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2)      第1943章(01-22)      第1944章(01-22)     

流氓老師1861

(?)????第1862章(襲擊鄭鋒)?
  連業搖了搖頭,接著拿起旁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這茶是剛才宋廣洪的女秘書倒的,媽的,那女秘書長得真漂亮,水靈水靈的,不知道能不能在床上把她給弄出水來。“總統,你就放心!這些殺手是認錢不認人,他們連雇主是誰也不知道,他們只知道要殺的人是誰,然后拿錢辦事就是了。”?
  “那就好,那就好。”宋廣洪放下心。“這么說,連業你現在是什么也不用干了,你很松閑啊!”宋廣洪有點看不慣連業那悠閑勁,早知道這樣,自己去請雇傭殺手過來算了,這樣自己又欠他一個人情。?
  “總統,你這樣說是不對的,我一直派人盯著鄭鋒,而且在雪狼他們行動的時候,我的人會為他們創造條件,你不是不知道,鄭鋒也不是那么好對付的,他的勢力也非常強。”連業笑著說道。?
  “恩,我們一定要成功。”宋廣洪也知道,鄭鋒的實力也是很強,要不然也不會是?
  自己強勢的對手,這也是他頭疼的地方。“連業,我已經收買了鄭鋒身邊的一個保鏢,他的行程全在我的掌握之中,我會給你們提供鄭鋒的情況,你們負責把他給干掉就行。”?
  “行,總統,那就這樣了,我先回去。”連業站了起來。“對了,你的女秘書不錯啊,讓她送我回去,怎么樣?”連業的眼里露出色迷迷的目光,這么漂亮的女秘宋廣洪上了沒有?不過依他的性格,肯定是一早就上過了。呵呵,有女大家泡,這是他們的共性,他們畢竟是一個戰壕里的兄弟啊!?
  聽到連業這樣說,宋廣洪的臉上露出慍意,不過他想著現在大家正是合作的時期,就不跟連業計較這么多。反正那個秘書也是一個公共貨,就讓連業玩兩天!只要自己繼續當上總統,才是硬道理。“去,不過我警告你,不要把事情搞砸了,要不然沒你的好果子吃。”?
  “我知道了,謝謝總統。”連業*笑著走出去,天天玩美女,他都沒有什么新意了,宋廣洪的女秘書不錯啊!?
  __?
  這幾天陳天明在睡夢中一直喊著韓賓死前的那句“你以為你們已經勝利了嗎?你也太小看我們了!”讓方翠玉心里疑惑,難道陳天明想到什么了嗎?而且陳天明好象是在做惡夢,他的冷汗直流,身體直打哆嗦。?
  方翠玉又看不下去,她急忙推醒陳天明,問他在夢里夢到了什么。陳天明說夢到夢里有一個人老是跟他說這句話,讓他害怕。而且,他還說在夢里夢到那個人要殺他,他拼命地跑,但是還是逃不了。?
  方翠玉一邊摟著陳天明,一邊安慰著他。她也不知道為什么,陳天明就是跟自己做那種事情的晚上,他就會做非常厲害的惡夢,難道是他太累了?他不累才怪呢!每次做那種事情的時候,都要把自己弄暈,最后又把自己給射醒,就像第一次的情景一樣。?
  幸好方翠玉不再是第一次那么生澀,她在那種事情的抵抗力上也不那么弱了。雖然她最后暈過去,但當她醒過來的時候,感覺不是很累,只是手腳無力,等到第二天起床后,她又像平常一樣?
  了。?
  只是她的內力并沒有很快地恢復,估計不是做那種事情讓我恢復一成功力了。方翠玉在心里暗暗地想著。如果做那種事情可以恢復功力的話,她已經跟陳天明做了三次,三次起碼可以恢復兩、三成的內力,可現在還是沒有變。對自己怎么會恢復一成功力,方翠玉到現在都沒有想得通。?
  “姐姐,我很怕。”陳天明緊緊地摟著方翠玉,他的頭靠在她豐滿的酥峰上,他只有這樣才能平靜自己慌亂的心。“夢里的情景好可怕,我不要做惡夢。”?
  “小明,你不要怕,姐姐在你的身邊,”方翠玉安慰著陳天明。“你不要再想夢里的事情。”方翠玉不敢讓陳天明再回憶以前的事情,看他這么痛苦,她也痛苦。對了,韓賓死前的那句話是什么意思呢?難道韓賓在暗示什么嗎?“以為勝利了?太小看他們了?”難道韓賓他們還有后手,他死后還會有什么更厲害的后手嗎??
  方翠玉想來想去,覺得韓賓死前的那句話是話里有話,一個人都快??,一般不會說謊。?
  而且韓賓那最后得意的笑,跟當時他臨死前的情景是不對應的。難道韓賓他們還有其它什么勢力?想到這里,方翠玉有點焦急。按韓賓最后的話,意思應該是這樣的。現在的方翠玉有點想知道現在Z國是怎么樣了,但是這是不可能的,像韓賓和陳天明他們的事情,全是國家機密,哪可能只是從某些人或者報道中得知呢??
  算了,怎么樣就怎么樣了,我跟陳天明先幸福地生活一段時間,等我籌夠錢再送他回Z國。但是,現在陳天明沒有武功,又失去記憶,回到Z國遇上韓賓的人,也是活不了。而且聽韓賓那樣說,好象Z國還有什么后手,他們回去不一定是好事。而且。這三次的床上運動,讓方翠玉覺得自己越來越離不開陳天明,原來男女之間的那種事情,真的是很好很舒服。?
  “姐姐對我真好。”陳天明用力地搖了一下自己的腦袋,他感覺自己的腦袋暈沉暈沉的,一想到夢里的事情頭就很痛。?
  “好了,我們睡覺。”方翠玉很累,晚上她又跟陳天明大戰很多回合,她想睡覺了。?
  __?
  在北市的繁華街頭,華燈初上,街上的燈飾如兩條長龍,從街頭一直擺到街尾。北市的夜晚是喧鬧的,曾經有人估計過,娛樂場合和飲食業是北市的一大亮麗風景線,這也是讓北市能快圈錢的主要原因。?
  鄭鋒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今天晚上跟一個商會的朋友吃飯談了一些事情。那個商會朋友答應他,會全力支持他競選總統,特別是在財力上支持。鄭鋒知道,雖然自己是民主黨的主席,可競選總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特別是自己的對手是現任的總統,要打敗他談何容易。?
  不過,不管有多困難,鄭鋒都是要沖上去。如果再讓宋廣洪當總統的話,曲省就會越來越衰弱,國將不國,還會被m國緊緊地握在手里。這也是曲省民眾所不能容忍的,誰想在人家的鼻子下過日子呢??
  “主席,我們回去!”一個保鏢走過來對鄭鋒說道。他叫阿中,是鄭鋒的一個貼身保鏢。在曲省這么亂的地方,隨時都會生黑幫火拼和暗殺,特別是他現?
  在跟別人有利益相爭,他更是需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好,阿中,你讓人把車開過來。”鄭鋒點點頭,晚上是最容易滋生罪惡的時候,他不想在外面逗留這么多,還是回到家里安全。他是一個生活非常自律的人,他不會到外面花天酒地,這也是曲省民眾擁護他的原因。?
  一輛商務車開了過來,阿中護著鄭鋒上了車,接著快把車門給關上。這商務車是經過改裝,底盤重,防彈。在鄭鋒上了車后,后面的保鏢馬上上了后來的兩輛小車,那兩輛小車一前一后地擁著商務車開了出去。?
  就是請這幾個保鏢,鄭鋒也是花了不少錢。幸好擁護他的財團還是強大,還可以支持得了。就在他們開到前面不遠的地方,道路被一輛面包車給打橫攔住了。“砰砰砰,”幾聲槍響,子彈全打中了這三輛車的輪胎。?
  前后的小車輪胎被打中動不了,雖然鄭鋒所坐的商務車是防彈的,但是前后的小車已經擋住他的車,讓他也是開不了。“主席,有歹徒,你不要怕。”阿中看著前?
  面的面包車鎮靜地說道。如果歹徒只是想用槍支來襲擊鄭鋒的話,他是不擔心的。真正的高手是不會用槍,只有低手才會。?
  后面又出現了一輛面包車,從車里跳下幾個蒙面人,他們向著商務車跑過來。阿中按了一下耳麥,“大家小心,后面的保鏢攔截他們一下,試一下他們的斤兩。”?
  “是,”后面一輛小車的保鏢馬上打開車門走了出去,隨著幾聲槍響,那些蒙面人的身形一變,在空中閃了幾閃就避開了射向他們的子彈。?
  “敵人很強,大家小心一點。”阿中邊說邊打開車門拉著鄭鋒走了下去。當遇到襲擊的時候,如果車不能動還在車里坐著,那是很危險的事情。?
  鄭鋒并沒有因為有人襲擊而害怕,他鎮靜地看著前面的面包車又跳下來幾個蒙面人,“阿中,通知警察了嗎?”?
  “有通知警察了,不過警察不會這么快趕過來的。”阿中點點頭說道。?
  鄭鋒也知道,北市的警察局局長是宋廣洪的人,是一個堪稱飯桶的小人,所謂上梁不正下梁歪,警察局長都不行了,他下面的兵又能強到哪里去呢?這也是鄭鋒想當總統的主要原因,他要把曲省的不良現象改變,讓曲省走上富強之路,讓人民過上欣欣向榮的日子。?
  “辛苦你們了,”鄭鋒只是說了一句便不說了,現在敵人當前,他沒有必要跟阿中他們說得太多。“砰砰砰”,有子彈射向鄭鋒,可阿中一早就現,他拉著鄭鋒飛快地閃避躲過了子彈。?
  那些蒙面人見阿中他們的武功也不弱,知道憑槍支是解決不了什么事情。他們便向前飛過去,想用武力解決掉鄭鋒。?
  “大家上,我在這里保護主席。”阿中對著自己的手下叫道。那些保鏢也不示弱,馬上迎上了那些蒙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