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6)      第1943章(09-26)      第1944章(09-26)     

后記

小蘇他們也沖過來,把陳天明他們圍在里面。何桃她們見陳天明用飛劍殺敵,不得不暗暗佩服。
  “走,我們出去吧!”陳天明說道。于是,陳天明他們帶著孔佩嫻走出酒店,剛到門口,許柏就帶著人等到那里了。
  許柏看到孔佩嫻沒有事,他暗暗舒了一口氣,“孔老師,你沒有事吧?”
  “我沒有事,”孔佩嫻搖搖頭。
  “天明,我們上車吧!”許柏指了指后面的中巴,那中巴是給虎堂隊員坐的,車子經過改裝,防彈,底盤重。
  “好,我們去機場。”陳天明點點頭。反正學術會已經完成,按照計劃是送孔佩嫻回南中海,可沒有想到出現這樣的事情。陳天明他們上了車,馮一行帶著幾個虎堂隊員留下來和警察一起清查現場。而何桃和小妮跟小蘇他們回安安保全公司。
  在車里,楊桂月和陳天明坐在后面。她一邊掐著陳天明一邊說道:“流氓,你剛才為什么要抱著佩嫻?有你這樣占人家便宜的嗎?”
  陳天明苦著臉小聲地說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當時是為了騙過恐怖分子,把飛劍藏在孔老師的小掛包里。”
  “就是這樣也不行。”楊桂月生氣地說道。“你明知道人家對你沒有意思,可你見人家漂亮,利用這個機會占人家的便宜,你真是氣死老娘了。”
  “好了,小月,不要說了,我要去跟二舅聊一下,今天的事情有點不對。”陳天明說道。“你在車里調息一下吧!”陳天明走到許柏的旁邊坐下來,“二舅,我們今天中了別人的*計,如果不是運氣好一點,可能保護不了孔老師。”
  許柏點點頭說道:“是啊,敵人太狡猾了,居然用上這種辦法對付我們。當時我們聯系不上你,如果不是你機警用飛劍示警,我們還坐在里面等著呢!而且我們沖到酒店門口,一樣被歹徒給擋住,他們掌握了我們的心理,利用人質來阻攔我們。”
  “幸好我讓小月她們過來幫我,要不然我一個人也是對付不了他們。”陳天明僥幸地說道。“二舅,你覺不覺得這次我們的行動一直被恐怖分子所掌握,他們是外國人,怎么可能在我們z國玩得轉呢?”
  “可能這次的事情跟先生有關,”許柏分析著,“在z國,沒有別人的勢力有他這么強大了。這次有不少我們國人參與,估計就是先生組織上的人。早知道是這樣,我們在會場里安排一些保鏢。”
  “這次是我們中了他們的計,想引他們中計,沒有想到我們自己先栽進去了。”陳天明突然站了起來,“二舅,你覺得這次的事情有點奇怪嗎?”
  許柏不解地問道:“什么奇怪啊?”
  陳天明分析著,“你想想,如果這次是先生派過來的人,為什么外面的人全是不會武功的,按照他的實力,他完全可以多派一些會武功的人過來。如果外面劫持人質的是會武功的歹徒,我們根本是沒有辦法對付他們的。”
  “是啊,我有點奇怪,為什么里面的z國人會武功,而外國的又不會呢?如果先生想把這件事情辦成功的話,可以多派高手過來的。我感覺他好象只是敷衍那些恐怖分子,但會場里面又是用上精英啊?”許柏已經聽到陳天明簡單的匯報,知道會場里面發生的情況。
  “這也是我奇怪的,如果只是恐怖分子,我覺得跟先生沒有關系,但出現那些z國高手后,就顯得跟先生有關。可為什么他在里面派了高手,外面只是派一般人呢?”陳天明也想不明白。“二舅,你覺得先生會不會另有目的,他目的不是幫恐怖分子,而是利用他們?”
  “利用他們?”許柏說道。“恐怖分子有什么好利用的?先生現在不是失去一些高手嗎?而且按他們今天的做法,就算會場里面的恐怖分子抓到孔佩嫻,他們也是跑不了。你也不想想,這次我們虎堂的精英全出來了,你也調來了不少高手,恐怖分子就算是h翅也難飛。”
  陳天明聽到許柏說“虎堂的精英全出來”時猛地一驚,是啊,現在自己的人和虎堂的人全出來了,先生有什么好圖呢?“崔球父子!”陳天明突然叫了起來。“二舅,我明白了。你,你快給虎堂總部打電話。”
  許柏看著陳天明不解地問道:“天明,你這是什么意思啊?”
  “我懷疑這是先生為了救崔球而弄出的伎倆,他故意讓恐怖分子吸引我們所有的注意力,把虎堂的高手全調過來省,然后他就可以派人去救崔球。”陳天明終于明白先生這招聲東擊西的陰險。不過,陳天明也不敢肯定這是不是真的,只有求證了。“二舅,你快打電話啊!”
  聽到陳天明這樣說,許柏才醒悟過來。他馬上拿出自己的手機打電話,可過了一會,他苦著臉說道:“天明,可能讓你猜中了,虎堂總部的電話打不通,留守虎堂的負責人也聯接不上。”
  虎堂總部的電話不是一般的電話,如果沒有特殊的緊急情況不可能打不進去。另外,負留守虎堂的負責人用的是值班衛星電話,如果不是出事,怎么會聯接不上呢?許柏想起來了,剛才金塔酒店里面不是也可以蒙蔽衛星信號嗎?
  “那你快給婁副主席打電話,匯報情況,就算不是真的,也可以匯報一下。”陳天明著急地說道。
  “好,我馬上打電話。”許柏點點頭又打起電話來。
  陳天明也拿出自己的手機給張彥青打電話,“彥青,你馬上帶著保全公司的人趕去虎堂總部,看看那里有沒有發生什么事情?另外,小心那里有信號干擾器,一定要跟我保持聯系。”陳天明說道。
  “知道了,老大。”張彥青說道。
  陳天明又給羅健打電話,讓他去打探一下消息。以羅健他們的武功,對上先生他們只是送死。放下電話后,陳天明不由陷入了深思。先生用的這招是讓恐怖分子沒有回頭路,如果他們能把孔佩嫻抓住或者殺掉,那就最好。如果不行的話,把虎堂的精英吸引到省就完成任務了。
  而且他也明白為什么先生要給恐怖分子一些高手,如果不給恐怖分子一些高手,恐怖分子是不敢來省暗殺孔佩嫻。而且恐怖分子還揚言出來說一定要在省殺掉孔佩嫻,這都是為了吸引許柏帶著虎堂的人趕到省。
  唉,不知道現在虎堂那邊怎么樣?希望先生他們現在才動手。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他也覺得崔球是對付先生一個關鍵,如果能有證據證明韓賓就是先生,那韓賓就如過街老鼠被大家喊打。
  其實陳天明不知道,就在阿布他們開始動手的時候,韓賓他們也在虎堂那里動手了。留守虎堂的人叫鐵手,當然他不是四大名捕里的鐵手。因為他練的是外功,一掌下去可以把鐵皮打穿,所以顧名思義。
  在臨走時,許柏一而再三地叮囑鐵手要看好虎堂。沒有特殊情況,虎堂是緊閉不接受外客。所以,鐵手在許柏他們走后,很小心翼翼地下到地下室,開啟所有防護,帶著十幾個工作人員在里面守護著崔球父子。
  剛開始鐵手是非常小心的,畢竟崔球的身份非常特殊,而且還是要犯。雖然崔球沒有供出太多有用的消息,可許柏交待過,一定要看好崔球,不能發生什么意外,否則軍法處置。可是,一連過了三天,還是相安無事,鐵手他們就有點不耐煩了。畢竟天天在地下室呆著,大家不出來透一下風看看陽光,而且到外面喝喝小酒,是非常不舒服。
  “鐵手,我們是不是應該分批去玩一下?”有個虎堂隊員問鐵手。精英都被許柏帶到省,剩下這些隊員武功并不是很高,他們一般是做一些文書、接待等工作。
  “你們是不是想讓堂主剮了我啊?”鐵手沒好氣地白了那個隊員一眼,“堂主親自交待過我,讓我帶著你們看好這里,如果這里出了事,我就算是死也不能謝罪。”他們都是軍人出身,知道上級命令是非常重要的。
  “說是這樣說,但堂主也太小心了。”那個隊員不以為然地說道。“都過去三天了,聽堂主今天早上打回來的話說,他們中午就回來,大概下午就回到。鐵手,你也不想想,這里是一般的監獄嗎?這是虎堂啊?我們所在的地下室是地下十幾米,里面全用特殊的材料造成,就算別人用炸彈炸我們,也是炸不了我們。”
  鐵手瞪了隊員一眼,“你不要說了,好好地給我看著,如果出了事,我饒不了你們。堂主今天早上說過了,等他們回來,可以放我們四天假,今天晚上我請大家去酒吧喝酒,怎么樣?”
  “好啊!”那些虎堂隊員異口同聲地叫道。“鐵手,這可是你說的,不要到時不認帳,我們可不依。”這些隊員的武功沒有馮一行他們高,所以平時不跟陳天明出去執行任務,他們也就不像馮一行他們那樣可以跟陳天明賺上一些小錢。
  “切,不就是喝酒嘛,算得了什么!”鐵手不以為然地說道。“這些錢我還是有的,到時我們叫上老師,一起出去喝酒。”陳天明教大家武功,他們也想拍一下陳天明的馬,希望可以多學一些絕招。
  “鈴鈴鈴”,就在鐵手他們說笑的時候,值班室的呼叫鈴響了起來。這呼叫鈴是上面的值班室呼叫下面的值班室而用,這讓他們馬上緊張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