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1832

韓賓知道,路小小沒有逃避而跟自己硬拼是自己占了大便宜,只要自己干掉路小小或者讓路小小不能再戰,自己就能專一地對付陳天明,憑自己的實力對付陳天明,那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于是,韓賓得意地攻擊路小小。路小小的武功比起陳天明差多了,他要重創路小小也不是難事。不過,路小小的蝴蝶花還沒有出來,韓賓還是有點忌憚。可韓賓已經想好,只要自己攻擊路小小,路小小只有兩個選擇,要么被自己所傷,要么弄出飛劍出來自保。
  就在韓賓的內力剛與路小小對拼的時候,他只覺自己后面一痛,他知道自己受傷。可自己明明已經用真氣把陳天明的飛劍擋住,陳天明怎么還有什么東西傷到自己?韓賓知道,以自己體內出的護體真氣,完全可以擋到那些所謂的暗器。
  于是,韓賓急忙把內力抽過來,擋住要射進自己身體的東西,如果他不擋住的話,
  可能那東西就會把自己洞穿。“啊!”韓賓大叫一聲,他兩手奮力向上一舉,他把身上所有的真氣收回對抗射進自己身體的東西。
  只見韓賓體內血光一亮,蝴蝶花硬生生地被他給*出來。饒是如此,韓賓還是被蝴蝶花傷得不輕,他覺得自己體內的真氣有些阻滯,好象運行不暢。
  雖然韓賓已經受傷,但陳天明并沒有乘勝追擊,他急忙飛向飛摔出去的路小小。陳天明落到地上,扶起倒在地上的路小小焦急地問道:“小小,你怎么了?”剛才路小小為了吸引韓賓的注意力,故意與韓賓硬接一掌,所以陳天明擔心她有事。
  “我,我沒有事,老師,快去殺了韓賓。”路小小虛弱地對陳天明說道。他們好不容易重傷韓賓,現在正是趁著這個好機會殺掉韓賓。但是在陳天明的心里,自己女人的安危重過一切,他是不會對自己的女人不顧。
  于是,陳天明不理路小小的訴說,他抓過路小小的手,仔細地探了她的脈門,現她只是受了重傷,暫時還沒有生命危險。
  韓賓的武功這么厲害,如果當時不是自己用蝴蝶花傷到韓賓的話,他可能已經把路小小殺掉了。
  “小小,你在這里歇歇,我去對付韓賓。”陳天明邊說邊把路小小小心地放在地上,然后站了起來。
  韓賓一邊運功療傷,一邊非常納悶地想不明白。為什么蝴蝶花會在自己的后面,不是路小小才能指揮蝴蝶花嗎?當時自己一直盯著路小小,怕她用蝴蝶花的?韓賓還是想不明白路小小的蝴蝶花怎么會在自己的后面?
  “韓賓,你納命來!”陳天明一邊向著韓賓走過去,一邊惡狠狠地說道。
  “陳天明,你以為你可以殺了我嗎?”韓賓又在自己身上點了幾個穴道,他現在已經不流血了,但他還是受了重傷。“為什么蝴蝶花會在我后面?你們為什么就會用陰謀詭計,你們不是自命英雄嗎?”
  陳天明冷冷地說道:“韓賓,我不是什么自命英雄,對付自己的敵人,我就算是用再陰險一百倍的方
  法,我也是會用的。特別是對付你們這些陰險小人,我更要這樣做。韓賓,你納命來!”
  韓賓見陳天明向自己*近,他也暗運內力站了起來。雖然路小小被他所傷現在運功療傷,但他也受了傷,他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擋住陳天明的攻擊。媽的,陳天明他們真是卑鄙,如果不是這樣,他還是可以對付陳天明他們的。
  陳天明飛身一躍,身形如一溜煙般向韓賓飄去,韓賓已經受傷,他有信心對付韓賓。而且他還有秘密武器,聽韓賓剛才所說,韓賓是猜不透自己用蝴蝶花傷到他,看來自己是還可以再出其不意地傷一次韓賓。
  想到這里,陳天明得意地撲向韓賓,他用了六成內力,還有四成內力分別控制著飛劍和蝴蝶花,在關鍵的時候他會用飛器干掉韓賓。
  韓賓見陳天明攻擊自己,他也把手一擋,運起全身的內力相擋。“轟”,強烈的真氣撞擊在一起出可怕的響聲。由于陳天明并沒有使出十成內力,他還是被韓賓打得向后退。韓賓見自己打退陳天明,
  不由哈哈大笑,“陳天明,想不到我雖然受傷了,但你還是沒有什么本事啊!”
  就在韓賓得意的時候,兩道白光突然從陳天明身上射出,韓賓看到陳天明身上居然能同時射出兩個飛器,他不由驚訝得睜大著眼睛。現在他明白了,為什么剛才自己背后會出現蝴蝶花,原來陳天明可以同時使用兩個飛器。
  這怎么可能呢?陳天明身體內怎么可以藏著兩個飛器,不過韓賓驚訝歸驚訝,他是知道這是事實,因為他剛才明明看到。就在韓賓遲疑的一瞬間,飛劍與蝴蝶花向著韓賓射去。
  韓賓馬上往后飛退,但是已經遲了,陳天明用飛劍和蝴蝶花左右包抄,只見又是血光一閃,韓賓被飛劍射中右肩膀。飛劍洞穿他的肩膀,然后再從后面飛了出去。
  “啊!”韓賓慘叫一聲,然后快地往后面飛摔出去,他怕陳天明乘勝追擊殺掉他。“陳天明,你媽的是卑鄙小人,你,你怎么可能使用兩個飛器?”韓賓看著那邊的路小小還在運功療傷,陳天明是怎么可能使用兩個飛
  器呢?而且剛才飛劍和蝴蝶花還是從陳天明的身上飛出?蝴蝶花為什么不把陳天明的身體破壞呢?
  “呵呵呵,韓賓,你現在知道我的厲害了?”陳天明得意洋洋地說道。這就是他為什么要讓路小小跟他一起來對付韓賓的原因,厲害啊,韓賓是不知道他身上可以同時容下兩個飛器,現在他已經把韓賓打成這個樣子,估計韓賓是飛不了天。
  韓賓兩手艱難地撐著地坐了起來,他的身體越來越糟,剛才被陳天明用蝴蝶花傷成那樣,現在又被飛劍洞穿肩膀,那痛得讓他無法正常吸氣的傷,而且還在流血,他覺得依他現在的內力,只能是對付一個一般的高手了,現在面對著陳天明這樣的高手,他是沒有辦法。
  媽的,難道老天真要滅我韓賓嗎?韓賓在心里生氣地罵著。事情到這個地步,他只能是跟陳天明同歸于盡了。想到這里,韓賓猛咬住自己的舌頭,一道鮮血從他的嘴里噴出。韓賓好象吃了十瓶偉哥似的從地上躍起,然后他在自己的身上打了起來。
  韓賓
  好象要自虐似的,每打自己一掌,他的嘴里就吐出一口鮮血,他接連在他的身上打了好幾掌,韓賓也吐了不少鮮血。現在的韓賓已經流了不少血,但他還是能堅持著,而且他每打一掌,他的眼神就好象變了一下。
  陳天明納悶地看著韓賓,“韓賓,你在干什么?難道你見自己不是我的對手要自盡了嗎?”
  “陳天明,我要跟你同歸于盡,你以為你可以贏得了我嗎?”韓賓哈哈大笑,他的笑聲帶著一種嘲笑和悲壯。
  要跟我同歸于盡?陳天明心里一亮,他明白過來了,韓賓這種方法就像自己以前刺激氣戶穴一樣,可以刺激身體的潛能。雖然這樣可以讓韓賓再度恢復內力,但過后韓賓也是要完蛋了。連陳天明有血黃蟻血液護身,現在也不敢再用那種刺激身體潛能的方法了。“韓賓,你先冷靜一下,我們一會再聊。”陳天明邊說邊向路小小那邊飛去。現在韓賓的內力肯定跟以前那樣強,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不跟他硬拼,先耗韓賓一會,等他的內力慢慢消失,韓賓不死也是沒有用了。
  當陳天明扶起路小小就要逃走的時候,韓賓已經像鬼魅一般站在他們的前面。“陳天明,你還想跑嗎?為了要殺你,我現在刺激我身體的的最后潛能,我也??不了。不過,我在死之前,一定要先殺了你,到時你們的末日也就到了。哈哈哈!”韓賓陰森森地笑著。
  陳天明見韓賓已經擋在他們面前,現在他們要逃的話是不可能的了。為了保護路小小,陳天明握著路小小的手,把蝴蝶花傳送到她的體內。
  “老師,你不要給我,你留著防身,一定要幫我殺了韓賓,為我們報仇。”路小小也看到韓賓的不妥,她知道韓賓是用什么辦法刺激自己身體的潛能,這樣的辦法,她是聽過路美說過,可她們不會,她也是第一次見過。路小小見韓賓要跟他們同歸于盡,她是不要命,想讓陳天明幫自己報仇。
  “小小,你胡說什么?你是我的女人,我怎么會讓你有事呢?你先退開,讓我自己來對付韓賓。”陳天明知道路小小重傷未愈,如果她留在這里,只會是更麻煩。
  “不,我要與你在一起對付韓賓。”路小小搖搖頭說道。難得遇到自己的仇人,路小小怎么會放棄呢?如果她放過自己的仇人,????一定會恨自己一輩子。
  韓賓陰笑著,“你們不要爭了,我會讓你們一起去見閻羅王的。”韓賓現在非常有信心,路小小已經重傷,陳天明跟自己打了這么久,他的內力也消耗不少,而他卻是全身充滿了內力。他一定要殺死陳天明他們,一定要完成最后的計劃。
  “陳天明,你們不要怕,我來幫你們。”那邊的方翠玉飛了過來,她一直盯著陳天明這邊,看到韓賓被陳天明他們重創后,突然激潛能,她知道陳天明有危險了。不知道為什么,她看到陳天明一有危險,她就非常擔心。
  今天爆,看在今天爆的份上,請投禮物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