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3)      第1943章(08-03)      第1944章(08-03)     

流氓老師1852

翟志不以為然地說道:“我會給你好處的,來,我們先上床。翟志剛才看了那a片后,就很想玩方翠玉,可現在是不可能,他只有把衛春花當成方翠玉,好好地蹂躪她再跟她談談勾引陳天明的事情。
  翟志一邊用力地在衛春花的身上運動著,一邊捏著她??前的柔軟。媽的,跟她玩這種事情就是爽,她年輕漂亮,是自己老婆所不能比擬的。“啊!”翟志低喝一聲,滿足地倒在衛春花的身上。
  衛春花厭惡地看了翟志一眼,他就是這種屬于幾分鐘的男人,當剛弄得自己興奮的時候,他卻是繳槍了。不過,他是自己的校長,是他幫自己弄成轉正的,有付出才有收獲啊!“校長,你可以給我什么好處?”衛春花是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
  “春花,你幫我勾引方玉的弟弟,”翟志把自己的計劃告訴衛春花。
  衛春花聽明白了,翟志想上方玉,這也難怪,方玉長得漂亮,可以說比自己漂亮很多,翟志這種老色狼一定是非常想得到手。對啊,如果我能撮合他們,以后翟志就不會找我的麻煩,我也可以過上自己的生活。不過,我也要拿到好處才行。
  想到這里,衛春花故意有點不滿,“校長,這種事情我是干不出來的,我不是那種水性楊花的女人。”說歸說,衛春花還是有點喜歡上陳天明,他長得非常英俊,可惜就是智力有點問題。聽方玉說她弟弟原來不是這樣的,只是在那次海難后才是這樣。我的天啊,這么英俊的男人正是自己夢寐以求的男人。衛春花有點心動了,不就是跟他睡一覺嘛,反正他又這么英俊,比翟志好了很多,而且還可以跟翟志要好處。
  “春花,聽話,只要我能上了方玉,我不會虧待你的。”翟志當然是不想給衛春花太多的好處,只有一點點的給,他才有機會控制衛春花,才能跟她長久。
  “不行,我不能這樣做,這樣做我以后還有什么顏面?”衛春花見翟志沒有跟自己說具體的好處,她是不會答應。就
  算是剛才的那種事情,翟志起碼要給自己一些錢才行,他在外面叫小姐也是要給錢的,而且那些小姐沒有自己干凈。
  翟志咬咬牙好象下了決心似的,“這樣,你幫我搞掂方玉,我幫你弄個主任。”這是衛春花一直跟他說的,像她這種資歷現在就提主任,是很困難的,需要打點的地方非常多。現在為了能上到方玉,他也豁出去,要不然,連衛東是要搶在自己前面了。
  “這可是你說的,不要到時不認帳。”衛春花高興地說道。她如果當了主任后,就可以認識教育局的領導,也不要老看翟志的臉色。
  “是,你可要幫我,越快越好。”翟志點點頭。
  當方翠玉從夜總會回來后,她就現陳天明的臉色有點不對,有時偷偷地看自己的酥峰和臀部。她有點累,喝了不少酒,也是沒有多大在意。而且陳天明也是經常那樣流氓地看著自己,她哪里知道陳天明的變化呢?
  現在的陳天明因為看了
  翟志給的a片后,對男女之事有了一些了解,當然,這是他喪失記憶后對那種事情的重新認識。他在心里暗暗地想著,原來是可以那樣摸姐姐的酥峰,而且還可以摸那里啊!
  “姐姐,你回來了,你身上有好重的酒味。”陳天明本來是不好意思說那些的,但聞到方翠玉身上的酒味,他皺起了眉頭。
  “我,我跟朋友去喝酒了,”方翠玉也知道自己身上的酒味好重,今晚她一樣喝了不少酒。今天晚上又有一個顧客用一萬塊跟自己賭酒,幸好自己最后還是贏了,要不然后果是很嚴重。而且那些人好象還有其它不良的目的,如果不是說連衛東介紹過來的,估計那些人會在半路上對自己下手。因此,她一下班就馬上打車回來,貴是貴一點,但安全第一。
  “以后你喝酒的時候也叫我去,我也想去喝酒,”陳天明拉著方翠玉的手臂哀求著,他也不知道為什么,他現在一靠近方翠玉,就想著剛才看到的a片。原來男女還是可以那樣玩游戲的,看來自己以后要跟姐姐也這樣玩才行。但是,可能姐姐不會肯的,以前自己把手伸到她衣服
  里面她就生氣,而且她睡覺的時候從來是不肯脫掉衣服,也不讓自己脫掉衣服。可惜啊,要不然大家脫掉衣服就可以玩游戲了。
  方翠玉猶豫了一下,還是微微點點頭。她累了,她想快點洗個澡,再吃一些自制的解酒藥再睡覺。當她躺下床時,陳天明就轉過身抱著她。“姐,你上課很辛苦,我抱著你睡。”說完,陳天明一只手穿過她的脖子撫上肩膀,另一只手再放在她的??前。
  陳天明想到a片上那個男的就是這樣捏那個女的,然后那個女的就拼命地叫著,好象很痛苦。不過姐姐是不痛苦的,要不然她一早就叫了起來。方翠玉也感覺到陳天明今天好象有點興奮,以前只是用手蓋在自己的酥峰上就睡覺了,可他今天晚上卻是摸著自己,好象跟別人調戲似的。
  “小明,你還不睡覺嗎?”方翠玉感覺自己有點難受了,他不斷地摸著自己,好象有好多蟲子在她的那里爬著似的,她想??但又不敢。
  “姐姐,我現在睡覺啊!你也快點睡!”陳天明想把手
  伸向方翠玉的下面,但是他又怕方翠玉罵他所以不敢伸下去。
  方翠玉無言了,他這樣摸著自己,她哪能睡得著呢?“小明,你的手不要動了,你動來動去姐姐睡不著。”如果陳天明每天晚上都這樣抱著自己摸著自己,那也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只是可惜他現在失去記憶。但是,如果陳天明沒有失去記憶的話,他還會跟自己在一起嗎?他以前是討厭自己的,連自己到安安保全公司也不行。
  “噢,那我不敢動了。”陳天明停了下來,不過他的手還在方翠玉的酥峰上。其實,今天晚上他也是不平靜的,因為他看到了那個打斗場面,感覺自己好象非常熟悉。另外他還看到后來翟志拿過來的片子,感覺那種男女在床上打架的情景,他一樣也非常熟悉,而且好象非常爽的樣子。
  其實方翠玉也不知道,她以為用武俠片來刺激陳天明的回憶,好讓他回憶起什么,醫生說過,最好能帶陳天明回到他以前的地方,這樣有可能恢復他的記憶。但那是在Z國,方翠玉怎么能帶著他回去呢?他們沒有身份證,一旦被曲省的間諜現問題就
  大了。
  因此,方翠玉只能是買些武打片讓陳天明看,看能不能刺激他恢復記憶。至于a片,方翠玉是不知道的,她沒有想到男女之事也是陳天明所熟悉的事情,他是靠著男女雙修提高武功渡過難關的。
  “你以為你們已經勝利了嗎?你也太小看我們了!”陳天明在夢中不斷拼命地叫著。本來在熟睡的方翠玉被陳天明叫醒了,她猛地一愣,因為她記起這句話是在韓賓臨死的時候說出來,然后就開始爆炸了,陳天明怎么會說這句話呢?難道他已經恢復記憶?
  想到這里,方翠玉高興地推著陳天明,“陳天明,你快醒醒,你快醒醒,不要做惡夢了。”
  陳天明睜開眼睛,他滿頭大汗地看著方翠玉,“姐姐,我剛才做惡夢了,我夢到有個壞人想要殺我,我被他殺死了。”
  “傻瓜,那是做夢,不是真的。”方翠玉疑惑地看著陳天明,他好象還是跟失憶一樣,“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或者是想
  到以前的事情?”
  “以前的事情?我沒有想到啊!”陳天明搖搖頭,他不就是做了一個夢而已嘛,而且,他也不大記得夢里的情景。“姐姐,你怎么還沒有睡覺?”
  “我是被你說夢話給吵醒,你剛才一直叫著‘你以為你們已經勝利了嗎?你也太小看我們了!’這是我們出事時那個壞人所說的話,小明,你真的想不出來了嗎?你再好好想想!或者想夢里生的事情也行。”方翠玉不甘心地問著陳天明。如果陳天明真的能想到以前的事情,那就好了。
  陳天明不知所措地搖搖頭,“那我好好想想。”說完,他開始想著夢里生的事情。沒有過多久,陳天明就抱著腦袋痛苦地說道:“姐姐,我的頭好痛,好象有很多針扎在我的腦袋里一樣,我不想了,我不要想了。”
  方翠玉看著陳天明現在像一個無助的孩子,渾身顫抖著,她急忙抱住陳天明,“小明,你不要想了,姐姐不*你,你什么也不要想。你想到以前的事情就想,想不到以前的事情就算了。”
  今天晚上她又賺了一萬多,這樣下去,不用多久她就可以賺到回Z國的偷渡費。回到Z國后,她再想辦法恢復陳天明的記憶。說真的,方翠玉舍不得跟陳天明分開,一旦他恢復記憶,他肯定是不會再跟自己在一起了。這也是方翠玉矛盾的事情。
  “姐姐,不好意思,不是我不想,而是我一想得太多,頭就很痛,真的好痛啊!”陳天明痛苦地把頭埋在方翠玉豐滿的大山里面,不停地晃動著腦袋,讓方翠玉覺得自己那里有點癢和酥。
  “我知道了,小明,沒事了,你快睡!姐姐一早還要上課呢!”方翠玉感覺到懷中的陳天明情緒波動很大,看來他看那些打斗片是有用的,自己不*他,讓他多看一些看看有沒有效果。
  今天爆,看在今天爆的份上,請投禮物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