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7)      第1943章(09-27)      第1944章(09-27)     

流氓老師1982

在陳天明的碰擦下,后面的??好象大了一些,也多了一些,估計龍月心被自己碰擦得越來越興奮,越來越控制不住自己了。我們應該去房間而不是去包間啊!想到這里,陳天明又用力碰了一下后面龍月心柔軟的地方。
  “啊!”這次的聲音好象大了一聲,龍月心好象更加興奮了。
  “當”,電梯到了上面一層,那些乘客好像一窩蜂似的向外面沖去。陳天明見樓層到了,不過他是不想出去,他還想繼續跟龍月心在電梯里曖昧,這就是坐電梯的好處。可以做一些平時不敢做的事情,而且別人是不會怪你,要怪就怪前面推過來的人。
  “天明,我們是不是該出去了?”旁邊傳來了龍月心的聲音。
  “是的,”陳天明點點頭。唉,月心啊月心,你不是在我后面很爽嗎?你說話干什么呢?不如我們
  再在電梯里繼續曖昧,或者到上面的房間里面一起“聊聊人生”啊!咦?陳天明猛地一驚,因為龍月心的聲音是在左邊傳來,而不是在他的后面。
  陳天明馬上轉過頭一看,果然龍月心就在自己的左邊,而不是在右邊。天啊,那我后面的那個女人是誰?陳天明嚇得急忙回過頭一看,他連要死的心都有了。原來,在他后面的是一個女人,比芙蓉姐還要胖,那臉就像如花一樣。
  天啊,怪不得后面那么軟,原來自己撞到她的肥肉了。想到這里,陳天明真想揮宮自盡了。特別是后面的那位芙蓉姐含情脈脈地看著他,那笑著的大嘴好象要把他吞了似的。“帥哥,你來輝煌吃飯嗎?我請你吃飯好不好?你叫什么名字啊?”那胖姐對陳天明拼命地閃著眼睛。
  陳天明感覺自己今天早上跟韓賓吃的早餐快要從嘴里噴出來,他急忙捂住嘴拼命地搖頭。m的,如果跟這個3oo磅的肥姐去吃飯,還不如現在把他給殺了。
  龍月心在旁邊暗暗偷笑,她一早就看出陳天明的色
  心。所以當她在陳天明后面時,一聽到陳天明的聲音,她回答后,馬上就往旁邊挪走。而在她旁邊的那個胖姐看到有地方,當然是鉆到她的位置。所以,就出現了陳天明緊靠著那個胖姐的情景。
  “天明,要不你跟這位姐姐去吃早餐!我們改天再聊。”龍月心調侃著陳天明。哼,看你還敢不敢對我有色心?
  “噢,帥哥,你叫天明啊!我們真是有緣,我叫萌萌,我們的名字好有夫妻相啊!”剛才這位叫萌萌的胖姐被陳天明這樣“折磨”,一早就春花怒放了。她恨不得現在就抱著陳天明上去開房,做一些利國利民的運動了。
  陳天明生氣地瞪了龍月心一眼,他知道龍月心是故意報復自己的。哼,你以為我陳天明好欺負嗎?只見陳天明對胖姐萌萌笑了笑說道:“非常感謝你的好意,但是我要跟我女朋友來吃早餐,所以很抱歉。”話音未落,陳天明就走到龍月心的身邊,摟著她的細腰往外面走去。
  “陳天明,你快放開我。”被陳天明摟著,一股男人的氣
  味撲鼻而來,龍月心感覺自己的身體一軟,好象不受力似的要摔倒,如果不是被陳天明摟著,她真怕自己要摔下去了。
  “呵呵,誰叫你剛才故意整我,我不讓你知道一下我的厲害怎么行呢?”陳天明小聲地在龍月心的耳邊說著,那熱熱的暖氣讓龍月心心亂如麻。“你沒有看到那個胖姐的眼神嗎?她恨不得把我撲倒,你不假扮我的女朋友怎么行呢?”
  “哼,你不是喜歡泡妞嗎?這個胖姐正適合你。”龍月心幸災樂禍地說著。她好象忘了自己被陳天明摟著,而且他們貼得非常近,這種曖昧動作已經讓別人留意上了。
  現在的陳天明真是爽,龍月心的腰非常軟,他摟著的手感覺觸摸到棉花似的。..而且他現在跟龍月心靠得非常近,那幽幽的處子香直向他的鼻子撲過來。他開始興奮了,好想把手伸向她的??,估計那里會更好摸的。
  “她不適合我,你適合我。”陳天明調侃著,而且還故意在龍月心的耳朵里吹了一口氣,要說有多曖昧就有多曖昧。
  “陳天明,你流氓!”龍月心只覺耳朵一酸,本能地轉過身瞪了陳天明一眼。她這一轉身,??前的高聳就擦向陳天明。
  哇!陳天明齜著牙幸福的*笑著。這是他期待已久的碰擦,剛才那是誤會了,現在才是真正的,而且是龍月心碰他的。
  龍月心也感覺到自己用??前的柔軟撞到了陳天明,她小臉紅得像塊紅布似的。這能怪誰,又不是陳天明碰自己,而是自己碰他的。她急忙推開陳天明,然后向前走去。
  陳天明急忙跑上去對龍月心說道:“月心,你不要生氣,剛才我不是故意的。不,剛才你不是故意的,我也沒有放在心上,你也不要放在心上了。”陳天明真想說,如果你心里過意不去的話,那我就再撞回你??前的那里。
  “陳天明,你不要說了。”龍月心紅著臉嗔道。自己今天這是干什么了?怎么會跟陳天明這么親密呢?自己從來沒有跟男孩子這樣過的。
  “好,我不說了。”陳天明見龍月心又羞又怒,知道自己是不能*之過急,否則會適得其反。陳天明叫來服務員,為自己開了一個房間,然后帶著龍月心進到里面。一到房間,陳天明就為龍月心點了不少點心和小吃,然后對龍月心說道:“月心,你快點吃,都這么遲了,你還沒有吃早餐,這樣對胃不好,以后你要注意一些。”
  本來龍月心是有點生氣陳天明的,但現在聽著他體貼的話,心里就不那么氣了。人就是很奇怪,以前龍月心排斥陳天明的時候,陳天明說什么,她都不會聽進心里,但現在陳天明每一句甜言蜜語都是讓她感動。
  龍月心沒有說話,她確實是餓了。她用筷子挾起一塊點心吃了起來,她一邊吃一邊對陳天明說道:“天明,你也吃一點,我們邊說邊談談韓賓的事情。”
  “好。”陳天明也挾了一塊點心吃著。
  “從今天的情況來看,我認為韓賓是有問題,特別是他現在非常緊張崔球的事情,這樣的話
  我們可以從崔球那里入手。”龍月心說道。
  “你的意思是想用崔球作餌來釣韓賓嗎?”陳天明笑著說道。
  龍月心贊賞地點點頭,陳天明也是一個聰明的人。她以前以為沒有哪個男人能配得起自己,現在看來陳天明也是蠻優秀的,只是可惜他有太多女人了。“是的,不過這件事情是從長計議,千萬不要*之過急。今天我們已經打草驚蛇了,而且從今天的情形來看,韓賓是一個非常狡猾的人,今天又讓他產生警惕,他可能不容易中計。”
  陳天明想了想說道:“狐貍再狐貍,他最后終于要露出尾巴。崔球竟然是韓賓的軟脅,他一定會中招的。而且現在崔球死咬著不肯說,估計他心里藏著不少秘密。只要崔球招供,我們一定可以得到我們想得到的東西。”
  “嗯,你說得對。”龍月心說道。“我們雙管齊下,一是盡快可以讓崔球招供,二是想辦法引出韓賓的狐貍尾巴。”
  “月心,你真
  是聰明,我跟你在一起就是好,可以幫我想出很多我沒有辦法想到的事情。”陳天明拍著龍月心的馬屁。
  “行了,你不要夸我,”龍月心白了陳天明一眼。“我告訴你,你以后不要對我動手動腳,特別是像剛才,如果不是你摟著我,我也不會碰到你的。”
  陳天明點頭說道:“是,是,你教訓得對,我以后不對你動手動腳了。”呵呵,反正便宜已經占了,說什么也沒有用。而且就算自己不動手動腳,動動嘴也是可以!
  吃完早餐后,龍月心再與陳天明討論了一些如何引韓賓露出尾巴的事情。而在期間,龍月心也給龍定打了電話,匯報早上監控的情況和她的猜測。
  “天明,我想回學校了。”龍月心站了起來說道。現在已經是十點多,她想回學校處理一些事情。而且她還想下午上課,雖然她已經拿到了不少學分,但她還是想感受一下學校生活。太過于早熟,讓她感覺有時很累。特別是為了幫爺爺的忙,她參與國家的大事,更是讓她忙不過來。
  “別急嘛,我們吃完中午飯再回學校!”陳天明對龍月心說道。難得跟她單獨在一起,他是不想錯過。
  龍月心搖搖頭,“不了,我剛才吃得很飽,再吃我就像剛才那位胖姐那樣了。”想到剛才陳天明以為胖姐是自己,故意靠近胖姐占便宜的情景,龍月心就撲哧地一聲笑出聲音來。誰叫他想對自己流氓,那就是對他的懲罰。
  “怎么會呢?你身材這么好,不管怎么吃也不會像胖姐那樣的。”陳天明有點奇怪地問道:“對了,月心,剛才在電梯上的時候,你明明在我的背后,怎么會是胖姐在我的背后了?”
  “我,我怎么知道呢?”龍月心當然是不會告訴陳天明那是自己故意的。“當時人那么多,擠著擠著我就被擠到一邊去了。對了,你是不是喜歡胖姐啊?”龍月心特別喜歡拿陳天明開玩笑。
  “怎么會呢?”陳天明拼命地搖著頭。“這可是天大的笑話,我是喜歡你的。”
  龍月心叫道:“陳天明,你不要胡說。好了,你送我回學校!”
  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