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1)      第1943章(01-21)      第1944章(01-21)     

流氓老師1813

難道有內奸?歡喜的心不由一揪。虎堂里面的隊員全是經過嚴格審查出來的,政治思想非常高,應該不會出現問題。但先生他們為什么知道虎堂的事情呢?難道先生不是韓賓?是軍方的人?或者先生在軍方高層有眼線?
  雖然說虎堂里面的事情是很機密,但大概的情形,軍方高層還是知道一二。虎堂地下室的建造跟龍組不大一樣,如果不是內部人,是不可能知道里面的地形。
  許柏看到現在的情景也是呆了,他們是出色地完成保護孔佩嫻的任務,但虎堂卻出了事。聽歡喜說下面生爆炸,估計下面的虎堂隊員已經殉職。想到這里,許柏一陣傷心。他走到工作人員的身邊問道:“大概要多長時間才能打通到下面?”
  “長,估計還要十多個小時。
  ”一個工作人員對許柏說道。
  “請你們務必要快一點。”許柏鄭重地說道。
  十幾個小時后,特殊通道已經打開,陳天明他們下到地下室。他們看到地上全是零碎的尸體,可見當時的炸藥是多么恐怖。不過,幸好當時建這地下室的時候,用的材料非常特殊,沒有把地下室給炸毀。
  許柏用密碼把欄桿給打開,然后快步走到禁區里面的小房間。房間的門全被炸壞了,他們看到最右邊的那個房間里有一個人,他們走上前一看,是崔建學。崔建學已經死了,不過可能因為他在房間里面,尸體還算是完整。
  “崔球呢?”許柏突然醒悟過來,他走到保護艙,然后叫了一個工程隊的專家過來。專家用一些工具忙活了一陣,再按上密碼,保護艙才慢慢地打開。
  崔球躺在里面沒有動,陳天明急忙把他拉出來,探了一下他的脈門,才松一口氣說道:“沒事,崔球只是暈過去而已。”說完,陳天明拍
  打了崔球幾下。
  崔球動了,他慢慢地睜開眼睛,說道:“我,我沒有死嗎?”崔球想起了當時老h他們要殺他,而且還用上了炸彈。后來他被鐵手關在這里面,以后的事情他就不知道了。
  “你沒有死,崔球,為了保護你,我們十幾個兄弟全死了。”陳天明氣憤地說道。雖然鐵手他們的武功不高,但畢竟也跟他學過武功,想到先生他們的可恨,陳天明恨不得現在就把他們殺掉。
  “我兒子呢?”崔球想到自己的兒子,當時他還叫鐵手他們救自己的兒子不管自己。
  “崔建學死了,是被你們的人殺死的。”陳天明冷笑著。雖然這些虎堂隊員死了,但他們卻啟動了地下室的監控錄像,這錄像把當時的情況全錄了下來。所以,陳天明他們知道當時生的情況,知道崔球就是老a,這些人全是先生的手下,帶頭的人是老h。
  崔球歇斯底里地叫道:“不可能,他們怎么會殺我呢?”
  陳天明罵道:“崔球,噢,我應該叫你老a,你不要太天真了,你好好想想,先生為什么要殺你?原因就是你知道他太多的秘密了,來,你好好看看你自己的兒子,你的兒子是被你的人用炸彈給炸死的。”陳天明拉著崔球來到旁邊的房間,崔球看到兒子的尸體不禁流下了眼淚。
  “建學,是我害了你。”崔球哭著說道。“你其實在我出事的時候,可以出國的,你為什么還留下來?你這樣是害我們崔家絕后啊!”崔球想到自己所有的希望全沒有了,不由癱坐在地上。
  “怎么樣?你是不是好好想想,把先生的事情說出來,為你兒子報仇。”陳天明說道。
  “不,不行,我不能背叛先生。”崔球拼命地搖著頭。
  陳天明說道:“先生都這樣對你的兒子,你看看崔建學,他是死不瞑目,他這么年輕,就這樣因為你而被老h他們殺死。”
  崔球看著崔建學的尸體沒有說話,他好象在想著事情。
  “你好好想想,剛才我們看了當時的錄像,老h他們是要把你殺掉的。因為他們救不了你,就是要把你殺死,死去的人是最能保守秘密。但是,先生也沒有必要這么歹毒,把你的兒子也殺了。”陳天明陰陰地笑著。“可惜,你為先生做了這么多事情,你得到什么?到頭來還是被他們所殺。”
  過了一會,崔球咬牙切齒地說道:“對,陳天明,你說得對,先生對我不仁,我也對他不義。好,你問,你們想知道什么。”
  “先生是誰?”陳天明問道。
  “是韓賓。”崔球毫不猶豫地說道。他要為兒子報仇,就只能是借助陳天明他們的力量。
  陳天明他們聽了,不由暗暗點頭。果然不出他們所料,先生就是韓賓。“你把這些年跟著韓賓做的事情告訴我們,我們需要你的第一手資料。”陳天明高興地說道。終于知道先生是誰了,
  m的,他要帶著人馬殺向韓賓的家,把韓賓他們殺個片甲不留。
  崔球頓了頓,把自己跟著韓賓所做的事情全說了出來。這一說,就是說了幾個小時。當然,后來陳天明他們撤出地下室,讓工作人員對虎堂地下室進行修補,而虎堂的臨時總部也設在了安安保全公司。
  當記錄員把崔球所說的全記下來,然后讓崔球畫押后,陳天明與許柏的心情開始沉重起來。他們知道為什么先生的實力這么強,因為先生用關系把全國各地一些官員拉下了水,那些官員或多或少都有把柄在先生的手里,所以他們全乖乖地聽先生的話。
  就算先生以后退居二線或者出事,這些官員還是要聽先生的話,要不然,他們一些把柄就會公布于世,他們的位置也保不了。甚至是一些官員會觸犯到了法律,他們能不聽先生的嗎?
  而崔球也利用自己在龍組的身份,為先生鏟除了不少異已,為先生辦了很多傷天害理的事情。由于他們作了假證,龍組辦案也是直接向中央領導負責,地方官員
  也管不了,也是做了不少冤案。
  崔球還說,他還利用龍組的關系,為先生組織培訓了不少高手。那些高手全是從小就開始培養,他們是孤兒,所以全聽先生的話。先生每半年就會到秘密基地教授這些人武功,這些人有龍組的真證件,所以出入非常方便。
  許柏震驚了,按崔球所說,先生組織的那些人其實就是龍組的外圍人員,他們持有龍組的證件,可以為非作歹,到時崔球為他們善后抹干凈就行。“崔球,你知道先生組織的基地在哪里嗎?”許柏著急地問道。
  “知道,”崔球點點頭,“在郊外一個工廠,表面是工廠,但里面是組織高手所在的地方。那里起碼有一百多個高手。不過我被捕后,不知道他們有沒有轉移。”
  許柏不管了,他問了地址后,馬上走出去給婁澤冬打電話匯報。于是,一個小時后,虎堂所有的隊員、安安保全公司的精英,再加上某6戰旅向著那個秘密基地開去,伴隨著還有幾架轟炸機。
  趕到那工廠后,大家現里面一個人影也沒有,里面也沒有什么有價值的東西。正如崔球所說,在崔球被捕后,韓賓把組織轉移了。不過,崔球的口供還是有用的,他供出龍組有二十幾個韓賓的人。
  龍定親自召集婁澤冬和嚴啟暢等幾個常委,把崔球的口供告訴他們,并說出韓賓就是先生。不過,可惜的是,崔球說了這么多,都沒有直接證據證明韓賓就是先生。韓賓非常小心,跟崔球見面都是秘密的,崔球只是知道韓賓是先生,可韓賓經常用假面目跟他見面。
  嚴啟暢有點猶豫,“龍主席,雖然崔球招供,但我們也不能保證他說的是真的。如果這是崔球故意誣蔑韓賓的話,那我們豈不是冤枉好人?”
  孔浩旗也點點頭,“是啊,這個先生太狡猾了,雖然崔球說他是先生,但沒有證據直接證明。我看還是先二十四小時進行秘密監控,把那些南中海保鏢撤掉,換上我們指定的一些。”
  “這個你們不要急,崔球說,先生在全國
  各地都有產業,我們先把那些產業查一下,另外,老嚴你和老婁帶著虎堂的人,把那二十幾個龍組隊員先抓起來,我們慢慢審一下。”龍定說道。他也知道要證據才行,要不也不能服眾。不過,現在確定韓賓就是先生,雖然沒有證據,有崔球提供的這些線索,他們又把韓賓給監控起來,估計一定可以打擊那些組織的力量。
  “崔球一定是知道先生不少秘密的,要不然先生也不會這么舍命來救他,最后救不了要殺他。我們這段時間集中力量把先生那些產業給查一些,估計他們都有問題的。另外,監控韓賓,最好讓虎堂的人也參與,到時還可以借用安安保全公司的人。”孔浩旗說道。經過女兒這次事情,孔浩旗知道陳天明他們的實力。
  “只能是這樣,這次的會議是機密,希望大家一定要保守秘密。從現在開始,南中海進入緊急狀態,一切做好戰斗的準備。”龍定看著大家說道。龍定是相信崔球的話,雖然那天韓賓也在家,但那已經是事過之后才在家的。當時韓賓的保鏢一而再三地不讓他進去,里面就是有問題了。過后,他也讓小李去門哨那里查過,當時回了一輛車,是韓賓保鏢的車。這
  有可能當時韓賓就在里面了。
  哼,等我把你其它的產業全拔出來,再換下你的保鏢,我看你還能支持多久。龍定在心里高興地想著。他要讓歡喜通知道門的人,這段時間堅守在南中海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