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10-01)      第1943章(10-01)      第1944章(10-01)     

流氓老師1973

陳天明越想越生氣,他現在心里非常擔心黃凌,特別是有一段時間沒有見到黃凌,他現黃凌變了很多。人變了,性格也變了。而且今天早上她抱著自己的時候,??前的那對酥峰壓著自己,那柔軟的壓碰讓他心里產生興奮。
  他知道自己不能有那樣的興奮想法,但他自己卻控制不了自己。黃凌比小紅成熟不少,而且好象跟路小小差不多,那種少女剛成熟的味道,讓陳天明有點心猿意馬。因此,陳天明現在非常恨朱其,如果現在朱其在他的眼前,他一定把朱其給廢掉。
  “老大,我已經給他們全下去了,也讓他們給自己的兄弟朋友,讓大家現在m市找出這幾個人,如果他們現在m市的話,一定可以把他們找到。”小六堅定地說道。
  “唉,希望黃凌沒有事,要不然我一定會讓他們粉身碎骨。”陳天明的話在眾人的耳朵里回旋,好象重重地打在他們的心頭上。那些人心里暗驚,這個人好強悍的氣勢,幸好自己沒有得罪他,要不然連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鈴鈴鈴”,小六的手機響了起來。小六急忙拿起來聽,“我是小六,有事快說。”小六見是自己的一個兄弟打過來的。
  “老大,我在xx舞廳里現那四個男人,請指示。”一個男人興奮地說道。小六給他們了信息,如果誰找到這些人,重賞5o萬啊!有了這些錢,可以??地過一些滋潤的日子。
  小六一聽馬上跳了起來,“真的嗎?你們馬上給我把他們抓起來,我們馬上過去。”小六高興地叫道。
  “我們已經把他們給抓起來了,經過我的審問,他們為的人叫小蛇,他們開始不承認,后來我給他們看了相片之后,他們才說是跟朱其他們在一起,不過后來他們先走了,不知道朱其他們去哪里。”那個男人說道。
  “我們馬上過去,你們就在那里等著我們。”小六把手機掛了后,馬上對陳天明和黃娜說出自己手下抓到小蛇的事情。
  “快,我們現在過去。”陳天明著急地說道。“同時,小六你馬上讓你的手下繼續找黃凌和朱其,一定要找到他們。”說完,他們全沖出夜總會,外面的小車在等著他們,他們一上車,車子就飛奔而去。
  開車的全是黃娜的保鏢,他們現在也不顧什么紅燈什么的。由于他們本身都有武功,開著車子更是容易多。只見車子快地向著小蛇所在的舞廳奔去,而且飛快地過其它車。被的車開始是想罵人的,但看到后面幾輛車子一樣是飛快地開過來,他們就知道人家是生了什么事情。
  “天明,你一定要幫我,不能讓小凌出事。”黃娜看著陳天明痛苦地說道。有陳天明在她的身邊,她放下心來,不用她再費心,她只要在旁邊跟著陳天明找女兒就行。
  “娜姐,我一定會盡力的,你不要太擔心。”陳天明看著痛苦的黃娜,他的心也疼得要命。“你知道我對你的心,無論是在什么時候,我都是站在你的身邊。”
  “吱”,小車一個急剎馬上停了下來。
  陳天明抬頭問道:“怎么回事?”
  “陳先生,前面生車禍,我們的車過不去。”開車的是一號保鏢,他焦急地叫著。越是著急的時候,越出現這樣的事,真是太讓人著急。
  陳天明見前面的車全追尾堵住前面的路,小車根本過不去。他果斷地對黃娜說道:“娜姐,你們先在這里,我帶小六他們飛過去,我們用輕功趕過去,并不比小車慢。”
  “那,那好吧,讓一號保鏢他們跟著你,”黃娜點點頭說道。
  “娜姐,還是讓一號保鏢他們保護你吧,我的人很多,我們完全可以處理這件事情。”陳天明說道。
  “可我還是很擔心。”黃娜說道。“讓一號他們跟著你,我才放心得下。”
  陳天明鄭重地說道:“但我放心不下你,現在黃凌出事,我可不想你也出事,
  你知道我對你的心。就這樣了,時間很緊,我們先走了。”說完,陳天明拉開車門走下去,然后向已經在后面已經下車的小六大聲叫道:“小六,你帶著武功不錯的人跟上來,我們直接飛去。”陳天明向著前面飛去,而小六也帶著幾個人跟著飛,剩下的人見前面沒有辦法通過,只能是想辦法過去了。
  小六他們的武功根本不能跟陳天明比,慢慢地,陳天明與他們越拉越開。焦急的陳天明不管小六他們,反正他們一會會過來。陳天明繼續往前飛,沒有過多久便來到了小六所說的舞廳。
  舞廳門前站了一些人,他們好象是在看著門口不讓別人進去。當陳天明出現在舞廳門口時,那些大漢馬上攔著說道:“先生,不好意思,我們有事把這里全包了,你到別處去玩吧!”
  “我跟小六一起來的,小六在我后面,你先讓我進去,我跟小蛇他們說說。”陳天明邊說邊拿出手機,把里面小蛇的相片亮出來。
  這些大漢聽到陳天明叫小六哥作小六,心里暗驚。就算是他
  們的老大見到小六哥也是恭恭敬敬,不敢叫小六,這人直接叫小六哥作小六,到底是什么來頭啊?不過陳天明拿出那張相片,這些大漢知道陳天明是自己的人。因為這是小六群給各位老大,各位老大又給他們下面的兄弟過來的。現在m市都在找著相片中的幾個人,如果誰找到有5o萬辛苦費。
  “好,”一個大漢見陳天明只是一個人過來,便對其它大漢說道:“你們在這里看著,我陪這位先生進去。”如果陳天明不是自己人,自己一個人也可以對付陳天明,而且里面還有自己不少的兄弟。
  陳天明跟著這大漢進到里面,舞廳也像剛才那個夜總會一樣,全停止了營業,由于找到了小蛇他們,小六的手下還是讓其它人先走。陳天明看到場中央站著幾個流里流氣的青年,他們就是相片中的四個人,據說跳舞跳得很厲害。
  “誰是小蛇?”陳天明厲聲問道。找到里面的頭,就可以問出朱其在哪里了。
  “你是?”有一個光頭的大漢走到陳天明的身邊問道。
  “我是小六的老大,是我叫他讓你們找這些人的。”陳天明說道。
  那個光頭大漢心里一驚,他聽小六哥說過,小六哥的老大是了不起的人,是一個姓陳的青年。“你,你是陳先生?”
  陳天明點點頭,“我是,謝謝你們,我到時會把賞錢給你們,我先問一下他們。”
  “不用,不用,為老大辦事是應該的。”光頭急忙擺手。如果能討好到小六哥的老大,那以后自己就吃香喝辣的。光頭指著小蛇說道:“這個鳥毛就是小蛇,我問他們,他們什么也不肯說。”由于光頭只是接到小六的指示找人,所以他們問口供的時候比較斯文一點,因此小蛇他們也說什么都不知道。
  小蛇他們拿了朱其的幾千塊后,準備先到舞廳里跳舞,再在舞廳里各釣一個女人去玩的。但沒有想到他們只是在舞廳里剛玩一會,就被人抓了起來。開始小蛇他們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看到光頭拿出手機,里面顯示他們進
  夜總會的相片時,小蛇他們就知道一定是因為黃凌的事情了。
  他們也不知道會有這么大的事情,現在竟然生了,聰明的他們當然是推說什么也不知道。當時跟黃凌喝完酒后,他們就告辭了。開始他們四人離開那里時,鐵桶還有點擔心,怕這樣算計黃凌讓朱其上,會惹出麻煩。但小蛇不以為然,說每人可以得到1o萬,就是這筆錢都夠他們花了,還怕什么。而且那是朱其做的壞事,他們什么也沒有干,只是引黃凌到那里而已。
  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他們只是到舞廳一會,就被人家抓住。他們知道黃凌家里的恐怖,而且現在更是死咬著不說了。
  “小蛇,你老實告訴我,朱其和黃凌在哪里?這是你最后的機會,你告訴我的話,我不會再跟你追究。”陳天明問道。
  “我,我們不知道,當時我們喝了一些酒便走了,那里的氣氛跳舞不好,所以我們又來到這里。”小蛇死咬著不說。如果把朱其在哪里告訴這些人,就算他們放過自己,以后朱其也不會放過
  自己啊!
  這時,小六他們也過來了,小六走到陳天明的身邊不說話,好象是在等陳天明的吩咐。光頭他們現在完全相信陳天明就是小六的老大了,就小六現在對陳天明恭敬的表情,可以看出陳天明比小六厲害。
  陳天明是什么人,他看到小蛇在說話的時候眼珠亂轉,而且小蛇他們明明跟黃凌才喝一會的酒又跑來這邊跳舞,這里面就是透著奇怪了。于是,陳天明問道:“你真的不說嗎?”
  “我真的不知道。”小蛇從陳天明的眼里看出兇光,他有點害怕了,但他還是硬著頭皮說道。
  “好,你是學跳舞的吧,如果你的腳斷了以后不能跳舞,你說你會不會痛苦一輩子呢?”陳天明邊說邊對著小蛇的腳就是一腳。“啪”,大家都聽到了骨折的聲音,而這聲音就是從小蛇的腿上出來。
  “啊!”小蛇慘叫一聲倒在地上。他沒有想到陳天明說動手就動手,而且不是給自己一拳什么的*供,直
  接就把自己的腳給踢斷。“痛死我了,我的腳斷了。”
  陳天明冷冷地說道:“小蛇,我再問你一聲,你現在知道嗎?如果再不說,我會再踢斷你的另一條腿,以后你可能只能在輪椅上過下輩子了。”
  今天爆感謝大家上個月的鮮花支持,今天是新的一月,大家手頭上有基本花,看在今天爆的份上,大家投花投禮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