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7)      第1943章(01-27)      第1944章(01-27)     

流氓老師1836

哭得最小聲的是益西嘎瑪,她一邊抹著眼淚一邊傷心地想著,自己才剛來m市幾天,陳天明就要去執行任務。她不是不想大聲痛哭,但生性聰明的她遇事都是要想著如何處理。
  “小小,你把當時的情況再跟我詳細說一下。”益西嘎瑪問路小小。
  路小小把當時的情況說了出來,“不過,我也只是知道前面的,后面我在療傷并不知道了。本來我想把傷療一會后,就幫老師的忙,但沒有想到出現了這樣的事情。當時方翠玉和老師一起對付韓賓的,我被爆炸聲驚醒后,就不見老師他們了。”
  益西嘎瑪又轉身問楊桂月,“小月,你們虎堂的人有找到天明的飛劍嗎?”
  “沒有,”楊桂月搖搖頭,飛劍是陳天明活著的象征,虎堂也派潛水員在海底找過,但找不到。“不過,
  天明他的身體非常特殊,上次刺激身體的最后潛能是沒有事的,還,還是我幫他恢復。”楊桂月紅著臉把以前自己如何跟陳天明練特殊的香波功說了出來。其它女人也紛紛附和,她們也知道陳天明的這種特殊能力。
  “這就說明,天明刺激身體的潛能可能不會對他造成傷害,我以前也送給他千年天山雪蓮,這對他的身體也是有幫助的。”益西嘎瑪說道。
  “益西,你的意思是天明還沒有死嗎?”張麗玲眼睛一亮,如果陳天明沒有死,那大家的希望就還在。而且大家一聽陳天明出事了,并沒有冷靜地想到陳天明身體的特殊,大家都哭了起來。現在聽益西嘎瑪這樣說,張麗玲她們也覺得有道理,現在她們對這個比她們還要漂亮的益西嘎瑪有了很大的好感。開始,張麗玲她們心里還是有點排斥益西嘎瑪,覺得她會搶走她們的地位,現在她們才現,益西嘎瑪其實是一個非常聰明的女人,以前只是她低調而已。
  益西嘎瑪點點頭,“是的,我估計天明還沒有死,可能在某上地方了。”
  楊桂月問道:“益西,你覺得他會在哪里呢?我馬上派人去找。”
  “這個我說不準,不過,我們可以看看地圖。”益西嘎瑪叫人拿來了Z國地圖。“從這里看,天明可能被海浪沖去的地方,一是建省的其它地方,二是曲省。小月,你可以找一些人,讓他們去查探這兩個地方。”
  “曲省?”楊桂月皺了一下眉頭,曲省一直沒有回歸Z國,它天天嚷著要獨立。如果陳天明被沖到那個地方是有點難辦,那里不是Z國的勢力范圍。“我要回去向領導匯報一下。”
  現在的張麗玲也冷靜下來,“我要通知國哥、彥青他們回來,讓他們先停止安安保全公司的業務,派出人員到建省和曲省找天明。”
  “對,天明沒有找到,安安保全公司也容易遭到別人的打擊,所以我們現在最好不開安安保全公司。”這幾天益西嘎瑪也了解了陳天明所有的生意和勢力,這也是她融入陳天明生活的途徑。
  “嗯,”張麗玲點點頭,“以我們現在的資金,完全可以養得起這些保全員,而且我們的生意還在運轉,讓安安保全公司的保全員去建省和曲省找天明也是可以的。”既然在附近的海域找不到陳天明,只能是寄托在6地上。
  “另外,我聽天明說,他最擔心的就是這里的安全,所以,這里一定要派人保護好,不能讓媽媽她們有事。”益西嘎瑪插了一句。
  張麗玲對益西嘎瑪說道:“益西,如果國哥他們來了,你陪我見他們好不好?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在陳天明的女人中,以前是張麗玲最能拿主意的,現在張麗玲現益西嘎瑪在事情的處理上比自己還強,她當然是叫上益西嘎瑪。
  “好,我陪你。”益西嘎瑪點點頭,她知道從現在開始,她已經真正溶入這個大家庭,但是,現在陳天明卻是出事了。其實為了安慰這些姐妹,益西嘎瑪也是把希望放高一點,畢竟有希望好過沒有希望,現在大家都一昧在這里傷心,而放棄找陳天明的話,那只會讓大家沒有希望。
  于是,楊桂月回去了,她要向許柏匯報,看能不能把查找陳天明放在6地上。因為已經過了幾天,陳天明不可能還在大海上,只能是把希望放在6地上。當然,國家畢竟是國家,不可能動大規模去尋找,只能是派出有關人員。
  當然下午,陳天明的兄弟和玄門重要弟子全聚集到別墅里,張麗玲和益西嘎瑪接見了他們。當他們一聽陳天明可能沒有死,他們馬上興奮起來。于是,他們安排好每人尋找的范圍,不但把希望放在建省和曲省,還把尋找放在了跟建省相鄰的沿海城市。陳天明也是這些人的主心骨,如果陳天明不在,大家也不想再在安安保全公司當保全員了。
  所以,林國他們一致認為,現在暫時停止安安保全公司所有的業務,專心尋找陳天明。而麗人集團、輝煌酒店等需要保全員的,還繼續保留。特別是這別墅,加強人員對這里保護。除了出去尋找陳天明的以外,其它的保全員一律留在m市,他們分別駐扎在m市的安安保全公司。
  因為,以前陳天明或多或少得罪了一些人,有些還可能是身居要位,如果他們
  要報復陳天明的家人,林國他們也是對不住陳天明。所以,他們把精力放在保護陳天明的家和尋找陳天明上了。
  安安保全公司暫時關閉,在全國各地可以說是一件大事。其它保全公司拍手叫好,這下他們又可以賺大錢了。而一些經常要用到保全公司的集團公司和個人,卻是叫苦連天,畢竟安安保全公司的保全質量是全國第一的。
  另外,麗人集團等公司,也是不像以前那樣在社會拋頭露面,它只是低調地做著自己的生意,不再跟外面過多的接觸。行業人士估計麗人集團等公司內部一定是出了什么事,要不然也不會這樣。
  想歸想,這些人還是不敢對麗人集團公司怎么樣?畢竟餓死的駱駝比馬大,而且安安保全公司只是暫時停業整頓,又不是解散。得罪他們的后果是嚴重的,就算是公安執法部門也不敢對麗人集團怎么樣,他們更是不敢如何。
  稅務、工商等部門也收到上級的命令,不能刁難麗人集團等公司,否則一切后果自負。另外,盡可能地為麗人
  集團等公司開綠燈,這些本來是想趁機占點便宜的有關領導不管了,那可是在南中海出的命令,不要說對他們這些小蝦動手,就算是對他們的總局領導下手也是一樣的。
  而楊桂月也告訴林國,如果有什么解決不了的事情,可以向虎堂匯報,讓虎堂出面幫他們。另外,虎堂也開始派人去尋找陳天明,有消息會通知他們。本來楊桂月是想帶人去的,但許柏讓楊桂月留在m市,說可以保護陳天明的家人,她才留在m市。
  可以說,以前在Z國威風的陳天明力量已經不復存在,特別是這么多安安高手全不露面,無形中讓別人松了一口氣。畢竟陳天明的出現,威脅到一些人的利益。雖然他們不是綁在韓賓的船上,但他們也怕公正不阿的陳天明有一天遇到自己,而讓自己出事。c省的前公安廳廳長就是這樣的例子。
  不過,就算上級有命令,但下面一樣有對策。以前威風的陳天明和其麗人集團等公司,也遭到別人的妒忌,慢慢遇到了困難。雖然人家不是下面刁難你,但一些事情可以按正常程序辦,一旦較起真來,麗人集團等公
  司也是遇上很多的困難。
  而這些困難,比起以前韓項文牽起的還要大。那些太子黨本來是因為陳天明的事情而遇到解散,他們心里本來是有怨念,現在碰到陳天明出事,他們當然是暗暗聯系起來,準備給陳天明以前的集團公司下絆子。
  反正陳天明一死,龍月心肯定是不會再管陳天明生前的事情,而且他們還是用以前韓項文教過的辦法,用正常的途徑對付麗人集團等公司,別人要查起來,也不好說什么。而這一切最積極的是九哥。
  因為太子黨的事情,九哥被查出跟韓項文走得比較近,而且在對付陳天明的生意中,也是扯大旗的角色,所以,九哥的父親也受到一些牽連,被調到一個不是重要的部門享受正部級但又非主要領導的職位。
  九哥這次一聽陳天明出事,便馬上聯絡起以前其它對付過陳天明的太子,這些人本來就對陳天明有意見,現在有落井下石的機會,他們當然是不會放過。所以,別人不敢對麗人集團等公司怎么樣,但是這些人就開始在背
  后下絆子。
  張麗玲也意識到公司里面遇到阻力了,但她現在的心思全放在尋找陳天明的身上,那當然是不想管這些事情。而且人家在背后,連是誰也不知道,怎么跟人家斗?樹大招風,木秀于林,風必催之。現在陳天明不在,人家一定會在后面下黑手。這也是之前益西嘎瑪擔心的事情,只要保住陳天明的所有家人,公司沒有又怎么樣?她們以后還是可以東山再起。而且,張麗玲在以前已經把一些資金和產業轉移到歐洲,就算是這里的資金全沒有了,她們還是可以到歐洲去。
  這幾天張麗玲也跟柳生良子聯系過了,她說她負責木日國那邊的尋找和歐洲那邊事情的處理,如果事情不對,大家就先過去歐洲,反正歐洲那邊的小島已經建好了。
  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