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6)      第1943章(08-06)      第1944章(08-06)     

流氓老師1873

第三天一早,翟志就回到學校上班了。像他這種校長職業有很多人在盯著,如果他還不來學校上班,就會有人去教育局鉆他的位置了。所以,翟志今天一早就從醫院里出院,然后來到校長辦公室上班。
  其實他的下面昨天就不疼了,不過,一個痛心的消息讓他差點暈過去。醫生告訴他,他的下面已經沒有做男人的功能了,也就是說不能??不能做男人快樂的事情。這怎么行呢?他還想玩更多的女人。現在的他恨不得殺死那個黑衣人,是那個黑衣人把他害成這樣的。不過他想到那個黑衣人這么可怕,他又不敢見黑衣人了。
  醫生說,如果翟志想恢復他下面的問題,除非是再造一個器官。這讓翟志更加絕望,他還想在假期的時候去m國找專家看看呢!
  “砰”,辦公室的門被人推開了,方翠玉從外面沖進來。她把門關上后,氣呼呼地走到翟志的身邊。
  如果是以前,翟志肯定是高興得要命,但是他現在是不能人事,這種面對美女又不能干的痛苦,只有像葉大偉等人才能體會得出來。“方老師,你有事嗎?”翟志有點生氣地說道。自己還沒有找她算帳,她卻這么生氣地跑進來了。
  “翟志,你說清楚,前天晚上是怎么回事?”方翠玉瞪著翟志。她一聽同事說翟志回來,便馬上趕過來了。
  “前,前天晚上?”翟志支支吾吾地說不出話來。“我那天在路上遇到歹徒,不大記得了。”
  “翟志,你不要惹火我,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殺了你。”方翠玉看著旁邊的一張椅子,然后運起內力猛地抬起腳一腳踩下去。“啪”,那張堅固的椅子被她踩得破碎。
  翟志嚇得從椅子上跳起來,他辦公室的椅子全是實木做成,堅固得就算他用鐵錘也不能那么容易敲壞。但是方翠玉只是輕輕一腳踩下去,那椅子就破碎成那樣,恐怖,太恐怖了。“方老師,你大人不記小
  人過,我那天晚上是做錯事了,但我已經受到那個黑衣人的懲罰了,他把我的弟弟給廢掉,我以后也不能過男人的正常生活。衛春花被他打暈,腦袋一直暈沉暈沉的,醫生說起碼要住半個月的醫院。”
  方翠玉聽到翟志和衛春花都受到報應,她的心里也暗暗高興。如果換作是以前,她一定殺了翟志和衛春花倆人。“你把那天的事情完整地告訴我,包括那個黑衣人的事情。”
  “我是太喜歡你才這樣做的。”翟志把那天的事情完全地告訴方翠玉,甚至是衛春花跟他說過的話。
  方翠玉聽完翟志的訴說,對那個黑衣人有一點理解,聽他的話,好象非常關心自己。如果翟志還對自己不利,他就會殺了翟志。本來方翠玉想從翟志的嘴里問出一些黑衣人的事情,但聽他所說跟陳天明說的差不多,根本不知道那個人是誰。“翟志,我現在學校里呆著,你以后不要再找我的麻煩,還有,不要再用那個辭退的理由威脅我,要不然我會殺了你。”
  “不會,我不會的。”
  翟志哪敢再惹方翠玉,就是她剛才那一手就嚇得他半死。媽呀,怎么方翠玉也這么厲害,自己居然不知道,還想弄她。幸好當時她沒有威,要不然殺了自己,自己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那好,校長,你的這張椅子太不耐用了,叫人搬走!”說完,方翠玉走了。
  晚上,方翠玉又要去夜總會,陳天明又纏著她要跟去。方翠玉想著陳天明一個人在宿舍里也不安全,反正她現在也配好了迷藥,就算像那天晚上一樣遇到那些歹徒,她也是可以對付的。所以,方翠玉又帶著陳天明去夜總會了。
  當方翠玉一到夜總會后,便有人向連業報告了。連業已經在夜總會里等了幾天,可一直沒有等到方翠玉來,他正想明天去學校找她,沒有想到她卻來了。“去,叫她過來陪我喝酒。”連業高興地說道。
  方翠玉被夜總會經理帶到包廂的時候,她就看到那天在夜總會門口遇到的中年男人。這男人有著梟雄的霸氣,讓方翠玉不由暗暗警惕。“先生,想喝啤酒嗎?”方翠
  玉的臉上露出職業的笑容。
  “美女,你坐下來陪我喝,”連業擺擺手,眼里全是霸氣。依他現在的地位,要上一個女人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因此他也沒有必要對方翠玉太客氣。
  “不好意思,先生,我還要工作呢!”方翠玉看了看旁邊那些男人,他們應該是這個男人的保鏢。
  “我叫連業,是聯和幫的幫主。”連業決定用自己的名氣來把方翠玉震住。聯和幫在北市是響當當的,他們一聽到自己是聯和幫的幫主是不會違抗自己的意思。“我看上你了,你以后就當我的情人!”
  方翠玉的臉色馬上變了,她沒有想到這個男人是連衛東的叔叔。“我已經有男朋友了,我不能當你的情人。”
  旁邊的一個男人生氣地站起來,“小妞,你不要給臉不要臉,我們老大讓你當情人是看得起你。你可要想清楚,得罪我們老大的人,是活不了三天,包括他的家里人。”
  “先生,我只是一個小酒妹,并不想當什么情人,請你們不要為難我。”方翠玉邊說邊轉身想要離開,但是剛才那個男人馬上走過來擋在的前面。
  “想走?會有那么容易嗎?”那個男人惡狠狠地說道。他跟了連業多年,連業竟然這樣跟這個女孩說出那樣的話,今晚就是想要定她了。
  方翠玉看到這個男人的身體只是微動,他就馬上走到自己面前,可見這個男人的武功不弱。她暗暗心驚,看來夜總會不是自己呆的地方,下次不來這里上班了。“你們想怎么樣?”
  “美女,你,你的價格是多少,我給你。”連業不緊不慢地盯著方翠玉,他從她的眼里沒有看到畏懼,這讓他非常好奇。這是一個什么樣的女孩?當老師跑到夜總會兼職,而且聽到自己是聯和幫的老大,竟然不那么害怕。
  “我說了,我不當你的情人,你另找他人!”方翠玉在暗暗戒備著,如果情況不對,她就馬上先下手為強。
  那個男人氣了,從來沒有人敢在自己的老大面前說不,他剛想動手制住方翠玉,好讓自己的老大爽一下的時候,他突然聞到一股異香,接著他就不醒人事倒了下去。
  “阿貓,你怎么了?”旁邊的大漢看到那男人倒下去,不由暗暗吃驚,馬上全站起來準備向方翠玉動手。
  “住手,”連業看到自己的手下阿貓倒在地上,他急忙舉起手制止手下的沖動。“讓她走!”說完,連業拿起桌上的酒杯喝起酒來。
  “是,”旁邊的幫眾聽到連業這樣說,他們也不敢阻攔方翠玉。方翠玉見他們退開不再攔著自己,她馬上走出去。看來還是自己想得周到,準備好迷藥,一現不對就出手,馬上就震驚這個聯和幫的幫主連業了。
  眾男人看到方翠玉離開這里,他們著急地看著連業,“老大,就這樣放過那個小妞嗎?”
  連業撇了撇嘴,“難道你沒有看出這個方玉不簡單
  嗎?她能在瞬間放出迷藥把阿貓迷倒,這份手法并不是一、兩年就可以練得出來。而且這個女人還會武功,我們在這么狹窄的地方動手,吃虧的還是我們。而且,這夜總會是我們的地盤,在這里打起來,我們的生意還能做嗎?”
  “那老大的意思是?”另外一個大漢問道。剛才那個大漢用水?阿貓的臉。
  “你們準備一下,在外面等著她!呵呵,越是有刺的女人我越是喜歡。一會你們把她抓住后,就先廢掉武功,再把她身上的東西全搜出來,我看她還厲害不厲害?”連業*笑著,他的兩眼出亮光。他對自己這幾個手下很有信心,他們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讓他們這么多人對付一個女人,是有點大材小用了。不過,那個女人會用迷藥,是要小心一點才行。連業小聲地告訴他們一會行動的計劃。
  方翠玉從包廂出來后,她暗暗松一口氣。由于遇到連業他們,她今晚也不跟別人賭酒了,一些找她的男人,她都是以身體不舒服推掉。大約過了一個小時,方翠玉見自己推銷得差不多了,便跟經理結賬走人。
  “姐姐,我們現在回去嗎?”陳天明問方翠玉。
  “是的,我們回去,”方翠玉點點頭,她摟著陳天明的手臂,好象怕他有事似的。
  陳天明也沒有說話,任方翠玉摟著他。他們走出夜總會向外面的街道走去,夏天的天氣是熱的,在夜總會里面還有空調,但到外面后,一股股熱氣便迎面撲過來。方翠玉還是想打車回去,她以后也不會再到這夜總會上班了。
  可當他們剛走到街上準備打車,旁邊兩側就沖出八個戴著口罩的男人。他們只是身形一閃,就把陳天明兩人全包圍起來了。“你們想干什么?”方翠玉盯著這幾個男人厲聲說道。她暗暗從口袋里掏出一點東西放進陳天明的嘴里,那是迷香的解藥。這幾個男人剛才全用上輕功,看來今晚自己是兇多吉少。
  “想把你留下來。”阿貓恨恨地盯著方翠玉,剛才如果不是被方翠玉偷襲,他也不會在同伴面前丟人。
  “我認得你們,你們是連業的人。”方翠玉暗恨連業的狡猾,他選在這個時候這個地方動手。
  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