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0)      第1943章(08-10)      第1944章(08-10)     

流氓老師213 幫你烘干衣服

何桃聽陳天明讓自己把衣服脫了不由地大罵著“陳天明你你竟然讓我把把衣服脫了你你流氓!”
  “我我不是這個意思”陳天明聽何桃誤會自己忙擺著手說道。“我我是想讓你把衣服脫下來我幫你烘干衣服。”陳天明看著何桃那著涼一直打噴嚏的樣子心里疼得要命。后來他想了一會咬咬牙最后決定就算讓何桃知道自己會武功也要用自己的真氣來烘干何桃的衣服不讓她繼續著涼。
  “你幫我烘干衣服?你用什么烘干啊?”何桃看了看兩手空空的陳天明不相信陳天明說的話。
  “我我會用自己的真氣來烘干你的衣服。”陳天明向何桃說出實情反正為了何桃他豁出去了。
  “陳天明你用真氣?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子啊你以為現在是拍武俠片啊?你肯定是想騙我脫光衣服后然后然后你就……”何桃說到這里不敢說下去了她的臉馬上紅了起來。
  “天啊你怎么把我想成那樣的人呢?你看我像那樣的人嗎?”陳天明大聲地叫著苦。看著何桃越來越冷的樣子他心里更疼了
  “我越看你越像那樣的人。”何桃想都沒想就回答了。
  陳天明見何桃不相信自己也著急了。因為對別人說自己會武功這種事情是別人也不大相信的。于是他把自己的上衣脫了下來。
  “你你要干什么?”何桃見陳天明把自己的上衣脫了露出他結實的胸肌她忙把臉轉到一邊又羞又氣。不過他那胸肌真的很好看雖然自己曾經看過一次但是那情景她是永遠也不會忘記的。
  想不到陳天明想到自己用強何桃又有點害怕了現在外面下著這么大的雨估計自己大聲喊也是沒有人聽到。雖然自己的第一次給了面前這個男人但是想到他會對自己用強何桃害怕了。
  “何桃你看我現在的衣服是濕的我一會證明給你看我有能力把這衣服烘干。”陳天明說完急忙運起香波功把手掌放在自己的衣服上用掌上的真氣來烘干衣服。
  不一會兒陳天明就感覺衣服干得差不多了。他把衣服放在何桃的面前對她說道“你檢查一下這衣服是不是干了?”
  何桃不相信地用手捏了捏陳天明的衣服她大驚剛才看著還濕得掉水的衣服竟然干了這怎么不讓她吃驚呢?那么說陳天明真的會武功了!“你你是怎么學的武功?”
  “我是在一次無意中學到的這事以后再說你把衣服脫了我幫你烘干行嗎?”
  陳天明見何桃相信自己了也高興地笑了。“你你讓我怎么脫啊?”何桃紅著臉害羞地低下頭。雖然她已經和陳天明有過親密的接觸但是讓她把衣服脫掉光著身子在陳天明的面前她是絕對做不到的。如果這樣她寧愿自己著涼得病。
  陳天明見何桃這樣笑了笑對她說道“你背后不是有一塊擋板嗎?你到那后面脫去然后把衣服遞給我就行了。”
  何桃轉過身子看了看果然自己背后有一塊擋板挺高的自己站著也應該是只露頭部出來。她想了想最后紅著臉走到了那塊擋板后面。
  不一會兒何桃的頭露了出來她小聲地對陳天明說道“陳天明你過來拿我的衣服你給我記住不能走過來如果你不聽我的話我會恨你一輩子。”現在的何桃又怕又羞她一直在想如果陳天明真的走過這擋板她應該怎么辦?
  陳天明走到擋板前就停下來沒有再繼續走他把手伸過去接過了何桃遞過的衣服然后轉過身子走前幾步接著運功用真氣來烘干何桃的衣服。
  這一件淺紅色的t恤摸起來手感特別舒服那胸前的圖案就是蓋著何桃豐滿**的地方。陳天明邊看邊烘著。
  “行了這衣服烘干了。”陳天明轉過身子看了一眼臉蛋紅撲撲的何桃說道。
  “那你快給我遞過來我要穿。”何桃著急地對陳天明說道。
  “好的”陳天明邊說邊把衣服遞了過去。看著何桃現在的樣子陳天明特別想沖過去好好地看一下何桃現在的身體那沒有穿衣服的身體肯定是很棒那一定是非常引人的情景。但是他不敢造次因為剛才何桃已經警告過他了不能越過去否則會恨他一輩子。
  為什么這舞蹈室沒有老鼠蟑螂什么的?陳天明在暗暗地想道。唉上一次小紅換衣服的時候不是看到老鼠嗎?怎么她何桃就沒有看到呢?現在的陳天明不得那擋板后面會出現什么令何桃害怕的東西越可怕越好那樣他就更有理由去英雄救美了。
  可惜的是何桃穿好了衣服也沒有什么尖叫或者特殊的情況出現。
  “何桃你把褲子脫了我也幫你烘干這雨不知道什么時候才停你這樣穿著不好。”陳天明關心地對何桃說道。
  “那那不好。”何桃聽陳天明讓他脫褲子臉又紅了。
  “沒事的反正我在這里也沒事干。”陳天明說道。
  何桃想想也是自己穿著這樣的褲子真的感覺渾身不舒服再說剛才陳天明的信譽不錯應該不會出現什么問題。想到這里她點點頭說道“好麻煩你了。”說完她弓著腰開始脫褲子了。
  “不麻煩不麻煩。”陳天明拼命地搖著自己的腦袋說道。干這樣的事情怎么會麻煩呢既可以練功又可以幫美女做事一舉兩得何樂而不為呢?
  陳天明興奮地接過了何桃的褲子那是一條黑色的健美褲摸起來手感特別好好像還有彈性穿著這樣衣服跳舞應該是非常好的。那褲子雖然是濕濕的但陳天明還是聞到褲子傳過來的幽香。
  這是屁股的地方這是幽谷的地方。陳天明裝模作樣地把何桃的健美褲翻了一翻仔細地看了一遍后才依依不舍地開始運功烘衣服了。
  “行了嗎?”何桃羞澀地問陳天明好像只是一會兒但她覺得已經過了很久特別是自己下面只穿著底褲讓她更覺又羞又急。
  “行了剛剛行的。”陳天明點點頭把何桃的褲子遞了過去。他有點疲憊了本來他的功力只是以前的一部分并且他已經烘干了三件衣服真力已經消耗了不少。不過他還是咬咬牙有新的打算。
  “謝謝你”接過已經烘干褲子的何桃高興地說道。看來陳天明是一點也沒有騙她。
  “不客氣這種事情對于我來說只是小事一樁我還能烘干十件件衣服呢!”陳天明大膽地吹著牛反正何桃現在身上沒有干的也只是剩下里面的那兩件。嚴格地說那只是小小的兩件自己應該咬著牙還是能挺過去的。
  想到何桃那胸罩和底褲一會就會在自己的手上陳天明興奮了那下面不由自主地動了一下好像是在響應他的興奮。
  “何桃你還有什么衣服沒有烘干的嗎?”陳天明故意不露山水地問何桃如果自己直接問何桃要她的胸罩和底褲那好像自己有點難為情。
  “沒沒有了都干了。”何桃好像想到了什么紅著臉搖著頭。
  “沒有了?不會你好好想想。”陳天明見何桃沒有想到于是他繼續啟發著何桃。
  “真的沒有。”何桃說道。
  陳天明見何桃一直都沒有想到無奈的他只好自己當丑人了“你里面的衣服不是還沒有烘干嗎?”說完陳天明興奮地笑著。
  “那那衣服不烘了。”何桃臉紅了她想到自己的胸罩和底褲怎么可以讓陳天明摸到呢?于是她堅定姓不肯。
  “不烘不好啊這樣濕濕地穿著會著涼的。”陳天明一付非常心疼何桃的樣子。
  “沒沒事反正我外面的衣服都干了里面濕一點不怕的。”何桃說完便從擋板后面走了出來她已經穿好衣服了。
  “噢”陳天明失望了。看來自己的如意算盤是打錯了。
  “你覺得李欣恬真的很美嗎?”何桃看著外面的雨突然說道。
  “不是啊我真的沒有說過那樣的話那真的是小瑩那丫頭瞎編的因為我會一點武功所以聽力好她向你在那邊說的話我全聽到。”陳天明著急地解釋著。
  “我憑什么信你?”何桃白了一眼陳天明故意地說道。看著剛才陳天明的表現她好像沒有那么生氣了。
  “我發誓如果我說過那樣的話天打雷劈。”陳天明邊說邊舉起了自己的手對著外面發起誓來。
  “轟”的一聲外面突然響起了一聲響雷把陳天明和何桃嚇了一大跳。
  天啊你不會這樣整我?我都沒有做過那樣的事情才發一下那么小小的誓你就在外面響起雷來我招你惹你了?陳天明摸著自己那還在猛跳的心臟暗暗地說道。現在自己還能怎樣讓何桃相信呢?才剛剛發誓那雷真的響了起來看來老天也不幫自己了。
  “陳天明誰要你發這樣的誓啊?”何桃邊把自己的手放在那豐滿的**間邊罵著陳天明。如果陳天明真的出去讓雷打到這這叫她如何是好呢?她的心里大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