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6)      第1943章(09-26)      第1944章(09-26)     

流氓老師1987

“是啊,這就是我擔心的事情。孔浩旗苦著臉說道。“我有時真拿這個女兒沒有辦法,可能是我從小嬌慣她了,她說一我就不能說二的。”在龍定的面前,孔浩旗也不隱瞞自己的難處。
  “你的意思是想讓月心陪著佩嫻嗎?”龍定問孔浩旗。
  孔浩旗搖搖頭說道:“月心平時也很忙,她也不能天天陪著佩嫻。而且不把那些恐怖分子干掉,防得了一時,防不了一世。”孔浩旗知道龍月心的武功,她最多也是比南中海保鏢好一點而已,怎么能跟某個級保鏢相比呢?
  龍定苦笑一下,“老孔,你還是不要賣關子了,你到底想怎么樣,你就照實!我也一直當佩嫻是閨女,我也不想她出事。”龍定還是想不透孔浩旗是什么意思,看來自己還是不猜了,讓他自己說出來。
  “老龍,現在我們Z國哪個
  保全公司最厲害啊?”孔浩旗還是有點不好意思,他身為一個總理,求龍定幫自己找人,還是有點拉不下臉,不過為了女兒,他豁出去了。而且孔佩嫻的性格特別犟,她認定的事情誰也不能更改。
  “安安保全公司。”龍定脫口而出。“老孔,你是想找他們是嗎?這個容易啊,他們是打開門做生意的,你讓他們派最好的保全員來保護佩嫻。呵呵,不是你提醒,我還真給忘了安安保全公司。”安安保全公司里面的保全員非常厲害,有一些已經強過南中海保鏢,怪不得孔浩旗會想到它。而且讓安安保全公司的保全員保護孔佩嫻更科學合理一些,其它人也不會說孔浩旗利用職權派遣眾多南中海保鏢保護他的女兒,影響南中海的正常工作,惹人說閑話。
  “老龍,你不知道,我去過安安公司了,但還沒有談成。”孔浩旗苦著臉說道。這就是他為難的事情,他自己解決不了,只好找龍定。
  龍定奇怪了,“談不成?是什么原因?是不是要價太高?老孔,他們要多少錢,你現在困難的話,我可以讓月心那邊幫你出。”龍定也知道孔
  浩旗的錢不多,且安安保全公司雖然保全質量高,可要價也高,不是一般人所能請得起。估計這次孔浩旗要人家出的是頂尖高手,所以人家要價也特別高。
  “不是錢的問題,”孔浩旗擺擺手。“雖然我們家沒有什么人做生意,但是這么多年來,我們也有一些積蓄,還是可以付得起這筆錢。問題是他們派的人我不太滿意,我要的人,他們卻拒絕了。”
  “唉,老孔,你還是直!”龍定嘆了一口氣。
  “好,我直說,”孔浩旗咬咬牙,“自從上次陳天明陪你去木日國后,我們都知道陳天明是一個非常厲害的級保鏢,安安保全公司是他的公司。我這次派人去他的公司,就是想找陳天明幫我保護佩嫻。可他們公司的人卻說,公司沒有這樣的保鏢,我知道這是他們不肯讓陳天明保鏢。
  我也找了有關的人去問了一下,他們說陳天明是幕后老板,一般是不會保鏢的,所以他們是不會把這個向陳天明匯報。我沒有辦法了,只好過來找你,你跟陳天明的關系不
  錯,你幫我跟他說一下,希望他能保護佩嫻,錢不是問題。”孔浩旗也知道陳天明現在非常有錢,如果說到錢,陳天明是不會心動親自保護女兒。而他又跟陳天明不熟,所以只好來找龍定做說客了。
  現在龍定終于明白孔浩旗的意思,原來他是想自己找陳天明。呵呵,老孔啊老孔,其實你不知道,你女兒佩嫻跟陳天明是認識的,只要她跟陳天明說,估計陳天明是會考慮,你至于來求我嗎?不過龍定想歸想,他是不會告訴孔浩旗的。
  “這個沒有問題,我一會幫你找陳天明過來,我先跟他說一下,你再說,估計是沒有問題了。”龍定笑著說道。他還以為是多難的事情,反正他說了,估計陳天明是會同意的。上次他可是幫了陳天明生意上的大忙。當時孔佩嫻也跟龍月心在一起幫他的,估計陳天明不是忘恩的人。再說了,到時自己可以把這個恐怖分子組織跟先生聯系在一起,那陳天明更是不會推辭了。
  “好,老龍,謝謝你了,”聽到龍定這么肯定,孔浩旗放下心來了。
  “我現在就給陳天明打電話,讓他過來我這里吃飯,老孔,你也在這里吃,一會跟他說一下。”龍定笑著說道。
  孔浩旗見問題差不多解決,他也放下心來。陳天明很聽龍定的話,有龍定出馬,應該不會有什么問題。“行,老龍,我好久沒有跟你下棋了,你先給陳天明打電話,我們再殺幾盤。”孔浩旗也笑著說道。
  陳天明接到龍定的電話,說有事商量,他便馬上趕到南中海。龍定是國家主席,找自己肯定不是小事了。難道是有證據證明韓賓是先生?想到這里,陳天明更是著急。到了龍定的家后,他便看到小李在門口站著,好象是在等他。
  “李哥,”陳天明下了車便叫道。
  “天明,你來了,快進去,主席他們在等你。”小李見陳天明來了,急忙迎上去說道。他剛才在旁邊聽到龍定與孔浩旗的說話,知道這兩個領導要陳天明辦事。小李是非常佩服陳天明的武功,他這么年輕就達到反璞歸真,真是太厲害了。
  “好,”陳天明以為是非常要緊的事情,急忙三步并兩步地走進里面。
  孔浩旗看到陳天明來了,心里暗暗高興。不過他先不聲張,只是向龍定使了一個眼色。龍定心神領會地笑道:“天明,你來了,來喝一杯我剛泡的茶。”
  “主席,總理,你們好。”陳天明見孔浩旗也在,更是覺得這件事情非常重大,他小心翼翼地坐在龍定對面的沙上,然后看著這兩位Z國最高的領導。
  “呵呵,天明,你這是干什么啊?你先喝茶,然后我們再說事,今天我們是求你幫我們辦一件事的。”龍定見陳天明正襟危坐的樣子,不由笑了笑。
  “好,我喝茶。”陳天明把面前的茶給喝了后,便問道:“兩位長,不知道我能幫什么呢?”
  龍定頓了頓說道:“事情是這樣的。”龍定把孔佩嫻的事情告訴陳天明。
  陳天明不以為然地說道:“這樣,我派公司最好的保全員二十四小時保護孔老師,費用方面你們不要費心,我不收錢。”安安公司里面也有女保鏢,陳天明準備派女保鏢貼身保護孔佩嫻,外圍再派幾個三級保全員,一切就萬事大吉了。
  怪不得今天中午見孔佩嫻神情不對,原來她惹到了麻煩。陳天明想到自己生意有難的時候,孔佩嫻和龍月心幫過自己,自己是不能收人家的錢。
  聽到陳天明這樣說,龍定暗暗點頭。陳天明果然是一個不重金錢的人,看來自己是沒有看錯人。“天明,這次佩嫻遇到的恐怖分子不是那么簡單,我估計他們可能是跟先生有關的。所以孔總理希望你能親自出馬保護佩嫻,孔總理只有這么一個女兒,如果佩嫻出事,他是非常痛心的。”
  聽到龍定的暗示,陳天明暗暗心驚。聽許柏說,孔浩旗現在主要牽制了韓賓很多的權力,如果孔佩嫻出事,或者韓賓用孔佩嫻要挾孔浩旗,那孔浩旗要對付韓賓是很難了。怪不得龍定會叫自己過來,原來是這么一回事。
  而且聽他們說,這伙恐怖分子非常變態,且人數不知,實力不知。他們只知道前幾天暗殺失敗后,揚言還會繼續殺孔佩嫻。m的,這些恐怖分子也太恐怖了,明明知道孔佩嫻是Z國總理的女兒,他們也敢在老虎頭上抓蚤子。
  “天明,我請你答應,我只有這么一個女兒,這次又惹上這么可怕的恐怖分子,所以我才很擔心。要不然我派南中海保鏢保護佩嫻就行了,上次那些保鏢跟恐怖分子交過手,他們說那些恐怖分子武功很厲害,需要大批人手保護佩嫻才行。我想來想去,覺得你是最好的人選。”孔浩旗看著陳天明說道。
  “好,我答應,”陳天明點點頭說道。龍定和孔浩旗都說了,不管如何都是要答應的。而且龍定還說這次的事情可能跟先生有關,自己更要去保護孔佩嫻。如果孔佩嫻出事,孔浩旗哪有心思對付韓賓了?
  孔浩旗高興地說道:“天明,謝謝你。你,要多少錢,我都可以給你。”在孔浩旗這樣的位置上,也不缺錢了。
  陳天明搖搖頭說道:“孔總理,我剛才說了,我不要你的錢,這些事情對我來說只是小事,我也是舉手之勞。”
  “你不要錢怎么行呢?”孔浩旗不好意思了。
  “沒事,你們長為國家的事情日理萬機,就當是我們下屬為領導排憂解難!”陳天明說道。
  “老孔,竟然天明說不要錢了,你就不要說了。他現在有錢,這些錢對他來說也算不了什么。”龍定說道。
  孔浩旗對陳天明說道:“天明,我缺你一個人情,謝謝你。”
  “那我什么時候開始保護孔老師呢?應該如何做?”陳天明想先征求一下孔浩旗的意見。
  “這個我不大懂,天明,你還是自己做出保護方案,需要我們怎么配合就說。”孔浩旗說道。“至于時間,那是越快越好,我現在都頭疼得要命,怕佩嫻出事。”
  “這樣,我明天開始保護孔老師,到時我找孔老師商量一下她的行程安排。”陳天明想了想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