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212 那是她瞎編的

何桃見鐘瑩說得挺神秘似的也讓學生先休息一會她跟著鐘瑩走到一邊這兩個一大一小的美女離著陳天明挺遠的說著話。
  陳天明聽鐘瑩要告訴何桃一件事并且神秘地走到一邊他心里一驚怕這個小魔女會作出什么不可思議的事情于是他急忙運起了香波功偷偷地想聽鐘瑩到底告訴何桃什么事情。
  “小瑩你要告訴姐姐什么事啊?”何桃遺憾地看著鐘瑩說道。
  “何姐姐我告訴你這件事你可以不說是我說的嗎?”鐘瑩好像有點擔心地說道。“可以。”何桃點著頭說道。
  “還有某個人如果知道的話你可是要保護我不要讓我被某個人欺負。”鐘瑩說完偷偷地看了一眼那邊的陳天明。
  “嗯”何桃說道。現在她已經猜到一點了肯定這事與陳天明有關一定是他對自己做了一些什么事情鐘瑩才這樣說。想到這里何桃更想知道鐘瑩到底說的是什么事情了。
  “天明哥哥說這學校最漂亮的就是那個欣恬姐姐而他一會要去操場看排練的何老師比不上欣怙姐所以剛才我在團委辦公室就奇怪于是我就跟著過來看看到底事實是不是這樣。結果我發現天明哥哥太偏心了你何姐姐很漂亮并且比欣恬姐姐還漂亮呢!他怎么能這樣說你啊何姐姐你是不是和天明哥哥以前有什么過節啊?”鐘瑩在問著何桃一付很認真的樣子。
  “他他說李欣怡比我漂亮?”何桃咬牙切齒地看著陳天明說道。
  “是啊他說欣恬姐姐比你漂亮多了。”鐘瑩微微一笑她見自己的挑拔已經成功更加添油加醋地說道。
  “哼!”何桃從鼻孔里重重地哼出一道聲音。
  “何姐姐我要回家了我以后有空可以找你玩嗎?”鐘瑩一付乖乖的樣子。
  “當然可以啊姐姐也喜歡你這樣可愛漂亮的女孩。”何桃點點頭說道。
  “那我走了以后再找你玩拜拜!”鐘瑩向何桃擺擺手告別然后走到陳天明的身邊對他說道“天明哥哥我要回家了要不爸爸會罵我的。”
  “你你怎么這樣說我?”陳天明狠狠地盯了鐘瑩一眼。現在的他如果不是考慮鐘瑩是女孩子又是鐘向亮的女兒還有何桃在身邊他真想抓住她好好地打她一頓屁股。有這樣冤枉別人的嗎?何桃本來就對自己有火現在她鐘瑩這樣一說不是在火上加油嗎?那何桃還能饒了自己?
  “天明哥哥你可不能冤枉我啊我沒有說你什么啊再說你再不給我送禮物過來你就是一個不講信用的人。”鐘瑩說完對陳天明嘻嘻一笑往小夏那邊跑去了。
  “魔女十足的魔女。”陳天明在心里恨恨地說道。
  “陳天明!你給我過來。”何桃雙手插腰豎著眉毛對陳天明大聲地喊著。可能何桃見學生在那邊不好發火于是叫陳天明走過去。
  “何桃你別誤會我沒有說你什么壞話那些都是鐘瑩瞎編的。”陳天明急忙跑到何桃的身邊小聲地向她解釋著。
  “小瑩瞎編什么啊?”何桃咬著牙說道。
  “我沒有說過欣抬比你漂亮那些都是小瑩瞎編的。我冤枉。”陳天明苦著臉說道。
  “陳天明那我問你既然是小瑩瞎編的你為什么知道呢我們在這邊離你那么遠你是如何聽到的呢?如果你沒有說過這樣的話你是不可能聽到的。”何桃一臉不相信陳天明說的話。
  “我我是……”陳天明無語了自己會香波功用武功來偷聽她和小瑩說話這樣的事情怎么能告訴何桃呢?如果讓學校知道自己會武功的話那可能會為自己帶來不少的麻煩所以他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怎么樣?陳天明是不是無話可說了有句話叫做若要人不知除非己不為。”何桃生氣地對陳天明說道。
  “我我沒有說過欣怙比你漂亮。”陳天明拼命地搖著頭。
  “你看你還說自己沒有說過叫著欣怙多么甜啊!”何桃的話言里面好像有點酸酸的。
  “我也叫你何桃啊也很親切啊。”陳天明說道。
  “有這樣親切叫人嗎?連名帶姓。”何桃瞪了陳天明一眼。
  “你的名字不是只有兩個字嘛別人都是這樣叫的啊要不我以后叫你桃桃夠親切的!”陳天明為自己想到一個這么親切肉麻的稱呼而高興。
  “惡心陳天明你給我記著我是不會放過你的。”何桃狠狠地白了陳天明一眼然后自己往學生那邊走向。
  “哎呀!”陳天明捂著腳小聲地叫著。這何桃怎么走路不帶眼睛了這都踩了自己兩次了她以前都不是這樣的。還好她今天穿的不是高跟鞋是平底鞋。陳天明幸災樂禍地在心里想道。
  在學生排練中何桃沒有再看過陳天明一眼也沒有和他說過一句話她只是和學生排練著。一會這學生的動作沒有做好那個學生的動作不到位忙上忙下的她那馬尾在腦后搖來晃去。
  不錯跳得真不錯。陳天明在旁邊暗暗地說道。何桃不愧是音樂院校的高材生在她的輔導下學生們跳的舞蹈很好看雖然他是門外漢但從學生的舞姿和舞蹈造型來看是非常好看的。
  “行了今天的排練就到這里大家排練得很不錯明天我們再練一下把剛才老師給你們指出不足的地方改過來到時就可以演出了。”何桃看著自己的學生有這樣的成績高興地說道。
  學生們也開始收拾著自己東西準備回家。
  “喂你在那傻站著干什么?幫我把東西搬到舞蹈室。”何桃看著陳天明在那站著不動任由自己搬著一些舞蹈道具生氣地對陳天明喊著。平時何桃都是讓那些女學生幫她搬的不過今天排練太晚了她怕影響學生回家的時間況且陳天明也在身邊于是她叫學生先回去讓陳天明幫她搬。
  可是陳天明不但不過來幫自己還兩手插在褲袋里看著這怎么不讓她生氣呢?特別是她想到剛才小瑩跟她說“陳天明說李欣恬比她漂亮”她就更生氣了。
  “噢是我幫你。”陳天明發現何桃自己在搬著舞蹈的道具忙走到何桃的身邊幫她搬了起來。
  “你怎么把東西全摟了給我一點。”何桃見陳天明把地上的道具全摟在懷里都快看不到他的頭了于是她對他說道。
  “沒事這些粗活就是我們男人做的可不能把你累壞了。”陳天明想搖一下自己的頭可是發現道具已經把他的頭頂住了想搖一下都搖不了。
  這時天空突然暗了下來豆大的雨點沒有什么征兆似的就從天而降。“何桃快走下大雨了。”陳天明邊說邊自己摟了舞蹈道具就跑。
  何桃也跟著陳天明一起跑。但是他們到了舞蹈室的路程平覺還是有一段在跑到舞蹈室的時候他們已經像落湯雞似的。
  “外面好大雨啊!”陳天明把那些舞蹈道具放下說道。“不知道有沒有淋壞了這些道具?”
  “沒事這些都是塑料的。”何桃笑著說道。
  陳天明看著何桃的笑容呆了。這些天來何桃一直是在對著他板著臉現在那如嬌花般的笑容讓他怦然心動。什么時候何桃能一直這樣對自己笑呢?如果能一直對自己這樣笑的話那就算用天下的東西來跟自己換自己都不換。
  “哈欠”何桃突然打了一個噴嚏。
  “你是不是淋雨著涼了?”陳天明看著何桃關心地說道。現在外面下著這么大的雨不可能走得了再看看何桃被雨淋濕的全身他不由地擔心了。
  突然陳天明的眼睛不由一亮因為現在何桃衣服全濕了而她今天穿了一件沒色的t恤在被雨淋濕了之后竟然把里面的胸罩印了出來那是一件紅色的胸罩現在緊緊她貼著上衣讓陳天明全看到了。
  陳天明困難地吞了一口口水何桃那豐滿的**太誘人了自己好想再模一摸好好地重溫一下以前的感覺。想到這里陳天明的下面好像有點變化了。
  “你你在看什么!”何桃也發現了陳天明在看著自己的胸部而自己因為衣服濕了一些不雅的情景與暴露了出來。于是她紅著臉忙雙手掩在自己的**上生氣地罵著陳天明。
  “我我沒有看什么我只是見你的衣服濕了怕你著涼擔心你啊!”陳天明可惜地搖了搖頭說道。現在為什么都是這樣好看的東西往往都是不能看的不好看的東西卻經常在面前晃著。
  “哼陳天明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那點花花腸子你你有了美琴為什么還招惹李欣恬?”何桃恨恨地說道。好像現在陳天明就是一個大淫賊似的而他對不起自己的。
  “你不要狡辯了一個小孩子都這樣說你你還騙誰啊?”何桃才不會相信油嘴滑舌的陳天明。“哈欠!”何桃又打了一個噴嚏。
  陳天明心疼地看著何桃這好像已經著涼的樣子咬咬牙對何桃說道“何桃你把你的衣服脫了!”
  “什么?”何桃大驚失色生氣地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