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1)      第1943章(01-21)      第1944章(01-21)     

流氓老師1979

“是啊,天明說得也有道理,所以我才猶豫,才叫月心回來商量一下。龍定點點頭說道。
  “爺爺,我怕陳先生會有危險,”龍月心故意說道。“所以,我才希望你們好好考慮一下,千萬不要大意,韓賓不是一個簡單的人。從韓項文的死到他現在的鎮定,體現出他的不凡。
  陳天明堅定地說道:“謝謝你們的關心,我意已定,我會把握分寸,不會把事情搞砸。”
  龍月心見陳天明已經打定主意,自己再說就顯得矯情。她只好說道:“既然陳先生已經決定,那我們再好好商議一下如何才不會引起事端。如果韓賓不是先生,不會羞辱到他。如果韓賓是先生,那我們又如何跟陳先生保持聯系,保護好陳先生。”
  “在南中海,天明應該不會有什么危險。”龍定肯定地說道。只要陳天明一有危險,他們就
  會趕到增援他。
  “爺爺,你覺得去韓賓的家會有作用嗎?”龍月心突然問了一句。
  “月心,你的意思是?”龍定奇怪地問道。
  龍月心頓了頓,“爺爺,陳先生如果去韓賓的家,就算他是先生,他也不敢動手。因為他一動手,他就會暴露身份。”
  “那你的意思是?”龍定繼續問道。龍月心經常有一些別人想不到的主意,這也是龍定為什么要叫龍月心過來的原因。
  “我覺得陳先生在一個偶然的機會見到韓賓比較好,這樣就不會讓韓賓有戒心,如果他想要對陳先生動手,也是可能的。”龍月心說道。
  “這個好是好,但天明可能有危險。”龍定想了想說道。
  龍月心說道:“我們可以用監控的方式一直監控陳先生,如果現陳先生有危險,我們可
  以馬上過去增援他,不知道這個方法可不可以?”
  陳天明點點頭說道:“行,就這樣,到時我用上我們安安保全公司的監控系統,如果有什么危險你們就過來幫我。而且,我還讓我的手下在暗處跟著。”m的,我就不信不能把韓賓的真面目給揭穿。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
  “不管如何,你都要小心。”龍月心叮囑著。雖然她不想陳天明去冒這個險,但陳天明已經決定,自己也不好再說什么。而且,估計韓賓也不會動手,只是被陳天明氣一下而已。想到這里,龍月心跟陳天明和龍定開始商量如何試探韓賓了。
  __
  早上,韓賓想到外面喝早茶,再吸吸外面的新鮮空氣,現在除了上班外就是回到家,他也給悶得不耐煩了。于是,他帶著一些保鏢往離中南海不遠的酒店。
  當韓賓剛進到里面的時候,老g就馬上走到他的身邊小聲地說道:“韓主席,陳天明在后面。”
  聽到老g的提醒,韓賓回過頭一看,正是陳天明。陳天明也看到了他,馬上走過來笑著說道:“韓主席,是你啊?你也來喝早茶嗎?”
  “是啊,天明,沒有想到會在這里見到你,”韓賓故作高興地說道。“人老了,有時也想和別人出來喝喝早茶,活動一下筋骨。”
  “我今天閑著無事,不如我請韓主席喝早茶!”陳天明說道。
  “不用了,你還是忙你的,我今天正好有空,想慢慢地喝。”韓賓當然是不想跟陳天明在一起。如果是沒有人的時候,他還可以干掉陳天明,但現在是不行的。
  陳天明說道:“韓主席,你不用客氣了,你的大公無私讓我非常佩服。我一定要請你。雖然說韓項文是壞人被殺罪有應得,但我還是覺得過意不去,對不起你。”陳天明是哪壺不提哪壺,表面他這樣說是不好意思,但卻在暗暗打擊著韓賓。
  聽到陳天明這
  樣說,韓賓的心里更氣了,可他又沒有辦法。“天明,過去的事情就不要提了,那個畜生是罪有應得。”
  “好,我不說了,我們去喝早茶。”陳天明邊說邊拉著韓賓往里面走去。老g他們看到陳天明走近韓賓,馬上緊張地戒備著。只要韓賓一聲令下,他們就沖上去把陳天明干掉。這段時間他們也受夠了,雖然沒有怎么對付韓賓,可韓賓手頭上的權力架空不少,以致他們也跟著韓賓呆在南中海少出外面。與其這樣,老g寧愿大家一起把陳天明給干掉,也不受這個氣了。
  陳天明他們到了二樓一個包間,陳天明馬上叫來服務員,點了不少糕點和小吃。
  “天明,我們吃不了這么多,你還是少點一些。”韓賓見陳天明幾乎把圓桌擺滿了,便勸著他。陳天明今天的表現好象跟以前不一樣,難道他是在演戲?韓賓盯著陳天明,好象從他身上看出什么來。
  “沒事的,韓主席,我有的是錢,請你們吃一些東西算得了什么呢!”陳天明大聲地說道。
  “對啊,陳先生有錢,那我們就不客氣了。”老g微微一笑,他心里生氣,但是不能表現出來的。媽的,不能干掉他,就多吃他一些東西,吃窮他。
  陳天明看了老g一眼,問道:“韓主席,這位是你的保鏢嗎?”
  “是的,他跟了我不少年了,”韓賓看了老g一眼,好象責怪他多話。
  “噢,那么說他的武功很厲害,什么時候我們大家切磋切磋一下。”陳天明盯著老g,他從老g的話里聽出了敵意。是因為自己殺韓項文,這個男人惱火自己嗎?
  “天明,你就不要逗他們了。誰不知道你的武功厲害,上次在木日國保護龍主席不被殺手得逞,他怎么是你的對手呢?”說完,韓賓瞪了老g一眼。如果不是他多嘴,陳天明怎么會注意上他呢?
  陳天明說道:“韓主席,你太夸獎我了。說真的,我現在一直想找那個幕后先生。唉,如果不是他使壞
  ,你兒子韓項文怎么會變壞呢?這個該下地獄的先生,我估計他是個太監,要不然生兒子也沒有*,做壞事太多老天一定罰他斷子絕孫的。”陳天明大聲地罵著先生,而且把一些惡毒的話全用上。
  韓賓的眼睛突然變得凌厲起來,雖然他不斷偽裝,但陳天明當著他的面這樣罵他,他的心里還是生氣的。不過,韓賓是聰明人,他明白這是陳天明故意來氣他的。陳天明突然出現在這里,還有現在說這些話,都是有目的。哼,陳天明,你也太小看我了。
  “是啊,天明,那個先生太壞了,如果讓我遇到他,我也一定不放過他。那個畜生以前是很優秀的人,不知道怎么回事跟他做壞事了。”韓賓故意憤怒地說道。
  可韓賓假裝沒事,但并不代表老g會沒事。他聽到陳天明這樣罵韓賓,心里氣得真想馬上動手。老g借故到外面查看情況,他馬上給手下打電話,得知外面沒有調查組的人跟蹤,他心里暗喜,這可是殺陳天明的好機會。只要在包間里殺掉陳天明,然后再讓手下把陳天明的尸體轉移,這事情就干得神不知鬼不覺了。
  再或者是,讓手下在酒店里縱火,把這里弄得混亂。大家就護著韓賓一起離開這里,到時陳天明是怎么死的,誰也說不準。媽的,這個陳天明害人不淺,如果不是他,韓項文也不會死,崔球也不會被關在虎堂。現在他們可是過著驚弓之鳥的生活,隨時準備逃走。
  想到這里,老g馬上給韓賓短信,把這里的情況和自己想干掉陳天明告訴韓賓。很快,韓賓回信息,說一切聽他的安排。老g又回到包間里面,一邊吃著早餐,一邊聽著陳天明說話。
  “韓主席,說真的,有時我也覺得我自己厲害,崔球有問題,我一早就感覺到。所以,我在海上就監視他,然后向上級匯報調查他。這不,一調查就出現問題了,特別搞笑的是,崔球的兒子崔建學也有問題。”陳天明說道。他身上有微型監控,只要韓賓他們敢動手,龍月心就會帶人向這里沖過來。而且6宇鵬也帶著一些人在另一處。
  “是嗎?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韓賓接著說道。他心里一喜,不管怎樣,聽聽陳
  天明說崔球現在的情況也好。“現在崔球怎么樣了?”
  “他啊,估計是快招供了,不過他現在跟我們虎堂講條件。”陳天明把龍月心教自己的話原本說了出來。
  韓賓心里一驚,他最怕的就是這個,崔球為了救自己的兒子,不惜出賣自己。韓賓一直以為沒有人會出賣自己,但沒有想到他算漏了親情。他的手下是沒有親人的,所以他們不怕死。但崔球有兒子,這是崔球的致命弱點。
  “講條件?講什么條件?”現在韓賓最擔心的就是崔球的事,如果崔球真的供出自己,那自己就隱藏不下去了。因此,他要盡快解決這個問題。只要崔球不招供,龍定就拿自己沒有辦法。因為沒有證據證明自己是先生,他懷疑又有什么用呢?如果他敢隨便向自己動手,那是無法服眾的。
  陳天明好象意識到自己說得太多了,他馬上捂住嘴說道:“韓主席,不好意思,這是我們虎堂的秘密,我是不能多說的,剛才我已經違反了紀律。來,我們喝茶,這茶真是不錯。”陳天明就
  是要吊韓賓的胃口。
  韓賓見陳天明不說了,他又不好繼續追問下去。而且今天陳天明透著奇怪,也不知道哪句話是真,哪句話是假。
  在旁邊的老g急了,他偷偷地看著韓賓,只要韓賓一下令,他就馬上撲向陳天明。以韓賓的武功再加上他們幾個人的,估計是一招就可以把陳天明給干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