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1843

看著走出去的陳天明,方翠玉無言了。也走出去了,難道自己光著身子追出去要回來嗎?唉,算了,他現在算是小孩子什么也不懂,就讓他玩一會!一會我再拿回來洗了。
  想到這里,方翠玉也就釋然了。她把門給關上,開著花灑讓水在她潔白的**上揮灑。水珠沿著她的兩只山峰往下掉,鉆過山巒,越過平坦的小腹,然后沿著黑森林往下掉。她輕輕地撫摸著雪玉雕琢的臀部,感覺那里如觸電一般。唉,如果這樣下去,自己又如何能忍得住呢?
  方翠玉是跟女人享受過那種特殊的事情,她也非常想那種事情,不過,她想的不是跟馮蕓她們以前做的事情,而是真正跟陳天明做那種事情。如果陳天明真的跟我做那種事,我應該如何呢?
  想著陳天明會在自己身上做著那種事情,方翠玉的心如小鹿般亂撞,她靠在墻邊,微微??著。而且她的手,也
  情不自禁地劃到黑森林那里,在外面輕輕地摸起來。
  “啊!”方翠玉??了一聲。她不敢再摸下去了,如果再摸的話,外面的陳天明可能會聽到。于是,她拿過墻上的沐浴露,然后輕輕地抹在自己的身上擦洗了起來。
  方翠玉穿著睡衣走出去后,看到陳天明又躺在床上用自己那條藍色罩罩,一會聞著一會戴在眼上,好象非常高興的樣子。“小明,你快去洗澡!”方翠玉嬌嗔地說道。
  “姐姐,不知道為什么,這條藍色的眼罩就是比那條紅色的眼罩香了很多,我都聞了很多次,但還是那么香。”陳天明對方翠玉笑著說道。
  方翠玉快要暈倒了,他一直聞著自己那罩罩,那是自己剛脫下來的,當然是有味了。..“小明,你不要說了,快去洗澡。”方翠玉走到陳天明的身邊,把他手上的罩罩拿過來,然后走到那邊拿出他的衣服。
  這是方翠玉去地攤買的便宜貨,現在他們沒有錢,只能是用
  這些了。想到錢,方翠玉覺得是要想想如何弄到錢才行,弄到錢,自己第一時間帶著陳天明去醫院看看。
  陳天明洗完澡回來,方翠玉已經在辦公桌上寫著教案。方翠玉在英語科組長那里借來了以前的英語教案,她根據現在的教參重寫了自己的教案,當然,她對這方面的教學還不在行,主要是參考別人的教案。重寫一次教案,可以讓她知道明天要上什么內容,達到什么教學效果。
  “姐姐,你還沒有睡啊?”陳天明坐在方翠玉的床上。這床是一米二的中床,兩個人在一起睡還是勉強可以擠得下去。
  “我就行了,你先睡。”方翠玉一邊說著一邊繼續抄著教案。這份工作來之不易,如果不是翟志貪婪自己的美色,是不會讓自己留在這里教書。畢竟她什么證件也沒有,要找工作非常難。
  如果實在不行,她只好干點偷竊的事情。不過,方翠玉又有點擔心,她現在沒有武功,如果被別人現自己就死定了。而且沒有武功去偷東西,也是非常難得手。自從自己
  的父親魔王死后,方翠玉就暗下決心,報了仇后到國外過上隱居的生活。她在國外的銀行還有一大筆錢,雖然她現在沒有銀行卡、證件什么的,但只要到那個銀行補辦一些手續就行。單是這份工作是賺不了多少錢,我要想想用什么辦法做別的工作才行。方翠玉暗暗地想著。
  當方翠玉寫完明天的教案后,她伸了伸懶腰,??前的肉球也跟著動了一下。她回過頭想看看陳天明睡著沒有,現陳天明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地看著她。..“小明,你怎么沒有睡啊?”方翠玉問道。
  “我睡不著,我在等姐姐。”陳天明說道。
  “小明,你有沒有回憶起以前的事情?”方翠玉突然問道。
  “以前的事情?”陳天明愣然了。“姐姐,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方翠玉正色地說道:“小明,你以前是一個非常聰明的孩子,但因為我們遇上海難,所以你才這樣。你以后要多想想以前的事情,看能不能記起
  什么來。”
  “噢,我知道了,我以后一有空就想。”陳天明點點頭。“姐姐,我們睡覺!我困了。”
  “好,”方翠玉點點頭。她與陳天明睡在那張床上,本來她是不想的,但陳天明硬要這樣她也沒有辦法。
  當他們剛睡下,陳天明就摟著她不放。而且他的手好象很隨意地放在她的酥峰上,方翠玉慌了,她叫了一聲陳天明,但他好象已經睡著并沒有回答。不會,他怎么睡覺摸著自己的酥峰啊?方翠玉干脆把陳天明給推醒。
  “小明,你的手不要放在姐姐的那里。”方翠玉困難地說道。雖然陳天明的手沒有用力,但他的手按在她的酥峰上,讓她感覺全身軟綿綿,有力也使不出來似的。而且,她又想著剛才自己在衛生間自己摸自己的情景,她有點想那種事情了。
  方翠玉曾經聽馮蕓說過,男人和女人做那種事情比女人跟女人做那種事情快樂一百倍,所以她現在有點向往了。不過,陳
  天明的智力如小孩子那樣,肯定是不會做那種事情了。他沒有感覺,但并不代表她沒有感覺啊!
  “姐姐,我好象摸著你那里很容易睡覺啊!還有你那里軟綿綿的,好好摸啊!”陳天明睜著惺惺睡眼說道。他才剛剛睡著就被方翠玉叫醒,所以有點不耐煩。
  “小明,你摸著姐姐那里不舒服,你不要摸好不好?”方翠玉小聲地說道。如果一個晚上讓他摸著自己的酥峰,那自己今晚就不要睡了。
  “好,我聽姐姐的。”陳天明為難地說道。他想摸著方翠玉的那里睡覺,但方翠玉不肯,他也不敢硬要摸。
  陳天明沒有摸方翠玉了,方翠玉躺在陳天明的懷抱,覺得特別舒服和安適,她也閉上眼睛睡覺了。
  對于陳天明的風流,方翠玉是知道的,她現在連陳天明具體有多少個女人也不知道,只知道他有很多女人,而且還相安無事地住在一起。這個壞東西,整天就會想那些事情,連現在弱智了也在
  想。想到這里,她生氣地又伸手過去想用力捏陳天明的那東西。
  她本來是想用力捏的,但剛捏到他的那里,她的心就??,只是微微用力捏了一下就停下來。她怕自己捏壞陳天明的那個東西,不過她想著他一個晚上都是用那東西頂著自己的下面,雖然是隔著褲子,她也是心里難受,如有很多蟲子在咬著她似的。
  方翠玉輕輕地推開陳天明的手,正想起來時,陳天明卻醒了過來。“姐姐,你醒了。”陳天明邊說邊自然地把手放在方翠玉的酥峰上,看來他真的是習慣成自然了。
  “小明,昨天晚上姐姐不是跟你說過了嗎?你不能摸姐姐那里,姐姐難愛。”方翠玉故意板著臉說道。
  “但是,我昨天晚上沒有摸到你的那里,我也難受啊!所以,我等你睡著后,我再摸你那里的。”陳天明有點狡黠地說道。
  “你是不是不聽姐姐的話了?”方翠玉故意生氣地說道。
  陳天明搖搖頭,“不是,我聽姐姐的話。這樣,姐姐,我先摸你一下,等你難受的時候,你告訴我一聲,我馬上不摸你了。”
  方翠玉不知道說什么了,看來自己是要想辦法弄錢帶陳天明去醫院看病才行了。她問過一些老師,曲省最好的醫院就是北市第一醫院,那里的醫院設備和專家非常好,不過那里的收費也高。
  陳天明見方翠玉不說話,他再摸了方翠玉的酥峰一下,然后松開手笑著起床了。
  __
  在m市陳天明的別墅里,這些女人幾乎聚集在里面不大外出了。自從麗人集團受到背后的阻力后,張麗玲與益西嘎瑪商量后,便讓其它姐妹最好不要外出。因為陳天明的不在,幕后的敵人開始對付她們。
  現在連何連也被調到省里明升暗降,不能再管m市公安局的事情,鐘向亮也是升了官,調到別的省任職。這一切,都讓益西嘎瑪嗅到了什么。因為楊桂
  月曾經告訴過她,說上面放下話,不能對陳天明身邊的人怎樣。所以,這次何連和鐘向亮的升職,明顯是貫徹上級的命令,提升陳天明以前的關系。
  但是,這樣的提升,卻有一個很大的不好之處,那就是讓m市的防守出現很大的虛空。國安換了一個新局長,這個局長是什么人,能力怎么樣?會不會像以前那樣幫陳天明的家人,這是一個未知數。
  公安局也調來了一個局長,是別的市調過來的,表面是沒有問題,但小六說現在m市的治安他已經控制不了,人家擺明是不領他的情,而且還警告過小六,不能再干涉黑道的事,否則把小六當黑道分子抓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