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6)      第1943章(08-06)      第1944章(08-06)     

流氓老師1988

陳天明從南中海出來后,便接到苗茵的電話。想我了嗎?是不是打電話叫我現在回去跟你那個?”陳天明想到中午他們在床上的大戰,那里又好象有變化了。
  “去你的,整天就是想著那些流氓事,你現在有空嗎?我有事找你。”苗茵說道。
  “我有空,我現在就過你那里。”陳天明也想跟苗茵說一下保護孔佩嫻的事情,畢竟這段時間他要經常跟孔佩嫻在一起,沒有必要引起苗茵的誤會。
  于是,陳天明又開車回到苗茵的宿舍。這次由于苗茵知道陳天明要來,她一早就做好飯菜。當陳天明看到滿桌的好菜,他不由高興地說道:“苗茵,我在樓下就聞到菜香了。”
  “看你饞嘴的樣,你快洗手過來吃飯!”苗茵笑著說道。
  陳天明洗手坐下后,便問道:“苗茵,你不是有事找我嗎?是什么事?”
  “天明,今天中午佩嫻過來找我,是告訴我有人要殺她,她爸爸讓她這段時間不要到學校上課,她正苦惱呢!”苗茵一邊看著陳天明一邊小聲地說道。“我想你保護她,把那些兇手抓住。”
  “這個……”陳天明沒有想到苗茵找自己是因為這件事情,呵呵,這正合他意。不過,他這個時候是要故意賣一下關子。“好象不大好,孔佩嫻身邊不是有很多南中海保鏢嗎?”
  “有是有,但佩嫻說那些殺手很厲害,她爸爸擔心她的安危,所以讓她這段時間不要外出。我跟她是好朋友,看著她這么苦惱,我心里也不是滋味。天明,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幫幫她!”苗茵拉著陳天明的手臂,眼里滿是哀求。
  陳天明故意為難地想了想,然后好象下定決心似的說道:“好,竟然老婆這樣說了,我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也是要去的。”
  “天明,你真好。”苗茵高興地親了陳天明一下。
  陳天明急忙摟著她回吻,親著那誘人香甜的小嘴,大手摸著她??前的柔軟,真是愜意無比。嘿嘿,原來騙騙苗茵可以得到她主動的吻,劃算啊!
  “唔,”快透不過氣的苗茵輕輕推了陳天明一下,“天明,我們吃飯!菜都快涼了,你吃完后,我就給佩嫻打電話。”
  “別急,”陳天明擺擺手。“我們給她一個驚喜,明天我再去找她。”陳天明想到明天跟孔浩旗約好去他家跟孔佩嫻商量保護的事情,還是明天再!
  苗茵點點頭,“行,你快吃飯,明天好去找佩嫻。”
  “苗茵,我可是為了你這么辛苦,你今天晚上是不是要好犒勞一下我。”陳天明邊說邊色迷迷地看著苗茵豐滿的酥峰。現在可以跟她講條件,是不是讓她今晚跟自己做一些高難度的動作,或者叫她親親自己的小明。陳天明想到害羞的苗茵如果真是
  那樣的話,那自己今天晚上就“性福”了。
  苗茵見陳天明那付狼樣,哪會不知道他想什么呢?她本來是想拒絕的,但想到陳天明為了自己而去保護孔佩嫻,她紅著臉微微點頭。
  __
  在韓賓的家里,韓賓接了一個私人秘密衛星電話后,他就眉開眼笑了。
  這段時間老g幾乎是沒有見到韓賓笑,于是他高興地問韓賓,“先生,是不是有什么高興的事?”
  “是啊,有一件值得高興的事。”韓賓笑著說道。“我剛才接到消息,孔浩旗的女兒惹到一個外國恐怖組織,現在人家追到Z國來,已經暗殺了孔佩嫻一次,可惜沒有成功。”
  “好啊,”老g高興地說道。“那個孔浩旗現在先生頭上拉屎拉尿,如果他女兒被恐怖分子干掉,我看他還囂張不囂張?”
  韓賓點點頭,“是啊,孔佩嫻是孔浩旗的心肝寶貝,如果她出事了,我看孔浩旗也沒有心思對付我了。不過,聽說那些恐怖分子還不死心,準備繼續殺孔佩嫻。”
  “好,這些恐怖分子真是好樣的。先生,要不要我們派人增援他們?”老g興奮地說道。這段時間他恨死了孔浩旗,就是孔浩旗沒收了先生的權力,讓大家過得不如意。哼,能趁機干掉孔佩嫻也是一件妙事。
  韓賓搖搖頭說道:“不行,我們現在處于非常時期,如果動一下就會被人家現。”
  “這樣的好機會,我們要放過嗎?”老g可惜地問道。
  “我怎么會放過這樣的好機會呢?”韓賓陰陰地笑著。“我準備動用國外的資金,給這些恐怖分子一些錢,讓他們傾盡全力來對付孔佩嫻。如果可以抓住孔佩嫻就最好,不行的話,把她干掉也行。”
  老g聽了暗暗高興,“對,就應該這樣。先生,如果能抓住孔佩嫻,你說孔浩
  旗會不會乖乖聽我們的話呢?”
  韓賓奸笑著,“孔浩旗最緊張他的女兒,估計就算他不全聽,也會不怎么聽龍定的話。如果孔浩旗站在我們這邊,龍定就麻煩了。對了,跟高明溝通得怎么樣?該花該打點的還是要的。”
  “這個我們一直在做,高明雖然權力不是很大,但他畢竟是軍委副主席,手下也管了一些人,而且他以前跟我們走得很近。不過,可能現在他看到我們處于劣勢,他不怎么理我們。”老g說道。人走茶涼,這個社會就是如此。你威風的時候,人家拼命地緊貼你。可你倒霉的時候,卻是沒有人理你。
  “唉,繼續努力!越是這個時候,我們越要得到別人的支持。”韓賓說道。“你去跟老k說一下,讓他辦這件事情,一定要辦成。”
  “是,”老??頭出去了。
  __
  第二天一早,陳天明就又開車去
  南中海。這次他不是去龍定的家,而是孔浩旗那里。他還沒有去過孔浩旗的家,他在門衛處跟警衛說了一下,警衛打電話到孔浩旗那里確定之后,便有一個警衛開車帶陳天明過去。
  到了孔浩旗家門口,那警衛指了指孔浩旗的家。這時,里面有一個警衛走出來,剛才的警衛向走出來的警衛敬了一個禮后,便回去了。
  “你是陳先生嗎?”孔浩旗的警衛問陳天明。
  “我是。”陳天明點點頭。
  “總理在里面等著你,請進。”警衛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陳天明進到里面后,見孔浩旗與孔佩嫻在沙上說著話。“佩嫻,南中海里面的警備森嚴,你這段時間還是在家里不要出去了,好不好?”孔浩旗還是覺得女兒在南中海比較安全,就算在外面有陳天明保護,還是比不上南中海,所以他繼續勸著女兒。
  孔佩嫻搖搖頭,有點
  生氣地說道:“爸,我跟你說了多少次,我不在家呆著。我不是有保鏢嗎?我還用怕那些人嗎?而且他們是壞人,如果我們怕了他,以后不是壞人當道了嗎?這段時間我的課比較緊,下個星期還要去c省參加學術會,我不能呆在這里不出去。”
  陳天明聽到孔佩嫻這樣說,不由暗暗佩服她的敬業。雖然她有時是霸道一點,但她還是一個好老師。面對自己有危險,她還是不畏懼。
  這時,孔浩旗抬起頭看到陳天明進來了,他急忙站起來說道:“天明,你來了。”
  “天明?”孔佩嫻還不知道陳天明要保護自己的事情,她看到陳天明來到自己的家,不由有點驚訝。“你來我家干什么?”
  “噢,佩嫻,是這樣的,由于你一而再三地說要去學校上課,不肯留在家里。所以我請了天明在這段時間里保護你,這樣你就可以去學校上課,而且下個星期也可以去c省參加學術會。”孔浩旗見自己勸不了孔佩嫻,只能是讓陳天明出馬。唉,都怪自己從小就嬌縱她,她想
  怎么樣就怎么樣,誰的話也不聽。
  “天明要保護我?”孔佩嫻先是大驚,然后又是暗喜。她一直不知道如何讓陳天明喜歡自己,然后再把他拋棄讓他痛苦。特別是當她想跟陳天明在一起的時候,他總是找借口拒絕自己。現在可是一個好機會,讓陳天明跟著自己,再讓他喜歡自己。
  孔浩旗以為孔佩嫻不肯,他急忙說道:“佩嫻,你有所不知,天明開的安安保全公司全國出名,有他帶人保護你,我就放心多了,天明很有本事的,以前還保護過龍主席,出色地完成了任務。”
  “那好,就這樣說定了,”孔佩嫻高興地說道。“天明,是不是以后我想干什么?你都要陪著我啊?還有隨叫隨到保證我的安全?”說到這里,孔佩嫻更是高興,嘻嘻,你陳天明以前不是很牛嗎?現在我倒要看看你還牛不牛,我讓你乖乖的聽本小姐的話,還要讓你喜歡我。孔佩嫻以為依自己的美貌和智慧,只要陳天明跟自己在一起的時間多了,他一定會無可救藥地愛上自己。
  孔浩
  旗見孔佩嫻答應了,他心里也高興。他聽孔佩嫻這樣說,急忙說道:“是啊,天明會保護你的,佩嫻你不要擔心。”
  “孔老師,你放心,我們會盡最大的努力來保護你。同時,也請你告訴我們你這兩天的行程,還有你一定要配合好我們,要不然我們也無法保證你的安全。”陳天明按照保全條例說出自己的要求。
  “行,我下午要去學校上課,你可以跟著我保護我。”孔佩嫻點點頭說道。“對了,我今天下午上的課是你們那個班的,你可以去聽一下,你說,你有多長時間沒有聽過我的課了?”孔佩嫻越說越生氣,她干脆瞪著陳天明著她的小女人脾氣。
  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