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0)      第1943章(08-10)      第1944章(08-10)     

流氓老師1964

黃凌跟著陳天明走出教室外面,她冷冷地說道:“陳天明,你想跟我說什么?你要開除就開除,最好是你通知一下我的媽媽。說到這里,黃凌心里更氣了。如果不是因為媽媽,自己也不會跟陳天明分開,最好是打擊媽媽。
  “黃凌,你跟我到團委辦公室一下。”由于陳天明想找黃凌他們談談,一時間又找不到私人說話的辦公室,剛好新提拔起來的團委副書記有事外出,所以鄧老師讓陳天明到團委辦公室跟學生談話。
  “好,”黃凌點點頭,她也不想在這里說話。
  到了團委辦公室,陳天明有種熟悉的感覺,當時他跟李欣怡可是在這里有不少曖昧的事情啊!只是可惜現在李欣怡去了區里,自己又到京城。“你坐,”陳天明指了指前面的椅子,然后順手把門給關上。
  “陳天明,你有什么就!
  反正我就是這樣的人,我以前還相信你,但想不到你卻是騙了我,而且還跟我媽搞在一起,你們倆個都不是人。”黃凌惡狠狠地瞪著陳天明。這個自己喜歡的男人,卻跟媽媽做那種事情。
  “我跟你說過了,我跟你媽媽是真心在一起的,而且我不喜歡你,以前我也跟你說過。”陳天明解釋著。“你現在已經是高二了,你再這樣下去,你的前途就毀了,你不想再上大學嗎?”
  黃凌冷笑著,“我還用上大學嗎?而且我對大學一點興趣也沒有。”
  “你就算是不想學習,你也不能帶壞別人啊?你看看你現在搞得高二(1)班像什么樣?老師都對你有很大的意見。”陳天明有點恨鐵不成鋼,他也有一段時間沒有見到黃凌了。現在的黃凌不但化著淡汝,而且連眼睛也畫上眼影,顯得她好象比以前更加成熟了。
  陳天明是站著看黃凌的,現在的天氣已經是夏天,她穿著一件短袖前衛的迷彩上衣,前面??口處比較低,他一眼就能透過她的衣領看到她里面的情景。
  她戴著一件紅色的小罩,天,那好象是情趣的內衣啊!
  陳天明真想質問黃凌為什么這么小就用情趣內衣,難道她不知道學生是不能這樣的嗎?雖然黃凌的??前已經很波濤洶涌了,但也不能穿著種內衣啊?可陳天明不敢說黃凌,因為人家是穿在里面,自己卻說黃凌里面的衣服,這不是自打自己的嘴巴,說自己偷窺她??前的情景嗎?
  “我就是要帶壞他們又怎么樣?你不讓我好過,我也不讓你好過。”黃凌沒有現陳天明在盯著她的??前。其實現在黃凌的打扮比以前成熟不少,十足一個漂亮女人樣。所以她現在這樣子有點吸引陳天明。“陳天明,我一輩子都會恨你,除非我死,要不然我會讓你不好過的。”說到這里,黃凌有點咬牙切齒了。
  聽著黃凌的話,陳天明有點頭疼了。他有點不舍地把目光轉到別處不敢看黃凌。他以前看到黃凌的身體,黃凌的身體比小紅的還要成熟不少,這可能是取決于她的遺傳和營養。唉,為什么黃凌是黃娜的女兒,如果是別人的女兒,自己還是要可以考慮把她收為自己的女人,反正也
  不在乎多一個。但問題是黃凌是黃娜的女兒,自己不能一箭母女啊!
  “黃凌,你對我有意見,你可以來找我,但你這樣害別人,你心安理得嗎?”陳天明嚴厲地說道。“你想想,被你一起唆使的同學被處分的話,你對得起他們嗎?”陳天明知道黃凌是一個講義氣的女孩,這話可能會讓她害怕。
  “你,你不能開除他們,這一切事情都是我自己弄出來的,雖然他們也參與,但他們是聽我的,學校要處分的話,就處分我好了。”黃凌有點擔心地說道。那些同學可不像自己一樣,如果他們被開除,他們的家長一定會跟他們算帳。..
  “哼,就算是他們聽你的,可他們也是參與進來了,他們一樣要處分。”陳天明見這招有用,心里暗暗高興。他覺得自己更要煽一下火,“我一會跟他們談完后,會通知他們的家長過來,如果他們的認錯態度不好,開除是必然的。就算他們有家長擔保,學校也要處分他們。”
  黃凌急了,她馬上激動地站起來叫道:“不行,陳天明
  ,學校不能處分他們,有什么就沖著我來就行。”可能由于黃凌太過于激動,她的身體有點搖晃,以致她??前的柔軟也跟著搖晃起來,直把陳天明晃得兩眼有點花。
  好象黃凌也有十七、八歲了,而且她??前的那個蠻洶涌的,可能她是出自黃娜的遺傳,m的,好象路小小的也沒有她的大啊!看到這里,陳天明感覺到自己的小明好象有點變化了。他想起以前黃凌把衣服脫掉跟小紅比誰的大,那時黃凌的就很大了,比較豐滿比較高聳了。
  “你也是要處分的,不過他們也是要處分,”陳天明有點得意地說道。黃凌畢竟是小女孩,跟自己斗還是嫩了一點。鄧老師他們就是因為太怕黃娜了,不知道如何處理黃凌,所以也不敢說要處分那些學生,更不要說像陳天明現在這樣說狠話。
  當然,陳天明是不會真的處分那些學生,他也是故意嚇一下他們,看他們還敢不敢胡來。而且陳天明在學生中也是很有威信,以前黃凌叫過社會的混混打陳天明,也一樣被陳天明教訓一頓。所以那些調皮的學生對陳天明是忌憚,而且現在班里還出
  現了孫蔚廷和宋顯耀。如果這次不是有黃凌撐腰,他們也不敢胡來。
  “陳天明,我,我求你,你放過他們!這次是我們錯了,我們以后不這樣。”黃凌咬著嘴唇說道。看來這次自己是錯了,不應該讓其它同學參與進來,這樣陳天明也不能要挾到自己。
  哼,陳天明,我先跟你妥協,以后等這件事情過去了。我再把高二(1)班弄得烏煙瘴氣,我到時看你還能把我怎樣?黃凌在心里暗暗地想著。她決定了,這次先認一下軟,等以后再找陳天明算帳了。
  “我可以看在你媽媽的面子上放過他們,不過,你們要寫好保證書,以后不能在班里搞亂。”陳天明語重心長地說道:“你們想想,在老師上課的時候故意跟老師唱對臺戲,還給老師取外號取笑老師把老師弄哭了,你們這樣下去會害了多少班里的同學上不了課?”
  “我,我知道錯了,我以后不敢了,你也不要處分他們了。”黃凌現在只能是忍氣吞聲,先把那些同伴救下來再說。
  “行,你們只要寫份保證書保證以后不這樣就行。”陳天明想了想說道。有時也不能太*黃凌,而且學校也是想著只要黃凌他們不再鬧下去也就算了。畢竟這次的主使人是黃凌,如果只處理那些學生不處理黃凌,那些學生家長也是有意見不服的。
  “什么?還要寫保證書?”黃凌的頭大了。
  陳天明嚴厲地看了黃凌一眼,“你可以不寫,但我是要處分你們。你們想想,你們把麥老師都弄哭了,寫份保證書又怎樣?你們還要向麥老師道歉呢?”
  “好,好,我寫保證歉。”黃凌不想跟麥老師道歉。麥老師長得不漂亮,但每次在上課的時候故意賣風騷,她是看不過眼。而且當時她還跟麥老師吵了一架,如果她跟麥老師道歉的話,以后她在班里就沒有威信了。“對了,陳天明,我這個保證書只是交給你,不能在班里讀的。”黃凌可不想自己在班里沒有面子。
  “如果你真的保證以后不在班
  里胡鬧,那我可以考慮。”陳天明點點頭說道。只要黃凌不在班里鬧,就先讓她一下。像黃凌這種任性的女孩,如果把她給*急了,她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
  “好,”黃凌無可奈何地答應了。不過,她也想好了,不能在班里胡鬧,那她就在外面玩,天天不上課,看到時他們能拿她怎么樣。
  陳天明指著桌上的紙和筆說道:“這里是紙和筆,你慢慢地寫!我一會過來,我現在去批評一下你的那些同黨。”
  “我可以明天再交保證書嗎?”黃凌準備放學后再找一個人代寫,反正只要她有錢,想怎么樣都行。
  “不行,”陳天明搖搖頭,“你放學后之前就要給我,你就在這里寫,什么時候寫完什么時候才能回去。如果你不聽我的,我只能是得罪了。”
  黃凌說道:“我們說好了,我寫保證書,你不能處分其它同學。要不然,我跟你拼命。”
  陳天明說道:“我是說話算話的,你放心。不過也希望你能說話算話,不能再在班里違反紀律。”
  “行,”黃凌點頭。
  陳天明見黃凌點頭,他也掩上門出去了。現在把領搞掂,剩下的就是那些小兵小卒了。呵呵,他們還不是自己一句話。果然不出陳天明所料,陳天明又進教室后,點了那幾個平時跟黃凌在教室里搞亂的男學生的名字讓他們出來。
  那些男學生見黃凌沒有回來,有點擔心。他們出到外面后,聽陳天明說黃凌已經認錯,現在團委辦公室里寫保證書時,他們也馬上開始認錯了。而且還向陳天明保證,以后不敢在班里鬧事。
  陳天明見已經收到效果,便讓他們每人寫一份保證書,放學后交給自己,自己就不再追究他們以前的事情,也不見他們的家長和處分他們了。這些調皮學生當然是馬上答應,個個歡天喜地的回教室寫保證書。
  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