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1)      第1943章(08-11)      第1944章(08-11)     

流氓老師1875 一切太奇怪了

(恢復三成功力)?
  “啊,小明,你不要摸姐姐,你剛才只是說親我一下,哪是說跟我做那種事情啊!”方翠玉叫了一聲,“你不要捏這么大力,癢,啊,痛!”方翠玉現在也不知道自己是癢還是痛了,反正陳天明捏得她心慌意亂、情不自禁。?
  “姐姐,我想跟你做那種事情。”陳天明突然變得柔情萬丈,他的手也突然變得溫柔起來。?
  “嗯,”方翠玉不再掙扎,她閉上眼睛算是默認陳天明的不軌。?
  不一會兒,方翠玉的那張小床就響起了蕩人的吱嘎聲,陳天明已經在努力的運動著。“姐姐,你可以在上面玩玩嗎?人家片片里是這樣的。”陳天明好象很無邪地對方翠玉說道。?
  “小明,你好壞,這樣對姐姐。”方翠玉的小臉蛋紅得不能再紅,她沒有想到陳天明會這樣跟她說。不過,她也想著試試在上面是什么滋味?
  的,她跟陳天明玩過這么多次,一直都是他在上面。?
  最后,陳天明低吼一聲,把精華全射進了她的體內。突然,方翠玉感覺到陳天明的那里向自己涌過一股強大的真氣,接著在她的體內運行。這,這是怎么回事啊?方翠玉驚慌失措地不知道如何是好,怎么陳天明的真氣會從他的那里運到自己的身上呢?而且他的真氣在自己的體內會不會傷到自己??
  “咔”,方翠玉感覺到自己體內一個受阻的經脈被陳天明的真氣沖開,而且繼續向著前面受阻的經脈沖去。方翠玉心里暗喜,她急忙運起自己的內力跟著陳天明的真氣沖了起來。只要她能把自己全部受阻的經脈沖開,她就可以恢復十成內力,那她是可以帶著陳天明回Z國了。?
  方翠玉也不知道練了多久,當她拼命地沖著受阻的經脈,最后現只能是沖破三分之一時,她也就停止運功了,而陳天明的真氣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停止。“小明,你是怎么把真氣送到姐姐的體內?”方翠玉紅著臉問陳天明。?
  “真氣??
  什么是真氣啊?我不懂。”陳天明搖搖頭。?
  “這,這個,”方翠玉也不知道怎么說了。一定又是陳天明無意識的動作促使自己恢復了一些內力。她暗暗運了一下內力,現她已經恢復三成內力了。有了這三成,她更可以自保。“算了,睡覺!”方翠玉決定不再多想了,她要好好想想今天生的事情。?
  __?
  貝文富帶著一群手下來到了莊家,莊菲菲聽到貝文富來訪有點奇怪。她接到張麗玲的通知,說陳天明的敵人想對付她們,讓她這段時間沒事不要出莊家,盡可能地多派人手在莊家保護她。因此,她把可以調用的高手全調回莊家,確保自己的安全。?
  “貝家主,不知道你遠道而來有什么事嗎?”莊菲菲是在會客廳里見貝文富,而她身邊站著莊伯等高手。?
  “菲菲,你還是叫我文富哥!我這次來是有兩件事的,一是想跟你談一些生意,這是我想跟你們莊家合作的項目。”貝文富暗?
  示旁邊的秘書把有關資料遞給莊菲菲。貝文富為了討好莊菲菲,把最賺錢的項目拿出來跟她合作,除非她是傻子,要不然也不會拒絕這么好的合作項目。?
  莊菲菲連看也不看,便讓那個女秘書拿回去。“貝家主,非常感謝你的好意,但是我們莊家現在的生意特別多,可能沒有人力物力和時間去跟你合作了。”莊菲菲又不是傻子,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特別是貝文富看著自己的眼神不懷好意。?
  “菲菲,你怎么這樣啊?你可以看看這資料再說嘛,”貝文富有點生氣地說道。如果不是現在虎堂在盯著他,他真想馬上帶人把莊家給攻打下來。媽的,牛什么牛,不就是被陳天明上過嗎?等我上過你之后,你就知道我的厲害了。?
  “不用看了,我現在沒有跟別人合作的意向。”莊菲菲擺擺手,“貝家主,如果沒有什么事,我先忙去了。一會我的人會帶你們去吃個便飯。”畢竟貝文富他們遠道而來,莊菲菲不想掉了禮數。?
  貝文富急忙說道:“菲菲,你別急,我還?
  有另一件事呢!我一直喜歡你,這次來是想向你提親的。”?
  莊菲菲沒有想到貝文富會說出這樣的話,她馬上氣憤地站起來。“貝家主,我現在不會喜歡別人,你還是請回!莊伯,送客。”?
  “菲菲,你不要太固執了,陳天明已經死了,你沒有必要為他守一輩子活寡。”貝文富著急地說道。?
  貝文富這話可是深深地刺激到莊菲菲,“貝文富,不管天明有沒有死,我也不會喜歡你。”說完,莊菲菲走了出去。她這些天一直想著陳天明,也不知道他的消息。?
  貝文富看到莊菲菲不理自己一個人走了,他氣得直咬牙。但這里是莊家的地盤,他是不敢亂來的。媽的,莊菲菲,你等著,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后悔的。貝文富恨恨地帶著自己的人離開莊家。?
  __?
  楊桂月在m市虎堂辦事處看著文件,外面就傳來說話的聲音。自從龍?
  月心她們來了之后,虎堂也調過來一些人手長駐m市,而楊桂??常就在這里,如果有什么情況馬上增援。另外現在m市也回復以前的平靜,小六也掌管了m市黑道。現任公安局局長是雷振,他以前曾經是邊防支隊的人,被何連申請調到公安系統,算是何連的人。國安那個局長也是一個正直的人,大家合作下,m市在他們的掌控下了。?
  “小月,都中午了,你還不去吃飯啊?我在外面的酒店訂了房間,我請你吃飯。”門口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楊桂月抬起頭一看,是高玉毅。“高玉毅,你過來虎堂干什么?這些地方也是你能來的嗎?”自從大舅許松跟她說了之后,高玉毅就對她展開了追求。由于雙方的家長都認識,楊桂月也不能怎么樣,因此她現在也不怎么回司令部。?
  “我是陪蒙科長過來的。”高玉毅指了指旁邊的另一個軍官,這軍官是軍委一個部門的科長,他來虎堂是有點事情。?
  “這是虎堂,你以為是你家的公司啊?隨隨便便就來。”楊桂月?
  瞪了高玉毅一眼,高玉毅心里一顫,不知道為什么,他就是有點怕楊桂月。?
  蒙科長急忙說道:“小月,也沒有什么事,我只是過來看看而已,高少想跟著過來就跟著過來。”?
  楊桂月嚴肅地說道:“蒙科長,你這樣就不對了,虎堂是什么地方你應該是知道的,如果你是跟我說工作上的事情,就請高玉毅出去,他不能在場,要不然是違反紀律的。”?
  “高少,你看……”蒙科長為難地看著高玉毅,楊桂月說得對,但高玉毅的老爸是軍委副主席高明啊!自己哪能得罪呢?唉,楊桂月啊楊桂月,你跟你外公一個脾氣,你這樣是會得罪人的。?
  “你們先談,我到外面的會客室。”高玉毅討好著楊桂月。?
  “笑什么笑,信不信老娘把你的眼睛給挖出來?”楊桂月拍了一下辦公桌。?
  高玉毅看著楊桂月生氣了,他只好訕訕地離開?
  辦公室。楊桂月與蒙科長談完了事情,她走出去準備吃飯的時候,看到高玉毅還坐在那里等她。“小月,你下班了嗎?”高玉毅馬上迎了上去。?
  “干什么啊?高玉毅,你很有空嗎?怎么還不滾回家?”楊桂月沒好氣地瞪了高玉毅一眼。她要跟高玉毅劃清界線,早點讓他死心。?
  “我,我想跟你吃飯。”高玉毅被楊桂月一罵,底氣不足了。?
  “問題是我不想跟你吃飯,”楊桂月大聲地說道。“對了,高玉毅,我聽我大舅說你喜歡我是嗎?”?
  “是的,是的,”高玉毅拼命地點著頭。“我喜歡你,小月,我不在乎你的過去,我想跟你在一起,我們結婚!”?
  楊桂月真想一巴掌拍死高玉毅,這么骯臟的話他也能說得出來?“高玉毅,老娘鄭重警告你,老娘從來都不喜歡你,以前沒有,以后也不會有。如果我再聽你說要跟我結婚的話,我一定?了你。”?
  “小月,你考慮一下嘛,我對你是真心的。”?
  “滾,你再說我把你扔出去。”楊桂月火了。?
  __?
  自從陳天明出事后,李欣怡請了一段時間的假。后來m市重新在他們掌握之中,她也開始回區里上班,不過,她的身邊還是跟著一些保鏢。而林國他們又買回了三架直升飛機,方便他們在m市增援。?
  今天,李欣怡帶著到區里投資置業的外商到輝煌酒店吃飯。“欣怡,是你嗎?”那邊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李欣怡轉頭一看,是九哥。這個人她是知道的,當時他就喜歡自己。如果后來不是陳天明出現,他還不會罷休呢!?
  “是我,九哥,你好。”李欣怡不卑不亢地說道。她聽陳天明說過,九哥屬于京城太子黨的人,這種勢力在京城都玩得開,更不要說是在m市了。?
  “呵呵,沒有想到欣?
  怡還記得起我。”九哥心里暗叫有戲,像李欣怡這種混在官場上的人,應該是比較現實。陳天明死了,她不可能一輩子守活寡。另外只要自己給她好處,她是會適當出賣自己的。俗話說,官場比婊子還要賤。?
  “九哥,我要陪客人,再見。”李欣怡對著九哥笑了笑,然后帶著客人上樓去了。?
  九哥被李欣怡這一笑迷得骨頭快要??,回眸一笑百媚生,媽的,這李欣怡越來越有女人味了,以前一定是被陳天明經常弄,嘿嘿,很快就會被我弄了。?
  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