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30)      第1943章(01-30)      第1944章(01-30)     

流氓老師1963

陳天明接到鄧老師電話的時候,可以說是怒火沖天。沒有想到黃凌現在竟然變成這樣了,一個星期只來一、兩天,來上課的時候要么是睡覺,要么跟同學說話,讓科任老師根本沒有辦法上課。
  當時科任老師批評黃凌,沒有想到黃凌不但不靜下來,而且變本加厲大聲地說話,還給那個英語麥老師取外號。麥老師的臉上本來就多青春痘,現在被黃凌叫“豆王”,她氣得馬上哭了起來。
  麥老師知道,黃凌是黃氏集團董事長的女兒,就每年給學校的贊助費就有不少。因此麥老師不敢對黃凌怎樣,她只有哭著跑回辦公室向鄧老師告狀。
  陳天明還聽鄧老師說,黃凌不但自己本身不遵守紀律,還帶動了班里一些學生。以前紀律不錯的高二(1)班,現在卻不如以前,讓他老被王校長在會上點名批評。沒有辦法的鄧老師只好打電話給陳天明求救了。鄧老師不是不想找黃
  娜解決,他已經跟黃娜說過幾次,但還是無濟于事。
  “鄧老師,你不要急,我明天就回九中看看。”陳天明安慰著鄧老師,他心里也有點對不起鄧老師,畢竟他現在還是高二(1)班的班主任,鄧老師是幫自己代理的。而黃凌變成這樣,他是負有主要的責任。如果當時黃凌沒有現自己跟黃娜在一起做那種事情,她也不會這樣的。
  “天明,太好了,我現在可是焦頭爛額,如果你再不回來幫我,我可能這個領導也當不長了。”鄧老師苦著臉說道。高二(1)班是一個重要的班,一是有鄭小紅,二是有黃凌,雖然現在鄭小紅還在京城,但如果鄭小紅回來看到高二(1)班這個樣,回到京城說一下,這影響可不是一般的小。因此,王校長才讓鄧老師主抓高二(1)班。
  另外,黃娜每年給學校的贊助費也是看女兒在學校的表現,如果黃凌現在變成這樣,黃娜一氣之下讓黃凌轉學的話,不要說贊助費會多一些,以后一毛的贊助費也會撈不到了。王校長聽到黃凌現在學校里的表現比以前更差,馬上批評鄧老師。
  現在鄧老師聽到陳天明要回九中管一下高二(1)班,當然是高興。因為陳天明在學生中非常有威信,而且陳天明好象關系不小,以前連譚壽升也不怕。另外如果陳天明管得好就最好了,管不好,到時也可以跟王校長說,陳天明也在努力了,他也沒有辦法啊!
  陳天明笑了笑說道:“鄧老師,你也不要把希望全寄托在我的身上,我們一起努力!我跟華清大學這邊說一下,請幾天假回去九中看看。”是要回九中看一看了,為了黃凌,為了高二(1)班。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
  第二天,陳天明回到m市后就趕到了九中。由于李欣怡現在到區里當副區長,陳天明也不在學校里逗留,直接來到了高二(1)班。高二(1)班的學生看到陳天明出現在教室門口,不由全驚訝地叫了起來。而黃凌的眼里更是吃驚,同時,她也急忙低下頭不看陳天明。
  “陳老師,你回來了,小紅回來嗎?”有些同學看了看陳天明的身后,并沒有現小紅回來,心里有點遺憾。
  “小紅還在京城上課,沒有時間回來,她讓我向大家問好。”陳天明對大家笑了笑。接著他掃了大家一眼,一些平時上課跟黃凌打成一片不遵守紀律的同學全低下頭。這些名單是鄧老師提供給陳天明的,陳天明想著一會跟他們聊一下。
  “老師,你回來就好,我們班太需要你了。”孫蔚廷一邊說著一邊看著陳天明。現在孫蔚廷已經當上班長,聽鄧老師說,孫蔚廷在這段時間表現不錯,他也非常配合老師管理高二(1)班。但黃凌誰的話也不聽,連老師的都不理,更不用說孫蔚廷了。
  黃凌聽到孫蔚廷這樣說,知道他另有所指,她抬頭狠狠地瞪了孫蔚廷一眼。..哼,孫蔚廷,你不要以為自己當了班長就很了不起,我不理你你又能拿我怎樣?黃凌就是想著跟陳天明對著干,陳天明還是高二(1)班的班主任,自己就把這個班給搞臭。
  由于黃凌有錢,她經常請班里一些調皮的學生出去玩和吃飯,那些學生慢慢地就聽她的話。所以,孫蔚廷在班里越來越沒有威信,那些聽話乖乖學習
  的雖然是聽,但他們也只是顧著學習不管班里的事。而管班里事的,都被黃凌給收買或者分化了。
  “噢,蔚廷,你這話說得我有點擔心,班里現在怎樣了?”本來陳天明想開門見山地談班里的事,但現在聽到孫蔚廷這樣說,他心里一動,從學生的嘴里找切入口會更好。
  “班里現在的紀律很差,以前我們高二(1)班在年級里是第一,現在是倒數第一。老師,如果你再不管班里的事,我們班可能要完了。”孫蔚廷著急地說道。現在的孫蔚廷已經跟小六了,有時跟著小六打理一些事情,還學一些武功。他在黑道上也有一點威望,平時外面的混混看到他也不敢得罪他。
  但黃凌的身份特殊,跟陳天明有關系,所以小六都不敢對黃凌怎樣,更不要說孫蔚廷。而且黃凌有錢,結交社會上一些厲害的人,也不是孫蔚廷所能得罪的。因此,孫蔚廷是拿黃凌沒有辦法。
  “孫蔚廷,是你沒有用?身為一個班長不能管好班,你不如辭職不當好了。”黃凌陰陽怪氣地
  說道。她現在見陳天明回來心叫不妙,孫蔚廷一定向陳天明告狀,果然不出她所料。
  “是嗎?黃凌,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這段時間在班里的表現,還有其它同學,看來大家都是想把這個班搞臭了。”陳天明也不客氣了,至于黃凌敢在班里這樣說,那自己就不客氣。
  陳天明走上講臺大聲地說道:“同學們,我這次從京城回來,主要就是想看看某些同學把我們的高二(1)班弄成怎樣?當我昨天接到鄧老師的電話時,我心里的那個痛簡直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班里一些同學,已經把自己的前途當成兒戲,你們現在已經是高二,如果再不抓緊時間學習,你們以后還怎么考大學?而且有些同學自暴自棄,自己不學還影響別人,以致一些科任老師無法在我們班上課。你們說,這樣怎么行呢?
  我今天過來,就是學校授權給我了,如果大家不想讀的話,學校會讓你們如愿,要么轉學,要么通知家長帶回去。反正一句話,就是想讓想學的同學認真讀書,不想讀
  的同學不能影響別人。”
  陳天明的話讓一些調皮的同學震驚了,他們以為只是一些小打小鬧,學校最多也是找去談話或者批評一下。現在從陳天明的嘴里說出來的信息倒好,直接不處分了,干脆讓那些同學轉學或者開除了。大家都知道,高中可不是義務教育,學校是有權開除學生的。如果讓他們家長知道被學校開除,家長一定打斷他們的腿。
  當然,陳天明是故意這樣說的,學校并沒有授權給陳天明什么。不過陳天明知道這些學生最怕的就是被開除,一開除就沒有學籍,想再到別的學校讀,那些調皮學生是跟著黃凌鬧,自己的這番話對黃凌是沒有什么作用,她是恨不得不讀書,或者給黃娜出難題。
  但對于其它調皮的學生來說無疑是晴天霹靂,學校對他們也太嚴厲了,起碼是來一個處分再轉學什么的?不過,這些學生也知道陳天明的厲害。他們有些后悔了,早知道這樣,就不跟黃凌在班里鬧了。
  其實如果不是說這次帶頭
  鬧的是黃凌,學校一早就給那些調皮的學生處分了。但學校想著如果處分那些學生,那又如何處分黃凌呢?學校可不敢得罪黃娜,到時那贊助費就會沒有了。
  可陳天明卻不同,他才不怕這些。先是給大家下點眼藥,然后再慢慢逐一擊破。沒有其它學生跟著黃凌鬧,黃凌要再想在班里胡作非為也成不了多大的氣候。想到這里,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得意。他已經從那些學生的眼里看到了害怕。哼,擒賊先擒王,等我先把黃凌叫出來,你們的心里更是害怕。
  “黃凌,你跟我出去一下。”陳天明突然大聲地叫道,把其它同學嚇了一跳,特別是那些調皮的學生,心里更是七上八下,不知道陳天明會怎樣處理黃凌,又會怎樣處理他們。
  聽到陳天明這么大聲叫自己,黃凌也是心里嚇了一跳,不過她倔強地坐在椅子上不起來,好象聽不到陳天明的叫聲。
  陳天明看到黃凌這個樣子,心里也有點氣。黃凌都這樣對自己,她對其它科任老師更可怕。哼,我今天就挫一下
  你黃凌的銳氣,看看誰還敢跟你鬧?“黃凌,我再說一次,你跟我出去一下,是不是要老師下去請你啊?”陳天明把聲音又提高了一些。
  黃凌心里非常生氣,但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前,她又不敢對陳天明說什么。陳天明,你這個壞蛋,跟我媽媽在一起,又欺騙我的感情,我恨死你了。你不讓我在班里鬧,我偏偏就在班里鬧。你一定是在這里幾天又回到京城,到時等你回到京城后,我再帶著其它同學鬧,把班里搞得烏煙瘴氣。
  想到這里,黃凌心里平衡一些,她得意地站起來,也不知道是故意還是無意,反正她站起來的時候,她的椅子也跟著倒在地上。那一聲脆響,好象在搞議陳天明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