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1)      第1943章(01-21)      第1944章(01-21)     

流氓老師2001 大結局

林廣熾說道:“老師,剛才我們聽到那些歹徒說抓到孔佩嫻了,我們以為你出事了,心里真急啊!”
  “我怎么會有事呢?我是在糊弄他們。陳天明得意洋洋地說道。“一行,你快讓虎堂的人進來,也不知道里面還有沒有歹徒,大家要小心一點。會場的燈全壞了,你們拿著應急燈進去。”說完,陳天明飛上那邊的墻壁拿了一個應急燈,然后向著會場里面走去,他還是怕孔佩嫻有危險。
  “是,”馮一行馬上飛出去,召喚外面的人進來。那些人質也是跑得很快,不一會兒就跑出去了。而陳天明另一批手下也從樓上下來,馬上把這里給管制起來。當陳天明走進會場后,便看到小蘇他們謹慎地坐在孔佩嫻的旁邊,而孔佩嫻坐在一張椅子上。
  “天明(老大),”何桃和小蘇他們異口同聲地叫了起來。陳天明回來,可以說明外面的情況已經解決了。
  陳天明笑著說道:“外面已經被我們解決了,現在大家可以慢慢地出去,千萬不要跑。”已經有警察沖進來,他們帶著應急燈,開始讓會場的人出去。
  會場里面還有幾百人,他們就算非常有秩序也是要一定的時間。而且他們得救了,心情當然是非常激動,所以有點混亂。
  突然,人群里傳出可怕的聲音,“你們不要動,誰動我就打死她們。”接著聽到人群里傳來驚呼的聲音。
  陳天明定睛一看,不由暗暗吃驚。人群里突然出現了那兩個外國青年,他們一只手摟著一個女孩的脖子,一手拿著手槍對著女孩的腦袋。哼,這兩個外國青年果然是有問題,剛才沒有多大注意他們,沒有想到他們竟然混在人群里。這兩個青年就是開始在華清大學里遇到孔佩嫻,接著一直在孔佩嫻的身邊出現。
  警察看到這種情況,當然是馬上叫其它人馬上離開會場。他們用槍對著那兩個外國青年,準備射殺外國青年。這兩個外國青年
  也是恐怖組織里面的成員,不過他們的身份比較特殊,是屬于真實中的大學老師。由于他們的身份隱藏比較深,所以恐怖組織一般是不讓他們出頭,只是讓他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這次,這兩個青年利用老師的身份,暗暗配合組織里對孔佩嫻的暗殺。開始會場出現的爆炸和槍擊,都是他們兩人所為。他們是組織里的神槍手,要把會場的應急燈打壞并不是難事,而且還有其它人幫助他們。
  這兩個外國青年知道,以他們的武功是幫不了阿布他們,所以他們就假裝無辜的人們躲在會場里面。當他們現阿布他們被殺,而且小蘇又接手了這里之后,他們還在等著外面阿力。這兩人也不想過早暴露他們的身份,因為只要他們在暗處出手,他們以后就不能回到大學里面當老師,以后是要活在黑暗之中。
  后來陳天明過來說外面也解決了,他們才慌張起來。于是,他們就想辦法利用機會控制場面。現在,機會終于來了。陳天明讓大家站起來離開會場,因此,他們馬上尋找兩個女孩子當起人質來。
  “原來你們也是恐怖分子,”陳天明故意說道。“我可以答應你們,只要你們放開她們,我就放你們離開這里。”
  “哼,你當我們是傻瓜嗎?你怎么會放過我們?”其中一個外國青年生氣地說道。“你叫他們退開,然后叫孔佩嫻過來,否則我殺了她們。”
  “你說我會同意嗎?”陳天明笑著說道。“你們還是放下人質走!”開始陳天明還以為這兩個外國青年只是想劫持人質走,但沒有想到他們還要殺孔佩嫻,可見這兩個恐怖分子也是硬骨頭。
  外國青年猙獰地叫著,“如果你不肯,那我們就殺死這兩個女孩,到時政府就會說你們不顧人質的安全。你們是不是警察?是的話,就叫孔佩嫻過來,要不然我們就殺了她們。”外國青年怕陳天明不聽勸,所以故意等警察過來。Z國警察都是以人質為主的,而陳天明他們是保鏢,可能不會管這些人質。
  那些警察聽外國青年這樣說,臉上露出了擔憂。用人質換人質,這樣的辦法
  不是最終解決的辦法。可如果不答應,這兩個外國人真的殺人質的話,他們回去也是有責任的。
  陳天明說道:“好,我答應你們,不過我憑什么相信你。”
  “你沒有選擇,否則我殺了她們。”外國青年聽到陳天明竟然會答應,他們喜出望外了,早知道事情這么容易,他們一早就抓著人質讓陳天明送來孔佩嫻,這樣阿布他們也不用死了。他們剛才看到阿布被陳天明殺死,心里恨不得馬上沖上去把陳天明給殺了。
  “陳天明,你瘋了嗎?你怎么可以讓佩嫻去送死?”楊桂月聽到陳天明這樣說,氣得對著陳天明猛罵。
  孔佩嫻搖搖頭,“小月,你不要說了。這次因為我死了不少人,我不能太自私,讓別人代我死。天明說得對,我過去換下她們。”孔佩嫻是一個善良的女孩,她今天看到那些恐怖分子為了殺自己,而在會場殺了不少人。如果不是自己硬著要來參加這次的學術會,這些人就不會死或者受傷。現在的她心情非常沉重,覺得一切都是自己的錯。自
  己以前太任性了,如果一直呆在南中海的家,怎么會生這樣的事情呢?
  陳天明有點意外地看著孔佩嫻,他還以為一會自己要好好勸她答應呢!但沒有想到她居然一下子就答應了。原來孔佩嫻也有善良的一面,不是那種任性的太女。“孔老師,謝謝你。”陳天明感激地說道。
  何桃還想說什么,但她看到陳天明向她眨了眨眼睛,她就沒有說話了。而小蘇他們一向是以陳天明為瞻,他們當然也是沒有意見。
  陳天明走到孔佩嫻的身邊,看了她一眼,然后猛地抱著她說道:“孔老師,你不要怕,你一定要保重,他們不敢殺你的。”說完,他緊緊地摟著孔佩嫻。
  孔佩嫻呆了,她沒有想到陳天明會摟著自己。經過這次的事情,她現自己心里好象對陳天明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至于這是什么感覺,她也不知道。特別是陳天明不怕死地保護她,他每一次吐血都讓她心里痛一下。突然,她覺得自己可能真正喜歡上這個男人了。
  所以,孔佩嫻倒在陳天明的懷里,她有種昏昏的感覺。她知道自己這次被恐怖分子劫持,可能是兇多吉少,所以她也不在乎陳天明當著這么多人摟她。她也用手環抱著陳天明的虎腰,默默地享受著這遲來和以后不會再有的溫情。
  突然,孔佩嫻的身體顫了一下,她現陳天明的手好象摸自己。天啊,不是好象,是真的。他的手摸到自己的??了。從來沒有被男人這樣摸過的孔佩嫻只覺天要塌下來了,她有點期待陳天明的撫摸。
  在旁邊的楊桂月眼睛睜得大大的,她知道陳天明流氓,但不知道他這么流氓。居然在這個時候占孔佩嫻的便宜,如果不是一會孔佩嫻就要過去恐怖分子那邊,她真想現在就沖上去拍死陳天明。
  陳天明猛地推起孔佩嫻,沉重地說道:“孔老師,你過去!”
  孔佩嫻有點不適應,陳天明才剛剛摸著自己,現在又叫她過去,讓她悵惘。她定了定神,然后向那邊走去。
  “你們聽著,孔老師到了你們那里后,你們一定要放了那兩個人質。”陳天明對那兩個外國青年吼著。
  “行,我們一定放了那兩個人質。”外國青年急忙點頭。他們怕陳天明會后悔讓孔佩嫻過來換人質。嘿嘿,如果孔佩嫻到他們的手上,他們就可以用孔佩嫻要挾這些人,然后他們帶著她逃走。至于最后孔佩嫻的命運,當然是被他們上完再殺了。
  當孔佩嫻走到這兩個外國青年的身邊時,他們馬上推開劫持的兩個女孩,兩人一左一右地抓著孔佩嫻,準備跟陳天明他們講條件。
  說時遲,那時快,只見孔佩嫻的身邊突然亮了一下,左邊的外國青年就慢慢地倒了下去。右邊的外國青年剛感覺到有問題,他就看到白光一閃,那白光沒入他的臉。
  孔佩嫻根本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她想著自己很快就沒有命了,心里正傷心。突然像液體似的東西噴到她的臉,她急忙用手抹了抹自己的臉,想看那是什么。孔佩嫻也奇怪,剛才那兩
  個外國青年不是拉著自己的手臂嗎?怎么不拉住自己了?
  “啊!”孔佩嫻尖叫起來,她現自己臉上的是血。
  這時,陳天明飛到孔佩嫻的身邊說道:“孔老師,你不要怕,你沒有危險了。”陳天明把孔佩嫻拉到自己的后面,再仔細地看著周圍的情況。那兩個外國青年死了,是被他的飛劍所傷。
  剛才陳天明聽到那兩個外國青年要挾的話時,心里不由一動。自己為什么不能將計就計呢?于是,他先答應了他們的要求。接著趁摟孔佩嫻的機會,偷偷地把自己的飛劍放進她的女人小掛袋里面。
  當然,為了魚目混珠,陳天明是故意摟著孔佩嫻親熱,而為了不讓人家看到飛劍,他的手也是不小心碰到孔佩嫻的??,再從??那邊的位置把飛劍放進小掛袋里。孔佩嫻到了他們的身邊,他們喜出望外的放開人質,想支持孔佩嫻時,飛劍就偷偷地被那邊的陳天明控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