讓我玩玩好嗎?”陳天明看著這個奇怪的手機想拿過來玩。
  “小明,你不要亂動姐姐的東西,你坐在那里。”方翠玉喝了陳天明一句,陳天明就乖乖地坐在石椅上不動了。
  馮一行看到陳天明這么聽話,不由暗暗可惜。想當年老師可是牛*的人,什么時候被女人欺負過啊?馮一行又跟方翠玉談了一些保護鄭鋒的事情后,才帶著林廣熾他們離去。馮一行心里暗喜,終于找到老師了,許柏一定高興得要命。
  這時,在*場那邊的大樹后走出一個人,他見馮一行他們走后,才陰陰地冷笑。
  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