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1863

鄭鋒見果然是Z國派過來的人,他對馮一行感激地說道:“先生,謝謝你們這次的出手,請你幫我向貴領導表示我的感謝。如果以后我可以幫你們的,我是會幫你們。”鄭鋒是話中有話,不是什么事情都幫Z國,是可以幫才幫,不可以幫他是不幫的。
  馮一行擺擺手,“鄭主席,可能你誤會我們了,我們來幫你們是出于人道主義,我們沒有其它要求,我們只是不想曲省人民處于水深火熱之中。就這樣了,我們先走一步,警察已經來了。”馮一行已經聽到那邊響起了警笛聲,他們是要趕快離開這里才行。
  只見馮一行他們向著鄭鋒告別后,便紛紛向著黑暗處飛去,只是一眨眼的時間,他們就消失在夜幕中。
  “主席,他們是什么人?是Z國來的?”阿中在旁邊聽到鄭鋒跟馮一行的對話,他有點不解。
  “他們是Z國政府派過來幫我對付宋廣洪的人,雖然他們說別無所求,但是事情不會這么簡單的。唉,我現在欠下他們的一個人情,還不知道以后我要欠他們多少人情,這人情怎么還啊?”想到Z國政府會有其它目的,鄭鋒就頭疼了。阿中雖然身為保鏢,但跟了他多年,所以鄭鋒并不忌諱什么。
  阿中有點生氣地說道:“這都是宋廣洪搞的鬼,如果跟主席公平競爭不弄出這么多的事情,主席也不用跟Z國政府的人拉上線。”
  鄭鋒見阿中越說越大聲,他急忙向阿中使了一個眼色,“阿中,不用說了,警察來了,你給我的秘書打個電話,讓他過來處理這邊的事情,我們先回去。”在曲省,最忌諱的就是跟Z國政府拉上關系,所以鄭鋒是不想阿中說出來。不過,現在的情況不妙,這些殺手跑了,他們下次還會來的。這下怎么辦?難道再找Z國政府這些人過來幫忙嗎?鄭鋒是知道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現在人家幫了自己,以后自己也要幫人家的。
  “主席,要不這樣,我認識一些保鏢朋友,我請
  他們過來保護你,等競選完后再讓他們回去。”阿中想起自己的一些會武功的朋友。
  “好,這個辦法好。”鄭鋒高興地點著頭,“阿中,你趕快請你的朋友過來,保護我半年,我會給他們保鏢費的。”
  “我晚上回去馬上聯系他們。”阿中點點頭,警察過來了,他走上前跟警察交涉。那些警察聽鄭鋒是民主黨的主席,大吃一驚。他們也知道鄭鋒是參加下一屆的總統競選,就算鄭鋒當不了總統,估計也會當個市長什么的,現在他被人暗殺,這可是一件大事啊!
  警察馬上跟上級匯報,但沒有過多久,上級回話了。這次的暗殺沒有人傷亡,也沒有什么線索好查,那兩輛面包車經過查實,全是歹徒臨時偷別人的,先派人送鄭鋒主席回家,然后抓緊調查,查出是誰暗殺鄭鋒。
  鄭鋒的秘書也過來了,他跟那些警察說著話。鄭鋒讓保鏢坐上其它的車,護送自己回家。
  馮一行他們離開大街后,
  便把夜行衣全換了,然后找一間夜總會喝酒。尤成實見馮一行帶大家去喝酒,不由奇怪地問道:“一行,我們現在都沒有什么任務了,你應該帶大家去找老師啊,怎么來夜總會的?”
  華亭在尤成實的腦袋上重重敲了一下,“成實,我知道你笨,但不知道你這么笨,你不知道老師是風流成性嗎?他最喜歡泡妞了,而在哪里最容易泡妞呢?”
  “當然是夜總會了。”尤成實想也沒有想便回答了。
  “就是了,我們現在就是去夜總會碰碰運氣,而且要打探消息,最好就是找當地的黑幫,他們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有可能幫我們打探到老師的消息。”華亭興奮地說道。
  “華亭,別人不知道你,我還不知道你嗎?你也是想去夜總會看美女的。”尤成實毫不留情地打擊華亭。
  林廣熾說道:“走,我們到夜總會后,便把老師的相片給那些保安看,讓他們現老師就給我們打電話,我們重重有
  賞,估計是有人肯干的。”
  __
  當連業氣急敗壞地給宋廣洪打電話,告訴他暗殺失敗,不知道鄭鋒從哪里請來一些高手在暗中保護鄭鋒的時候,宋廣洪就氣不打一處出了。明明叫他小心謹慎把事情辦成功,但是事情辦不好,差點那些殺手跑不掉,這個連業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整天就顧著泡妞,總有一天自己會被他害死的。
  “總統,這次可不要怪我,是你的情報給得不準確,那些殺手把我的人給罵了一頓,說我們亂彈琴。”連業見宋廣洪老是責怪自己,他心里就火了。媽的,宋廣洪,你鳥什么鳥,你有本事自己去殺鄭鋒啊!
  被連業這樣一說,宋廣洪想想也是,鄭鋒只是這些保鏢,怎么突然又跑出幾個高手出來?而且還是蒙面,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想到這里,宋廣洪便不再跟連業多說掛了電話,接著他給自己放在鄭鋒身邊的眼線打電話。
  眼線把宋廣洪的電話給掛了,
  不一會兒,他就給宋廣洪過來信息,告訴那幾個蒙面人是什么人。鄭鋒萬萬沒有想到,他的那幾個保鏢,其中有一個是宋廣洪的眼線,要不然他也不會在那些保鏢面前說馮一行他們的事。
  宋廣洪看到手機上的信息,心里一跳。天啊,Z國政府也參與他們的總統競選?而且他們還幫鄭鋒?這下宋廣洪著急了。當時Z國政府曾經找他談過歸屬回Z國的事情,他馬上給拒絕了。畢竟他有m國的小馬哥在撐腰,他怕什么啊?而且他也不敢跟Z國政府合作,要不然小馬哥第一個就不會放過他了。
  雖然Z國政府的勢力范圍還到不了曲省,但是,Z國的能人眾多,他們隨便弄一些高手過來,簡直就如喝白開水那么容易。他們現在支持鄭鋒競選總統,那他就麻煩了。有明的斗不過鄭鋒,用暗的又有Z國政府派過來的高手,這下麻煩了,怎么辦呢?是不是給小馬哥打電話呢?
  宋廣洪拿起手機的時候,又放了下來。打給小馬哥又有什么用呢?m國的高手哪能比得上Z國?聽說上次以m國為的國家派了不少高手去綁架Z國一個女學
  生,被Z國的高手打得落花流水。所以,除非是叫m國打仗,要不然讓他們派高手也是沒有多大用處。而且m國人一到曲省,就很容易被別人看出是外國人,要暗殺鄭鋒也是不方便。
  對了,我為什么不以夷制夷呢?宋廣洪興奮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Z國的神秘人物先生以前也找過他,跟他談合作的事情。這合作無非就是想在適當的時候配合他,當時宋廣洪哪敢去惹Z國,如果Z國不來端他的老窩,他睡覺也睡得香。可現在不一樣,Z國政府不讓他當總統,他也顧不上那么多,先把總統的位置給牢固下來再說。反正有小馬哥在頂著,Z國是不敢隨便就開著戰艦來曲省的。
  想到這里,宋廣洪找到以前先生給自己留下的電話號碼,然后他拔了過去。沒有過多久,電話便通了。“宋總統,這么晚還睡不著啊?”那邊傳來先生的笑聲,宋廣洪聽到這聲音,心里有點驚懼的感覺。雖然先生在笑,但他好像感覺自己處在地獄里似的。一個人,為什么會出這樣的聲音?有點像陰魂。
  “先生,我現在睡不著啊!”宋廣洪苦著臉
  ,如果不是有事,他現在已經摟著女明星睡覺了。
  “,是什么事需要我幫忙,我能幫的一定幫。”先生非常高興,宋廣洪能給自己打電話,那是需要自己的幫忙,那么說大家是可以合作了。
  “是的,我需要先生的幫忙。”宋廣洪點點頭,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先生。
  過了一會,先生說話了,“聽你這樣說,我也收到消息,去曲省的是虎堂的人,這樣,我派一些高手過去幫你。宋總統,我可是想你繼續當總統,我一向是認你這個兄弟,你也要認我這個大哥啊!”
  宋廣洪拼命地點頭,“那當然,如果我還能繼續當上總統,我是不會忘了先生對我的恩情。不過,我聽說那些虎堂的人武功很厲害,先生一定要幫我處理好啊!”
  “這個沒有問題,你就放心!我會處理的,明天我的人就會到曲省,到時你負責接待一下,我會讓他們去找你的。如果沒有其它事就這樣了。”先生掛
  了電話后,便給自己的手下小打電話,讓他明天一早帶著十幾個高手過去曲省,配合宋廣洪的行動。
  這次,先生不但想把鄭鋒給干掉,以此要挾宋廣洪以后乖乖地聽自己的,他還想把虎堂的人也干掉在曲省。反正曲省是宋廣洪的天下,要干掉虎堂的人并不是難事。根據他得到的情報,馮一行帶著幾個虎堂的人去了曲省,嘿嘿,馮一行他們可是虎堂的精英,把他們殺掉,可以讓虎堂損失一些元氣。
  自從陳天明死后,虎堂就沒有以前那么牛了,如果再把虎堂的一些精英干掉,那許柏要威風也威風不起來。到時再給許柏設一些絆子,他還想當虎堂的堂主也難了。先生準備在這次曲省的事情做文章,Z國政府派人干擾曲省總統選舉,特別是把民主黨鄭鋒殺掉,這個消息估計是會引起曲省人民的民憤,Z國在國際上的聲譽也是不好的。
  龍定不是天天想著曲省回歸嗎?如果被自己這樣一搞,曲省想回歸Z國也是難了。到時龍定一定會非常生氣虎堂在曲省的行動,許柏也牛不起來了。先生越想越高興。
  召喚鮮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