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7)      第1943章(09-27)      第1944章(09-27)     

流氓老師1984

(孔浩旗的苦惱)?
  陳天明把苗茵放下床,便又繼續親撫起來。那??前的豐滿在他面前晃著,只要他把手一按,那豐滿就在他的面前變幻著形狀。不一會兒,陳天明就把苗茵脫成了小白羊,那潔白的**讓陳天明不由暗暗吞著口水。?
  苗茵見陳天明在看著她,她不由捂著自己的眼睛紅著臉嬌嗔地說道:“天明,你不能看,你快閉上眼睛。”?
  唉,女人真是一種奇怪的動物。她都跟自己xxoo過了,但就是不讓自己光明正大地看她。而且她捂著她的眼睛干什么?她應該捂著自己的眼睛啊!陳天明笑道:“苗茵,你真美,美得我都不知道如何用優美的詞語來形容你。”?
  “是嗎?”苗茵心里暗暗高興,“我有其它姐妹那么漂亮嗎?”?
  陳天明無言了,為什么女人總喜歡攀比?不過他現在是一定要回答的,要不然他?
  可能一會不能跟她運動啊!“有啊,你非常漂亮,你讓我著迷。”陳天明邊說邊摸向她??前的小紅豆,那小紅豆在他的撫摸下,馬上硬了起來。?
  “嗯,不要,天明,”苗茵*著。陳天明的手給她帶來了快樂和興奮,她想陳天明繼續,但又不好意思說出來,臨到嘴邊說出來的話卻是反話了。?
  “不要?我看看,”陳天明邊說邊把手伸到苗茵的小溪邊,天啊,那里都已經濕潤如潮。他再也等不及了,急忙把衣服脫掉,然后溫柔地壓了上去。?
  “啊!”那種既充實又有點異樣的感覺,讓苗茵情不自禁地叫出聲音來。?
  陳天明興奮地開始運動了,房間里馬上彌漫著??和喘息,一場春之光正在上演。?
  ??過后,陳天明摟著苗茵憐惜地親了一下,不負責任的男人是辦完事之后就不理女人,這只會讓女人產生不滿的情緒。“苗茵,剛才不好意思,我可能大力一點了。”陳天明自豪地說道。?
  然說這是不好意思,可也是男人的自豪啊!哪個男人不想把自己的女人在床上弄得??不斷,以此證明自己的強悍。?
  根據有關專家的實踐,男人做那種事情最享受的時候就是那十秒、幾秒的噴薄,其它的運動過程都是一種辛苦的事情。但為什么每個男人都想著自己多做一些時間,來證明自己的強悍呢??
  因為女人是需要那種過程,沒有那種過程,女人是達不到天堂,因此,男人只有不斷地努力延長時間,以此來讓自己的女人高興,達到天堂,這也是愛自己女人的表現。?
  “哼,你還好意思,剛才你好像要沖破人家似的。”苗茵滿足地白了陳天明一眼,她太舒服太快樂了,這一次跟上次相比,好象又爽了不少。原來做這種事情是那么快樂,早知道自己早一點跟陳天明做了,那樣的話,也不會被韓項文乘人之危,幸好陳天明及時救了自己。?
  “呵呵,我向你檢討,不過我不大力一點,你是不爽的。”陳天明得意地捏了捏苗茵??前的柔軟。?
  “流氓,你好壞,就會占人家的便宜。”苗茵白了陳天明一眼,兩腿緊緊地夾著陳天明的腿,好象怕陳天明跑了似的。?
  陳天明*笑著,“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嘛!”?
  “歪理。”苗茵嗔道。?
  “鈴當”,外面響起了門鈴聲。?
  “天啊,是誰在中午打擾人家的休息,還有沒有道德啊?”陳天明一聽到門鈴聲,便生氣地說道。?
  苗茵看了看墻上的鐘,急忙推開陳天明爬了起來。“天明,已經是兩點十分了,我要抓緊時間準備一下好去上課。都是你,害得我不知道時間。”?
  陳天明見果然是兩點十分,他也不再纏著苗茵。不過,光著身子的苗茵在陳天明的面前走來走去,高聳的酥峰,柔軟的腰肢,還有如象牙般的美腿,都是迷人的風景。而且那剛才被自己猛烈戰斗的地方,現在?
  似乎也恢復原樣了。?
  苗茵也現陳天明看著自己的下面,她紅著臉罵道:“看什么看,你剛才不是看過了嗎?我的衣服在哪里了?你快幫我找出來。”苗茵現自己外面的衣服,但小褲小罩卻不知道在哪了?她不可能不穿著小褲小罩去上課。?
  “奇怪,你的衣服怎么問我啊?”陳天明笑著說道。?
  “剛才是你脫我的衣服,我不問你問誰啊?”苗茵沒好氣地瞪了陳天明一眼。?
  “噢,好象是啊!”陳天明想起來了,剛才他好象把苗茵的小褲小罩給扔到那邊的桌下。他低頭一看,果然是在那里。“呵呵,在那里,剛才太激動了。”?
  陳天明與苗茵把衣服穿好后,便走到大廳。陳天明坐在沙上,而苗茵走過去開門。“佩嫻,是你?”苗茵看到外面是孔佩嫻,不由愣了一下。?
  “苗茵,你是不是睡過了,怎么我按這么久的?
  門鈴你都沒有開門?你下午不是有課嗎?”孔佩嫻見苗茵終于開門了,有點惱火地說道。?
  “佩嫻,你有什么事嗎?”苗茵當然是不會回答剛才她是不是在睡覺,因為陳天明就在旁邊。早知道是孔佩嫻,她就叫陳天明在里面等著。?
  “我……”孔佩嫻剛想說話,她突然看到陳天明在后面的沙上坐著,便停住嘴,看著陳天明奇怪地問道:“陳天明,你怎么在這里?”?
  陳天明沒好氣地說道:“我為什么不可以在這里?你不知道我跟苗茵是同學嗎?”?
  “佩嫻,你有什么事?”苗茵繼續問著孔佩嫻。?
  孔佩嫻好象看到陳天明在這里,她不想說了。“我,我沒有什么事。”她雖然這樣說,但她臉上好象露出憂愁。?
  陳天明也看出孔佩嫻好象跟以前有點不一樣,他剛想問的時候,苗茵向他使了一個眼色,暗示他離開。他只好?
  站起來說道:“你們聊,我有事先走了。”說完,他往外走。當他走過孔佩嫻后,馬上轉身對苗茵飛了一個吻。?
  苗茵看到陳天明偷偷做出這樣的動作,小臉不由紅了。不過由于孔佩嫻在身邊,她不敢怎樣。?
  孔佩嫻見陳天明走后,馬上關上門。?
  __?
  在南中海龍定的家里,孔浩旗和龍定坐在大廳的茶幾旁,他們正各端著一個茶杯微微品著茶。小李在旁邊坐著為他們泡茶,只見小李穩而有力地一手拿著茶壺,一手拿著水壺,那泡茶的動作一氣呵成,估計他在泡茶方面起碼有十年的功夫才能達到這樣爐火純青。?
  “老孔,你今天怎么這么有空,跑到我這里喝茶?這好象不是你的性格。”龍定笑著對孔浩旗說道。?
  “老龍啊老龍,你怎么這樣說話?我天天對著那些文件,總有忙不完的事情,我不偷偷跑來你這里溜溜,?
  我都快要沒命了。”孔浩旗也笑著說道。?
  “你可千萬不能這樣說,這國家的事情多虧你幫忙,如果你累病了,我可怎么辦啊?要找一個好的搭手不容易。”龍定正色地說道。?
  孔浩旗說道:“老龍,這些年我跟著你干,可以說是心情揮,我也舍不得啊!我會注意自己的身體。”?
  “,到底是有什么事?你就直接,在我面前沒有必要拐彎抹角。”龍定說道。孔浩旗平時非常忙,特別今天他在這里喝茶的時候,有點神不守舍,他能瞞得了別人,卻瞞不了自己。?
  “好,竟然你這樣說,我也就直說了。”孔浩旗有點惆悵。“這事情是關于佩嫻的,她在假期的時候不是到國外講學嗎?沒有想到她惹上當地一個恐怖組織,當時那些恐怖分子正在搶劫銀行,佩嫻恰巧經過看到,警方想讓她指證那些人。?
  當時我就有點怕有麻煩,可佩嫻這個孩子就是嘴直心快,她主動配合警方指證那?
  個恐怖組織分子。后來佩嫻在保鏢的保護下回到Z國,我以為那些恐怖分子是不會知道佩嫻的身份,而且也不敢到Z國來找佩嫻。?
  但是萬萬沒有想到,我收到消息,那個恐怖組織已經查到佩嫻的資料,他們已經派人來Z國暗殺佩嫻一次了,被我的保鏢阻止。”說到這里,孔浩旗一臉的擔心。?
  “他們知道佩嫻是國家領導的女兒,還敢來Z國殺佩嫻?”龍定奇怪地問道。看來這些恐怖分子也是變態分子,誰都怕遇到這些像瘋子一樣的恐怖分子。他們以制造恐怖事件為樂事,越是困難的事情,他們越是要去做。如果孔佩嫻遇到這些人,真是麻煩。?
  “是啊!”孔浩旗點點頭。“這才是我擔心的,他們如果不知道佩嫻的身份,硬是要來Z國暗殺佩嫻的話,我還是可以應付的。但他們明知道佩嫻是國家領導人的女兒,身邊有南中海保鏢保護,他們還是要來殺佩嫻,可見他們是有一定的把握。”?
  “那我能幫你什么?”龍定問道。“是不是讓我給你調派多一點?
  人手?”龍定也知道孔浩旗晚年得女,他一直當這個女兒是他的心肝寶貝,如果孔佩嫻出事的話,他一定非常傷心。?
  孔浩旗說道:“我這里也有一些人的,但那些恐怖分子在暗,我們在明,要防止他們是非常困難。另外我跟佩嫻說過這件事情,想讓她這段時間先避一下風頭。可你也知道我那個寶貝女兒是個犟脾氣,她一聽說要請假不去學校,她便不同意了。而且她下個星期要去c省參加一個學術會,她更是不同意。”?
  “如果佩嫻這么任性,到時吃虧的還是她。”龍定也擔心地說道。保鏢再多,也有分散的時候,而且孔佩嫻又不會武功,人家要暗殺她只要撇開保鏢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