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2)      第1943章(01-22)      第1944章(01-22)     

流氓老師1998

陳天明急忙說道:“當然是關你的事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孔佩嫻以前經常纏著我,如果讓我保護她,一定是更麻煩了。現在不就是這樣嗎?她剛才說話說得太那個了,好象我是她的男朋友似的。”
  “這樣不好嗎?你不正是想著當總理的女婿嗎?以后在Z國就沒有人敢欺負你了。”龍月心故意說道。她心里最怕的就是陳天明想這個,如果陳天明貪圖虛榮,那自己就沒有必要跟他在一起了。
  “我當然不想了,”陳天明拼命地搖著頭,“我陳天明是那樣的人嗎?月心,人家不理解我,難道你也不理解我嗎?”
  龍月心嬌羞地白了陳天明一眼,“我哪會理解你,我又不是你什么人?而且知人知面不知心,有些人在一起幾十年,也是看不清楚對方的真正面目。再說了,佩嫻姐這么漂亮聰明,難道你不動心?”龍月心越說越高興,她也不知道為什么,聽到陳天明向
  自己解釋跟孔佩嫻沒有關系,她心里就快樂了。
  “月心,你要聽真話還是假話?”陳天明正色地問道。
  “當然是真話了。”龍月心說道。
  “孔佩嫻哪能跟你比啊!你比她漂亮多了,我看見她就拼命跑,看見你就拼命追。”陳天明說道。
  龍月心紅著臉啐了陳天明一口,“去你的,說話都不正經。對了,天明,你說暗殺佩嫻姐的人是什么人?他們厲害嗎?”
  陳天明聽到龍月心叫自己作“天明”了,知道她已經不生自己的氣。他笑著說道:“我在沒有保護孔佩嫻之前,那些恐怖分子就暗殺過她一次了。昨天下午,有十幾個恐怖分子又來暗殺她,被我們抓到五個,其它的逃走。那些恐怖分子武功不錯,抓到的五個全是外國人。”
  “那他們有沒有招供?”龍月心著急地問道。..
  “沒有,這些恐怖分子全是硬骨頭,他們寧愿死都不肯說,估計是非常麻煩。”陳天明搖搖頭說道。陳天明把昨天的襲擊過程告訴龍月心。
  “天明,你一定要小心。不但是要保護好佩嫻姐,你也要保重。”龍月心擔心地說道。女人就是奇怪,她剛才還對你愛理不理,現在現陳天明跟孔佩嫻沒有關系了,她又關心起陳天明來。
  陳天明自信地說道:“我不會有事的,只是孔佩嫻有時有點任性,我們保護起來有點不順手而已。”陳天明想到今天晚上是孔佩嫻故意安排的,心里就有點火。如果孔佩嫻注意到自己有危險,就不會隨便到外面舉行什么聚會了。
  “你就擔待一下!”龍月心說道。“佩嫻姐是出了名的硬脾氣,就算是孔總理也說不了她。”
  “恩,我會忍著點,我只是希望月心你不要誤會,我跟孔佩嫻是沒有什么關系的。”陳天明看著龍月心,她剛才好象也喝了一些酒,臉上的殷紅讓他情不自禁地看著,他好想低
  下頭親她一下。
  “你,你跟佩嫻姐有沒有關系關我什么事?”龍月心嬌嗔地白了陳天明一眼,“還有,你看著我干什么?流氓。”
  陳天明看著龍月心嬌媚的表情,心里不由一蕩。他壯著酒性對龍月心說道:“你說我流氓,那我就對你流氓了。”
  “哼,你敢?”說完,龍月心轉身往那邊的人群跑去,她去跟大家跳舞唱歌了。她走著時候的臀部一扭一晃,讓陳天明眼睛更是一亮。m的,如果讓自己也摸上一把的話,那該多好啊!
  在人群里的范圓一直留意陳天明跟龍月心在那邊談話的情景,他看到龍月心回來的時候神情好象有點愉悅,他心知龍月心沒有生氣了。奇怪了,陳天明跟龍月心談什么了,怎么她不生氣了呢?范圓在心里暗暗想著。
  陳天明見解決了龍月心后,便想著要去向楊桂月解釋了。他回過頭想看楊桂月的時候,現楊桂月躲在一邊一個人喝悶酒。他看到心疼不已,她
  一定是心里不舒服,才是這樣喝酒的。
  想到這里,陳天明急忙跑向楊桂月那邊。“小月,你怎么還在喝酒?你這樣喝酒對身體不好。”陳天明心疼地說道。他也不怕別人看到他跟楊桂月的親密,而且這邊的燈光不是很亮,跳舞唱歌的聲音很大聲,別人也是聽不到他們的說話。
  “陳天明,你給老娘滾開,你是老娘什么人啊?我的事情不要你管。”楊桂月見來的人是陳天明,不由火冒三丈,她對陳天明兇叫著。
  “小月,你誤會我了,孔佩嫻被恐怖分子暗殺,我現在跟她在一起是保護她的,我不喜歡她。”陳天明干脆直接了當地說道。
  “你保護她關我什么事?”楊桂月罵道。“咦?你剛才說什么,你是在保護孔佩嫻?”楊桂月終于是有點酒醒了,她聽到陳天明跟孔佩嫻在一起不是那種關系,而是在保護孔佩嫻。當她看到陳天明與孔佩嫻在一起的時候就如刀割一般,她不是不知道陳天明有其它女人,但是看到陳天明跟自己的好朋友在一起,而自己又不
  知道的情況下,她哪里受得了?以后她哪還有臉見其它人啊?
  陳天明拼命地點著頭,“是啊,這件事情是龍主席親自交待下來的任務,孔佩嫻被恐怖分子追殺,我奉命保護她的,你不信可以問二舅,他在幕后策劃的。”說到這個的時候,陳天明是不敢大聲說了,他被別人聽到。
  “二舅也知道了?”楊桂月的心里開始有了變化,原來這一切不是自己所想的一樣,原來陳天明跟孔佩嫻并不是一對,是自己多心了。“對了,這是虎堂的任務,你為什么不叫上我啊?”說完,楊桂月狠狠地把手伸下去,在陳天明的軟肉上重重地掐了三下。
  “啊!小月,你輕一點,你想要謀殺親夫嗎?”陳天明倒吸著冷氣。剛才楊桂月不理自己,現在就是對自己下重手。“我說的是真的,你不信的話,我現在給二舅打電話,你問他!”陳天明苦著臉說道。寧愿得罪小人,也不要得罪女人啊!
  “我信你了,我是問你,為什么有任務不叫上我?”楊桂月把酒瓶扔在一邊不喝
  酒了,她邊說邊掐著陳天明。
  陳天明求饒著,“我的姑????,你就輕一點!不是我不叫你,是這次的事情是機密,而且因為牽涉到的是孔佩嫻,她不是公務人員,孔總理怕別人說閑話,所以讓我們安安保全公司保護孔佩嫻啊!所以,這次執行保護任務的是安安保全公司,不是虎堂。虎堂只是出面協調善后的工作。”陳天明又把昨天生的事情告訴楊桂月。
  “安安保全公司也關我的事啊?你為什么不告訴我?”楊桂月生氣地說道。
  “安安保全公司也關你的事?”陳天明不明白了。
  楊桂月強悍地說道:“那當然了,你是老娘我的,所以安安保全公司也有老娘的一半啊!以后有這樣的事情一定要提前告訴我。你難道不知道嗎?我現在的武功這么厲害,又是女的,跟佩嫻是好朋友,我貼身保護她最合適了。”
  陳天明說道:“我有叫了一個女保鏢貼身保護孔佩嫻。”
  “那女保鏢有我的武功高嗎?”楊桂月問道。
  “沒有,”陳天明搖搖頭。
  “那就是了,以后這樣的事情記得提前告訴我。對了,要不你跟二舅說一下,把我換上那個女保鏢。”楊桂月想到昨天生了這么大的事情,自己竟然不在現場,真是可惜啊!
  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小月,這樣的事情二舅也不能作主,要向總理匯報的,畢竟這次是保護他的女兒,表面又是用私人關系保護,二舅也說不上話。另外,我就算是換一個保全員,也要向孔總理請示的,他非常關心孔佩嫻。”
  “唉,這次就算了。”楊桂月聽說要向孔浩旗請示,她也不想陳天明去說了。“來,我們喝酒。”傷心的時候喝酒,但開心的時候也是可以喝酒的。
  “你不要喝這么多好不好?我看了心會疼的。”陳天明擔心地說道。
  “對了,你不說我還忘了,你剛才為什么不敬我的酒?這么多人你都敬了,偏偏掉下我。”楊桂月想起剛才敬酒的事情,她不由生氣了。
  陳天明嘆了一口氣,“小月,你是真不明白還是假不明白。哪有自己人敬自己人的道理?你是我的女人,我哪會敬你呢?”
  “誰是你的女人啊?”楊桂月紅著臉罵陳天明。罵歸罵,她的心里還是甜滋滋的,原來陳天明不敬自己酒是這樣的意思。他剛才敬了孔佩嫻,那說明孔佩嫻不是他的女人了。原來剛才自己錯怪他了。想到這里,楊桂月又在陳天明的軟肉上掐了一下。
  “啊!小月,我不是跟你解釋清楚了嗎?你怎么還掐我啊?”陳天明苦著臉說道。她怎么還不相信自己啊?難道真要自己現在叫許柏來才行嗎?m的,自己可是她的男人啊!她怎么下手這么重啊?
  “我知道你沒有騙我,你是在保護佩嫻。”楊桂月看著陳天明的慘樣得意地笑著。活該,誰叫他剛才讓自己傷心難過啊,
  還拼命地喝了這么多的酒,而且還沒有怎么吃菜,現在的肚子有點餓了。
  陳天明苦著臉說道:“那你還掐我干什么啊?”
  “我高興啊!”楊桂月高興地笑道。“喂,我今天有空到京城,明天就要回m市了,今晚你是不是招待我一下啊?”
  “是,是,”陳天明馬上忘記了剛才的疼痛拼命地點著頭。
  召喚鮮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