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1812

(韓賓病了)?
  龍定接到歡喜的電話后,馬上安排人到虎堂總部。雖然虎堂總部非常堅固,但如果知道它的構造,還是可以讓專業人士用機器打開里面的特殊通道,慢慢進到下面。龍定安排好人手后,不由放下電話暗暗地想著。?
  先生這次居然在大白天出現,他真是大膽,難道他不怕暴露身份嗎?龍定暗暗地想著。突然,龍定眼睛一亮,他拿起電話打起來,“喂,是秘書處嗎?我是龍定,我找韓副主席。”龍定決定找韓賓。如果現在韓賓還在辦公室,那他就不是先生了。?
  “龍主席,你好,韓副主席今天早上有點不舒服,他提前回家休息了。”那邊的秘書一聽是龍定打過來的,馬上恭敬地說道。?
  “噢,他現在南中海嗎?”龍定關心地問道。“他哪里不舒服?有沒有去檢查?”?
  “韓副主席沒有去醫院檢查,他說?
  沒有必要那么麻煩,回家休息一下就行了。”秘。?
  龍定一聽韓賓今天剛好不舒服,心里也有點肯定,韓賓不會這么巧?不行,我現在要去韓賓的家看一看。想到這里,龍定馬上給小李打電話,“小李,你馬上帶人跟我去韓賓副主席的家看看,聽說他病了。”?
  于是,龍定帶著小李他們去韓賓的家。一到門口,就有保鏢走上前說道:“龍主席,你好,請問有事嗎?”?
  龍定看到保鏢攔著自己,心里有點不舒服。但人家保鏢并沒有把話說得很那個,只是問自己有什么事,而且他也問得很客氣。“我聽別人說韓副主席的身體不舒服,我過來看看他。”龍定邊說邊要往里面走。?
  韓賓的那個保鏢好象有意地對龍定躬了躬身,剛好擋住龍定前進的路。“龍主席,不好意思,今天韓副主席有點不舒服,他剛剛吃藥睡下不久。不知道龍主席找他有什么事?可,可以讓我們代傳嗎?”保鏢說得有點害怕,也不知道是怕龍定吵醒韓賓,還是怕龍定生氣他攔著龍?
  定。..?
  “噢,韓副主席是什么病啊?要不要緊?我叫來了醫生幫他看看,唉,他一心為國家*勞,也是要注意身體啊!”龍定嘆了一口氣,好象很擔心韓賓的身體。?
  “那,那可以等韓副主席醒了再看嗎?他這段時間有點偏頭痛,有時睡不著,現在好不容易睡著,所以我想讓韓副主席多睡一會,不知道可不可以?”保鏢看著龍定說道。?
  如果是平時,龍定是不會打擾韓賓的休息。但是,今天這個保鏢也太擋場了,而且他還要看看韓賓是不是那個先生?如果現在韓賓不在家,那他可能是先生了。想到這里,龍定是想著進去看看。?
  “我有一件事情想跟韓副主席說說,麻煩你帶我進去!”龍定看著保鏢說道。他的語氣帶著不容拒絕。?
  保鏢的臉色變了一下,“龍主席,這個不好!韓副主席這段時間的身體一直不好,一會他醒過來,我跟他說一下,讓他過去找你好嗎?”?
  龍定沒有說話,旁邊的小李說話了。這個時候,如果龍定再說話,就顯得他沒有水平,如果到時別人說什么,也只能是說小李了。“你什么意思?你沒有聽到龍主席說有事情找韓副主席嗎?看來你這個保鏢同志很牛啊!是不是龍主席要見韓副主席要經過你的同意?”小李咄咄*人,說得那個保鏢的臉色都變了。?
  保鏢也知道得罪龍定是什么下場,人家畢竟是一國之主啊!雖然說現在國家是民主的,不像以前的皇帝,但主席的權力是強大的,而且韓賓還是副的,比龍定還低上一級。“李秘,我不是這樣的意思,是韓副主席交待過的,他很累,想休息一下,不要讓別人打擾他。所以我現在才不知道怎么做啊!龍主席大人有大量,一定會理解我的難處。”雖然保鏢這樣說,可他并沒有讓開讓龍定進去。?
  這下,龍定更加奇怪了。保鏢這樣的做法,擺明就是不想讓自己進去。難道韓賓真的不在里面?他就是先生?想到這里,龍定向著小李使了一個眼色。?
  小李一直跟在龍定的身邊,?
  他當然知道龍定是什么意思。他馬上生氣地說道:“我看你這個保鏢是故意擋著龍主席不讓進去,不會是你對韓副主席做了什么事情怕我們進去看?哼,這里可是南中海,不是任何人都能撒野的地方。”?
  南中海保鏢其實有兩種,一種是國家專門配備的,是由國家統一安排。一種是領導根據自己的情況,自己使用了個別的保鏢,這種保鏢是由領導自己支配,并不用參與南中海的保鏢調配。所以,后一種保鏢一般是相當于領導的貼身保鏢,也算是領導自己的人。不過南中海規定,這種貼身保鏢不能太多,一般領導人也只是個別而已。這保鏢就算是韓賓的人,他就是老g。?
  老g聽到小李硬是要闖進去,他可急了。也不知道韓賓回來了沒有,如果現在讓龍定進去現韓賓不在家的話,那事情就大了。所以,他才冒死不讓龍定他們進去。“李秘,不是我不想讓龍主席進去,只是韓副主席的身體不好,我也沒有辦法啊!你要理解一下我們當下人的。”老g邊說邊運起內力擋住小李。?
  老g曾經想過現在就殺了龍定,不過他想?
  到如果現在出手殺了龍定,那韓賓就脫不了關系。而且龍定后面跟了不少保鏢,看那些人全是高手,可能自己也殺不了龍定。想到這里,老g才打消這個念頭。?
  小李見老g竟然用內力擋著他,他不由生氣了。你會用內力,難道我就不會用內力了嗎?小李邊想邊運起內力準備跟老g硬拼。?
  “怎么了?”從里面傳來了一道蒼老的聲音。?
  龍定聽到那聲音不由一愣,因為他聽到這聲音是韓賓的。他抬起頭一看,果然是韓賓走了出來,現在的韓賓有點落魄,好象不舒服的樣子。“韓副主席,你的身體怎么樣?”?
  “我沒有什么事,龍主席,你進來坐!”韓賓對龍定說道。韓賓也是剛剛趕回來,他坐了另一輛車偷偷地回來,然后再從后面潛進家里。?
  “好,”龍定點點頭。龍定進了里面,看看韓賓的家好象并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韓副主席,我一聽到你的身體不舒服,擔心得馬上過來看?
  你了。你一定要注意身體,不能*勞過度啊!”?
  “謝謝主席的關心。”韓賓故意感激地說道。幸好他及時趕回來,要不然真是被龍定給識穿。韓賓出去到回來,一早就已經算計好,哪會讓龍定能識破呢!?
  龍定站起來說道:“竟然你沒有什么事,那你先休息一下,你的身體要緊。”龍定沒有說找韓賓什么事,他帶著小李他們出去了。?
  韓賓見龍定走了,他暗暗松了一口氣,慢慢地躺在沙上想著事情。今天的事情太玄了,沒有想到龍定也能想到他派人去虎堂,不知道老h他們在下面怎樣了?按照他得到的線報,崔球一直在虎堂里面沒有轉移,所以韓賓還是相信自己的線報。?
  老h他們下去,應該可以把崔球給干掉了。韓賓在心里暗暗地想著。唉,只是可惜那二十來個高手,韓賓想到這里就心痛。從剛才的情形來看,龍定已經懷疑上他了,懷疑就懷疑,反正他又沒有證據。不過,韓賓覺得心里不舒服。本來今天的事情可以弄得完美一點,自己是暴露?
  不了的,但是……?
  韓賓不敢想下去了,竟然一切都已經成定局,那就照這樣下去了。韓賓有時也是想到自己以后的路。他突然回頭問老g,“龍主席回去了沒有?”?
  “龍定他們已經走了。”老g氣憤地說道。他看到龍定他們的車已經開遠,是偷聽不了他們的談話。“先生,今天的事情辦好了沒有?救出崔球了嗎?”?
  韓賓搖搖頭,“沒有救出崔球,而且為了把崔球給干掉,老h他們也栽進去了。”韓賓把當時的事情告訴了老g。?
  老g擔心了,“那么說,龍定盯上你了,這下如何是好啊?”?
  “你不要擔心,車到山前必有路。”韓賓安慰著老g,“只要龍定沒有證據證明我有事,我就安全了。而且,龍定也太小看我們了,看,以后他就會后悔了。”說到這里,韓賓有點絕然。?
  “唉,能解決崔球,那我們組織上?
  的事情就不會暴露,也算是一件好事。”老g以為剛才他們就暴露了。在南中海造反,他們是逃不出這里。南中海高手如云,不是別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
  __?
  當陳天明他們趕回到虎堂時,看到一大堆工作人員用機器打開下面的通道,不由全愣住了。歡喜看到陳天明回來了,不好意思地說道:“天明,你們回來了。”?
  “歡喜師叔,現在怎么樣了?”陳天明著急地問道。?
  “我們也不知道,只知道先生的人到了下面,后來他們用炸彈炸壞電梯,而且好象下面也有爆炸聲,可能事情不妙。”歡喜低著頭說道。如果當時自己帶人把守在虎堂外面,先生他們一定不敢過來。?
  唉,一切事情有利也有弊啊!歡喜和龍定商量,想著故意弄個空城計引先生他們入套,到時再關門打狗,可沒有想到被人家鉆了空子,跑到下面去了。不過歡喜他們也奇怪,為什么先生對虎堂的事情了解得這么多??
  其實虎堂是屬于軍方,很多事情都是機密的,如果不是上層領導是不知道的。先生他們能到下面,就說明他們對虎堂里面是有一定了解的。?
  花到15oo朵爆,現在花是1312朵,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