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3)      第1943章(08-03)      第1944章(08-03)     

流氓老師1850

在曲省北市的總統府,曲省總統宋廣洪召集聯和幫幫主連業過來開秘密會議。這次我們一定要成功,要不然,我當不了總統,你們聯和幫的日子也不好過。現在跟我競爭最大的就是那個民主黨主席鄭鋒,如果你能派人把他給干掉,那半年后的總統選舉還是我來當選。可如果是鄭鋒當上總統,那聯和幫的日子就到頭了。”宋廣洪鄭重地對連業說道。
  “總統,你不要嚇我,有這么嚴重嗎?”聽宋廣洪這樣說,連業不由緊緊地皺著眉頭。他知道宋廣洪是什么意思,想讓自己派人干掉鄭鋒好讓其繼續當下一任的總統。但是,鄭鋒是這么好殺的嗎?他身邊有不少保鏢,個個武功厲害。而且如果讓別人知道是他干掉鄭鋒,他也不用在曲省呆得下去。
  “有沒有這么嚴重你自己考慮清楚,連業,這幾年聯和幫干了些什么,你自己是最清楚的。如果不是我為你頂著,議會院一早就讓軍隊把你們聯和幫給端了。”宋廣洪見連業不識抬舉
  ,生氣地想現在就讓軍隊把聯和幫給弄掉。不過他想著現在只有聯和幫才可以幫自己,他不敢造次。跟黑幫勾結有跟黑幫勾結的好處,像這樣見不得臺面的事情,讓連業他們去做就最好了。
  連業見宋廣洪都這樣說了,他也不好意思再說什么。宋廣洪說得對,如果沒有他的支持,聯和幫是不會有現在的地位,一些地下生意如軍火什么的,一早就被政府給消滅了。“總統,我不是不想幫你,但是鄭鋒有不少保鏢,我怕偷雞不著蝕把米,到時我就有麻煩了。”連業想跟宋廣洪討價還價。
  “連業,看來你還是想裝糊涂,算了,你竟然想讓太和幫滅亡,那你現在回去。如果我當不了總統,到時有關你們聯和幫的問題,我會一一呈到下一屆總統的辦公桌上,我看你還能威風不威風?”宋廣洪陰險地看著連業。雖然連業也是一代梟雄,但對于在官場上混了這么多年的他來說,還是嫩了一點。他在當總統的這幾年,已經把聯和幫的底細摸得一清二楚,走私軍火和毒品,就夠連業死上好幾回。
  連業低下頭,宋廣洪算計他,他一樣也
  算計宋廣洪,他也有一本筆記本記錄著宋廣洪收了他多少錢。不過現在不是跟宋廣洪翻臉的時候,鄭鋒也是議會院的理事,他在議會里也提出要對付自己。因此,這次絕對不能讓鄭鋒當上總統。
  本來連業是想先刁難一下宋廣洪,再跟他談談條件,現在宋廣洪這樣說了,他只好是答應下來。“總統,你也不要這么急,不是還有半年嘛,我一定會把鄭鋒給干掉。不過你可不要過河拆橋,我是一心對你的。”
  “呵呵,連業兄弟,你這話就見外了,我怎么會那樣對你呢?你放心,我繼續當總統的話,我一定不會忘記你的。”宋廣洪高興地說道。“我等你的好消息,你一定要在半年內把鄭鋒給搞掂,最好是弄得神不知鬼不覺,不要留手尾。”
  “總統,我辦事你放心!”連業無可奈何地說道。
  __
  這幾天,方翠玉有點沉不住氣,她身上只剩下幾十塊了,當她再找學校借錢的時候,翟
  志卻是冷臉拒絕了,并且一直盯著她??前的酥峰看。這個色狼,他是以此要挾自己。自己肯定是不會陪他上床的,但是,這個月還沒有工資,日子怎么捱?而且聽翟志說,這段時間自己的教學不好,已經有學校家長強烈反應了。如果再這樣下去的話,他是要辭退自己。
  唉,可能學校呆不久了,怎么辦啊?陳天明又沒有恢復記憶,如果不能在學校呆,他們又能去哪里呢?方翠玉一邊想著一邊向學校宿舍走去。
  “方老師,”連衛東從后面跑了過來。
  方翠玉轉頭一看是連衛東,不由微微皺了一下眉頭。這幾天連衛東經常跑過來問自己學習上的問題,但看他那漫不經心的樣子,好象又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連衛東,你有事嗎?”方翠玉問道。
  “方老師,你今天晚上有空嗎?我想請你去夜總會玩玩。”連衛東向方翠玉媚笑著。
  “今天晚上不是要自修嗎?”方翠玉看了連衛東一眼。
  “再說了,你還是學生,不要去那種地方玩。”
  連衛東不以為然地說道:“沒事,那夜總會是我家開的,不會有什么問題。老師,你上課上得很好,我想感謝一下你。”
  “夜總會是你家開的?”方翠玉眼睛一亮,“連衛東,我現在等錢用,你可以介紹我晚上去你們家的夜總會兼職嗎?當然,我不是當小姐,我想當酒妹。”方翠玉所說的酒妹就是在夜總會里專門推銷啤酒的女生。
  “方老師,你早說嘛,你需要錢可以問我要,你要多少我給你多少。”連衛東高興了,如果自己給方翠玉錢后,是不是可以上她了?
  方翠玉搖搖頭,“不行,我不能要你的錢,如果你方便的話,就介紹我去當酒妹,如果不方便就算了。”方翠玉以前也開過夜總會,知道酒妹只要能干,是可以賺到不少錢。而且她相信憑自己的美貌和能力,一定能賺更多的錢。
  “方便,怎么不方便呢?”連衛東說道。“我
  家的夜總會可是我說了算,方老師,你隨時可以上班,到時我跟經理說一下,他一定會罩著你。”連衛東想清楚了,先讓方翠玉到夜總會去工作,到時自己再找機會在夜總會把方翠玉給上了。在夜總會里上女人,一般是下藥喝醉,他就不信上不了方翠玉。
  “那行,我今天晚上就去上班,我現在回去準備一下,八點的時候你過來接我好嗎?”方翠玉故意向連衛東拋了一個媚眼。這些天,她也了解過連衛東,他是開著小車來學校上課,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專門禍害學校的女學生。不過因為他家里有關系,學校也管不了他。
  “今,今天晚上?”連衛東哪見過像方翠玉這樣級別的美女,他被方翠玉電了一下,已經暈迷轉向了。“好,好,我到時開車來學校接你。”
  方翠玉回到宿舍后,馬上給陳天明做飯,并告訴他晚上她要出去辦點事,到時他一個人在家。方翠玉本來是想讓英語科科組長衛春花老師幫自己看一下陳天明,但她今晚要坐班只好作罷。
  “
  姐姐,我陪你出去好不好?”陳天明拉著方翠玉的手臂說道。
  “不行,”方翠玉搖搖頭,“姐姐是有重要的事情辦,你一個人乖乖在家呆著。到時等姐姐有錢了,我就會給你買好吃的肉。”方翠玉哪會帶著陳天明去夜總會呢?
  “那好,姐姐要早點回來啊,我等你回來一起睡。”陳天明對方翠玉點點頭。
  方翠玉一聽陳天明說等自己回來一起睡,她的小臉馬上紅了。現在陳天明天天跟自己睡,而他睡覺的時候,手非常不老實,老是摸著她的酥峰。她非常難受,但又沒有辦法。如果陳天明是沒有失去記憶這樣摸著自己的話,那該多好。“好,姐姐會快點回來的。”方翠玉說道。
  方翠玉把陳天明服侍好后,便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東西,等時間差不多的時候,她就把門關上走出去。剛走到教學樓,方翠玉就看到連衛東靠著小車旁邊。連衛東見方翠玉來了,馬上打開車門讓她進去。不一會兒,連衛東就開著小車離開學校。
  就在連衛東的小車剛開走,從校道里走出一個人,他是校長翟志。翟志生氣地罵道:“方玉,你媽的給臉不要臉,你不要以為跟連衛東上床我就不能拿你怎么樣?哼,我們走著瞧!”
  方翠玉到了夜總會,穿上啤酒廠專門給酒妹提供的旗袍,馬上吸引了大家的目光。他們沒有想到夜總會里居然會有這么極品的美女,于是,顧客們紛紛點方翠玉的酒。這夜總會的規定,酒妹是沒有工資,只能拿提成。而方翠玉推銷一瓶啤酒就有兩塊錢的提成,也算是蠻高。但對于夜總會來說,兩塊成本的啤酒賣塊十塊,酒妹拿兩塊錢也是應該的,夜總會還是賺了六塊。
  方翠玉見今天晚上自己至少推銷了一百多瓶酒,不由暗暗高興。聽連衛東說,這錢是當天晚上結算的,你能推銷多少就能拿多少。不過,方翠玉也是喝了不少酒。人家點了這么多瓶灑,自己不陪喝一些是不行的。
  在她喝得不少的時候,方翠玉開始進行下一個計劃。誰能喝得過她,那她可以答應客人一個要求。她這一說,馬上讓那些客人像瘋
  了起來似的,紛紛要與方翠玉比酒,誰都想讓方翠玉今晚陪他睡覺。
  可是,聰明的方翠玉又提了一個附加條件,她一晚只能跟一個顧客賭酒,而且輸的顧客要給她一點彩頭。至于這彩頭是多少錢,就看今晚哪個顧客出的最大,她就跟誰賭。方翠玉豁出去了,為了盡快籌到錢給陳天明治病,她不惜用上這一招。
  “我出五百。”馬上有一個顧客叫了起來。如果能用五百塊上方翠玉這樣的美女,值得啊!而且如果自己贏的話,還不用五百塊呢!
  “我出一千。”
  “我出兩千。”…………這些顧客見有人比自己還要高,他們肯定是不想被別人撥了頭籌。誰能第一個上方翠玉,那種感覺是不一樣的。
  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