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10-01)      第1943章(10-01)      第1944章(10-01)     

流氓老師1997

陳天明一邊冷冷地看著前面那些蒙面人,一邊抹著嘴角上的血跡。m的,這樣打下去,自己雖然殺掉他們不少人,可自己也會被他們殺掉。這種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打法,打到最后吃虧的還是自己。
  后面的孔佩嫻哭著說道:“天明,你不要管我,你們快點走。”孔佩嫻看到陳天明受傷吐血的樣子,她覺得自己的心好痛,痛得她有種不想活下去的感覺。歹徒太多了,而陳天明他們只有四個人,聽這些蒙面人說,他們一早就設計好,外面的保鏢根本進不來。
  陳天明長笑一聲,“哈哈哈!孔老師,你以為我陳天明是貪生怕死之輩嗎?我的任務就是保護你,只要你沒有事,我死又何懼呢?”陳天明一邊說話一邊運著內力療傷,他已經受了不輕的傷,照這樣下去,他最多可以再殺幾個蒙面人,可自己也會受更重的傷。只是可惜自己不能好好地保護自己的女人,而讓她們跟著自己受罪。想到這里,陳天明轉頭看著后面三
  個女人。
  何桃好象心有靈犀地也回過頭看著陳天明,她的頭有點零亂,臉色有點蒼白,好象也是受了傷。“天明,小蘇他們怎么還沒有過來?”何桃現在也是越打越驚心,人家這么多人,又是高手,這樣打下去不是辦法。
  “何桃,可能小蘇他們收不到我的呼叫信號,就算收到,一時間也過來不了。”陳天明苦著臉說道。“是我連累了你們,我不該叫你們過來幫忙。”
  “天明,你不要說這樣的傻話,我們雖然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我們能夠同年同月同??,我也是高興了。”何桃鄭重地說道。她臉上露出了無畏的表情,好象要與陳天明一起共赴黃泉。
  “師,天明,”小妮也紅著臉說道。“我不怕死,只要跟你在一起,我什么也不怕。”
  楊桂月強悍地叫道:“陳天明,你是個男人,怎么婆婆媽媽?不就是死嘛,老娘什么時候怕過?只要你到下面也對我好就行了,而且我們還
  可以多殺幾個再死,一定多賺一點才行。”
  陳天明的豪氣馬上涌上心頭,“你們不要怕,有我在,一定不會有事的。”陳天明決定了,自己先跟這些恐怖分子多拼一些,等自己沒有力氣后,再刺激氣戶穴,就算是有什么副作用,自己走火入魔,或者沒有內力又怎么樣呢?只要能救得了自己的女人和孔佩嫻,就算是叫自己死也是可以。
  陳天明知道自己中了恐怖分子的奸計,他們明明知道自己設下圈套,但他們一點也不怕,反而經過三天的查探后,制訂了這個專門對付自己的計謀。m的,我要不惜一切代價也不能讓這些恐怖分子得逞。想到這里,陳天明也不怕了。他向著前面撲過去,完全不顧那些蒙面人的攻擊,他對著前面的蒙面人揮了幾掌。
  “啪啪啪啪”,陳天明中了幾掌,那些蒙面人也是中了幾掌,在最前面的兩個蒙面人被陳天明打得摔倒在地上。陳天明完全不顧自己受傷又打倒了兩個,這樣的打法讓人心寒,而且對面的阿布也是暗暗心驚。
  阿布以為他們是不要命的人,但沒有想到陳天明比他們還不要命。招招是狠招,而且不管別人對他的攻擊,這樣打法,就算是最后能殺陳天明和孔佩嫻,自己這邊也沒有什么人了。“陳天明,我可以放你們走,只要你留下孔佩嫻就行。”阿布繼續誘惑著陳天明。
  “阿布,你說可能嗎?”陳天明冷冷地說道。
  “天明,你們走,我不要你們管我。”孔佩嫻哭著叫道。她不能自私到因為自己而害死陳天明他們。孔佩嫻想往前面跑去,她想讓自己被恐怖分子抓到,不想連累陳天明他們。
  “孔老師,你不要這樣,你這樣會害我不忠不義。”陳天明見孔佩嫻要跑過去,急忙把她給拉回到自己的身邊,然后反手一掌,飛劍旋轉過來把想抓孔佩嫻的蒙面人給*退。
  孔佩嫻流著眼淚,“我不想你們因為我而有什么事,這樣我會一輩子也不安的。”孔佩嫻想到以前自己太任性了,老想著晚上出去玩,還有堅持要去上課和參加學術會。如果不是她硬要來這個學術會
  呆在南中海的話,陳天明他們也不會有危險。看著陳天明又吐了一口血,孔佩嫻心如刀割。
  陳天明嚴肅地說道:“孔老師,你不要太小看我們了,我們怎么會有事呢?而且我的人正趕過來,雖然這些恐怖分子在外面設下一些障礙,但那是阻止不了我的人。你在我后面老實呆著,不要讓我分心就是幫了我最大的忙。”
  看到阿布他們又想趁機襲擊孔佩嫻,陳天明急忙跨前兩步,硬接下他們的攻擊。“啪”,陳天明一邊吐了一口血,一邊退后兩步。
  “天,天明,你沒事!”孔佩嫻驚叫著。
  “我,我沒事。”陳天明抹了抹嘴上的血,他也不知道自己抹了多少次的血,但他知道,每次受傷他流的血只是自己的血,而不是血黃蟻的血液。只是可惜自己不能休息一下,否則的話就可以把自己的內力恢復更多,把這些王八蛋干掉。
  孔佩嫻哭著往后退了兩步,她知道剛才因為自己要跑上前,
  而又害了陳天明受傷。她不想這樣的,她真的不想陳天明受一點傷,陳天明每受一次傷,好象就是自己受傷一樣,讓自己痛不欲生。
  陳天明站穩腳,雙手平放下來,他要利用所有可以調息的時間調息,只有這樣才可以更好地殺敵。
  阿布以為他們一而再三地襲擊陳天明,一定可以把陳天明給打倒。但是,一次又一次的攻擊,雖然讓陳天明又受傷,但是他的人也跟著少了。可陳天明還是堅強地站在那里阻擊他們,媽的,這個陳天明還是人嗎?怎么這么強悍啊?怎么還不死啊?
  突然,阿布眼睛一亮,他看到后面何桃三女,她們好像快支持不住了。對啊,為什么不多派三個人襲擊那三個女人,只要把她們干掉,自己的人再從后面抓住孔佩嫻,陳天明就算再有分天之術,也是不能前后兼顧到孔佩嫻。
  “快,你們三個人到后面配合他們把那三個女的干掉,我真是豬腦袋,這個辦法都沒有想到,只是一個勁地攻擊陳天明。”阿布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叫道。他
  一開始就是想著如果把最強的對手打倒,那孔佩嫻就手到擒來。但是有時轉化一下方法,先弄倒弱小的,再一起合力打最強的,這樣的方法可能是最好。
  聽到阿布這樣說,陳天明有點慌了。這是他最擔心的,阿布多派三個人攻擊何桃她們,她們一定是支持不住了。“小妮,你們縮小圈子,讓我負責三個方位。”陳天明邊說邊又撲向前面的蒙面人,又有一個蒙面人撲倒在地上,不過他感覺自己的傷又重了一些。如果再不停下來調息一下,他怕自己也支持不了多長時間。
  “不行,你一個人對付這么多人,如果再讓你負責一個方位,你也是支持不住。”小妮搖搖頭堅定地說道。她們前面又來了三個蒙面人,她們知道這次再也堅持不住了。不過,這三個女人也是不肯認輸的主,她們咬著玉牙死死地頂住。被打退了,繼續沖上前。
  陳天明靈機一動,他想到以前在木日國那個佐藤家族的四大長老,他們就是四人聯手來對付自己,那樣的聯攻在現在好象是可以用。想到這里,陳天明大叫著,“何桃,你們快點退過來,我想到對
  付他們的方法。”
  聽到陳天明這樣說,何桃她們馬上向陳天明這邊退。想進難但要退是容易的,何桃三人不一會兒就退到陳天明的旁邊,把孔佩嫻給夾在中間。“陳天明,你快說是什么方法對付他們。”楊桂月著急地說道。
  陳天明沒有說話,只是拉著楊桂月柔軟的小手。
  楊桂月的臉紅了,“流氓,你快放開老娘的手,現在都是什么時候了,你還這樣流氓。你,你信不信老娘回去收拾你?”本來楊桂月想說把陳天明的**割了數年輪,但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她是不好意思說出來。
  陳天明只是笑了笑,并沒有說什么。他把另一只空著的手拉住何桃的手,說道:“何桃,你拉著小妮的手,小妮拉著小月的,大家把孔老師圍在里面。快,他們就要攻過來了。”看到恐怖分子像蝗蟲一樣撲過來,陳天明著急了。
  聽到陳天明著急的聲音,小妮她們也不敢怠慢,急忙拉著大家的手把孔佩嫻
  給圍了起來。陳天明見她們的手已經拉上來了,急忙把內力從自己的右掌運過去,想通過何桃的手掌進到她的體內,再通向小妮,最后回到自己的身邊。
  這樣的做法陳天明是第一次做,他以前跟她們xxoo時雙修過,那是可以把大家的內力互相來回運轉。但現在可不是xxoo,而是直接把內力傳在手掌上運過去,至于如何,有沒有多大的作用,陳天明是不知道的。
  “何桃,你把內力運到小妮那邊,小妮運到小月那里,小月運過來給我,這種感覺就像我們以前雙修一樣。”陳天明小聲地說道。雖然他說得很小聲,但何桃、小妮和楊桂月都聽到了,她們的小臉馬上全紅了。她們沒有想到陳天明會在這個時候提雙修,如果只是兩個人的時候,她們還沒有覺得多大害羞,但是當著其它女人說雙修,她們怎么能不臉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