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8)      第1943章(01-28)      第1944章(01-28)     

流氓老師1975 (鐘向亮殺龍定)

(不要想不開)?
  就在陳天明想打電話的時候,在床上的黃凌再也忍不住了。她馬上從床上跳起來,向著陳天明撲過去,當她撲到陳天明的身邊時,馬上緊緊地摟著他。?
  “黃凌,你快回到床上,”陳天明困難地吞了吞口水說道。黃凌這樣抱著他,他快要不行了,不,準確地來說是那里非常行了,就是因為太行了他才難受。他的小明頂著人家黃凌,天啊,他如何是好啊!?
  “老師,我要,你快點給我,我快??。”黃凌瘋狂地叫著。她抱著陳天明拼命地扭著嬌軀,被紅頭蒼蠅毒害的她臉龐紅得要命,好象快要滴出血來。?
  陳天明也看到黃凌身體的變化,現在就算黃娜來了,也是不知道怎么辦。而且像黃凌現在這樣的情況,是非常需要一個男人跟她做那種事情,把她身上的**給解掉。如果不及時幫她解掉的話,估計黃凌的腦袋會被毒性給燒壞腦袋。如果黃娜看到黃凌成了白癡,一?
  定會恨自己一輩子。?
  但是,如果現在讓自己跟黃凌xxoo的話,那怎么行呢?自己跟黃娜那個了,現在又跟黃凌那個,那豈不是母女花都那個了?這,這在道德上是不行的,而且黃娜也會恨死自己。陳天明現在頭疼了,那樣做黃娜會恨死自己,這樣做黃娜也會恨死自己,這到底怎么樣做黃娜會不恨自己呢??
  當然,陳天明也想到最好的辦法,那就是讓另一個男人跟黃凌做那種事情幫她解毒。可黃凌沒有男朋友,又一直喜歡自己,如果讓另一個男的跟黃凌做那種事情,黃凌醒來后可能會自殺啊!這下可能不是黃娜恨自己的問題,估計是要跟自己拼命了。?
  m的,這到底如何是好啊!陳天明頭疼了。現在最緊要的就是幫黃凌解毒,可解毒就是做那種事情啊!?
  “啪,”陳天明聽到外面有響聲,他馬上抱著黃凌飛上床,然后拉過被子把她的身體給蓋了起來,只是露出腦袋。“是誰?”陳天明大聲地問道。?
  “老大,是我。”外面傳來了小六的聲音。小六帶著人趕過來了,他怕黃凌出事,馬上就沖進來。當他看到地上朱其的尸體,還有陳天明懷里熱情洋溢的黃凌,他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看黃凌臉上的表情,估計是吃了**,而且那拼命亂動的樣子,可能她還沒有被朱其欺負。?
  “小六,讓其它人不要進來,而且把朱其的尸體弄出去。”陳天明對小六說道。“但是,她現在吃了**,這種情況真是麻煩。”?
  小六說道:“老大,黃凌現在情況不妙,如果不及時解毒的話,她就完了。”說完,小六把朱其給弄出去,然后把門給關上。?
  陳天明也知道**的厲害,現在黃凌氣息粗重,已經陷入了極度的瘋狂。如果真的不為她解毒,她就要完了。就算自己現在去找一個男人,去哪里找啊??
  “老師,我要,我要啊!”黃凌一邊大聲地喊著,一邊用手摸著陳天明,而且是把他給推倒在床上,小手在他的身上摸了起來。?
  “啊!”陳天明慘叫一聲,因為黃凌的兩手全伸到他的下面,一手摸他的小明,一手解他的褲子。天啊,怎么看來像黃凌要非禮自己似的?“黃凌,不要這樣。”陳天明說得有點委屈。?
  “老師,”黃凌兩眼冒火,她什么也顧不上了。她掀開被子,接著用力地扯陳天明的褲子。她需要那個東西,需要好好地解決自己體內的熱火。要不然,她感覺體內有很多火,好象要把她給燒掉似的。?
  此處章節被和諧?
  見黃凌還沒有醒,陳天明有點擔心。他把了一下黃凌的脈門,又給她輸入一些真氣。過了一會,黃凌醒了過來。她看到自己光著身子,那里好痛,她知道自己被人欺負了。想到被朱其拍了dV要挾媽媽,她想著要自殺了。?
  黃凌見那邊有把水果刀,她馬上忍著痛爬起床向那邊跑去,然后很快地拿起水果刀準備把自己了斷。?
  “黃凌,你要干什么?”在旁邊埋頭想著如何處理黃凌的陳天明,見黃凌醒過來又跑到那邊?
  拿著一把水果刀,心里大驚,難道黃凌因為自己把她給上了,她要自尋短見?想到這里,陳天明馬上站起來*近黃凌,如果她真的要自盡,那自己馬上奪下她手中的刀。?
  “老,老師,是你?!”黃凌驚訝地叫了起來。剛才她知道身邊有一個光著身子的男人,她以為是朱其,所以也不看他,她一心想著要自盡。但現在聽到陳天明的聲音,她才勇敢地抬起頭,果然前面的人是陳天明。?
  天啊,怎么會是老師呢?朱其哪里去了?老師也光著身子,難道自己剛才是跟老師做那種事情?黃凌知道自己喝了**,很想跟男人做那種事情,她也不知道自己是跟誰了?如果是跟老師的話,那自己就不用死了。想到這里,黃凌的心里有點甜蜜蜜的。?
  “是,是我,”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特別是他的小明還昂挺??地對著人家黃凌,更是不好意思了。“黃凌,我剛才是沒有辦法,朱其給你吃了**,如果我不跟你做那種事情的話,你就會完了。在這種情況下,我只能是跟你那個了,你要打我罵我都可以,但你千萬不要想不開啊!”?
  陳天明邊說邊盯著黃凌,如果她再把刀向她的身體*近,他就馬上奪下黃凌的刀。?
  “老師,我不怪你,這一切都是朱其弄出來的。”黃凌把手中的水果刀扔掉,她咬牙切齒地問道:“那個朱其在哪里?我要殺了他。”?
  “不用了,我已經把他殺了。”陳天明搖搖頭說道。他見黃凌把刀給扔掉,心里也不是那么緊張了。“黃凌,你快穿上衣服,你媽到處找你,你要回家了。”唉,先讓黃凌回家,到時再想辦法處理這些事情了。?
  黃凌看到自己床上的衣服全被撕爛了,她紅著臉說道:“老師,我的衣服爛了,這怎么辦啊?你可以幫我去買一套嗎?我去洗個澡。”愛干凈是女人的天性,黃凌想去洗一個澡。?
  “好,我會讓人去買衣服,你快去洗澡!”陳天明點頭說道。他看著黃凌進了衛生間后,他就找到自己的衣服穿上,然后走到外面叫小六隨便去買一套女孩的衣服,就像黃凌這樣的身高就行,反正讓黃凌穿回去的,也沒有必要講究。?
  當陳天明回到里面后,讓外面的人看著,不要讓別人進來,畢竟黃凌現在是沒有衣服穿的。陳天明坐在床邊,想了想今天生的事情,然后給鐘向亮打電話。?
  朱其死了,如果讓虎堂來處理這件事情,陳天明怕別人說其它閑話,還是讓國安過來處理,而鐘向亮是m市國安局長,朱其想強黃凌,自己及時趕過來,朱其想殺自己,自己自衛打死他,這道理也說得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