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0)      第1943章(08-10)      第1944章(08-10)     

流氓老師1866

(連業也看上了)?
  晚上,方翠玉又要去夜總會了,本來她是叫陳天明留在家里的,但他死活不肯,說他也要去外面玩玩,要不然他就不讓她出去。方翠玉開始是生氣的,她想用自己姐姐的權威恐嚇陳天明。但不知道為什么,這次陳天明就是不怕,他硬是要跟方翠玉一起出去。?
  方翠玉見上班的時間快到了,自己再不出去就要遲到了,但是陳天明又不讓她出去。沒有辦法的她只好跟陳天明約法三章,他只能呆在夜總會存放啤酒的地方,不能跑出來搞亂,不能亂動別人的東西,不能跟別人說閑話。?
  陳天明一聽可以讓自己也出去玩,當然是高興了,他急忙點頭答應。于是,方翠玉帶著陳天明去了夜總會。連衛東看到陳天明跟著方翠玉來到夜總會不由愣了一下,這些天,他正想辦法上方翠玉,沒有想到陳天明來了。如果陳天明在方翠玉的身邊,可能不會那么順利。不過,連衛東想著陳天明是個白癡,應該也不會有很大的問題。?
  “方姐,你來了,怎么你弟弟也過來?”連衛東有點不高興。?
  “不好意思,他在家沒有人看著,不過我讓他在裝啤酒的房間里坐著,應該不會礙事的。”方翠玉不好意思地說道。?
  “那好,你不能讓他到外面,要不然經理會有意見的。”連衛東想著今天晚上請來了一個喝酒高手,估計是能把方翠玉給灌倒。只要把她給弄倒了,到時自己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了?想到這里,連衛東心里一陣高興。?
  方翠玉把陳天明帶到裝啤酒的房間,再給他找來一張椅子,一而再三地叮囑后,她便出去工作了。方翠玉在這夜總會已經成了一個活招牌,人家一般喝啤酒都會找她要,她推銷的啤酒已經讓其它酒妹沒有辦法干下去,因此引起其它酒妹的妒忌。不過方翠玉也沒有辦法,她現在急需錢。?
  當她給客人們上了不少的啤酒后,連衛東就找上門來了,“方姐,有個人想要挑戰你,他出五百塊。”?
  方翠玉聽到別人說只出五百塊,心里有點惱火不想去。以前可是幾千一萬的,現在變得這么少,看來自己是要改變一下策略,這可是自己在玩火。“衛東,你幫我說一下,以后賭酒的錢沒有一千塊以上,我是不賭了。”?
  “方姐,這個不好,別人會說你坐地起價的。”連衛東眨著眼睛。?
  “我也沒有辦法,那些人出的這么少,我寧愿不干了。”方翠玉不想為了那點點錢玩火,而且她現在有點武功,她不再怕那些人。?
  “那我去問問!”連衛東見方翠玉說得這么決絕,知道她是不會改變。竟然這樣,一千就一千,他回過去故意轉一個圈子再回來。“方姐,那個人同意了,你過去跟他賭!”?
  方翠玉又跟別人賭酒了,而這時,陳天明不知道什么時候溜了出來,他只是站在陰暗之處,別人不大注意上他。他看著方翠玉跟別人賭酒,沒有跑過來也沒有說什么,只是默默地看著。?
  連衛東看到自己請來的人撲倒在酒桌上,他氣得快要說不出話來。這個沒有用的家伙,他不是說自己多么厲害嗎?怎么連方翠玉也喝不過,白白浪費了自己一千塊。?
  方翠玉用手輕輕地抹了抹嘴唇,接著拿過桌上的一千塊。剛才那個男人喝酒很不錯,如果不是她每次來都吃點自制的解酒藥,估計現在趴下的是她了。她現在也有八、九成醉意,是要回去不能再喝酒了。反正她今天晚上也賺了不少錢,是應該回去,也讓其它酒妹賺一些。而且如果她再留在這里,其它顧客向她敬酒的話,她也是支持不住。?
  “不好意思,時間不早了,你們慢慢喝!”方翠玉慢慢地站起來,現在來跟她賭酒的越來越越厲害,唉,不知道什么時候倒下的是自己。?
  “方姐,再坐一下玩玩嘛!”連衛東見方翠玉已經搖搖晃晃,估計她喝不了多少酒就會倒下去了。媽的,如果能上到她的話,自己今晚給一萬也行啊!?
  “姐姐,我們回家嗎?”一個聲音在方翠玉的耳?
  邊響起,當方翠玉聽到是陳天明的聲音,她覺得自己一下子安全很多了。看來叫陳天明過來陪自己也是有好處的,那酒在她的頭腦里蔓延,她現在確實需要一個人扶一下。?
  “小明,你扶我到柜臺那邊。”方翠玉倒在陳天明的懷里,她感覺到自己好象有點無力。人就是這樣子,感覺到自己安全有依靠的時候,什么也不想干了。?
  陳天明見方翠玉用手指著柜臺那邊,他點點頭扶著她向那邊走去。到了柜臺,方翠玉跟經理結算了一下,把拿到的錢藏好,她與陳天明往外面走去。自從她有了一點內力后,她就可以調息一??體。雖然頭很暈,但手腳也恢復一些力氣。方翠玉也知道現在她喝到一個極限了,如果再喝就喝不下去。?
  “連少,那個妞被她的弟弟扶走了。”一個混混走到連衛東的身邊小聲說道。?
  “讓你安排人安排得怎樣?”連衛東的臉上露出陰狠,雖然他還是中學生,可他也是聯和幫一個頭目,手上有不少兄弟。?
  混混得意地看著方翠玉和陳天明,“我已經安排好了,那個男的你想怎么樣?”?
  連衛東看了看,“男女全打暈,把女的給我拉上車就行了,我今晚一定要上了那個女的。”連衛東見軟的不行就來硬的了。?
  當陳天明與方翠玉剛走到門口,外面也剛好進來一群人,他們擋住陳天明的路。其中一個黃毛男人大聲罵道:“你們兩個人不長眼啊!敢擋我們老大的路?信不信我們剁了你?”?
  “小明,讓他們過去。”方翠玉也不想惹事,急忙叫陳天明扶自己走到旁邊讓這些兇神惡煞的人過去。?
  為的人已經現了方翠玉,他看到方翠玉的美貌,眼睛不由一亮。“美女,你要去哪里?我送你。”這人正是連業,他這幾天被宋廣洪罵得狗血淋頭,生氣的他便來到夜總會找樂子,看能不能現什么良家美女好好玩一下。現在他看到方翠玉驚為天人,他玩過這么多女人,還從來沒有她這么漂亮的。?
  “不,不用,”方翠玉看到連業的氣質與別人不一樣,那種像上位的氣勢顯示他不是平常人。而且她看到他的這些手下,好象會武功,更顯示這男人的厲害。?
  “美女,你不要不識抬舉,我們老大這樣說是給你們面子,你知道這里是誰的地盤嗎?只要我們老大一聲令下,你和你的家人全都得遭殃。”黃毛男人生氣地瞪著方翠玉,這也是他討好連業的地方。如果連業高興了,派他去打理一個場子,那他就達了。因此,黃毛男人擋在方翠玉的前面,只要連業哼一聲,他就馬上把方翠玉抓回去。反正連業跟曲省總統是兄弟,這曲省就是他們的天下啊!?
  那邊的連衛東看到叔叔連業攔著方翠玉,他可急了,他是知道叔叔是一個什么貨色,如果讓叔叔盯上方翠玉的話,那自己就沒有得吃了。而且今晚他還要對付方翠玉的,怎么能計劃失敗呢?于是,他急忙跑過去。“誤會了,誤會了,都是自己人,方姐,你先回去!”連衛東對眾人說道。?
  黃毛男人見連衛東跑過來說話,他也不敢攔著方翠玉了?
  。“連少,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她是你的朋友。”黃毛男人知道連業非常疼連衛東,他不敢造次了。?
  方翠玉見連衛東跑出來,急忙拉著陳天明向外面走去,現在不走期待何時呢?方翠玉怕出事,一下外面的街就攔了一輛的士打車回去了。?
  “衛東,那女人是你的女朋友?”連業瞇著眼睛問連衛東,看那個女人對連衛東并不怎么樣,估計自己還有戲。?
  “不是,是我學校一個老師。”連衛東訕訕地說道。如果方翠玉是他女朋友的話,他肯定是不會讓她出來做這種事,他天天上她。方翠玉的身材越來越惹火,特別是這些天很有女人味。連衛東哪里知道,一個女孩剛成為女人后,那種嫵媚是無法形容得出來。?
  “噢,你跟我說說是怎么回事?”連業饒有興趣地問道。?
  連衛東見叔叔問起,他也不敢隱瞞了,反正方翠玉現在已經在路上,一會他的人就能把方翠玉綁架到自己的房間里面被自己?
  干了,叔叔要打方翠玉的主意已經遲。連衛東的一切都是叔叔給的,他不敢得罪叔叔。?
  連業聽到連衛東說了方翠玉的情況,笑意更濃了。呵呵,女老師,有意思啊!竟然她明天晚上還要來,那自己明天晚上就在這里等著,看她還能不能飛上天?連業聽到連衛東說,方翠玉只是學校一個小老師,還是代課的。因為她等錢用才來夜總會兼職,這說明方翠玉是沒有錢沒有勢的,要玩這樣的女人太容易了。看來明天晚上自己是要上演一場霸王硬上弓了。想到這里,連業陰陰地笑起來。?
  連衛東看到連業這表情,知道叔叔想打方翠玉的主意,看來自己今天晚上一定要上了方翠玉才行,等生米煮成熟飯,叔叔也埋怨不了自己。要不然,當叔叔展開攻勢的時候,自己就不能插手了,現在自己就當什么事情也沒有生過。想到這里,連衛東借故走開了,他給手下打電話,今天晚上一定要把方翠玉給抓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