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8)      第1943章(01-28)      第1944章(01-28)     

流氓老師1818

黑神婆帶著益西嘎瑪出了西部后,黑神婆通過喇嘛教在外面的聯絡部得知玄門的一個聯系電話。黑神婆到了玄門的一個聯絡點,拿出以前大伯給她的玄門信物,一下子把玄門里的人給嚇住了,那可是空無師公的信物。
  玄門弟子聽黑神婆說找空無,他們便馬上跟鐘向亮聯系,剛好大伯這段時間跟鐘向亮有聯系,而且還留下一個電話號碼。所以,黑神婆找上了大伯。
  開始大伯準備逃走不見黑神婆的,但聽黑神婆說圣女也過來了,她要找陳天明。如果圣女在路上出什么事,喇嘛教一定會不穩定,他們一定會到中原報仇。大伯當然是不想出現這種情況,于是,他馬上趕過來跟黑神婆會合。
  本來大伯是想通知陳天明的,但益西嘎瑪不肯,她說去找陳天明就行。于是,大伯問了一些玄門弟子,得知陳天明在m市后,他便帶著益西嘎瑪她們到了m市。聽益西嘎瑪說
  ,大伯以前跟黑神婆是一對戀人,因為大伯做了對不起黑神婆的事,大伯就一直躲著黑神婆。
  這次大伯與黑神婆在路上冰釋前嫌,至于是怎樣冰釋的,益西嘎瑪就紅著臉不肯說了。不過陳天明也不再問,以他的聰明還有大伯的猥瑣,他已經猜到肯定是大伯跟黑神婆嘿咻嘿咻了。唉,為老不尊啊!不過,陳天明有點奇怪,以大伯這樣的年紀,他那個東東還可以起來嗎?或者是三槍倒?
  “圣女,上次我們那個,是不是還沒有讓你有小圣女啊?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再那個那個,這次我一定會讓你懷上的。”陳天明拍著自己的??膛說道。別的本事他不敢說,至于那種事情,他是很厲害的。
  如果不是張麗玲不讓他那些女人這么早生孩子,估計他現在已經可以組織一支足球隊了。
  “流氓!”益西嘎瑪紅著臉嗔道。她沒有想到陳天明毛遂自薦這種事情,自己的醫術非常高明,而且還有神堂多年積累的經驗,她當然是安排好自己的事情,而讓自己懷上小
  圣女。當然,除非陳天明不行,否則不可能的。
  “我,我怎么流氓了?”陳天明苦著臉說道。“我是為你著想,算了,這話當我沒有說過。”
  “我,我生下我們的女兒了。”益西嘎瑪低著頭害羞地說道。
  陳天明驚訝地說道:“什么?我這么厲害啊?不,是你厲害啊!圣女,你是怎么知道一定懷上女兒的?”
  益西嘎瑪紅著臉說道:“這是我們神堂的秘方。你不會怪我?我沒有經過你的同意,就把我們的女兒留在神堂當圣女。但如果我不這樣做,我是不能離開神堂的。”說到這里,益西嘎瑪又想起女兒了。
  “我不怪你。”陳天明搖搖頭。“不過,女兒這么小就在神堂,有人照顧好嗎?要不要我們專門請幾個保姆過去照顧她?”
  “不用,”益西嘎瑪說道。“白神婆她們很會照顧孩子的,我以前也是被她們照顧
  長大,而且她們也精通醫術,女兒是不會有什么事。只是我有時想她,唉,她也是我的心頭肉。”
  “那我們干脆接她回來算了。”陳天明說道。他也不想自己的女兒在外面,而且她還這么小。”
  益西嘎瑪搖搖頭說道:“不行的,如果女兒不在神堂,我就要回到神堂。你說,我讓你選擇,你會怎樣選擇?”
  陳天明為難地說道:“你這樣問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你是我愛的人,女兒也是我愛的人。不過,一定要我選擇的話,我還是選擇你。畢竟女兒在那里也是可以當成幼兒園,我們有空就過去看她,這個應該行?”
  “行的,我準備每年回神堂陪她三個月,你會答應嗎?”益西嘎瑪看著陳天明。
  陳天明哪會不答應呢?因為他現在的事情比較多,有時益西嘎瑪去神堂也是可以的。只要能擁有她這個天仙般的美女,叫他干什么他都是愿意的。“我答應,如果我有空,我就陪你回去。
  ”陳天明說道。
  “你真好。”益西嘎瑪說道。
  “那當然了,我不好還會有誰好呢?”陳天明得意洋洋地說道。“對了,圣女,我們回房間里聊聊,這沙坐著好象有點不舒服。”陳天明想那種事情了。m的,他今天一定要推倒益西嘎瑪這個美女。上次他被她推倒,這次一定要報仇。
  “嗯,”益西嘎瑪紅著臉點點頭。她剛來這里,跟陳天明其它女人不熟悉,她還是想先在房間里呆著,慢慢再跟她們熟悉。“我,我以后住哪個房間?”
  陳天明想了想說道:“你先住我的房間!因為她們都喜歡住這一層樓,房間都住滿了,有些還兩個人住一間,你就跟我一起住,到時再安排你的房間。”陳天明想著益西嘎瑪剛來,跟其它女人不認識,如果讓她跟別人一起住的話,她可能會不習慣。
  “我可以在別的樓層住,我沒有關系的。”益西嘎瑪覺得還是自己一個房間好一點,至于是不是這
  一層樓,她覺得沒有問題。她是新來的,如果跟陳天明住一個房間,怕別人會有其它看法。
  “這個可以,我到時會為你安排,你這幾天就在我的房間先住,我讓人弄好你再搬過去。”陳天明拉著益西嘎瑪走到自己的房間,他猴急地把門給閂上,然后拉著她坐在床上。
  “天明,你以后叫我益西,不要叫我圣女,我不是圣女了。”益西嘎瑪說道。“而且你以前叫我圣女,我聽著不舒服。”
  陳天明點點頭,“行,我以后就叫你益西。益西,你在西部的時候,有想我嗎?”陳天明現在注意上了,益西嘎瑪的酥峰好象比以前大了一些,這一定是她生了孩子的緣故。于是,他摟著她,聞著她身上好聞的體香。
  “有,當時你兩次來神堂找我的時候,我都在你的身邊,只是你看不到我而已。”益西嘎瑪紅著臉小聲地說道。
  陳天明奇怪了,“你在我的身邊,奇怪了,我為什么看不到你?”
  “因為我在陣法里面,我可以看到你,你卻看不到我。”益西嘎瑪得意地說道。“雖然我不會武功,但我從小就開始學醫術、點穴和陣法。神堂里面很多的陣法都是我布置的,別人都說我們神堂里面的機關厲害,其實最主要就是陣法。如果沒有我們的指引,亂闖進我們神堂里,他有可能一輩子都出不來了。”
  “嘩,你好厲害啊!”陳天明邊說邊摟緊了益西嘎瑪,他的目標是在她豐滿的酥峰上。當然,他不敢一下子就抓上去,他要先摟著她,再慢慢抓她的那里。
  益西嘎瑪也不是很排斥陳天明摟著他,她已經做出決定來找陳天明,已經把自己當成是陳天明的人。她舒服地倒在他的懷里,感覺非常幸福。這是她第一次倒在陳天明的懷里,原來躺在他的懷里是這么溫暖,特別是他身上傳來的男人氣味,讓她覺得有點頭暈的感覺。
  “天明,你喜歡我什么?”益西嘎瑪突然問道。
  “我喜歡你的漂亮
  ,”陳天明想也不想便說道。“開始我第一眼看到你,以為是天上的仙女,當時我就深深地喜歡上你了。后來你跑了,我以為我再也見不到你,但沒有想到你竟然是喇嘛教的圣女。”
  “噢,原來你是喜歡我的外貌!”益西嘎瑪嘟著嘴生氣地說道。
  陳天明說道:“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我一開始喜歡上你的美貌,這也是正常的。后來我知道你是圣女,為了幫助那些窮苦的西部人民而義診,我就更加喜歡心地善良的你了。”
  “唉,由于因為地理位置的原因,很多西部人民不是很有錢,我們能幫多少就幫多少了。”益西嘎瑪嘆了一口氣。
  陳天明看著益西嘎瑪苦著臉的樣子,他心里就疼了。“益西,你不要痛苦,我有錢,我每年贊助一百萬給神堂,讓神堂幫助那些西部人民好不好?不過要說好,是以神堂的名義,我不出頭,也不能說是我捐的。”
  益西嘎瑪高興地說道:“真的嗎?那太
  好了,我代西部人民感謝你。”
  “這也算是幫我們的女兒,這樣神堂在西部人民的心目中更加偉大了。”陳天明笑著說道。以前神堂不用錢出藥幫那些西部人民看病,這讓西部人民祟拜神堂。估計現在神堂有錢后,神堂更加可以幫西部人民。
  “你是一個好人,我當時就看出來了。”益西嘎瑪說道。
  “那當然了,我是你的老公,我不好誰好啊?”陳天明見時機到了,一邊說一邊把手移上,蓋上了益西嘎瑪豐滿的酥峰。
  “啊!”益西嘎瑪條件反射地跳了起來,她推開陳天明的手。“天明,你不能這樣的。”
  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益西,對不起,我以為你是我的人,我們親密一些沒有關系,我沒有想到你會這么大反應。”
  聽著陳天明這樣說,益西嘎瑪也不好意思地說道:“對不起,天明,我是你的人,我,
  我知道我們是應該做那種事情。不過,我現在還沒有心理準備,你可以再等一段時間,等我做好準備了,我,我就把我給你。”說到這里,益西嘎瑪害羞地低下頭。
  “其實我摸一下你,是沒有什么的,你慢慢適應就行了,我們連那種事情都做過了,”陳天明勸導著益西嘎瑪。
  “嗯,剛才是我一下子沒有準備,你,你現在可以像剛才那樣。”益西嘎瑪慢慢地閉上眼睛。
  今天爆,看在今天爆的份上,請投禮物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