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2001 流氓老師大結局

(試一下)?
  “許堂主,那些外國殺手的調查有新的進展嗎?”孔浩旗問許柏。?
  “還沒有。”許柏的老臉有點紅,人家總理這么關心這件事情,自己卻是找不出那些外國殺手,真是愧對領導。“不過我們正在抓緊時間排查,只要他們還在京城,我們一定可以找出他們來。”許柏信心百倍地說道。?
  孔浩旗無可奈何地說道:“希望是這樣了,這些恐怖分子也太狡猾了,他們到底是躲在哪里呢?”孔浩旗其實是有點矛盾,他既想陳天明用引蛇出洞的方法,把這些殺手引出來,又怕引出來后女兒會有危險。?
  “孔總理,請你放心,除非我死了,要不然我也會保護孔老師的。”陳天明看到孔浩旗這么擔憂,他也覺得不好意思。可是那些恐怖分子不出現了,他也沒有辦法啊!唉,看來他的膽子是要放大一點才行。?
  “天?
  明,明天你就保護佩嫻去c省參加學術會,在那里不比京城,我的保鏢又不能跟著過去,你要多費心了。”孔浩旗鄭重地說道。他今晚讓陳天明與許柏過來,主要就是怕這個事情,女兒去bsp;陳天明馬上站起來嚴肅地說道:“孔總理,請你放心!除非我死,要不然我都會竭盡全力保護孔老師。”?
  孔浩旗急忙說道:“天明,你言重了。這次的事情是有點棘手,我也派人暗中調查過,還有虎堂也調查,這些恐怖分子好象消失似的,如果這里沒有他們內就,他們是不可能逃得過我們的追查。”?
  “總理的意思是這些恐怖分子已經跟我們Z國人勾結了?”陳天明問道。這一說來,恐怖分子可能跟先生有關了,因為在Z國,能跟國家抵抗的力量,也只有先生了。?
  “是有這個可能,要不然也是在Z國的外國人幫他們,不過這個可能性不大。..”孔浩旗皺著眉頭。“天明,我只有這一個女兒,可能我的要求過分一點,但也請你能理解我的?
  苦心,你在保重你們的安全下,一定要保護好佩嫻。”?
  “會的,我們一定會的。”陳天明堅定地點點頭。“這次我會加派人手,而且還給孔老師戴上gsp追蹤器。”?
  孔浩旗搖搖頭說道:“天明,你還是不懂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長痛不如短痛,與其這樣影響佩嫻的學習和生活,不如你們利用這次去c省學術會的機會,把那些恐怖分子全抓起來。”孔浩旗知道現在陳天明的實力,他一直保護孔佩嫻的話,估計是沒有問題。但是,陳天明怎么可以保護女兒一輩子呢?只有把那些恐怖分子抓起來才是正道。?
  “但是這樣會非常危險。”陳天明聽明白孔浩旗的意思了,他以前也是想過這樣,上次他跟6宇鵬在孔佩嫻的身邊,就是引出那些恐怖分子,抓了五個人。可同樣的方法是引不了那些恐怖分子的,除非是旁邊真的沒有什么保鏢,才可能引出那些恐怖分子了。?
  當然,這個辦法陳天明是不敢用的,如果孔佩嫻出了什么事情,他可負責不了。好歹孔佩嫻?
  是孔浩旗的寶貝千金。?
  “這個我知道,不過我也是沒有辦法,老是這樣下去,那些恐怖分子不出來,佩嫻以后也一樣有危險,你不能保護她一輩子的。”孔浩旗愁眉苦臉地說道。?
  “孔總理,你指示!”陳天明咬咬牙說道。人家孔浩旗都已經這樣說,自己還怕什么,大不了拼死保護孔佩嫻。?
  “天明,你一個人保護佩嫻,可以拖多長時間?”孔浩旗看著陳天明問道。?
  陳天明想了想說道:“這個說不準,主要是看對方來了多少高手,如果是先生那樣的高手,一個也夠我應付的了。..如果是那天的蒙面人,我可以跟他們拖上二十分鐘。”陳天明不敢把話說得太滿。其實他現在用上獨孤九劍,是可以在二十分鐘把那十幾個蒙面人干掉。?
  孔浩旗咬咬牙說道:“好,天明,這樣!佩嫻去c省參加學術會四天,你單獨保護她,而你的人和虎堂的人在外圍。許柏,如果天明可以拖上十五分鐘?
  ,你的人可以趕到嗎?”孔浩旗轉頭看著許柏。?
  “我的人可以在幾分鐘內趕到。”許柏也咬著牙說道。為了保證孔佩嫻的安全,他也豁出去了。反正楊桂月昨天打電話說自己不讓她參加陳天明的任務,那他就讓她上!聽陳天明說,楊桂月的武功非常厲害了。對了,讓楊桂月裝成酒店的服務員,不是更有把握嗎?想到這里,許柏把自己的設想說了出來。?
  孔浩旗問道:“許柏,我也考慮過這事情,可以安排一個人到賓館臥底。問題是小月的武功怎樣?可以比得上天明的那些手下嗎?”?
  聽著許柏的建議,陳天明也點頭說道:“總理,你有所不知,小月的武功比我的那些手下只高不低,如果有她在賓館當臥底,應該是可以的。”?
  “那好,為了吸引敵人,我們不能再多派人手在里面了,我估計敵人對我們的情況也非常熟悉,要不然他們隱藏得這么深,佩嫻所有的作息時間、回家路線他們都知道。”孔浩旗說道。?
  “總理你放心,這次我也派出我們虎堂的精銳到c省,我們全埋伏在外面,只要天明呼叫,如果沒有特殊情況,他們應該可以在幾分鐘內趕到的。”有楊桂月在旁邊幫陳天明,許柏也是不怕的了。?
  “好,這次我聽你們的,”孔浩旗鄭重地說道。“許柏,你先把這幾天的事情放一放,重點放在c省學術會上,一定要把這些恐怖分子給抓到。要不然,搞得我坐立不安,做什么事情也專心不了。”?
  許柏說道:“總理,我明天一早就帶人過去c省,一定把事情辦好。天明,你這幾天辛苦了,為了安全起見,你也要用上你安安保全公司的直升飛機,到時我們兩邊一起增援,務必保護孔老師的安全。”?
  “是,堂主,你放心!我也會把一些精英調到c省。”陳天明說道。這次的保護比以前有一定的優勢,那就是地方是固定的,不管敵人是如何來,來多少人,陳天明他們都可以在地方上作文章,增援的人也是可以在附近等待。?
  “呵呵,我現在聽到你們這樣說,我也放心不少,”孔浩旗說道。“時間也不早了,你們都回去準備!”?
  “好,我們先走了。”許柏與陳天明站起來。今晚孔浩旗突然說要用孔佩嫻作餌引出那些恐怖分子,許柏與陳天明都要回去好好準備了。雖然這是一個非常好的辦法,同時也是有危險的。特別是孔佩嫻出事的話,那他們就難咎其責了。?
  出了南中海,許柏對陳天明說道:“天明,你上我的車,我們好好聊聊。”等陳天明上了自己的車后,許柏嚴肅地對陳天明說道:“天明,你對這次的行動有多少把握?”?
  “我不敢說,如果沒有先生那樣的高手出現,我應該可以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把握。”陳天明想了想說道。?
  許柏擔心地說道:“可問題是不知道有多少敵人啊?我看如果出現二十幾個,或者更多的話,你有把握拖到十分鐘嗎?”為了把敵人引進來,外面的把守是松的,要不然敵人也不會進來暗殺孔佩嫻了。可這樣就會出現不知道進來了多少敵人?
  ,許柏怕陳天明一個頂不住,問題就大了。?
  “二舅,老實說,我也不知道有多少敵人過來,不過有小月在我旁邊,應該可以頂一些時間的。”陳天明說道。“如果再多派我們的人進學術會場,敵人就不會中計了。”陳天明已經堅信,那些恐怖分子就算是不跟先生有關,也是跟國內的某些人勾結,要不然這些天他們會按兵不動。?
  身為恐怖組織,他們是瘋狂的。他們明明知道孔佩嫻的身份,還敢過來的話,一定是有持無恐。所以,陳天明也是想通過這樣的辦法把恐怖分子抓到,所謂藝高人膽大,他一早就是想這樣了。可怕孔浩旗不答應,或者出了什么事情又會怪自己,所以他不提出來。?
  今晚竟然孔浩旗提出來,陳天明還是非常樂意。m的,就算是他們有二十幾個人,自己還是可以頂住十分八分鐘的。本來陳天明想讓路小小過來幫忙的,但是想著路小小的身份,如果被人看到蝴蝶花,她的身份就會暴露,所以只好作罷。?
  “那好,你現在就去安排一下?
  人手,如果可以的話,多抽高手過來,一定要保護好孔佩嫻,千萬不能出什么問題,要不然我們都擔當不起。”許柏嚴肅地說道。?
  “二舅,你放心!我一定完成問題。”陳天明頓了頓說道。他今天已經拿到了孔佩嫻去c省的詳細行程表。當然,外面的保護還是要的,要不然人家也不會上鉤。現在改變的是,只有他在孔佩嫻的身邊,其它保鏢全撤掉了。?
  “我有點擔心這些恐怖分子不會上鉤。”許柏擔心地說道。?
  “不管行不行,都是要試一下的。”陳天明聳了聳肩膀。“有可能那些恐怖分子見孔佩嫻的身邊沒有什么人,他們會鋌而走險的。當然,如果他們不肯來,也就算了。”?
  許柏說道:“只好是這樣了。天明,這次你指揮,我聽你的,我把一切希望放在你的身上了,你不要讓我失望。”?
  “好,我會盡力的。”陳天明看著窗外的夜景說道。這次的恐怖分子有點奇怪,開始他們?
  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可現在為什么又龜縮不出來了呢??
  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