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1827

“是,”林國馬上拿起呼叫器,通知大家準備,馬上趕去項目剪彩現場。
  陳天明回頭對林廣熾說道:“肉面,你向許堂主匯報這里的情況。情況不明,我們過去查探。”
  “是,我馬上向堂主匯報。”林廣熾大聲說道。他拿著手機給許柏打電話匯報。
  車隊很快就把項目剪彩現場給包圍住了,其實那里就是一個工廠,雖然一些記者、其它公司經理什么的退場了,但還有一些領導和工作人員在。特別是那些領導聽到韓賓不舒服,個個圍在外面的議會廳等著韓賓,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幫上一些忙,然后可以討韓賓的歡心,以后可以被其提拔。
  “你們是什么人,在這里干什么?”這次由于國家副主席韓賓過來參加項目剪彩,另外省里的領導也出現,因此,建省公安廳廳長親自帶隊,帶著幾百個警察把
  周圍的街道和工廠圍了起來。
  開始他們沒有現陳天明他們的車輛可疑,不就是一、兩輛車子,但當陳天明他們的車子拉著警笛全聚集在工廠門口的時候,這些警察才現情況不對了。“你們是什么人?”在外面執勤的市刑警隊長牛*地揮著手大聲說道。
  人家來了這么多車,而且還有幾輛中巴,這車子估計是經過改裝,看不到車里的情況。更不知道來了多少人?靠,他們怎么還拉著警笛,警笛不是只有警察等部門才可以拉的嗎?這些車的車牌只是一般牌照,他們牛什么?而且在開現場安全會議的時候,省公安廳長已經嚴肅地告訴大家,這次來的是國家領導,一定要保護好領導的安全,特別防止恐怖分子襲擊領導。想到這里,刑警隊長有點慌了。“全體戒備。”那些警察聽到隊長這樣叫,馬上把槍撥了出來。
  “你們想干什么?”林廣熾看到這些警察把槍撥出來想動武,他不由跳下車生氣地叫道。
  “嘿嘿,這句話是我應該問你們的。”隊長見有人
  出來了,覺得剛才自己是有點威風。這次不但省公安廳的廳長來了,而且省委書記省長和中央領導也來了,如果自己表現好的話,可能以后可以立大功了,到時自己就可以升官財。隊長越想越高興。
  “我們是虎堂的,我們在執行公務。”林廣熾生氣地說道。他負責帶人打頭陣,本來他是想沖進去的,但卻被警察給攔下來了。
  隊長不相信地說道:“虎堂?你們有證件嗎?而且這里面有中央領導人在,就算你們是虎堂的人,也要向領導請示。”虎堂不也是由中央領導直接領導嗎?像韓賓都是南中海的領導,這些虎堂還能牛得過韓賓?隊長可不想讓這些所謂虎堂的人隨便沖進去。
  聽說某個地方有個警察在執行公務的時候,明知道對方是省領導,還故意按規定辦事。后來被這個省領導表揚了,那警察還被提升。呵呵,這次我可是在國家領導的面前表現,表現好了,可能提升得更快。而且這些人說是虎堂的,沒有什么證據之前,他是不能放這些人進去。如果對方是恐怖分子要襲擊韓賓的話,那他就是千古罪人了。
  “我們有證件,”林廣熾一臉沒好氣,人家警察這也是秉公處理,他又能怎么樣呢?他把自己的證件遞過去,“請你們快點,我們在執行一件非常重要的任務,如果出了什么事,你們是要負全責的。”
  “這也是我們的職責,我們也沒有辦法,里面有一個國家領導,如果出了什么事我們也負不了這個責任。”警察隊長看了看林廣熾的證件,有點懷疑地問道。“這個人是你嗎?怎么照片里的人很胖,你好象不那么胖啊?”
  林廣熾聽到警察這樣說,快要暈倒了。他以前是有點胖,但現在虎堂里天天訓練,他也拼命練功,他哪有以前那么胖了。說真的,里面相片中的自己是比現在的自己胖了一些。“那是我以前的相片,你們讓開,我們要進去。”林廣熾不想在這里逗留時間,如果韓賓真的逃掉,問題就大了。
  “雖然說你這證件是真的,但你的人跟證件相片不相符,我懷疑你這證件是拿別人的。”警察隊長說道。他向旁邊的一個警察使了眼色,讓手下向廳長匯報
  。不管這人是不是虎堂的,都是一件大事。虎堂執行的任務一般都是重要的任務,而如果這人敢冒充虎堂的人出來辦案,本來也是大罪。
  “你們讓不讓開,”林廣熾火了,他這次好不容易才頂到這個沖鋒的任務,現在才沒有進去就被人攔著,他以后還怎么在陳天明面前抬頭啊?于是,他想沖進去了。
  “怎么了?你們想闖進去嗎?”隊長把槍舉起來對著林廣熾,“你也不看看這是誰的地盤?如果你們敢亂來,我們把你們打成蜂窩。來人啊,把他們全扣起來。”隊長以為林廣熾這些人不是虎堂的,如果把這些人抓住的話,一定可以立大功啊!不知道這次立了大功,可不可以升副局長呢?
  林廣熾和旁邊的幾個虎堂隊員一聽警察要扣他們起來,他們馬上沖上前,三下兩下就把前面幾個警察的槍給下了。林廣熾扣著隊長的喉嚨冷冷說道:“我們在執行任務,剛才我已經給你們看了證件,你們還不相信嗎?小吳,你把你的證件給這個警察看看。”
  旁邊的一
  個虎堂隊員把他的證件給警察隊長看了,隊長看了見是真的,他有點害怕了。如果這次自己得罪了虎堂的人,以后也是吃不了兜著走。但是,不知道這些人要進工廠是什么事?如果自己硬要攔著,說要向韓賓請示的話,可能會討得韓賓的歡心。韓賓一高興,把自己帶到公安部的話,那自己就爽了。
  想到這里,隊長叫道:“我不管你們是什么人?里面有中央領導,如果沒有他的同意,你們是不能進去的。來人,不要管我,先把他們給拿下來。”隊長想到電視上的情節都是這樣的,什么向我開炮,這樣就更能顯示一個人的英雄氣概。呵呵,不知道這件事情讓韓賓聽到了,他有什么想法呢?
  后面的二十幾個警察本來見隊長被人劫持了,他們不敢怎么樣,紛紛把槍給放下來。現在聽到隊長這樣說,他們又把槍舉起對著林廣熾他們。
  陳天明見林廣熾他們還沒有搞掂前面的警察進到工廠里面,不由著急地跳下車問道:“肉面,怎么回事?”
  “老師,他們不
  讓我們進,我馬上解決。”林廣熾看到陳天明出來了,他氣得不輕。都是這么“牛*”的警察擋著自己,都給證件讓他看了,他還逞能?難道他們跟韓賓一伙的,故意擋著自己?想到這里,林廣熾的手緊了一下。
  “啊,唔,”警察隊長被林廣熾緊緊地捏著喉嚨,他感覺自己快要窒息了。他想用擒拿手反扣林廣熾,但他哪能動得了林廣熾?他只能是拼命地用腳踢著地,臉上的眼睛都快凸出來。
  “走,我們進去。”陳天明氣憤地叫道。“我告訴你們,我們是虎堂的,正在執行一件非常重要的任務,如果誰敢攔著我們,我們可以當場把他擊斃。”陳天明一邊說一邊往前面走著,他眼中透出一種無形的震憾力和威嚴,那些本來想開槍的警察慢慢地往后退。
  陳天明就只是一個人往前走,警察們被陳天明這種毫無畏懼的威風給嚇住了。他們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如何處理這件事情。他們的隊長被對方抓住,看隊長現在的樣子自身都難保。是開槍還是不開槍呢?
  “住手。”從里面跑出十幾個人,叫住手的是省公安廳長,他拼命地跑,而后面是省委書記和省長,再后面是十來個隨從。當廳長說外面有虎堂的人過來執行任務,且要進到工廠,他簡直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難道有人要暗殺韓賓,所以這些虎堂隊員才過來的嗎?不管如何,他都是要出來問問的。
  “你們是什么人?”陳天明看著這些領導冷冷地問道。
  “我是建省公安廳廳長,這是省委書記、省長、副省長……”廳長為陳天明介紹后面的人。
  陳天明說道:“我們是虎堂的,我們在執行一項非常重要的任務,請你們讓我們進去,如果誰敢攔著我們,不管是誰,我們有權當場擊斃!”
  這些領導聽到陳天明這樣說,個個是大吃一驚。虎堂的人有多厲害,他們是知道的。他們能說出這樣的話,可以說明他們已經接到上級的命令,可以先斬后奏。就算是省委書記、省長這些部級干部,一樣是先斬后奏。
  “韓賓副主席在里面休息,鑒于領導的安全,你們是不是等我們向領導匯報一下?”省委書記是這里最大的官,他對陳天明說道。
  聽省委書記這樣說,陳天明心里一動,讓他們幫自己找韓賓也好。“好,你們現在給韓賓副主席打電話,看他現在哪里?”
  省委書記馬上拿出手機給韓賓打電話,過了一會,他著急地對陳天明說道:“打通電話了,但是沒有人聽。”
  “你們讓開,我們要進去。”陳天明邊說邊沖進去,林廣熾把那個警察隊長打暈扔在一邊,他也帶著虎堂隊員沖進去,其它的車輛開了進去。那些警察馬上紛紛讓開,既然有領導出來了,他們也沒有必要強出頭。
  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