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6)      第1943章(08-06)      第1944章(08-06)     

流氓老師1842

(我是會武功的)?
  陳天明拼命地拍著??膛說道:“那當然了,我怎么會騙姐姐呢?我是會武功的,而且我的武功是天下無敵,誰也不是我的對手。”?
  “那好,你現在這里打給姐姐看,不要把動靜鬧得太大。”方翠玉期待地說著。方翠玉是知道陳天明的武功,如果讓他拼命地施展武功,可能這個*場都要毀的。?
  陳天明得意洋洋地點點頭,“姐姐,你就放心,我只打給你看。”說完,陳天明像模像樣地扎了一個馬步,接著大叫一聲“啊”,凌空沖了一個左拳,然后又是沖了右拳。就這樣,陳天明“噢啊”地左右沖拳,沒有打一會兒,他就吃力地喘著氣了。?
  “小,小明,這個就是你最厲害的武功啊?”方翠玉大跌眼鏡,這叫什么武功啊?簡直就是花拳繡腿,比街上賣藝的還要差。人家賣藝的打得還有板有眼,可以賺上兩個錢。但陳天明還沒有打一會,就氣喘如牛。?
  “是啊,是我厲害的武功。”陳天明高興地點頭。“姐姐,這里沒有壞人而已,如果有壞人,我隨便一掌就可以把他們打倒。以后誰欺負你,我就這樣對付他。”?
  方翠玉看著陳天明信心百倍的樣子,不知道是哭好還是笑好。原來陳天明并沒有武功,他只是把小孩子打的花拳當成世界上最厲害的武功。“小明,你對姐姐真好。”?
  “那當然了,我對姐姐最好的。姐姐幫我煮飯,又陪我睡覺,我能不對姐姐好嗎?”陳天明笑著說道。?
  聽陳天明這樣說,方翠玉的臉紅了。“小明,你以后不能跟別人說跟姐姐睡覺,知道嗎?”方翠玉叮囑著陳天明。?
  “我知道,”陳天明點點頭。“如果我跟別人說了,別人就要搶我的位置跟姐姐睡覺了。”?
  方翠玉真的不知道如何說,跟陳天明講道理是講不清楚的。唉,還是趕快把他的病治好才行?
  ,估計他的問題是在腦袋上。“小明,你過來,你用力打這棵樹。”方翠玉想起以前有個報道,一個人雖然被砸到腦袋,但他本能的東西還是有的。像陳天明這樣,可能他不知道如何用武功,但是讓他打這棵樹,可能會誘他的內力出來。于是,方翠玉讓陳天明打樹。?
  陳天明現在全聽方翠玉的話,方翠玉叫他干什么他當然是干什么。不過,當他看著那棵一個人才抱得過的大樹,他又有點猶豫了。“姐姐,你讓我打這棵大樹啊?”?
  “是啊,怎么了?你怕嗎?”方翠玉問陳天明。為了試出陳天明體內還有沒有內力,只能是這樣了。因為她沒有內力,根本不能試探得出來陳天明的體內有沒有內力,這是唯一一個辦法,讓陳天明自己出內力。?
  “我怎么會怕呢?”陳天明聽方翠玉這樣說自己,他馬上抬起頭驕傲地說道。于是,陳天明走到那棵大樹旁,舉起右掌對著那棵大旁一掌打一下。“啊!”陳天明捂著右掌慘叫。?
  “小明,你怎么了?”方翠玉急忙?
  跑過來拿起陳天明的右掌,他的右掌已經??了,可能他剛才打得太大力。?
  “姐姐,我的手好疼啊!”陳天明可憐兮兮地說道。?
  方翠玉心疼地說道:“小明,姐姐不要你打了,我們回去!我給你一點藥。”方翠玉扶著陳天明回到房間后,她便跑出外面的藥店買藥。她以前對毒藥很有研究,所以對一些藥的藥性也知道不少。所以,她很快抓了一些。?
  就在方翠玉準備走的時候,她心里一動,然后又買了一些藥。這些中藥雖然便宜,但只要配得恰當,一樣有其作用。可惜她的錢不夠,不能給陳天明抓一些貴重的補藥。方翠玉回來后,把藥給陳天明吃了,又給他的右掌敷上。沒有過多久,陳天明就不喊疼了。?
  方翠玉見陳天明的手消腫了不少,她也放下心來。如果是平時,只要陳天明運上內力,他就會沒有事,但他沒有內力,只能是這樣了。“小明,你先坐一會,姐姐去洗澡。”方翠玉對陳天明說道。?
  “好,姐姐去洗澡!”陳天明點點頭。當他看到方翠玉拿著那件紅色的罩罩時,他不由奇怪地說道:“姐姐,你拿那個紅色眼罩干什么?我一會還要玩呢?”?
  方翠玉紅著臉說道:“姐姐要拿來用啊!你不要這么貪玩好不好?”說完,方翠玉急忙跑進衛生間,然后把門給鎖上。她怕陳天明一會跑進來看自己洗澡,那自己真是羞到家了。?
  勞累了一天的方翠玉便把自己的衣服給全脫了,她看到自己凹凸有致的身體,不由用手輕輕地摸了起來。自己的身體還是那么潔白性感,該凸的地方凸,該翹的地方翹,如果陳天明的病好后,他應該會喜歡自己的。想到這里,她只覺自己的的那里濕潤了,她竟然為一個男人而動情。?
  “姐姐,我的手好了!”門突然打開了,陳天明興高采烈地沖進衛生間。?
  “啊!”方翠玉急忙用手捂著自己的嘴,不敢讓自己尖叫的聲音吵到別人,她忘記自己其實應該捂其它地方的。?
  陳天明進來看到方翠玉的身體,他也是看呆了。他好象從來沒有看過女人似的,眼睛充滿了好奇而沒有蕩*。?
  方翠玉羞嗔地罵道:“小明,你是怎么進來的?我明明鎖上門了。”方翠玉現在記起自己捂錯地方了,所以她馬上把手放下來,左手橫架在她兩個豐滿的酥峰上,右手緊緊地捂著她的兩腿間。?
  “我見門鎖上了,所以用這條鐵線打開。”陳天明揚了揚手上的一根鐵線,這種衛生間的門是可以用鑰匙開,里面有一個點,一按下去就鎖上,再扭就開了。?
  方翠玉明白了,陳天明用的是其它辦法開鎖。這種辦法她也懂,她以前偷東西的時候也用過。這說明,雖然陳天明的智力低下,但他以前本能的東西還在。只要找出他存在的問題,就可以讓他恢復智力了。?
  “你進來干什么?”反正自己已經被陳天明看過了,而且他現在的智力如小孩子一般,方翠玉也不怕了。?
  “姐姐,你給我的藥真好,我的手沒有事了。”陳天明邊說邊舉起自己的右手向方翠玉炫耀著。?
  方翠玉看到陳天明的手不由吃驚了,她知道自己給陳天明吃的藥和敷的藥,起碼要一、兩天才會沒有事的,陳天明用手掌拼命地打大樹,已經傷到手掌了。但是他現在的手不但水腫,好象一點紅也沒有了。這是怎么回事啊?方翠玉知道自己的藥絕對沒有這樣的效果。?
  “天明,剛才是不是有人進來?”方翠玉害怕地問道。方翠玉想找衣服穿上了。?
  “沒有啊,外面的門是鎖著的,沒有人進來。”陳天明搖搖頭說道。?
  “那你剛才有吃什么東西嗎?”方翠玉繼續問道。?
  陳天明又搖頭,“沒有,我一直在那里坐。對了,姐姐,我們也買部電視,旁邊的那個老師家里有電視。”?
  方翠玉苦著臉說道:“等姐姐有錢了,再買?
  電視給你看。”方翠玉想不到陳天明是怎么弄好自己的手掌,可能他體內是有內力,但是有的話,剛才打大樹的時候,他為什么不用呢?就算是有內力,陳天明的手掌最多是好了,不可能恢復如初,連一點??都沒有,這事情奇怪了。?
  其實方翠玉哪里知道,陳天明的身體有血黃蟻血液護身,開始他的手傷到了,但因為他沒有內力刺血黃蟻血液,所以才慢慢地讓它恢復他的身體。現在陳天明見自己的手掌好了,他當然是興奮地跑進來告訴方翠玉。當他現里面的門鎖了,本能的記憶讓他拿起角落的鐵線把門給開了。?
  “小明,你可以出去嗎?姐姐要洗澡。”方翠玉的臉蛋如朝霞一般,她的身體全被陳天明給看到了。?
  “姐姐,你好美啊!不過,你的身體好象跟我的不一樣,”陳天明一邊說一邊目不轉睛地盯著方翠玉的身體。可惜的是方翠玉全捂上了,剛才他還可以看到的。?
  方翠玉生氣地說道:“你出去,你再這樣淘氣姐姐生氣了。”你的身體跟我?
  的不一樣?有你這樣說的嗎?你是不是還想把自己的衣服脫掉,跟我的比一下啊?男人的身體當然是跟女人的不一樣了。方翠玉在心里想著。?
  陳天明見方翠玉生氣了,他還想再多看幾眼的,雖然他沒有看到方翠玉的那些地方,但她那大腿好好看啊,好看得他想摸上一把。這是陳天明的本性,雖然他喪失了記憶和智力,可他的流氓本能還是有的。?
  “那我先出去了,如果姐姐想叫我進來的話,姐姐就叫我。”陳天明邊說邊走了出去,他還沒有把門給關上。?
  就在方翠玉走到門邊準備要關門的時候,陳天明突然回過頭,嚇得她急忙又把手捂住那幾個地方。“小明,你不聽姐姐的話嗎?”?
  “不是,我看到那個藍色的眼罩了。”陳天明邊說邊越過方翠玉,走到她放衣服的地方,拿起她剛才脫下的藍色罩罩。“呵呵,原來是在這里,不過我下午也在這里找過,怎么沒有現呢?”?
  方翠玉看?
  到陳天明拿著自己剛脫下不久的藍色罩罩,她不由急了,那是她剛脫下的,一定非常有味,如果陳天明拿在鼻子上聞的話,那,那太不好了。于是,她跺著腳叫道:“小明,你把姐姐的那個藍色東西放下來,你不能這樣。”?
  陳天明把藍色的罩罩放在鼻子上聞了一下,快樂地說道:“咦,好香啊?比那個紅色眼罩還香。姐姐,你快洗澡,我先玩玩,到時再還你。”說完他跑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