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5)      第1943章(08-15)      第1944章(08-15)     

流氓老師1993

(祝大家三八節快樂!)
  這兩個外國青年知道Z國有句古話是美女愛英雄,自己這么英雄,美女一定會喜歡的。哪個女人不喜歡有錢的男人啊?
  陳天明看著這兩個像小丑一般的外國青年,覺得討厭至極。他本來是想帶孔佩嫻走的,但任候濤他們還沒有來,他怕這些外國殺手被人家救走。這時,來了幾輛警車,從里面跳出十來個持槍的警察。
  “你們已經被警察包圍了,請你們馬上舉手投降,否則我們就要開槍了。”警察一出現就馬上喊著通用的警察用語。他們接到報警后,說有人在街上用槍、火箭炮等襲擊案件,他們馬上驅車過來了。這可不是一般的案件啊,哪有一般的歹徒用這些武器的。
  “我們抓住了五個歹徒,其它的已經跑了,”陳天明大聲地說道。“你們的負
  責人是誰?請他過來說話。”
  這些警察一聽到有五個歹徒被抓住,心里可高興了,這可是一個立功的好機會。反正這些人也不是警察,等把歹徒抓回去后,報告上可以寫是他們跟良好市民一起把歹徒抓住的。想到這里,這些警察一起擁上去準備接手這五個暈倒的殺手。
  “你們站住,”那些保全員見陳天明沒有說話,他們也不讓警察靠近。
  “你,你們想干什么?”一向非常牛*的警察看到這幾個人想要阻止自己,他們生氣地揮了揮手中的槍。難道他們不知道妨礙警察辦案是犯法的嗎?
  陳天明厲聲地說道:“你們全站在那里不要過來,你們負責人在哪里?這里由我的人接管,你們不用管了。”
  這些警察聽后可生氣了,什么叫不用他們管啊?不是有事就找警察嗎?這些人是不是想造反?或者他們本來就跟歹徒一伙的?想到這里,警察們馬上緊張起來,他們用槍對著陳天明他們,生
  氣地說道:“我再說一次,我們是警察,這里是我們所管轄的區域。你們不要動,把你們的身份證全拿出來,誰再亂動,我們就要開槍了。”按照程序警察是要鳴槍示警再開槍,不過警察是想嚇唬一下陳天明他們,讓他們乖乖就范。
  陳天明也生氣了,“你們這次領隊的人是誰?這里的事你們管不了,你們再亂來,我就給你們的領導打電話,到時出了什么事情你們就要負責。”
  警察們聽到陳天明這么強悍的話,他們也是愣了一下。一般人見了警察都是怕的,而不怕警察的人一定是強悍的人。所以他們也不敢亂來了,真要讓他們用槍對付陳天明是不可能的,人家手上又沒有兇器,反而地上有一些微沖槍、火箭炮什么的。
  看到這些武器,警察心里更是吃驚。剛才一定是生了什么事情,而且這些人手無寸鐵也能對付這些拿武器的外國人?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是這次行動的負責人,請問你們是什么人?”一個警察站出來說道。旁邊有個警察附聲道
  :“這是我們的副隊長。”
  “副隊長,你一個人過來一下。”陳天明招呼著副隊長。
  副隊長愣了一下,自己一個人過去,如果那人突然難控制自己的話怎么辦?
  陳天明見這副隊長擔心不敢過來,他便笑了笑,從口袋里拿出自己的證件說道:“你過來,這是我的證件。”
  副隊長看到陳天明拿著一本燙有國徽的本子,心里暗暗吃驚。一般有這樣本子的人,都是國家秘密部門的人員,他們一般是有先斬后奏的權力,就算是自己的局長見到這些人也只能是點頭哈腰。
  于是,副隊長馬上走到陳天明的身邊拿過本子一看,國家秘密組織虎堂的證件,看著上面有鋼印和防偽標志,副隊長的態度馬上恭敬起來。“長,剛才對不起,我們不知道是你們在辦案,我們馬上就撤走。”
  陳天明搖搖頭說道:“現在先不要,我
  們還有人要來。這樣,你們先讓那兩個外國青年離開,另外維持一下這里的交通,不要把路給堵上了。”
  “是,”副隊長馬上跑回去照辦了。
  兩個外國青年被警察勸說要離開,他們急了,“我們認識美女的,我們要跟美女在一起。”
  陳天明板著臉說道:“我們現在辦正事,請你們先離開,對于剛才的幫助,我們謝??。”陳天明看著這兩個外國青年被警察勸走后,他也暗暗松一口氣。對于這種死纏爛打的外國人,自己是不能用強的,要不然會出現什么國際糾紛。
  沒有過多久,任候濤帶著人過來了,他們馬上接手這里。把這些外國殺手搬上車,任候濤向陳天明匯報后就走了。這時,迎面開來一輛商務車。陳天明他們看到這樣的車,馬上又緊張起來。他們也不知道來的人是敵還是友,還是小心為好。
  當孔佩嫻看到下車的人后,她便對陳天明說道:“天明,你們不要緊張,他們
  是我爸爸的保鏢。”
  從車上下來的四個南中海保鏢走到孔佩嫻的身邊說道:“小姐,總理聽到你有危險后,馬上派我們過來了。”原來虎堂的人接到陳天明的電話后,許柏也向孔浩旗做了匯報。
  陳天明聽了覺得孔浩旗非常緊張孔佩嫻的安全,如果她出事的話,孔浩旗一定會對自己有別的看法。“走,我們一起回南中海。”陳天明說道。
  在旁邊的副隊長嚇得把嘴巴張得老大,天啊,總理的女兒,這到底是什么級別啊?怪不得這些人那么厲害,殺手用微沖槍火箭炮也不怕。后面來的人好象是南中海保鏢,也是牛*人物啊!副隊長暗暗慶幸剛才他們沒有得罪陳天明他們,要不然他回去是要被處分了。
  陳天明他們開車了,一直向著南中海開去。陳天明把孔佩嫻送到她家門口,便要回去了。但在車里的孔佩嫻拉著他的手臂小聲地說道:“天明,你在這里陪一下我,好嗎?我爸爸還沒有回來,我害怕。”
  “你怕什么?這里是南中海,沒有人能過來殺你的。”陳天明笑著說道。南中海里面高手如云,如果隨便就讓殺手進來的話,那Z國的領導人全被敵對勢力給干掉了。
  “我,我就是想你陪陪我,”孔佩嫻羞答答地低下頭。她現在已經越來越對陳天明有感覺,特別是剛才陳天明在保護她的時候,又對她做了一些她心跳加的事情,更是讓她對陳天明有了一種她自己也言不明的感覺。反正她就是想陳天明在她的身邊,她就感覺到非常有安全感。
  “不好意思,我還有點事,改天我再到你家坐了。”陳天明不小心地看了孔佩嫻豐滿的酥峰一眼。剛才自己就是按在她的那里,幸好她后來沒有說什么,也沒有要自己負什么責任,要不然自己真的不如死掉算了。
  不過話說回來,他也有點可惜,剛才由于太過于專注看那些蒙面殺手,沒有多大注意自己按到她??前的柔軟,更不要說有什么感覺了。
  “陳天明,你是個壞蛋。”孔佩嫻見自己盛情地
  邀請陳天明到自己的家,他都不肯進去。生氣的孔佩嫻推開車門自己跑回家去了。
  陳天明摸了摸鼻子苦著臉對前面的6宇鵬說道:“宇鵬,我們回去保全公司,你們也可以休息一下,明天再上班。”
  “老板,剛才人家孔小姐罵你是對的,人家都邀請你了,你一點也不給人家面子,是會傷到她的自尊心。”6宇鵬一邊倒車一邊說道。
  “我靠,6宇鵬,你不說話沒有人當你是啞巴。”陳天明生氣地說道。自己泡妞他就說自己*,現在拒絕女孩子,他又說自己不對,這個6宇鵬真該開車出事了。不對,自己不是坐著他開的車嗎?如果他開車出事,自己不也是出事了?
  __
  在韓賓的家里,韓賓坐在太師椅上閉著眼睛養神。現在他清閑了很多,一下班后,他就回到自己的家不出去了。不過雖然是這樣,他還是能跟自己的手下聯系。現在的網絡是無處不在,而他又有不少聯系方式,龍
  定要查他也是查不了。
  而且這段時間調查組也調查過了,沒有查到他有什么問題。平時跟他不錯的領導見他沒有問題,也慢慢地跟他接觸,幫他說上一些話。所以,調查組也撤回去了,他也輕松了一些。不過韓賓知道龍定是不會就這樣算的,龍定一定會暗中派人調查自己。因此,他還是要小心翼翼。
  另外,韓賓現在手上的權力沒有以前大了,他管的事情也是無關痛癢,根本不能起到很大的作用。“先生,有密報傳了過來。”老g走進韓賓的房間小聲說道。現在要跟外界聯系秘密了很多,也要花費不少時間和人力物力。
  “是什么事?”韓賓睜開眼睛問老g。
  “據我們的人回報,襲擊孔佩嫻的恐怖分子又失敗了,而且還損失了幾個人。”老g有點生氣地說道。
  “這些沒有用的廢物,不就是幾個南中海保鏢嘛,他們都對付不了嗎?”韓賓生氣地說道。他知道里面的規定,如果不是
  因為公事,孔浩旗是不能派十幾個南中海保鏢來保護孔佩嫻。因此,孔浩旗只是派幾個保鏢保護孔佩嫻的話,這些恐怖組織是可以應付的。韓賓還秘密地為他們提供了一些先進的武器,用這些武器殺掉孔佩嫻不是很困難的事。
  老g搖搖頭說道:“先生,事情不是那么簡單,我們的人說,陳天明也插手管這件事情。”
  召喚鮮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