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7)      第1943章(09-27)      第1944章(09-27)     

流氓老師1954

(我聽你的)?
  “你放開我,我自己會上去。”苗茵掙脫韓項文的手,自己慢慢地往樓上走去。她知道自己這樣上去代表了什么,但她別無選擇,只能是這樣了。?
  “好,呵呵,苗茵,我現在越來越喜歡你了。”韓項文在下面看著苗茵走上樓梯的情景,那彈性的牛仔褲裹著渾圓的臀部,讓他好想飛上去摸上一把。不過他現在不急,這別墅是他的私有財產,別人是不會來這里。而且外面還有他的手下在把守著,就算是只小鳥也不會飛得進來。?
  韓項文跟著苗茵進了自己的房間,他猴急地撲上去摟著苗茵,就要把苗茵按倒在床上。苗茵急忙用手推著韓項文,“韓項文,你不要急,我是第一次,我有點害怕,你讓我先洗個澡好不好?”?
  “行,不過你先把你的手機交出來。”韓項文邊說邊看著苗茵,他想從苗茵的身上看出什么東西來。當他沒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事后,便拿過苗茵的手機,?
  一合掌把手機給捏碎,然后扔在地上。?
  “苗茵,你可以進去洗澡了,我也喜歡你洗得干干凈凈再跟我玩。不過,你警告你,如果你敢玩什么花招,或者在里面自殺的話,我一定叫我的手下進來把你的媽媽給輪了,而且再慢慢地折磨你的父母致死。”韓項文兇著臉說道。?
  “你放心,我還能玩什么花招。”苗茵聽到韓項文說出這種滅絕人性的話,心里非常厭惡韓項文,自己怎么會跟這種人訂婚呢?簡直是侮辱了自己。但是她現在只能是拖一下時間,希望能出現奇跡。?
  韓項文得意地說道:“你知道就好,我的別墅里如銅墻鐵壁,我的手下又在下面守著,你是跑不出去。苗茵,要不這樣,我們一起進去洗鴛鴦浴,你好好幫我洗洗。”韓項文色迷迷地看著苗茵。趁現在可以要挾苗茵,自己正好跟她玩玩。玩夠了,就要殺掉她了。為了先生的大事和自己的安危,自己只要忍痛殺掉苗茵一家。?
  “不,我不習慣。”苗茵拼命地搖著頭。自己怎么可能跟韓項文?
  一起洗澡呢?如果是這樣,自己不如現在死掉算了。?
  “好,你快去。”韓項文也不想現在這么強迫苗茵。等他上了一次苗茵后,再慢慢地要挾她。女人就是這樣,不能一下子強迫她,等她心里的防線慢慢崩潰后,再繼續玩她。哼,他就不信以她父母的性命來要挾她,她還不乖乖就范。?
  苗茵進了衛生間,馬上把門給閂上。她是不會洗澡,萬一韓項文撞開門要在這里跟自己做那種事情的話,自己真的是??。天明,你在哪里啊?你為什么不來救我?苗茵在心里痛苦地想著。過了一會,她把花灑打開讓水在空中噴灑。而她在旁邊站著,默默地等待。她的眼淚也不聽話地流了下來,為什么讓自己遇上這樣的事情。?
  媽媽騙自己,而韓項文又是一個可怕的人,剛才看他的意思是要殺他們全家。真是看不出韓項文是這樣的人,表面和藹可親,卻心里歹毒無比。?
  在外面的韓項文見已經等了挺長的時間,他不由生氣地說道:“苗茵,你在里面還不出來嗎?我要進?
  去了。”韓項文快等不及了,他想著苗茵在里面洗澡,他快忍不住。?
  “我就行了。”苗茵聽到韓項文的催促,她急忙把水關了,在洗手盤上洗了一個臉,然后在手上抹了一些沐浴露,再用水沖掉。最后,她慢慢地打開門走了出來。?
  韓項文看著苗茵說道:“你沒有洗澡嗎?你是故意拖時間?”?
  “這個重要嗎?反正你一會都要跟我那個了。”苗茵恨恨地瞪了韓項文一眼。如果眼神可以殺人,韓項文已經死了一百遍。“你去洗一下。?
  “不用了,我剛才洗過了,你又不是不知道。”韓項文邊說邊沖上前抱著苗茵,他要把她拖到床上。?
  苗茵眼里露出絕望的眼神,看來,她是不能被救,是不會出現奇跡的。天明,你不能像白馬王子一樣英雄地出現在我的眼前嗎?媽媽是騙我們的,我以后誰的話也不聽了,我一定要嫁給你。但是,我們還有機會在一起嗎?你以前不是說過,我只要有危?
  險,你就會派人出現嗎?苗茵邊說邊看了一眼自己脖子上的項鏈。?
  “韓,項文,你不要急,我們在床上聊一會,現在還是白天,要不我們晚上再那個。”苗茵對韓項文媚笑著。她有點后悔,自己平時為什么不練一個笑容,最好達到那個一笑百媚生,把男人全迷暈的那種。?
  韓項文有點生氣地說道:“你媽的臭婊子,你不要以為我是傻的,你想拖時間。苗茵,我告訴你,這里沒有人知道,你再不聽話,我就下去殺死你父母。”?
  “好,好,我聽你的。”苗茵無可奈何地說道。看來自己只有跟韓項文那個拖時間了,如果自己現在拒絕韓項文的話,他一定會殺了自己的父母。唉,還是先跟他那個,多拖一些時間。天明,我對不起你了,為了我的父母,我不能保持我的清白。?
  韓項文把苗茵推倒在床上,一把扭住她的衣領用力一拉,“嘶”的一聲,苗茵的上衣被撕裂,露出她里面火紅的罩罩。韓項文看到苗茵??前的豐滿,不由興奮地吞了一口口水。苗茵?
  真是一個極品的美女,怪不得陳天明這么喜歡她。哈哈哈,自己可以玩陳天明的初戀,真是一件爽快的事情。陳天明真是一個傻瓜,放著一個這么漂亮的極品不上,還留著給自己享用。?
  “不要,韓項文,我求你了,你不要動我。”雖然苗茵已經抱定著獻身救父母的念頭,但臨到這時心里又害怕了。畢竟自己跟一個不喜歡的男人做那種事情,如果是陳天明,那該多好。苗茵現在有點埋怨陳天明,當時他如果要了自己那該多好。?
  “呵呵,苗茵,你是我的人,這輩子也是我的人,我是你的第一個男人,也是你的最后一個男人。”韓項文陰陰地笑著。自己上了苗茵之后,就要把她殺了,自己肯定是她最后一個男人。媽的,苗茵的身材真是好,??前的豐滿好像要撐破那紅色的罩罩,韓項文想著一會自己就要壓著這個美女做活塞運動,他的心里就興奮了。?
  “不要,你不可以這樣的,我不喜歡你。”如果不是為了父母,苗茵真想現在自殺算了。她看著韓項文在自己面前脫衣服,一件件地脫掉,很快就把他脫得精光,看著他*?
  的那條丑東西,苗茵好想吐。?
  韓項文聽著苗茵說不喜歡自己,他生氣地叫道:“苗茵,你媽的臭婊子,你現在就說喜歡我,要不然我現在就下去把你爸媽殺掉。”?
  “不,我不說。”苗茵咬咬牙搖著頭。韓項文可以在??上侮辱自己,但自己不能讓韓項文侮辱自己的精神。?
  “好,你不說是,那我現在就下去殺你父母。”韓項文邊說邊轉過身,他也不顧自己的東西在東搖西晃。?
  “不,不,我現在說。”苗茵痛苦地說道。“我,我喜歡你。”說到這里,苗茵淚流滿面。她在心里暗暗說她恨不得殺死韓項文。?
  韓項文大聲笑道:“哈哈哈,你繼續說,大聲說,要不然我就殺了你的父母。”他邊說邊拉著苗茵的牛仔褲,用上內力把它給扭爛。韓項文看著苗茵下面紅色的小褲,不由流著口水。迷人啊,苗茵***身材就是迷人。韓項文再也忍不住了,他馬上撲上去,緊緊地壓著苗茵。“?
  你以為陳天明還能來救你嗎?你不要幻想了,你還是乖乖地被我弄!”?
  “啊,不要。”苗茵被韓項文壓著,她拼命地翻滾著身子,她想把韓項文從自己的身上弄翻下來。但是韓項文的力氣太大,她想這樣也是無法實現。韓項文一邊*笑一邊要扯苗茵的小罩。?
  “啊!”外面突然傳出來一聲慘叫。接著就有人在外面大叫,“來人是誰?為什么闖進來?”韓項文聽到這聲音,不由心里一驚,說話的是他的手下,聽他故意大聲示警好象來人了,而且實力很強,他們搞不掂才這樣大聲說話。?
  “媽的,是誰現在來搗亂我的好事?”韓項文生氣地從苗茵身上爬起來。有強敵來了,他當然是不能還跟苗茵在床上xxoo。?
  苗茵聽到有人來了,心里暗暗高興,她急忙拉過床上的被單蓋著自己的身子,然后用手又按了按自己脖子上的項鏈。?
  韓項文看出端倪,“苗茵,你脖子上的項鏈是什么來的?
  ?是不是陳天明送給你的?”韓項文聽別人說過有一種gps衛星追蹤器,可以讓被保護的人戴著,這樣可以方便安保人跟蹤。而陳天明是開保全公司的,完全有可能給他的女人都弄一個這東西。剛才他看到苗茵拼命地用手按那個項鏈,心里不由起了疑問。?
  “什么天明送的?我不明白你說什么。”苗茵故意搖搖頭不解地說道。其實苗茵脖子上的項鏈是陳天明送的,以前陳天明怕她有危險,所以送給她這條gps衛星追蹤項鏈。只要她用力一按項鏈上的小按鈕,就可以讓陳天明的保全公司收到她的求救信號,然后再通過衛星追蹤確定她所在的位置過來救她。?
  苗茵當時跟陳天明分手時,忘記把這條項鏈還給陳天明。后來現這項鏈時,她非常想念陳天明,又舍不得把這項鏈還給陳天明了,于是一直留在自己的身邊。