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5)      第1943章(09-25)      第1944章(09-25)     

流氓老師1999

陳天明又不是傻子,人家楊桂月都給自己暗示了,自己一定要給她在輝煌酒店開一個房間,今天晚上好好弄她。你剛才弄疼我了,晚上我也要弄疼你。陳天明暗暗地想著。想到這里,他看了看楊桂月??前的豐滿,如果不是那邊有人怕被別人看到,他真想把手伸過去好好摸一摸了。
  “喂,陳天明,你看什么看?你再看信不信我把你的眼睛給挖下來?”楊桂月看到陳天明盯著自己??前看,她臉紅了。“還有,我告訴你,老娘今晚不開心,你不能上我的床,否則我把你的那東西給剪掉。”
  “呵呵,小月,你今天好美啊!”陳天明決定錯開話題。楊桂月一般都是雷聲大雨點小,只要自己哄一下她,再摸摸親親她,她就想著跟自己做那種事情了。今天晚上一定要好好地跟她大戰一千個回合才行。
  “行了,你不要哄我了,我去跳舞,”楊桂月邊說邊跳起來,
  她向那邊跑去了。
  我靠,不會全是這樣!我好不容易才哄你們不生氣,你們怎么全扔下我一個人在這里孤伶伶呢?陳天明在心里暗暗生著氣。
  晚上十一點,陳天明走到孔佩嫻的身邊跟她說已經很晚了,應該回去了。開始孔佩嫻是不肯的,她喝了不少酒,難得今天這么高興她還想玩。但龍月心和楊桂月知道現在孔佩嫻被人追殺,她們就說不玩了,以后再出來玩。于是,聚會就結束了。
  陳天明已經給楊桂月了一條信息,讓她去輝煌酒店就行,他已經給她訂好房間了,讓她在房間里等著自己,只要自己送孔佩嫻到南中海就回來找她。
  當陳天明帶著孔佩嫻出了景都夜總會,龍月心和楊桂月看到旁邊的十幾個保全員靠近陳天明他們,那嚴密的保護方位讓她們更加相信了陳天明的話。其它的太子太女雖然有點奇怪孔佩嫻的隆重,不過他們也不好多說什么。
  就在陳天明他們將要上車的
  時候,對面傳來了叫聲,“美女,你也來這里喝酒啊?”
  陳天明抬頭一看,不由皺了一下眉頭,又是那兩個陰魂不散的外國青年,他們怎么會在這里呢?詹倚他們看到那兩個外國人要靠近,他們馬上擋在前面不讓那兩個外國人靠近。沒有陳天明的命令,一切可能危脅到孔佩嫻的人,他們是不會讓其靠近的。
  “你們擋著我們干什么?”這兩個外國人不高興了。“我們要抗議,那個美女是我們的朋友,我們要請她喝酒。”
  “喝酒,好啊!我們去喝酒!”已經喝得有幾分醉的孔佩嫻高興地叫著。她本來還想喝的,可陳天明不讓她喝了。開始她還沒有覺得自己的頭重,當出來后她就開始醉了。
  “ok,我們就去喝酒。”外國青年聽到孔佩嫻說大家去喝酒,他們可高興了,急忙想沖到孔佩嫻的面前,可是詹倚他們哪會讓他們靠近,只見一股內力擋在他們的面前,讓他們根本過不去。
  陳
  天明對那兩個外國青年說道:“不好意思,我的朋友喝醉了,你們還是自己去喝!”
  外國青年不高興地說道:“怎么可能呢?美女剛才還叫我們喝酒的,你是不是想趁美女喝醉占她的便宜啊?不行,我們也要跟著你,不能讓你對美女不利。”
  “我不知道你們想干什么?我是她的保鏢,我現在送她回家。如果你們敢亂來,可別怪我們不客氣。”說完,陳天明不管那兩個外國人,他把孔佩嫻扶上車里面,他也上了車,他對前面的6宇鵬說道:“宇鵬,開車,去南中海。”
  “是,老板。”6宇鵬點點頭,把車開向南中海。后面的車馬上跑了上來,他們十幾個保全員一前一后地保護著孔佩嫻。
  有這樣的陣容,陳天明是非常放心的。這個級別的保護,相當于以前小紅的保護了,那時還是外國的間諜組織盯著她,那可是國家級別,而那些恐怖分子應該沒有這么多厲害的高手。同時,陳天明也不怕他們,現在有直升飛機增援了,只要他們支持十來分鐘,張
  彥青他們就會過來增援。現在陳天明反而是不怕殺手過來,他希望殺手來,好讓他消滅他們,不用天天跟著孔佩嫻。
  孔佩嫻有時像個花癡一樣,再這樣下去,楊桂月會要自己的小命,龍月心會不理自己的。想到龍月心,陳天明心里暗暗流著口水,呵呵,今天晚上龍月心好象越來越對自己有意思了,估計自己繼續加油,一定是可以讓她成為自己的女人。
  “喝酒,我要喝酒。”孔佩嫻一邊說一邊倒向陳天明。
  “你都醉了,還想喝酒?”陳天明見孔佩嫻倒在自己的身上,他伸手想把孔佩嫻推起來。但是由于車里比較黑,他只是想著推孔佩嫻,所以順手一推,并沒有想到是推她什么地方。咦?怎么軟軟的,好象棉花一樣?陳天明推了一下孔佩嫻想叫她起來,可他這一推就感覺有點不對勁。
  于是,陳天明又推了一下,是軟軟的,他又用手捏了捏,開始他懷疑是孔佩嫻的手袋。這一捏,把陳天明給嚇出了冷汗。原來他用力一捏之后,捏到了里面的有點軟中
  帶硬的東西。他知道那個是什么東西來的了,那是女人的小罩,以他多年的經驗,是絕對不會錯的。
  天啊,我怎么會捏到她的酥峰呢?陳天明在心里責怪自己。這已經是第二次捏到孔佩嫻的酥峰了,不過這一次她已經醉了,并沒有知道,上次是意外,有敵人在旁邊,他哪管得了那么多?
  “孔老師,你起來。”陳天明知道那個地方是自己不能碰的,所以,他再往上一點,推著她的肩膀把她給推起來。
  “不要,我好困啊,我好想睡覺。”現在的孔佩嫻又不想喝酒了,她說要睡覺。她才剛被陳天明推起來,可沒有想到她又趴了下去,又趴在陳天明的懷里,而且雙手還緊緊地摟著他的脖子。
  這下陳天明慌了,孔佩嫻這樣搞法,只會害自己啊!如果讓??女給看到,她一定要跟自己拼命的。陳天明看看外面,現自己現在車里,才暗暗放下心來。“孔老師,你不能這樣,你坐好啊!”陳天明吞著口水說道。剛才他才摸了孔佩嫻的酥峰,現在她又用酥峰壓
  著自己,那柔軟的東西壓在他身上可不是說著玩的,只能是激起他身體的潛能。這潛能一激起來,他的小明也激了。
  “不要吵我睡覺。”孔佩嫻迷糊地叫著。
  我靠,你要睡覺也不能這樣睡啊?哪有摟著人家脖子睡覺的?你這樣好象是有點故意裝睡啊?人家一般要睡也是睡在大腿上啊?陳天明才剛想完,可能孔佩嫻感覺不舒服,她放開陳天明的脖子,把身子一彎,頭就倒在陳天明的大腿上,她的雙手緊緊地摟著陳天明一只手臂,好象怕陳天明跑掉似的。
  這下陳天明馬上熱血沸騰了!因為孔佩嫻拉著他的手緊緊摟在她的懷里,他的手掌正好就在她的兩大山之中,正是“輕舟難過萬重山”。陳天明想把手給抽出來,他剛拉了一下,那手就觸碰到柔軟的大山。
  “嗯,”孔佩嫻好象有點享受似的??了一聲,也好象是酒醉不舒服地叫著。反正她被陳天明碰了一下后,好象怕陳天明抽出手似的,她又拉回了陳天明的手。接著她的頭微微動了一下,似
  乎是尋找更舒服的地方。
  “啊!”陳天明咬著牙暗暗吸著冷氣。原來孔佩嫻剛才是睡在他的大腿上,現在是兩腿間了,那個地方可是小明的領域啊!身為一個非常正常的男人,自己的那里被女人的臉壓著,而且那個女人是非常漂亮性感的女人,如果他不沖動的話,那他就是不正常了。
  陳天明感覺自己的小明越來越強悍了,他害怕了,他在心里暗暗地叫著,小明啊!你千萬不能這樣啊,這樣是犯錯誤的。可陳天明哪里控制得了小明啊?他的手在孔佩嫻??前的柔軟上,小明又被她壓著,這雙重的快樂不是一般男人所能享受得了的。他現小明已經把褲子給頂起來了。
  “嗯,”孔佩嫻微微哼了一聲。可能是陳天明的小明頂到她的臉讓她有點不舒服,于是,她伸過一只手推了推陳天明的那里,想把那頂著她臉的東西給推倒。
  不過他不敢太大力,怕把孔佩嫻給摸醒了。如果孔佩嫻醒過來,現他們這樣子,一定是羞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