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4)      第1943章(01-24)      第1944章(01-24)     

流氓老師20 你放開我

陳天明回到家時看見燕姐一個人在看電視。
  “燕姐不陪我老爸老媽看店鋪了?”陳天明說道。
  “還不是因為你這么晚了還沒有回來。小姨讓我等你我把菜給你熱熱。”燕姐站起來那飽滿的**因為主人的一個往上動作也加大了動作的弧。陳天明吞吞口水他想到了那晚燕姐的胸罩和蕾絲小底褲下面又挺了起來。
  “天明你這個懶鬼還不起來吃飯還在那坐著。”燕姐看見陳天明還在沙發上坐著不起來氣就打成一處。
  這時陳天明哪敢起來因為他剛才的胡思亂想下面的帳篷還沒有降下來你說他哪敢撐著這高高的帳篷去吃飯啊!
  “起來起來快起來。”燕姐生氣了要把陳天明拉起來。可她的力氣哪有陳天明大不但拉不起來還給陳天明無意中也把她了下來。燕姐不偏不倚正好坐上了陳天明那高高的帳篷上。
  “你這不是要我的小命嗎?”陳天明心里大叫著。
  “你放開我快起來吃飯你聽到沒有起來。”燕姐不知道她坐著陳天明的敏感地帶還扭著她那性感的屁股直擦得陳天明的小弟要吐白水。
  陳天明下面的帳篷也比剛才撐得老高燕姐那多肉的屁股擦傷扭著他讓他有著從來沒有過的快感他的雙手不由自主地環上了燕姐的腰。
  這時燕姐感覺到了下面有著堅硬的跳動才發現自己坐上了陳天明的敏感部位。她不好意思站起來只好臉紅紅地不再動了。
  燕姐的不動讓陳天明心里一陣失落。他雙手插著燕姐的腰輕輕地推動著。燕姐也被天明下面的堅硬頂得一陣酸癢心里也渴望著這輕輕的推動給自己帶來的快感二十幾年都沒有被男人碰過的隱秘地方一碰那是一發不可收拾。就算燕姐現在想把陳天明的手推開也沒有力氣了回來的轉動第一轉都動到了她的心窩窩一種又怕又想的感覺。
  因為沒有燕姐的阻攔陳天明的手再大的力氣由剛才的輕推變成了大動作的搖轉。啊現在的快感比剛才最起碼大了十倍。燕姐的兩眼也快瞇成了一線底下的快感讓她輕咬著嘴唇可是爽極的感覺讓她又無法不發出聲來從她嘴里不時地發出深底處的呻吟。
  “天明你快去吃飯”燕姐咬了咬牙猛地站了起來。
  陳天明只好失望地站了起來去吃飯了。
  燕姐看了看苦著臉的陳天明說“你先去洗洗臉再吃飯我再去把菜熱熱。”
  “燕姐我……”陳天明說不出話來。
  燕姐看著這個比自己小一歲的表弟心里難受得要命。也不知是什么時候她就喜歡上這上這個表弟要不她也不會下班就往她家里跑。
  “姐你累嗎?”陳天明邊狼咽地吃邊問燕姐。
  “不累。為了你再累也不怕。”燕姐說。
  陳天明感動地抓住燕姐的小白手說“姐你為什么對我這么好?”
  “你是我的弟啊?笨蛋!快吃。菜都涼了。”燕姐催促著。
  “姐你說現在干什么最賺錢?”陳天明無意中問起。因為現在的他一定要讓自己變強只能變強才不讓別人欺負才能不讓葉大偉那樣的小人欺負。而變強最主要的途徑就是有錢。
  “賭錢啊!”燕姐正在看電影《財神》“你看看那周潤發一下子就賺了幾千萬。”
  燕姐沒有想到她的一句話改變了陳天明。因為陳天明這段時間沒事就拿著骰子玩發現自己真的能搖出自己想要搖的點并且能聽出里面搖的是什么。
  ______________
  晚上陳天明一吃過晚飯就來到了縣里最大的賭莊“天堂莊”這“天堂莊”是全市的地下賭場之一聽說一天的進賬有好幾百萬。所以陳天明今天是做好準備帶上了他一個多一點月的工資一千塊和夾上一個公文包來賭場準備今晚賺它一筆回去。
  燕姐都說了賭場的錢是最容易、也是最快能賺的憑自己的本事應該是沒有問題。為了怕別人認出自己陳天明的頭發全打上了發膠另戴一付墨鏡是今天下午在商店買的。這付墨鏡就把他的臉遮住了三分之一估計是熟人也認不出來。
  因為陳天明是新面孔要費一些勁才能進來。不過現在的賭場也不怕警察局里他們是已經交了保護費沒有人來抓。如果是搗場的他們自己也有辦法解決。就怕你不來不怕你進來。
  陳天明一進“天堂莊”發現外面靜悄悄的里面卻熱鬧非凡可能是里面的隔音效果好。一張張桌子并排有序每張桌子都圍滿了人有的在玩大小有的在玩骰子有的玩二十一點……那些人像是瘋狂了似的在叫著在喊著。
  這個地方陳天明來過一次是和朋友來的不過那次他是在看朋友賭所以他多少知道怎樣玩法。他也知道他今天帶來的錢不多一次也不能失手且這的賭攤上都有賠三倍以上的他就是要的這個速戰速決然后離開這里如果給賭場上的人纏上就麻煩了。
  陳天明開始把手中的一千塊扔了下去。
  一千變三千三千變九千九千變兩萬七陳天明運起天波功每次都押準不一會他的面前已經有了近五十萬。陳天明不敢太張狂有時輸一點小的有時贏它幾倍老是贏的話還沒站五分鐘賭場的人就會請他出去吃飯了。
  “三十萬押小。”陳天明把那捆錢推了出去。
  莊家有點怕了這小子邪門今晚他老是贏雖然他有時輸可是輸的時候是一兩千贏的時候是十萬萬如果照這樣下去的話今晚是要虧大了。難道他的運氣這么好莊家都有點懷疑了。
  “一二三小。”又兩捆錢推到了陳天明的面前。看一看有一百多萬了這一把就輸一萬然后走人。陳天明心想。
  陳天明裝模作樣地輸了一萬后剛想走人時。那邊就有人吵起來了。
  “大牛你借我五萬。我媽明天要動手術。”一個精瘦的年輕漢子對站在旁邊悠游自閑的中年人說。
  “你如果借錢在這賭的話多少我都借給你可是你要借出去這不行我們沒有規矩。”中年人一臉不屑什么老媽讓她早點去好了。
  “你給我五萬我把命賣給你行不?我媽真的明天要動手術如果沒有錢她會沒命的。”年輕漢子急了差點哭出聲音來。
  “不行我說你林國今天不是也來賭了嗎?沒贏著?”大牛說。
  “沒有我今天帶來了一萬本想贏點錢給我媽看病可現在都輸了一個精光了。”林國搖搖頭想著問兄弟借來的錢全輸光了他不知所措。湊了一天只有一萬。本想看能不能在賭場里賺回來四萬可是全沒有了。
  “那這我更不能借想贏我的錢沒贏著我還借給你那我可要倒大霉。你走。”大牛搖頭不肯借錢給林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