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4)      第1943章(01-24)      第1944章(01-24)     

流氓老師1995

(朋友會)?
  陳天明進了廚房后,便溫柔地叫了一聲,“苗茵,你辛苦了。”接著他把手伸了過去,繞過苗茵的身體,摸上她豐滿柔軟的酥峰。?
  “啊!天明,你干什么啊?”苗茵正在煎著一條魚,被陳天明這一摸,她嚇得把鍋鏟給扔在鍋里。?
  “呵呵,我沒有干什么,我到廚房里看你,看能不能幫什么忙?”陳天明笑著說道。?
  苗茵回過頭見孔佩嫻并不在后面,她生氣地瞪了陳天明一眼,“流氓,有別人在,你怎么能這樣啊?”?
  陳天明不以為然地說道:“孔佩嫻不知道跟誰打電話,她跑到你的房間里去了。再說我們是情侶關系,還怕她干什么?”?
  “不行,你不能向佩嫻公開我們的身份。”苗茵著急地說道。她已經是過來人,聽到孔佩嫻剛才?
  的話里透著對陳天明的喜歡,如果陳天明現在說的話,只會讓她們的姐妹關系越來越僵。?
  “唉,我都不知道你們女人是怎么想的?”陳天明一邊說著一邊又摸了摸苗茵??前的豐滿。想不到有時在其它地方玩偷襲也蠻刺激的,想到這里,他的那里反應了。?
  “不要這樣,天明,”苗茵紅著臉嬌嗔著。“我在炒菜,你這樣摸我那里,我還怎么炒啊?你快回客廳,一會佩嫻就要出來了。”?
  陳天明聽苗茵這樣說,想想也是,如果孔佩嫻出來看到自己跑到廚房跟苗茵曖昧,也是不好意思。于是,他跑回客廳。?
  沒有過多久,孔佩嫻拿著手機笑著走出房間,陳天明看到她的笑容,覺得她笑得有點古怪。不過,他是不管這些了,反正晚上把她送回南中海自己就沒有事了。?
  苗茵把菜炒好后,大家便吃了起來。吃完飯,孔佩嫻要在苗茵這里休息,她說要跟苗茵好好聊一下。于是,孔佩嫻和苗茵到?
  房間里休息,陳天明自己在客廳的沙上休息。?
  晚上,陳天明苦著臉跟在孔佩嫻后面,今天晚上孔佩嫻要參加一個朋友聚會,本來陳天明堅決不讓她去的,說現在是非常時期,參加什么朋友聚會只會是空添危險。但孔佩嫻死活不肯,說已經跟朋友說好,如果陳天明不陪她去的話,她就自己去。?
  這下陳天明慌了,他終于知道孔佩嫻的硬脾氣,如果她決定的事情,別人是無法更改。他看著孔佩嫻拉開車門要下車了,他急忙拉住她,跟她說先跟孔總理匯報一下。?
  孔佩嫻見陳天明已經改口,她也不急著下車,她拿出手機給爸爸打電話了。“爸,我今天晚上要參加一個重要的朋友會,我一定要參加,如果陳天明他們不陪我去的話,我就自己去。”?
  “佩嫻,你不要亂來,你一定要聽天明的話,”那邊的孔浩旗慌了,如果女兒自己去參加什么朋友會的話,那肯定會出事。聽虎堂那邊的匯報,昨天來了十幾個殺手,抓到五個,跑了幾個。而那五個不肯招供,全?
  是硬骨頭。?
  “反正我不管,我一定要去參加朋友會,”孔佩嫻大聲地說道。?
  孔浩旗沒有辦法了,他只好對孔佩嫻說道:“好了,佩嫻,爸爸都是擔心你出事,你參加朋友會一定要注意,聽天明的安排。你現在讓天明來聽電話。”?
  孔佩嫻得意地把手機遞給陳天明,“我爸要跟你說話。”?
  陳天明急忙拿過手機恭敬地說道:“孔總理,你好。”?
  “天明,我真拿我女兒沒有辦法,你就辛苦一下,陪她參加什么朋友會,另外,你要多派人手過去才行,佩嫻的安全就交給你了。”孔浩旗不好意思地說道。本來說好晚上孔佩嫻是要回南中海,不再麻煩陳天明他們的。但沒有想到孔佩嫻現在要參加朋友會,自己又沒有辦法讓她改變主意,只有再辛苦陳天明了。?
  “沒事的,總理,你放心,我現在馬上就加派一倍的人手,保?
  證孔老師的安全。”陳天明鄭重地說道。?
  “好,天明,你辦事我放心,我以后一定會感謝你的。”孔浩旗由衷地說道。?
  陳天明掛了電話,轉頭對孔佩嫻說道:“孔老師,你要去哪里參加朋友會?我馬上安排人手。如果你們還沒有定好地方的話,你們可以選在輝煌酒店,我讓經理給你們打折。”為了把風險降到最低,陳天明想讓孔佩嫻他們在輝煌酒店舉行朋友會,在那里的安全是有保證的,他們也沒有必要太花費人力物力。?
  孔佩嫻在中午的時候并沒有想到這點,她已經訂好地方,而且告訴她的朋友們在那里了,現在也不好再更改。她不好意思地說道:“天明,不好意思,我們在中午的時候已經訂好地方,估計我的朋友也去那里了。”孔佩嫻告訴陳天明所在的地方景都夜總會,其實那里是星級的夜總會,消費比較高,一般人也不去了那地方。?
  陳天明聽了孔佩嫻所說的景都夜總會,也暗暗點頭。孔佩嫻他們去的那個地方也算是不錯,那里的保安也可?
  以,一般混混是不敢到那里鬧事。想到這里,陳天明給張彥青打電話,“彥青,你現在派十個兄弟到景都夜總會,孔老師要去那里參加一個朋友會,我們一定要保護好她的安全。”?
  “我知道了,老大,我現在馬上安排。”張彥青聽陳天明這樣說,也不敢馬虎。畢竟孔佩嫻是孔浩旗的女兒,如果孔佩嫻出了事,以后安安保全公司的日子也不好過。可如果這次保護好孔佩嫻,孔浩旗無疑欠了安安保全公司一個人情,以后別人要對付安安,也是要好好想清楚了。?
  陳天明讓6宇鵬開車去景都夜總會,到了那里后,陳天明就看到詹倚帶著九個保全員在門口等著他。詹倚看到陳天明來了,馬上迎上去說道:“老大。”?
  “你們來很久了嗎?”陳天明笑著問道。“辛苦你們了。”?
  “我們也是剛來,我們不辛苦。”詹倚搖搖頭說道。?
  陳天明已經問清孔佩嫻所在的房間,他對詹倚說道:“你們跟?
  宇鵬他們在旁邊的房間吃飯,然后分批在后面看著。我陪孔老師進去,如果有什么事,你們就過來。”這次陳天明也帶上了緊急呼叫器,只要他按下呼叫器,詹倚他們就會過來。?
  “是,”詹倚他們高興地說道。這次來夜總會,他們有十幾個人,完全可以分批看守。如果沒有什么事,他們是可以邊吃邊玩,這可是公費報銷啊!?
  陳天明安排好一切后,就與孔佩嫻進到了他們所訂的房間。房間比較大,中間有一張大圓桌,可能是可以坐下二十人。左邊是一個大廳,可以跳舞和唱歌,上面還有舞燈。右邊是休息的沙椅子,這里是集娛樂、飲食一起的地方。?
  里面已經來了三、四個男女,他們看到孔佩嫻來了,便全站起來叫道:“佩嫻,好象沒有見你了,你越來越漂亮了。”?
  如果是平時,一心想著鉆研學問的孔佩嫻是沒有多大高興,反正她不在乎有多漂亮。可現在不一樣,陳天明就在她的身邊,她還想著讓陳天明喜歡上自己呢!“是嗎?你們太會開玩笑?
  了。”孔佩嫻笑著說道。?
  今天孔佩嫻請過來的人都是一些太子太女,他們一向是以龍月心和孔佩嫻為主,畢竟她們家長的位置是最高的。不過,由于龍月心和孔佩嫻一般低調,一般很少參加人多的聚會,所以他們想拍她們的馬屁也是很難的。這次孔佩嫻主動邀請大家,大家肯定是要來的了。?
  “佩嫻,我們哪是開玩笑?這可是我們的真心話。你這段時間很忙嗎?很少見你出來玩。”有一個女孩問孔佩嫻。?
  “是啊,這段時間有點忙。”孔佩嫻當然是不能告訴大家,她現在被人追殺,除了上班之外基本都在家了。?
  “咦?這位是?”那女孩看到孔佩嫻身邊的陳天明問道。她覺得陳天明好象很面熟,好象是在哪里見過似的。?
  孔佩嫻高興地說道:“他叫陳天明,是我的朋友。天明,這是教育部副部長的孫女,”孔佩嫻為陳天明介紹起來。?
  陳天明跟他們打了招呼后,知道這些人全是**。可以說,這些人在外面是經常被人巴結,但在孔佩嫻的眼里并不算什么,他們還要巴結孔佩嫻。?
  “陳天明?!”女孩的臉色好象變了一下。她想起來了,她以前見過陳天明的,當時陳天明是跟龍月心在一起。天啊,陳天明不是龍月心的男朋友嗎?怎么現在跟孔佩嫻在一起?難道陳天明與孔佩嫻的關系也不錯?或者是另有原因?女孩不敢想下去了,如果陳天明真的是陳世美,也不是他們所能管的,那應該是龍月心跟孔佩嫻的事了。?
  女孩又看了陳天明一眼,暗暗覺得陳天明是一個人物,能當上龍月心或者孔佩嫻的男朋友,是非常不簡單的了。特別是龍月心和孔佩嫻沒有男朋友,也從來沒有聽過她們出現什么緋聞。可現在卻同時跟某個男人有關系,真是讓人費解。因為女孩也現孔佩嫻好象跟陳天明的關系不一般。?
  不過,女孩也算是非常人物,她馬上笑著繼續說道:“你好,陳先生,很高興認識你。”她并沒有說自己已經見過陳天明,反正到底是怎?
  么回事,也不是她所能管的,還是讓他們當事人處理。?
  “小君,不要叫陳先生了,就叫天明!大家都是朋友,先生女士的叫著顯得生疏。”孔佩嫻笑著說道。“對了,怎么月心還有來啊?”孔佩嫻有點奇怪,當時龍月心說她會早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