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30)      第1943章(01-30)      第1944章(01-30)     

流氓老師204 誰讓你不小心

到了下班的時間李欣怡就對陳天明說道“天明你也忙了一天也該回去好好休息了。我有事先走了你記得走的時候鎖門。”說完便提著自己的手袋走了。
  陳天明看看時間五點半了也該回家了。于是他伸了伸懶腰站了起來。突然他想起燕姐燕姐不是在市的人民醫院學習嗎?怎么不打個電話看看她今晚有沒有時間?想到這里陳天明掏出了手機給燕姐打電話。
  “姐我是天明我今天已經到市九中報到了你今晚有空嗎?我想見你。”陳天明說道。
  “天明我今晚有空不過要六點半才下班”燕姐說道。
  “那你住在哪我去找你姐我好想你啊!”陳天明特別把。“好想你”的字眼咬重相信燕姐在那邊也應該聽得出里面的意思。
  “天天明我和另一個同事住一間宿舍不方便你住哪?我我去找你。”燕姐說道。
  “好好我是一個人住一間房非常方便非常方便。”陳天明高興地說道。燕姐也在手機里把話說明了說她那里不方便和他做某些成年人的事情。他那里就不一樣一套房是自己住雖然說是一房一廳但是已經夠用的了。
  “天明你住在哪我下班過去。”燕姐說道。
  陳天明忙把自己住的那地方告訴了燕姐今天早上他是特地看了一次門牌和公交站牌記了下來。他剛來m市對m市的路況不熟還是讓燕姐過來!
  “天明你自己吃飯我下班后到你那可能都要七點多了我還是一會在醫院的食堂吃”燕姐說道。
  “我知道了姐你到我剛才所說的街道你就給我打電話我下去接你。”陳天明說道。
  “好的我要掛電話了我現在在上班呢!”燕姐說完便掛了手機。
  陳天明高興地把手機收了起來然后哼著小曲走出去順便把門鎖上。
  出了學校的大門陳天明便往公交車路站走去。在市里和在縣里就是不一樣以前自己有摩托車和小車的出入都是開車現在是走路再坐車。
  現在是下班時間在站牌下等車的人真多雖然沒有人山人海但是也人頭攢動讓人有點擔心一會車來的時候還能不能擠得上去或者會不會讓人擠成肉餅。
  車終于慢吞吞地來了那些本來無精打采的候車人突然一下精神抖摟、歡呼雀躍一付摩拳擦掌準備要沖上去的樣子。
  車在大家的面前停下了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沖啊!”大家就像一窩蜂似的往車門處沖了過去。本來陳天明不想與大家湊熱鬧的只想最后一個上去就行。可是后面的人在推著他他也被迫地隨著人流擠了上去。
  “哎呀我的鞋”“哎呀別拉我的衣服”“哎呀別在往我這邊擠了。”一聲聲的吶喊在公交車的車廂里響了起來。還好沒有人喊誰模他的屁股像這樣的情景正是小偷下手的好機會現在能有一個喘氣的機會就啊彌陀佛了哪還會記得自己的錢包或者手機在不在呢?
  “買票買票剛剛上來的快買票!”售票員在車門的那邊拼未命地喊著沒有人坐車他傷心可太多人坐車他又擔心。
  大家聽售票員這樣說男的紛紛摸自己屁股的口袋女的紛紛摸胸前的手袋車里又是亂成一團……
  車又繼續艱難地開著而車里的人也開始抓著車扶把搖晃了起來。這種公交車的好處就是座位少這樣就能多站人。
  “哎呀誰踩我的腳!”陳天明突然大叫了起來。他急忙看了看自己的右腳正被一只女人的鞋踩著。準確地來說是一只女高跟鞋一只非常尖的女高跟鞋。
  “不好意思人太多我不是故意的。”一個女人的聲音在旁邊響起。
  陳天明邊抬頭邊想唉算了算倒霉誰讓自己被女人踩了有火也不能發就當是自己倒霉一會下車買瓶跌打酒擦擦。
  “是你?!”陳天明看到了那個肇事者她竟然是自己的鄰居那個叫小冰的在他隔壁才搖了十五分鐘床的女人真的是冤家路窄想不到在這里遇上還被她狠狠地用高跟鞋踩了一腳。
  “是你?!”小冰也發現了自己踩的人是陳天明驚訝地叫著。
  “你干嘛踩我腳?”陳天明發現是小冰后他的語氣也不客氣了。
  “誰讓你不小心把你的腳放在我的腳下”小冰也毫不示弱。
  “你不長眼睛了?有地不踩踩我的腳。”陳天明生氣地說道。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踩了?”小冰開始不認帳了。
  “我兩只眼睛看到了你是不是想不認帳啊?”陳天明有點想揍人了如果小冰是男的他早就一拳把她打趴下了。
  “哼!”小冰故意冷笑了一聲然后不理陳天明任陳天明的橫眉豎眼她也不理睬。無奈的陳天明只好自認倒霉自己怎么讓這個小女人踩了如果是她的那個十五分鐘的銀槍蠟頭踩的話他就狠狠地扁他。
  到站了小冰瞪了陳天明一眼就下車了。陳天明也跟著下了車。
  “你跟著我干什么?”走在前面的小冰突然回過頭對陳天明惡狠狠地說道。
  m的我回家誰跟著你啊再說像你這個樣子你就放一萬個心我是絕對不會非禮你的。只有你那個阿華才會非禮你的。”陳天明故意輕蔑地看了小冰的**一眼哈哈笑起來。
  “你你……”小冰氣得說不出話來。
  “哈哈”陳天明高興得大笑剛才被人壓迫的不良情緒現在終于能得到解放。他又大笑一聲然后走到旁邊的快餐店叫了一個快餐接著拿上自己的住的地方。
  陳天明見時間還早燕姐還沒有來就掏出手機給張彥青打了一個電話。
  “彥青我今天去學校報到了。”陳天明說道。
  “老大感覺怎么樣?”彥青問道。
  “還是老樣反正當老師在哪個學校都是差不多。”陳天明說道。
  “老大我們什么時候上去啊?”張彥青問道。
  “遲點師兄說到時會通知你們。你有空就去我家看看看看我老媽她們有什么需要沒有”陳天明說道。
  “知道了。”
  陳天明一個人吃完飯后閑著無聊便看起電視來。
  “鈐鈴鈐”他的手機響了。他拿起來一看是燕姐的。“姐你到了嗎?”陳天明著急地說道。這些天他都沒有嘗過“腥味”了能不急嗎?“是啊我已經到了那條街天明你在哪啊?”燕姐在手機里問道。
  “我馬上去接你你不要走。”陳天明急忙掛了手機跑下樓去。
  不一會兒陳天明就帶著燕姐上來了。燕姐進了房間仔細地打量著然后高興地對陳天明說道“天明你這房子還不錯要多少租金?”
  “三百塊一個月”陳天明說道。
  “還行我以后有空就過來這住行嗎?”燕姐含情脈脈地看著陳天明。
  “行當然行我明天就給你配條鑰匙你現在可是這里的女主人了。”陳天明高興地說道。他把燕姐摟在懷里然后大手就蓋上了燕姐豐滿的**輕輕她抱了起來。那久違的柔軟感覺讓他開始興奮了。于是他越來越用力狠狠地撫模著燕姐的**。
  “唔……”燕姐輕輕地哼了一聲然后對陳天明說道“天明等會我才剛剛上來讓我看看你的房間。”說完掙脫了陳天明的懷抱往陳天明的廚房走去。
  “天明你這廚房可是空有其實什么都沒有在里面哪天我放假我要買套廚具好好地整理一下讓這里有一個家的感覺。”燕姐滿臉幸福眼里露出了憧憬。哪個女人不想有一個屬于自己的家那家有自己的愛人自己的小天地。
  “行都由你反正你不把它拆了就行畢竟這房子是別人的。姐我也好長時間沒有吃過你煮的東西現在我天天吃快餐外賣都快營養不良了。”陳天明故意苦著臉嘆著氣。
  “我也是啊在醫院的飯堂里吃哪天我有空我親自下廚做給你吃好嗎?”燕姐一臉的高興。
  “那真是太好了我非常期待那一天快點到來。”陳天明點著頭說道。“天明啊你看你的房間衣服亂放被子也沒有疊真是的。”燕姐白了陳天明一眼然后幫他折被子。
  “姐你在人民醫院學習還習慣嗎?”陳天明走上前摟著燕姐溫柔地說道。“還行有點累挺忙不過在那里可以學到在縣里沒有學到的東西。”燕姐點點頭想掙脫陳天明的懷抱。
  可是陳天明這一次是故意摟緊不讓燕姐掙脫開的。
  “天明你放開手啊我正在幫你折被子你這樣摟著我我怎樣折啊?”燕姐向陳天明翻了一個白眼埋怨地說道。
  “姐先別折了反正就算你現在折了一會還是要亂的。”
  陳天明說完一把抱起燕姐把她抱到床上去。
  陳天明都快急死了可燕姐還在慢條斯理地折被子這不是在吊他的胃口嗎?于是他也不管那么多了他直接把燕姐抱上床要對她進行某種懲罰以此來好好地安慰自己那已經硬起來的下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