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2000

當然,陳天明知道現在不能*之過急。他一邊走著一邊看著這幾個蒙面歹徒,在出來的時候,他就一邊調息了,現在他的內力就恢復一些。陳天明在想應該用什么辦法,能盡快把這幾個歹徒干掉,而又傷不到人質。
  “喂,里面是什么情況?”有一個歹徒看到陳天明走過來,他有點著急地問道。
  “我們已經搞掂了,那個阿布叫我出來看看外面的情況,”陳天明聽到這個歹徒的聲音是標準的Z國話,知道他是Z國人,所以陳天明也用上Z國話,不過他故意壓著聲音,不讓別人聽出他的聲音。
  歹徒聽到陳天明說阿布的名字,心里也寬了不少。他們一直怕阿布在里面不能完成任務,現在完成任務了,那他們也就放心,大家可以一人抓一個人質然后殺出去。“那就好,我去告訴大家,不要擔心了,我們終于可以走了。”歹徒高興地叫道。
  于是,陳天明與他并肩走了過去。陳天明運著內力,準備等待時機動手。從這個歹徒走路的姿勢來看,可能不會武功,所以陳天明也放下心。剛才聽小蘇說,在半路攔截的歹徒也是不會武功的。
  待走到他們那里,那個歹徒叫道:“大家不要擔心了,阿布已經把里面的保鏢殺掉,抓到那個女人,我們可以一起出國享受生活了。”
  “哈哈哈!太好了!”那些歹徒高興地跳起來,特別是那兩個歹徒,一手拿著槍,一手摸著女孩的酥峰,而且還在大笑著。
  陳天明見時機到了,他偷偷地伸手按了一下旁邊那個歹徒的腰,同時內力也穿透他的身體,用暗勁把他殺掉。就在歹徒慢慢地軟倒下去的時候,陳天明馬上回往前一步,左手一揮,飛劍從他的左手飛出射向那兩個*賊。而他右手拂了幾下,一道道柔風刮向另外幾個歹徒。
  那些歹徒看到陳天明旁邊的歹徒倒了下去,他們正想問是什么回事,但才剛張嘴,他們就被陳天明的柔
  勁所殺,也跟著剛才的歹徒去見閻羅王了。飛劍割斷兩個歹徒的喉嚨,鮮血濺了那些人質一身。人質也驚呼起來,他們想站起來跑了。
  “你們如果誰走的話,下場就是死。”陳天明故意惡狠狠地叫道。他好不容易才殺了幾個歹徒救下人質,如果這些人質往外面跑,一定會被那邊的歹徒現,那這些人質也就是死定了。歹徒除了有槍之外,還有炸彈。他們要殺這些手無寸鐵的人質,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聽到陳天明的話,這些人質又害怕地蹲下來不敢跑了。那邊站著幾個安安公司的保全人員,他們見生了這樣的變故,那些歹徒狗咬狗,他們也大吃一驚,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陳天明見那些保全員在那里呆著沒有動,不由沒好氣地招招手說道:“你們過來,看著這些人質不要讓他們出事。”
  “你,你是……”那些保全員吃驚地問道。陳天明見保全員這樣問,便摘下自己的蒙面布。“老大,原來是你啊!”那些保全聽剛才聽到歹徒說會場里面搞掂了,
  個個擔心里面出了什么事情。現在見到那個蒙面人是陳天明,他們放下心來了。
  “呵呵,你們看著人質,不要讓別人傷害他們。”陳天明笑著說道。“哪里還有歹徒?”
  “就是這里和酒店門口,其它的地方我們已經清除掉了。”有個保全員說道。
  陳天明說道:“那好,我現在去門口那邊。你們來兩個人,換上衣服跟我走。”陳天明的話剛說完,馬上有兩個保全員換上歹徒的衣服,也拉上蒙面布。于是,他們向著外面走去。
  快到酒店門口的時候,陳天明看到大廳那里聚集了幾十人,歹徒一個個地放人,讓人質從大門出去。那些歹徒也不是傻瓜,他們放人放得非常慢,如果把這些人質全放完,估計還要一、兩個小時。
  大廳門口有十來個歹徒,而那邊的電梯有兩個,安全出口有兩個。看到這樣的情況,陳天明不由皺起眉頭。如果他們三人分開去這三個地方的話,一定會讓那些歹徒
  起疑。但是,如果不同時把這些歹徒給干掉,漏網的歹徒會傷害到別的人質。
  “老大,我們現在怎么辦?”有個保全員問陳天明。
  陳天明想了想說道:“現在只有我一個人先過去大門那邊,你們分開一下,你就在這里等著,一會向電梯那邊走去,而他一會從安全出口下來,時間是三分鐘。”陳天明看了看自己的表。
  “明白。”兩個保全員點點頭說道。陳天明便一個人向著那邊走去,他知道,如果自己被別人現真實身份的話,那些人質就會有危險。因為陳天明看到歹徒中有一個高大的歹徒,他身上全綁著炸彈,手里拿著一個引爆器,好象一付視死如歸的樣子似的。
  為了怕被人提早現,陳天明干脆先聲奪人。“外面的情況怎么樣?阿布讓我過來告訴你們,我們已經抓到孔佩嫻,大家準備撤退。”
  “阿布已經抓到孔佩嫻了?!”那個拿著引爆器的歹徒高興地叫道。他正是阿力
  ,聽到阿布他們不但沒有事,而且還抓到了孔佩嫻,他當然是高興忘形。先生真是厲害啊,用這個辦法不讓Z國政府的人增援,而阿布帶著人把里面的保鏢干掉。
  “恩,”陳天明點點頭。“不過陳天明也很強,他雖然死了,但也把阿布打傷,阿布正在里面療傷,他讓我告訴你們一聲。”
  阿力聽到阿布受傷了,急忙走出來說道:“媽的,暫停把人質送出去,你們看著人質,我去看看阿布。”阿力和阿布一起出生入死,他是非常擔心阿布的傷。而且只要他們控制著孔佩嫻,就可以像沒事人似的出去了。先生告訴他們,孔浩旗非常著緊他的女兒,只要孔佩嫻在他們的手上,想怎么玩都可以。
  聽到阿力的話,那些歹徒馬上把門給關上,然后讓人質全蹲在地上不要動。而且對外面叫道:“你們聽著,我們已經抓到了孔浩旗總理的女兒孔佩嫻,限你們馬上給我們準備兩輛大巴,我們要出去。”
  外面的馮一行他們聽到孔佩嫻被抓住,個個臉色變了起來。孔佩
  嫻被抓,那說明陳天明已經出事。而且現在歹徒又不放人質,他們只有強攻了。于是,馮一行大叫一聲,“按原計劃放煙幕彈。”酒店有不少可以打進煙幕彈的地方,在馮一行的一聲令下,外面的特警馬上把煙幕彈打進去。一個個煙幕彈打進酒店,里面馬上是濃煙一片。
  阿力本來是向前走的,突然出現濃煙。他生氣了,“媽的,你們再打煙幕彈進來,信不信我把人質全炸死?”
  因為里面突然出現了濃煙,陳天明開始是看不到阿力在哪里。現在聽到阿力的聲音,陳天明當然是出手了。白光一閃,向著剛才的聲音射去。由于人質全是蹲在地上,阿力站著,所以陳天明并沒有什么顧忌。
  “啊!”阿力只覺背上一疼,他想按手上的引爆器。
  聽到那慘叫是阿力的,陳天明心里大喜,他也知道阿力手上有引爆器,于是他把手擺了幾擺,飛劍在阿力的體內如切割機一樣。現在的陳天明只有是搏了,他搏飛劍在殺死阿力之前,阿力還沒有按響引爆器。
  果然,過了一會,陳天明并沒有聽到阿力的慘叫和爆炸聲。他知道自己搏對了,于是,他向著門口走去。雖然現在白煙濃濃,但陳天明還是可以近距離地看著前面的情況。另外一個就是他屏住氣息不敢呼吸,這些煙幕彈跟一般的的煙幕彈不一樣,如果人吸到體內后,會出現不斷咳嗽流眼淚等不良現象。
  陳天明聽到地上傳來很多人質咳嗽的聲音,而站在那里的歹徒也咳嗽了。哼,你們全去死!陳天明分出了歹徒的位置,掌上的暗勁也打了出去。“啪啪啪,”有幾個歹徒倒了下去。另外幾個感覺事情不對,正想殺人質的時候,陳天明的飛劍也出現了。把這些歹徒搞掂后,陳天明擔心地看著那邊,他不知道安全出口和電梯的歹徒搞掂沒有。
  由于突然出現煙幕彈,陳天明不知道那兩個保全員能不能解決那些歹徒。現在不是想這個時候,陳天明對著酒店的大門就是一掌。“啪”,酒店的鋼化玻璃門被陳天明打碎。“你們快點跑出去,不要再蹲在地上了。”陳天明大聲叫道。
  那些人質聽到陳天明的叫聲,當然是拼命地往外面跑。那玻璃門被陳天明打得全碎,雖然地上有不少玻璃,但沒有人會介意,他們只是介意自己能不能跑出去。
  陳天明正想往里面走,看看那幾個歹徒解決得怎樣。突然,從后面打過來幾道勁風,全是對著陳天明的要害擊過來。
  m的,不會還有漏網之魚?陳天明一邊想一邊回身一掌,把那幾道勁風給全化解掉,他正想下重手干掉后面的人時,突然停下手。“我靠,一行,你們怎么打我了?”陳天明現后面站著馮一行、任候濤和林廣熾,看來剛才是他們偷襲自己。
  “你,你是老師?”林廣熾聽出陳天明的聲音。
  “當然是我這個英俊瀟灑無敵的帥哥了!”陳天明一邊笑著一邊摘下自己臉上的蒙面布。
  “呵呵,我剛才還納悶里面是怎么回事了?鋼化門怎么會被打破,人質跑出來?”馮一行笑道。他們現情況不對,馬上從人質
  的頭頂上飛了進來。
  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