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1)      第1943章(09-21)      第1944章(09-21)     

流氓老師1966

第1966章(感情不能勉強)
  在先生的別墅里先生看著愁眉苦臉的大。“怎么了?不就是一點點損失嘛你至于這樣嗎?”先生故意安慰著大。也怪陳天明他們動手得快他們還有大部分資金沒有轉移出來就被陳天明打擊得垮掉。
  “先生我們的經濟來源越來越少底下的兄弟好象有點困難了。”大小聲地說道。那些兄弟以前個個都是大花慣了現在沒有錢他們當然是有意見。像他們這些隨時喪命的人對錢的揮霍不是一般的大。
  “你把我們保留的最后資金給他們花吧!反正那些錢夠他們花半年了。”先生想了想說道。
  大聽了之后愣了一下那可是他們最后的啟動資金如果用掉的話以后他們需要做什么大事就沒有錢了。“先生真的要花那些錢嗎?”
  “是的其實我們快要成功了現在花掉這些錢以后會得到一百倍一萬倍。”先生不以為然地說道。“現在我們是要對陳天明動手了只要控制著陳天明我們還怕沒有錢花嗎?龍定還不死嗎?”
  “對”大拼命地點著頭。
  “鐘向亮那邊怎么說?我們要抓緊時間抓住陳天明的家人才行。”先生有點焦急。
  大說道:“鐘向亮已經把女兒放在陳天明的家里他會借機去看女兒打探陳天明家里的陣法另外鐘向亮也暗示過他的女兒要想法問清陣法的事情。”
  “讓他女兒問會不會出什么問題?”先生有點擔心。
  “鐘向亮說不會他說他的女兒是個鬼靈精而且非常好玩。另外他又不是直接地叫女兒問而且故意提一下那個陣法的可怕估計到時他的女兒就會打聽陣法的破除自己玩起來。鐘向亮自然就可以得出陣法的方法這個先生不要擔心。和真人的金盅就是厲害他能讓鐘向亮如以前一樣聰明在這點上鐘向亮瞞得非常好陳天明不會現他師兄是我們的人。”大高興地說道。
  “盅就是厲害能控制別人紫葉山莊的人就是厲害。”先生贊嘆著。
  大說道:“我已經告訴鐘向亮讓他抓緊時間打探如果一有消息他就會告訴我的。”
  “那就好如果我們可以進得了那九九**陣的陣法抓住陳天明的家人陳天明一定會乖乖地聽我們的話。到時是想控制他還是殺他就是我們一句話了。”先生陰笑著。“各大軍區準備得怎么樣了?”
  “差不多了第一軍區有許松在幫忙也方便一些只要先生一聲令下我們就可以舉事了。”大自信地說道。
  “唉只有殺掉陳天明才能阻止他去救龍定到時我們殺了龍定那些人把各大軍區的司令干掉軍隊就是聽我們的了。”先生也是非常得意。雖然大部分軍區的司令不聽他的指揮可是只要他收買了一些副手龍定一完蛋他們就敢對自己的上級動手到時那個軍區就歸他們所管這樣的好事誰不想啊?所以按照先生的計劃步驟先弄陳天明再弄龍定。
  如果可以指揮陳天明的話那就最好。不行的話那就把陳天明給殺掉。先生相信憑自己和地真人師兄弟這四個反璞歸真的高手一定可以殺掉龍定。陳天明一倒在京城陳天明的力量肯定是不能存在了到時只有歡喜和一些道門的人那算得了什么呢?殺他們是沒有商量。本來先生是想著自己光明正大地取得Z國但這個情況他只能是當惡人了。古往今來哪個人要想當皇帝不是手段兇狠殺人如麻呢?只要自己當了皇帝歷史如何改寫還不是自己一句話嗎?想到這里先生釋然了。
  等大走后先生給中打了一個電話他小聲地跟中說著一些事情。其實軍區那邊的事情一直都是中在暗處負責。
  __
  第二天陳天明醒來現自己身邊躺著馮蕓和郭曉丹。看著她們光溜溜的身體陳天明想起來自己昨天晚上干什么了。龍月心走后他心里非常苦悶接著喝了很多酒后來馮蕓與郭曉丹過來他被扶上房間后他就記得不大清楚。
  不過他看到她們這個樣子知道昨晚他們一定是大戰幾百回合。他愛憐地摸著馮蕓與郭曉丹珍惜眼前人這是他現在一定要做的。小紅和龍月心只能怪他們是有緣無份了。只有當失去才會知道自己原來喜歡她這么深。
  陳天明輕輕地握著郭曉丹胸前的豐滿那盈盈一握的柔軟讓他戀戀不舍。“唔不要。”郭曉丹在迷糊中說道。昨天晚上她和馮蕓累得夠嗆當她們躺下去的時候都沉沉地入睡到現在還沒有醒來。
  “小懶豬快起床吧!太陽都曬到你們的屁股了。”陳天明在郭曉丹白花花的屁股上拍了一下。
  “啊!”郭曉丹被陳天明這樣一拍馬上驚醒。她見陳天明一邊摸著自己的酥峰一邊拍著自己的屁股不由紅著臉啐道:“天明你怎么能這樣?你快放開我我要起床了。”
  “呵呵你們昨天晚上是不是趁我喝醉把我那個了?”陳天明又捏了捏剛睡醒馮蕓的酥峰。
  馮蕓皺著秀眉說道:“天明哥你昨天晚上害慘我們了我們現在兩腳都沒有力氣。”說是這樣說馮蕓坐了起來那凹凸有致的地方讓陳天明馬上興奮了。
  陳天明立即把馮蕓按在床上又親又摸了起來。“不要你昨天晚上不是那個了嗎?怎么今天還要來啊?”馮蕓嬌嗔地說道。
  “天啊昨天是昨天的今天是今天的怎么可以扯為一談呢?”陳天明又把馮蕓壓在身下快樂地做著早上運動了。
  當陳天明把馮蕓和郭曉丹又“解決”掉后他起床進衛生間洗漱。當他回來時聽到自己的手機響了。“你好”陳天明說道。他看到來電顯示是孔佩嫻打過來的。
  “天明你今天有空嗎?我有事找你。”孔佩嫻說道。
  陳天明看了看時間八點多了還可以喝早茶。“行我在輝煌酒店里訂一個房間我請你喝早茶。”陳天明掛了電話讓馮蕓和郭曉丹跟他一起去喝早茶但她們卻是搖搖頭。孔佩嫻有事找陳天明還是讓他們談吧她們在旁邊可能不大好。反正這里也是她們的地盤她們隨便叫點東西吃就行了。
  陳天明到了包間沒有多久孔佩嫻就過來了。她看到陳天明小臉無由地一紅她想到今天自己過來的目的咬咬牙坐在陳天明的對面。“孔老師你喜歡吃什么?”陳天明笑著問孔佩嫻。
  “我已經吃早餐了你點吧!我吃一點就行。”孔佩嫻說道。她想到爸爸跟她說過的話讓她不要跟著陳天明可她已經想了很久也想了很清楚她不能沒有陳天明她要找陳天明說清楚。
  “好的”陳天明點點頭隨便點了一些吃的。“孔老師你找我有什么事呢?”自從那天孔浩旗挑明之后他有點怕見孔佩嫻。
  “天明你就不能叫我的名字嗎?你可以叫我佩嫻的。”孔佩嫻幽怨地看著陳天明。陳天明一聲“孔老師”無形把他們之間的關系給拉開難道這就是陳天明故意而為嗎?他不喜歡自己而故意這樣說。孔佩嫻覺得好笑當時她想著讓陳天明喜歡自己然后她再拋棄陳天明好讓陳天明痛不欲生。
  可沒有想到陳天明沒有喜歡自己反而自己陷了進去。她現她喜歡陳天明喜歡得不得了她不但在夢中夢到陳天明而且在工作生活中也時不時地想著陳天明她現自己再這樣的話估計什么也干不了。于是她決定來找陳天明。
  “這這個”陳天明為難地說道。如果他叫孔佩嫻的名字無形中松了口他怕她纏著他啊!
  “怎么叫我一聲名字那么為難你嗎?”孔佩嫻看著陳天明傷心地說道。當時陳天明在課堂上不理她她就非常生氣。其實那個時候她已經喜歡上他了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陳天明看著孔佩嫻傷心的樣子他心里一軟不由自主地說道:“佩嫻你說吧你找我什么事情。”
  孔佩嫻勇敢地說道:“天明我喜歡你我不介意你有其它女人我可以成為你其中的一個女人嗎?只要你娶我就行我會跟他們和睦相處的。”
  “對不起佩嫻我不喜歡你。”陳天明堅定地搖搖頭。“而且我對我的其它女人一視同仁沒有什么正室不正室的說法我估計孔總理也跟你說清楚了。”陳天明現在最頭疼的就是自己女人名分的問題孔佩嫻這樣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那那我不要當正室只要讓我當你的女人就行。”孔佩嫻咬咬嘴唇說道。一向驕傲的她能這樣說已經是非常忍氣吞聲。
  陳天明還是堅定地搖搖頭“佩嫻不好意思我非常感激你的喜歡但是我已經有這么多女人我不能再接受你。另外我只是一個很普通的男人你以后一定可以找到比我優秀一百倍的男人。”
  “你為什么不喜歡我?”孔佩嫻的眼睛紅了她沒有想到陳天明連考慮一下都沒有馬上就拒絕了自己。
  “感情這個東西是不能勉強的我只能是說非常感謝你的厚愛。”陳天明說道。“我們只可以成為朋友但不能更進一步了。”
  “嗚嗚嗚”孔佩嫻捂著臉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