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8)      第1943章(01-28)      第1944章(01-28)     

流氓老師205 以牙還牙

“天明,不要,我還沒有洗澡呢!”燕姐嬌羞地白了陳天明一眼,低下了自己的頭。
  “姐,我一會幫你洗,我現在等不急了,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和你做那種事情了,我要我。”陳天明迫不及待地向燕姐撲了過去。
  “吱嘎吱嘎,”他們身下的床響起了一陣陣的響聲,那床叫聲伴著他們在床上的滾動響了起來。“天明,你這是什么床來的,大力動一下,床也跟著響一下,這讓人聽了,多不好意思。”燕姐紅著臉說道。
  “怕什么,我們這里又沒有人,再說,就算別人聽到了,也只是床叫聲,而不是**聲,姐,這床叫聲和**聲是完全不一樣的,前者是床叫的,后者是人叫的。所以,就算別人聽到床叫的聲音,又關我們什么事呢?”陳天明一付說道理的樣子。
  “謬論,一派胡言,”燕姐瞄了陳天明一眼。
  “姐,管它什么謬論一派胡言,我現在好想好想了。”陳天明說完,就抓上了燕姐豐滿的**,用力地抓了起來。
  “啊……”燕姐大聲地呻吟了一聲。已經好長時間沒有被陳天明光顧的**,現在被他用力地抓著,怎么不讓她興奮呢?
  猴急的陳天明馬上就要脫了燕姐上面的衣服,他解了罩罩的扣子,把燕姐的衣服拉起,就脫掉燕姐的衣服。
  “不要,天明,你怎么這么急,”燕姐不依地搖著頭,嬌叱地對陳天明說道。并且她還用腳踢著床,那床更是發出不依的叫聲。
  “姐,我想你嘛,我都快想瘋了,”陳天明又繼續抓著燕姐的**,剛才是隔著衣服的,現在可是直接就蓋著那潔白的玉峰,這種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
  “唔……”燕姐輕輕地呻吟了一下。她只覺得陳天明在她的身上游走的手,慢慢地把她的欲火點了起來,一星一點,然后慢慢地蔓延,直撩得她的心直癢癢。
  陳天明見狀,更為興奮,他慢慢地親著燕姐的上身,慢慢地,輕輕地,柔柔地……最后,他又回到了那兩顆紅櫻桃上,溫柔地親吻著。
  “嗯……”燕姐抓著陳天明的頭發,輕咬著嘴唇,興奮地叫著。已經不再是女孩,嘗過那種滋味的她,被陳天明這樣一挑,哪還忍得住,不由地叫出聲音來。
  陳天明忙解開燕姐牛仔褲的鈕扣,接著拉開拉鏈,一條白色的蕾絲小底褲就呈現在他的眼前。陳天明輕輕地一摸,那手似帶有電似的,摸到燕姐的那小蕾絲底褲時,她身體好像輕輕顫抖了一下。
  興奮的陳天明急忙把燕姐的牛仔褲拉了下來,然后扔在一邊。那白花花的大腿,如兩條小玉柱,引人神往。現在的他可不管了,他又把手伸向那條小底褲,拉了下來。只見一片迷人的幽谷盡收眼底,幽香而迷人,讓陳天明的下面興奮得快到極點了。
  他急忙站了起來,“吱嘎,”床叫了一聲。他忙把自己的衣服全脫了,那傲人的東西堅挺著在燕姐的眼前。
  “啊……”燕姐小聲地驚呼著,不知道她是害怕,還是高興,她兩頰緋紅,眼睛半瞇,一付春情蕩漾的樣子。
  他可不管了,他猛地往燕姐的下面吻去。
  “別,天明,臟……”燕姐忙按住陳天明的頭,害羞地說道。
  “姐的不臟。”陳天明輕輕格開燕姐的小手,然后吻住了燕姐的下面。
  “啊……”燕姐興奮地叫著,她現在只覺得自己的下面被什么弄到似的,癢癢的,爽爽的,讓她情不自禁地電呻吟。
  聽到燕姐的呻吟,陳天明更是起勁,他用舌頭,加快了動作。
  “不要……要……快……”燕姐已經有點語無倫次了,她的下面,在陳天明的舌頭挑逗下,變得越來越興奮,越來越濕潤了。
  陳天明見時機已經成熟了,是自己顯露身手的時候。于是,他輕輕地抬起頭,用手撐起身子,慢慢地向燕姐的下面壓了下去。
  “啊……”燕姐滿足地叫了一聲,陳天明那強硬的下面,已經頂到她的最深處,讓她不由自主地叫了起來。
  這時,陳天明反而不動了,只是調皮地在燕姐耳朵邊小聲地問道:“姐,舒服嗎?”
  燕姐聽到陳天明這樣問話,紅著臉,小聲地回答:“嗯。”
  “那你要嗎?”陳天明繼續對燕姐講著情話。
  “嗯。”現在的燕姐又羞又急,怎么說得了話呢?她羞的是陳天明竟然問她這樣的話,急的是,陳天明怎么還不動作,還在那里磨蹭著,自己的那下面可是急得不得了了。
  “那你說你要,給我聽聽。”陳天明現在好像在逗著小孩子似的,逗著燕姐。特別是他看著燕姐的那紅艷的臉蛋,更是歡喜。
  “我,我……”羞紅了臉的燕姐說不出口,她白了陳天明一眼,然后自己輕輕地扭著自己的屁股,自力更生,豐衣足食。
  但是,燕姐不動還好,可她這一動,只是動這么一下,一點,把她自己逗得更是興奮,她更想陳天明在自己的下面好好地動作著,可陳天明卻是在上面一動不動,那似笑非笑的臉,好像是在取笑她。
  “我什么啊?姐。”陳天明輕輕地吻了一口燕姐,然后好像不小心地讓自己的下面動了一下。
  “啊……”燕姐又是興奮地叫了一聲,她著急地對陳天明說道:“天,天明,你不要這樣害姐好不好?”
  “我怎么害你了?姐。”陳天明突然發現這樣更有效果,于是,他又是動了一下,又不動了。
  “啊……”燕姐咬緊牙,呻吟了一聲。陳天明這樣的動一下又不動,然后又動一下又不動,真的是把她引得欲火焚身,她恨不得自己在上面,由自己掌握主動權。
  “姐,你說嘛,怎么了啊?”陳天明又動了一下,不動了。
  “你,你這個小冤家,是不是要,要害死姐啊?”燕姐說得有氣無力似的,下面的癢,還有心里的癢,都一起向她襲來,讓她慢慢地喪失理智,她現在要的,是陳天明好好地愛她,好好地對她動作著。
  “姐,你告訴天明嘛,說你要,好不好?”陳天明繼續在燕姐的耳朵邊呢喃著。現在,他不是不動了,他慢慢地動,輕輕地,柔柔地,向著燕姐的下面動作著。
  “天明,姐,我,我要……快,快點給我……”燕姐本來還想再堅持一下自己的陣線,不向陳天明認輸的。可是,在陳天明的挑逗下,她終于丟盔棄甲了,向陳天明這個小情人乖乖地求饒了。
  “對嘛,這樣的姐才乖嘛!”陳天明邊說邊慢慢地用力動作著,雖然那每一個動作都很慢,但好像用盡了陳天明的力氣似的,慢而有力,一擎到底!
  “啊……天明,就是這樣……好爽啊……”燕姐情不自禁地大聲呼叫著。因為陳天明的每一個動作,都一直動到燕姐的最深處,讓她不由地心花怒放地狂叫著。
  而那本來就很有意見的床,現在也在有力地“吱嘎吱嘎”地抗議著,那陣陣的響聲,好像在為陳天明和燕姐的動作伴奏著,讓**洋溢在他們之間。
  “咚咚咚!”好像有人在對面敲打著墻壁,并且好像有人在叫著:“流氓!”
  陳天明聽到這聲音,呵呵地笑了一聲,昨晚,他好像也在做著這樣的事恃,現在可是風水輪流轉了,大概那個只做了十五分鐘的阿華沒有過來,而只有自己的小冰肯定是聽到了自己那可愛小床的**呻吟,她能睡得著嗎?
  嘿嘿!爽,我就是讓你睡不著,M的,你昨晚不是也讓我也睡不著嗎?這叫以牙還牙!陳天明在心里高興地說道。不過,她小冰肯定是賺了,昨晚自己才聽了十五分鐘的床叫聲,估計今晚她小冰肯定能聽到幾個十五分鐘的床叫聲,她能不賺嗎?想到這里,陳天明看了看旁邊的時間,他要記一下時,不要讓別人把自己看扁了。他要讓小冰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男人!
  “天,天明,好像你那邊的房間有人在敲打著什么?”因為燕姐不會武功,只是聽到那邊的響聲,沒有聽到小冰的說話聲。
  “姐,別管它,可能是有人在打墻釘或者在打老鼠,她敲她的,我們做我們的,大家兩不相干!”陳天明陰笑著。這樣最好,就是要把小冰氣死。M的,昨晚自己不是硬硬睡不著嗎?現在也要讓她濕濕睡不著!
  現在,該是自己以牙還牙的時候了!想到這里,陳天明又開始動作了起來,那有力的動作,讓燕姐也慢慢地開始歡叫,并且越叫越大聲,好像要與床叫聲比賽似的。開始那墻壁敲打的聲音還有,但過了一會,也就沒有出現了。
  雖然沒有,陳天明還是相信某個人會在認真地聽著,就算不聽,也會在心里在想著的。
  “天明,姐要,要……”燕姐開始迷糊了。已經進入狀態的她,開始大膽地向陳天明索愛,并且她的兩只手也要輕輕地摸著陳天明。
  “姐,這個絕對沒有問題,我向你保證,讓你要個夠,絕對不會出現時間或者質量的問題。”陳天明邊說邊又在力地動作著。現在的他,慢慢地加大了動作的力度和速度,并且他的一只手也在燕姐豐滿的**上抓著,一動一抓,配合得非常巧妙,堪稱藝術般的動作配合。
  “啊……”陳天明和燕姐同時興奮地叫著。
  此時,床叫聲和**聲,時起時伏,忽大忽小,彌漫在空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